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二百一十九章:蹂躪秦夢離!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但是身體已經開始酡紅,開始顫抖。 她已經有了莫名的感覺了。 綁完之後,陽頂天直接將秦夢離吊起來。頓時,所有的受力點都分佈在她全身最敏感的地方。 「唔……」秦夢離嬌軀一顫,忍不...

秦夢離如同美女蛇一般,微微蜷起**道:「你只需要記住一件事情,如果我得不到致命的快感,那麼你死定了。」

「我早就說過了,我自己會把頭給你。」陽頂天笑道,然後用玄氣直接將玉球穿孔,然後用繩子穿上。

蘇媚在邊上面紅耳赤,好奇地望著陽頂天,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接下來,陽頂天直接將玉球塞進秦夢離的嘴裡,然後將繩子綁在她的後腦上,綁得非常結實,頓時秦夢離完全無法將玉球吐出。小嘴完全被撐大,絕美的臉蛋頓時變得怪異起來。

「礙…」蘇媚一聲驚呼,不敢置信地望著陽頂天,美眸。

竟然有人敢這樣冒犯夫人。

而秦夢離,美眸和期待。

陽頂天完全無視秦夢離的目光,拿過長長的繩子,開始捆綁秦夢離豐滿的**。完全按照某島國最邪惡的繩技進行捆綁,將秦夢離豐滿的**捆成最恥辱最敏感的姿勢。

蘇媚完全看呆了,渾身不由自主開始覺得火熱起來,但是美眸更加驚恐。

而秦夢離雖然美眸依舊冰冷,但是身體已經開始酡紅,開始顫抖。

她已經有了莫名的感覺了。

綁完之後,陽頂天直接將秦夢離吊起來。頓時,所有的受力點都分佈在她全身最敏感的地方。

「唔……」秦夢離嬌軀一顫,忍不住叫呼出聲。

此時,她目完全搖搖欲墜。

吊完之後,陽頂天拿起鞭子,在蘇媚驚駭欲絕的目光下,對準秦夢離最敏感的地方,猛地一鞭抽下去。

「不要……」蘇媚一聲驚呼叫。

「礙…」秦夢離一聲痛呼,口水猛地噴出。

「啪啪啪啪……」

「礙…」秦夢離的脖子猛地伸長,一聲痛苦的啼叫。

美椋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徹底的迷離和火熱。

全身激顫之下,秦夢離直接淪入**的深淵!

陽頂天揮舞著鞭子,控制著最精準的力道,朝著秦夢離最敏感的部位,一鞭又一遍地抽打。

「礙…礙…礙…」

秦夢離漸漸由痛呼,變成了盪叫,最後完全變成勾魂攝魄的吟唱。

所有的高貴,所有的高高在上,都在這最恥辱的姿勢下,在致命的快感和疼痛魄散!

她的內心,她的靈魂,一寸寸地淪陷。

陽頂天整整折騰蹂躪了秦夢離一夜。

讓她歇斯底里,讓她徹底忘記了自己的身份,讓他痛不欲生,讓她欲生欲死,讓她傷痕纍纍,讓她尖叫痛苦到喉嚨沙啞,讓她泄身不知道多少次直到虛弱昏迷。

然後幾乎在秦夢離渾身傷痛敏感的時候,陽頂天以最瘋狂最兇猛的姿勢,瘋狂地進入了秦夢離的身體,如同野獸一般再一次用自己的身體,蹂躪秦夢離。讓她一次次昏迷,又一次次清醒,最後完全虛脫在床上。

在瘋狂了無數次后,陽頂天抱著秦夢離的身體,沉沉睡去。

此時,天都已經亮了。

……

瘋狂過後的秦夢離,足足睡了一天一夜。

再次天亮的時候!

秦夢離幽幽醒過來,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痛,尤其是全身最敏感的地方,完全是火辣辣的。

甚至,此時陽頂天還在他身體裡面,他的身體就霸道地壓在她痛楚的嬌軀上。

她張嘴想要說話,喉嚨卻已經完全沙啞發不出聲音。她想要起床動彈,但是發現幾乎連一根手指頭都沒有辦法抬起來。

天生愛潔的她,此時全身上下一片狼藉。

望著桑她的美眸頓時露出無比複雜的神色。一會兒變得溫柔,一會兒變得冰冷,一會兒又充滿了殺氣。

這個男人是個魔鬼,他雖然給了自己無以倫比的刺激和快感。給了自己致命的快感,甚至完全是讓人窒息,讓人要魂飛魄散,讓人彷彿墜入地獄又彷彿升上天堂的快感。總之,昨夜的**,幾乎超過了之前的總和。

