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二百一十七章:今晚你該侍寢了!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類似的稱呼。相當於謀士的地位。只不過採用的是這個世界br / 相也依舊可以是相,相當於西門懼內務總管的職位。 這個世界沒有火炮,但是有魔晶狂弩,也相當於炮的意思。 馬在這裡,可...

到了第九天,陽頂天輸了足足五個子。

秦夢離意興闌珊地將棋子扔進盒子:「沈浪,你發明的這個遊戲非常非常有趣,但是你自己的水平卻非常差埃這遊戲真的是你發明的嗎?」

「當然。」陽頂天道:「我之前就說過,我雖然發明了這個遊戲,但是卻未必是水平最高的,甚至可能只是

「可是燕別情僅僅只是聽了這個遊戲的規則后,自己想了幾天,下棋的水平就比你還高了。」秦夫人慵懶道:「他和我下三盤棋,其盤了。你的水平如此一般,實在會讓我忍不住懷疑你是這個遊戲的發明者。」

陽頂天心跳,這個燕別情還真的是陰魂不散埃而且他還根本不知道,秦夢離竟然在已經做出了選擇之後,仍舊召喚那個燕別情,可見那個男人對他有何等的吸引力。

而且毫無疑問,燕別情下圍棋的水平肯定已經超過了秦夢離。但是他總是故意三局勝一局,始終吊著秦夢離,讓她不會早早失去了興趣。

而且這燕別情的智商也太嚇人了,他只是了解了規則之後,自己和自己下了幾天,然後竟然就戰勝了秦夢離,要知道秦夢離此時的棋藝已經是不低了,至少遠遠超過了陽頂天。要知道在大學時候,陽頂天的圍棋水準在興趣班幾名的。

不過從此也可以看出,他對秦夢離是何等的志在必得,或者說有很大的企圖。究竟是什麼企圖,那就不得而知了。

秦夢離玩味地看著陽頂天道:「怎麼,你不準備解釋一下嗎?」

陽頂天頓時冷笑道:「這也是那個燕別情讓你來質疑我的嗎?他究竟有什麼企圖?還有他自己為何不當面來向我提出質疑,而是要通過你的嘴巴。」

「既然你要求我出來。那我就出來。」燕別情走了進來,望著陽頂天道:「我正式質疑這個圍棋遊戲並不是你發明設計出來了,你只是抄襲了某個先賢的成果。我怎麼都不會相信,能夠設計出如此深奧玄妙遊戲的人,自己的水平竟然會如此之差。」

陽頂天搖頭冷笑,朝秦夢離道:「你也是這麼想的嗎?」

「我沒什麼所謂的。」秦夢離道:「只不過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我還真的是大失所望呀1

「哈哈……」陽頂天仰頭大笑,朝邊上的蘇媚道:「給我拿玉盤和玉石來。」

蘇媚望了秦夢離一眼后,便轉身去拿玉盤和玉石來。

玉盤,他足足拿來了三塊。各式各樣的玉石,也足足拿了十幾個大塊。

頓時秦夫人忍不住朝蘇媚望去一眼,儘管蘇媚沒有說話,但是從他的舉動看她很顯然是站在陽頂天這一邊的。

陽頂天直接拿過一個玉盤,用劍直接砍成一個方形。然後在左右邊分別劃出32個格子,。刻上四個大字,混亂之地。

接著,陽頂天從一大塊紅色的玉石,用寶劍取出了16個扁圓形的棋子。然後從黑色的大塊寶石劍取出了16個扁圓形棋子。每個棋子一般大小,大約一寸直徑左右。

沒錯,他這是要做象棋。只不過上面的字,就不能完全按照地球上的來了。

紅方代表天道盟。黑方代表邪魔道。

所以帥改成了盟主,將改為了魔君。

士依舊可以是士。因為這個世界也有類似的稱呼。相當於謀士的地位。只不過採用的是這個世界br /

相也依舊可以是相,相當於西門懼內務總管的職位。

這個世界沒有火炮,但是有魔晶狂弩,也相當於炮的意思。

馬在這裡,可以換成是強大妖獸坐騎的意思。

最關鍵的車,在這裡則要轉換成為陣!

因為這個世界上殺傷力最大的。就是由十幾個高手,甚至幾十個高手組成的大陣。當時在海上,東方冰凌和祝紅雪,還有十幾名陰陽宗弟子組成的陰陽大陣,就差點殺掉了大宗師級強者的西門無涯。當然在那之前。西門無涯已經玄氣耗竭,身受重傷。

至於兵和卒,只用這個世界的以了。

將這個世界版本的象棋做完之後,陽頂天開始介紹象棋的遊戲規則。

說完之後,陽頂天直接擺好了棋子,推到燕別情面前道:「來,來一盤。」

燕別情微微皺眉,但還是點了點頭。因為象棋的規則不算複雜,陽頂天僅僅只說了一遍,他大概就已經記住了。

陽頂天二話不說 ,直接動手下棋。

燕別情想了片刻后,也開始下起。

短短二十五步之後,陽頂天獲勝,活活將死了燕別情的魔君。

下完之後,陽頂天冷冷望著燕別情道:「這個象棋,你之前玩過嗎?」

燕別情搖了搖頭道:「沒有。」

陽頂天繼續道::「那你聽說過嗎?」

燕別情繼續搖頭道:「沒有。」

「同樣,這個象棋也是我發明的。」陽頂天冷道:「但是最多十幾盤后,你就會超過我,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我洗耳恭聽。」燕別情道。

