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二百章:囂張之極,技震全場(上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一開始,就火花四濺啊! 雲破天,沒有絲毫掩飾,竟然直接開口質疑陽頂天的身份。 陽頂天微微皺眉,這個雲破天的架子真是忒大了,而且口口聲聲我隱宗,看來他完全將自己當成了隱宗在這個世界上...

不去見?完全沒有理由,傾城劍派和隱宗關係如此密切,怎麼可能不見。假如陽頂天堅持不見雲破天,那幾乎就相當於承認自己是冒牌貨,所以才不敢去見雲破天。

「也正式湊巧了,雲破天掌門剛好經過西北大陸,聽說隱宗傳人駕臨雲霄城,趕緊連夜趕路,前來拜見。」楊岩道:「無名少主,現在您是見,還是不見?」

頓時間,陽頂天感覺到楊岩的口氣也變得有些陰森莫測。

這個老狐狸,早就懷疑陽頂天的身份了,所以此時的態度才顯得如此露骨。

「見。」陽頂天直接了當道。

他甚至沒有猶豫,因為他不能猶豫。只要他稍稍猶豫,就會引起更大的懷疑。

一旦這種懷疑突破了某種程度,楊岩就會出手試探,到那個時候,局面就完全不可挽回了。

楊岩頓時微微一愕,然後彎腰道:「好,那無名少主這邊請1

然後,楊岩在前面引路,帶著陽頂天前往議事大廳。

陽頂天裝著漫不經心跟上去,但其實內心已經緊張到幾乎窒息。接下來,他要面對的或許是有史以來最緊張,最危險的時刻。

跟著楊岩前往議事大廳的一路上,陽頂天遇到了許多雲霄城弟子。

雖然所有的弟子見到自己后,第一時間躬身行禮。但是,陽頂天還是見到了他們帶著懷疑的目光,儘管他們已經努力掩飾了。

有人質疑自己的身份這不奇怪,但是雲霄城卻任由這種質疑發酵放大,這就非常不正常。毫無疑問,這是雲霄城上層的放縱,甚至推波助瀾。以至於底層的雲霄城弟子,見到自己的時候,也戴上了懷疑的目光,忘記了深深的敬畏。

議事大廳,在雲霄城最大的城堡中,足足幾千平方米,足夠幾百近千人議事。

陽頂天剛剛走進大廳,頓時所有的目光齊刷刷望來。

足足有近二百人,在議事大廳內坐得整整齊齊。陽頂天走進之前,所有人都在議論紛紛。在陽頂天走進的剎那,一片寂靜。

「拜見無名少主。」

終於,有人開頭,躬身行禮。

頓時,大廳內的一百多人,全部躬身行禮,黑壓壓地矮下去一截。

但是,唯獨兩個人例外。

一個英俊驕傲的年輕人,一個劍眉美髯的中年男子,他們依舊大刺刺地坐在中間的位置上,見到陽頂天進來,目光如電一般朝陽頂天刺來。

尤其那個中年男子的目光,真的如同刺一般扎人,彷彿直接要將陽頂天的身體完全看穿。

這個美髯中年男子,應該就是傾城劍派掌門雲破天。而那個驕傲英俊的年輕人,應該就是他的兒子云無心。

楊岩上前行禮道:「雲掌門,這位便是隱宗傳人,無名少主。」

陽頂天容顏冷漠,淡淡望著這雲破天。

「哦?」雲破天依舊沒有站起身子,目光上上下下掃了陽頂天一眼道:「我隱宗有傳人出世了?為何我完全不知啊?」

這話一出,頓時所有人面色微微一驚,露出一股興奮之意。然後,所有的目光朝陽頂天望來。

一開始,就火花四濺啊!

雲破天,沒有絲毫掩飾,竟然直接開口質疑陽頂天的身份。

陽頂天微微皺眉,這個雲破天的架子真是忒大了,而且口口聲聲我隱宗,看來他完全將自己當成了隱宗在這個世界上的代言人了。

事實上,傾城劍派已經因此佔了巨大的便宜了。

傾城劍派的實力不算很強,他的宗主也僅僅只是宗師級。儘管貴為九門之列,但是實力比起西北秦家相差甚遠,甚至比起雲霄城也要差上一些。但是因為沾隱宗的光,所以天下幾乎無人敢惹。當然,這也是因為他們沒有侵犯到大宗派的根本利益。

陽頂天清晰地感覺到了雲破天對自己的強烈敵意,稍稍一想,頓時明白了這股強烈第一的緣由。

隱宗是一個巨大的資源,假如隱宗一直避世,那麼傾城劍派就已經能夠霸佔這種資源。而一旦隱宗傳人出現在這個世界上,那麼傾城劍派這種特殊的地位就消失了。

所以,傾城劍派儘管受了隱宗大恩,但是他們巴不得隱宗傳人永遠不要再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當然,陽頂天假冒的隱宗傳人剛剛出現,傾城劍派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強烈的質疑。