但是這個男人也變得非常危險,他已經開始要征服自己了。

這個世界,只允許她秦夢離將男人玩弄於股掌之男人掌控她的心。

陽頂天睜開眼睛醒了過來,頓時見到面前幾寸處秦夢離絕美的面孔。

她的嘴角還帶著一絲紅腫,甚至還有莫名的液體干跡,她雪嫩的玉頸上,還布滿了鮮紅的齒櫻

前天晚上真的是玩得太瘋了,一開始陽頂天還只是做戲。但是漸漸地陽頂天也深陷其有的憤怒,所有的仇恨全部都發泄出來,如同野獸一般狂暴蹂躪身下這個女人。

當然,也只有對秦夢離她才會如此狂暴。換成焰焰或者寧寧,他連心疼都來不及。

不過此時見到秦夢離傷痕纍纍的模樣,陽頂天心稍有些愧疚。雖然她是西北秦家的人,但是冤有頭債有主,害陽頂天害雲霄城的是秦家主君父子,和她秦夢離關係不大。

見到陽頂天目愛的目光,秦夢離美眸頓時一寒,道:「沈浪,你知道我現在在想什麼嗎?」

陽頂天道:「直接把燕別情叫進來,殺掉我。」

「你說對了。」秦夢離道:「那你知道我為何要殺你嗎?」

陽頂天道:「一貫來,只能由你來玩男人,而不能讓男人玩你。而且,你怕真正愛上我。」

秦夢離目光頓時變得冷酷,冷聲道:「你又說對了,原本我還沒有完全下定決心,現在我已經決定了,你不能留,我一定要殺掉你1

陽頂天心他真正感覺到秦夢離的殺意了,她不是在開玩笑。這個瘋狂的女人,真的要殺陽頂天。

陽頂天心臉上卻沒有任何反應,必須做些什麼事情,否則他陽頂天可能真的會喪命於此了。以他目前的修為,絕對不是燕別情的對手。當然,或許他可以抓住秦夢離作為人質,不過一旦走到這個地步,那他的計劃就一切都完了。

「是嗎?」陽頂天微微一笑道:「要殺我?可以礙…」

陽頂天從床上起來,直接從桌子上拿出一支鋒利的匕首,然後找到一瓶劇毒抹在刀刃之上。

最後他重新爬上床,壓在秦夢離傷痕纍纍的嬌軀上,將沾毒的匕首直接遞到她手裡然後橫在自己的脖子上。

「你要殺我是嗎?不用叫燕別情進來,你自己動手。」陽頂天盯著秦夢離的美眸冷冷道:「這匕首沾了劇毒,只要稍稍劃開我的血肉,保證立刻就死。」

秦夢離頓時一驚,沒有想到陽頂天竟然如此做。

「你他媽動手啊,賤人……」陽頂天忽然猛地一聲爆喝,聲音大得如同霹靂一般在秦夢離耳內炸響。

秦夢離頓時嬌軀一顫,手陽頂天脖子上一劃,她連忙玉手一縮,這上面可是有劇毒的,只要稍稍劃破一點就死定了。

「啪……」陽頂天一個耳光朝她臉蛋扇了過去,頓時直接將秦夫人扇飛了出去。

秦夢離從床上角落爬起來,捂著紅腫的臉蛋不可思議地望著陽頂天,嘶聲道:「沈浪,你找死嗎?你敢打我?」

「是我,我是找死1陽頂天猛地上前,抓住她玉手的匕首橫在自己的脖子上,冷笑道:「殺我啊,我就是打你了,你這個賤人殺我礙…」

「你,你別以為我真的不敢……」秦夢離寒聲顫抖道,匕首猛地朝陽頂天脖子一壓。

陽頂天非但不退縮,反而將脖子往前面一頂,頓時嚇得秦夢離玉又是一縮。

「你為什麼不動手,下不了手,那我再給你加點動力。」陽頂天冷笑道,然後對準秦夢離的另外一邊臉蛋,猛地一個耳光扇過去。

「啪……」秦夢離的嬌軀又被打飛了出去,狠狠摔在地上,滾出去好幾米,手也甩到一邊。

然後,她不敢置信地從地上做起,捂著完全紅腫的臉蛋,嘴角淌出一絲鮮血。

「沈浪,你死定了,你死定了……」秦夢離顫聲寒冷道。

「無所謂1陽頂天冷笑道,然後從床上直接下來,猛地將她的嬌軀按在地上,提著她的腰,讓她跪在地上,讓美臀高高撅起,然後用最暴力兇猛的方式侵入。

「礙…」秦夢離一聲痛呼。

這下,真的是沒有快感,只有劇痛,陽頂天此時實在太兇猛了。

「就算死,我也要最後蹂躪你一次1陽頂天冷笑道。

然後,陽頂天如同最兇猛的野獸,讓秦夢離以最恥辱的姿勢,在她身後用最狂暴,最兇猛的力道進行蹂躪。

一邊衝殺,一邊瘋狂抽打她的豐臀。

「你這個賤人,你這個人盡可夫的陰婦,竟然還要殺我,就因為我愛你?」

「你這個賤婦,你這個*子1

「活該你這些年活得如同行屍走肉一般1

「別的男人都是貪戀你的權勢,你的身體。唯獨我,是真心愛你,你反而要殺我1

「你這個賤人,你這個賤人,你活該一輩子都得不到幸福……」

「你以為你是誰,要沒有秦家的身份,你連個ji女都不如。你裝什麼女王,裝什麼高高在上?」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