「有人可以從戰略的高度設計某些東西,再複雜玄妙的局,他都能設計得出來。但是一旦讓他進入這個局變得不擅長。這隻能證明他擁有統籌全局的能力,但是卻未必有爭一城一地的能力。這就如同一個高高在上的鳳凰,飛在九天之上看地上的高山,山上的路徑方向一覽無餘。可一旦它折斷了翅膀掉進這座山迷路。」陽垛個道理,說得夠明白了嗎?」

這個理論一說完,頓時秦夢離美眸大亮,很顯然陽頂天的這個理由深深說服了她,甚至打動了她。

而且這個理論常居心叵測。把自己塑造成為統籌全局的大才,而燕別情只是會闖會戰將才而已。

很顯然,燕別情也聽出了陽頂天言外之意,但是一時間卻找不到什麼言語來反駁,頓時他爽朗一笑,朝陽頂天躬身道:「沈兄高才。燕別情受教了。」

緊接著,燕別情朝秦夢離道:「夫人,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抱歉!告辭了1

然後,他竟然就這麼轉身走開,乾脆果斷之極。

陽頂天深深感覺到,這毫無疑問是一個勁敵。見到事不可為,絕不糾纏。

陽頂天繼續擺好棋子,朝秦夢離道:「夫人。接下來我陪你下這種棋吧?」

秦夢離搖了搖頭,眼睛看著陽頂天而不看象棋,道:「不,我現在不想下棋了。我現在想要去了解你這個人了,你是誰?」

「一個孤獨者。」陽頂天道。

「我也是一個孤獨者。」秦夢離道:「我時時刻刻都處於無聊之玩有趣的事情,僅僅只能維持幾天的熱度。你的圍棋,還有這個象棋。都非常玄妙好玩。但是圍棋說實在話我到現在已經有些膩煩了,而這個象棋我都還沒有開始下。我已經隱隱感覺到五天之後我就會膩煩了。你還有什麼其他好玩的遊戲嗎?」

「有,很多。」陽東是對你來說用處都不大,因為總有一天你會對類似所有的遊戲都膩煩,甚至對你還沒有玩過的遊戲都膩煩掉?」

「那你有什麼辦法,讓一切變得不那麼無聊乏味嗎?」秦夢離問道。

「有。」陽頂天道。

「說說看。」秦夢離道。

「你一直在你自己的地盤上做事,所有的一切都沒有離開你的掌握。所以任何事情都會變得無聊。你只需要離開能夠絕對保護你的地方,把自己放進一個未知危險的環境之了未知,就絕對不會無聊。」陽頂天道。

「總要有一個目的吧?」秦夢離道:「讓我離開這所有熟悉的幻境,去完全陌生的地方冒險。需要足夠強大的動力。」

陽頂天想了一會兒后,搖頭道:「抱歉,我不是你,所以我無法為你找到理由。」

秦夢離嫵媚一笑道:「那你呢?你是個浪子,走遍天下的浪子,那支撐你如此冒險的理由是什麼呢?你的目的是什麼呢?」

陽頂天想了一會兒后道:「去尋找這個世界的終極秘密。」

「什麼終極秘密?」秦夢離問道。

「上古的秘密,還有為何每隔幾百年就會有一場滅世之戰的秘密。」陽頂天道。

「那你發現什麼呢?」秦夢離問道。

陽頂天沉默了片刻道:「很模糊的東西,而且你不會真正感興趣。」

「不,我很感興趣,說一件我聽聽。」秦夢離道。

陽頂天又沉默了片刻后道:「在上古世界,地獄海曾經是娜迦族的聚居地,大涅滅前娜迦族集體遷移,遷到人類真正找不到的地方。」

秦夢離的表情微微一震,道:「我本來對你即將要說的時候不抱太大期望的,但誰知竟然讓人如此震驚?」

借著,秦夢離道:「但是我奉勸你不要再對其他任何人說起你心裡的想法,否則你會死無葬身之地的。」

陽頂天點了點頭。

事實上,陽頂天這種言語確實是天道盟的禁忌。因為地獄海是萬滅神殿的所在地,是邪魔道的軸心區域,也是這個世界最神秘的地方,千年以來天道盟都不能涉及的地方。甚至,天道盟都不知道地獄海究竟在哪裡,只知道是在極西之處。

娜迦族是神龍的近親,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種族。將邪魔道和娜迦族扯在一起,等於無限拉高邪魔道,會打擊天道盟的權威性,所以將邪魔道和娜迦族扯在一起,是絕對的禁忌,天道盟都不敢觸及。

秦夢離望著陽頂天道:「那為何你在我這裡又停下了流浪的腳步呢?」

沉默了一會兒,陽兜實話?」

秦夢離的目光頓時變得認真而又嚴肅道:「沒錯,說實話。」

「我只是暫時停下腳步。」陽頂天道:「之前的流浪太累了,剛好經過西州城發現了如此美麗的夫人,所以內心更加覺得疲倦,相邀停下來歇歇,並且鼓足繼續流浪的腳步。」

「那你要在我這裡歇多久呢?」秦夢離問道。

「不知道。」陽東是我想肯定比您對一個男人的新鮮感來得更久一些。」

秦夢離款款起身道:「實話告訴你,你設計的遊戲確實非常深奧玄妙。但假如作為枕邊伴侶的話,我卻更加喜歡燕別情,而且我現在已經有些不想下棋了。但你畢竟是獲勝者,所以你還有最後一關,那就是你床上的本事,你如何在床上滿足我,征服我!否則今夜過後,你就不再是我的情人了。如果你能在床上征服我,那麼接下來至少半個月,甚至一個月,我都是你的人了。」

「今天晚上,你該侍寢了。」

陽頂天心臟猛地一跳,這一刻終於到來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