他們之前沒有見過陽頂天,所以當然沒有相關的證據。他們的質疑僅僅只是因為他們的自身利益,他們迫切希望這個隱宗無名是假冒的。

現在,雲破天見到了傳說中的隱宗傳人無名。他是宗師級強者,所以隱隱感覺到陽頂天的氣場和能量好像並不強大,頓時心中狂喜,但是表情和目光卻更加冰冷犀利,直接開口質疑。

「竟敢假冒隱宗傳人,侵犯到我傾城劍派的利益,不管是誰,定要將你打入十八層地獄。」

聽到雲破天的直接質疑,陽頂天的反應是微微一愕。

雲破天面孔更加寒冷,道:「你可聽清我言語?隱宗傳人出世,為何我傾城劍派完全不知呢?請你給我一個解釋。」

雲破天的態度,更加囂張放肆,資格擺得更加高高在上。

頓時,所有人更是緊緊盯著陽頂天,看他如何應對。

陽頂天眉頭微微一皺,冷聲道:「你傾城劍派算什麼東西?我行走世間,還要向你通報?」

這話一出,頓時在場眾人色變,沒有想到無名的態度,更加囂張冷酷。

雲破天面色劇變,然後仰頭哈哈大笑。

「天下人有誰不知道,我傾城劍派和隱宗親如一家,一脈相承。若隱宗有弟子行走時間,我豈有不知?」雲破天冷聲寒道。

陽頂天淡淡道:「你太抬舉自己了,其實現在的隱宗內,連傾城劍派是什麼東西都很少有人知道了。這次我出來聽到三宗九門二十七派中竟然多了一個傾城劍派,也不由得微微驚愕。爾等如此狗仗人勢,狐假虎威,我回去之後是要稟報的。」

「放肆!雲破天暴怒喝道:「你這是在找死嗎?分明就是你假冒隱宗傳人,為達到不可告人之目的。還不速速揭穿你自己的畫皮,否則今日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見到雲破天暴怒,楊岩臉上頓時露出一絲笑意,道:「雲掌門,息怒,息怒。此事重大,還是要講究證據的。」

楊岩的話讓雲破天稍稍冷靜下來,然後望向陽頂天冷冷一笑道:「好,你說你是隱宗弟子,有何證據?有何信物?這個世界上,不是哪個阿貓阿狗,都可以假冒我隱宗弟子的。」

當然,陽頂天此時可以反駁說你說我假冒隱宗傳人,你又有何證據?又或者,陽頂天可以說,我的劍法還有我的劍,都不足以證明我身份嗎?

但是,陽頂天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冷冷望著雲破天。

因為隱宗弟子肯定是高傲矜持的,怎麼可能淪落到做如此口舌之爭,所以裝著不屑應對,就是最好的應對方式。

「哼,你以為裝腔作勢不做聲就可以了嗎?」雲破天冷聲道:「如果你是隱宗傳人,肯定修為驚人,遠超在場所有人。所以,我只需稍作試探,便能揭穿你的畫皮。」

這話一出,陽頂天心臟又猛地一跳。

雲破天繼續道:「當然,你這樣的小角色,還不足以讓我親自下場教訓。我的兒子云無心,一星武宗級強者,剛好來試探一下你這個冒牌者的貨色。」

借著,雲破天目光望向所有人道:「諸位,今日便讓大家看一場好戲。無心,上1

「是1頓時,那個驕傲英俊的青年輕輕一躍,如同完全沒有任何重量一般,落在陽頂天的面前,望向陽頂天的目光充滿了陰冷的笑容。

「我兒,去揭露他的畫皮,不必手下留情。」雲破天淡淡道:「當然,也不要殺死。因為,還要抓著他去天道盟總部,受萬蛇吞噬之刑而死1

萬蛇吞噬,天道盟的最殘忍的刑法,只對罪大惡極者使用。

「是,父親1雲無心道,然後朝陽頂天望來,冷笑道:「冒牌者,你現在承認罪責,或許還可以死得舒服點,等到我出手揭穿的話,那保證你會嘗到這個世界上最極致的痛苦,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得。」

聽到雲無心的話,陽頂天沒有任何反應,依舊淡淡望著他。

「哈哈,都這個時候了,還在裝。」雲破天冷聲喝道:「動手1

「是1雲無心,猛地拔出利劍。

所有人,全部瞬間瞪大雙目,等待大戰的爆發。

如果眼前這個無名少主是真的,那他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擊敗一星武宗級的雲無心。

如果無名落敗,那毫無疑問這就是個冒牌貨。

對陽頂天最危險,最不利的局面,到來了!終於有人直接出手,要揭露他的畫皮。

一星武宗級強者,比陽頂天高出兩階十六級。修為足足是陽頂天幾十上百倍,就算陽頂天逆天絕頂,也沒有任何取勝的可能性。

或者直接了當地說,雲無心一旦出手,可以直接秒殺陽頂天,不會有任何意外發生。

但是,陽頂天不會讓他出手!R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