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九十八章:討要殺豬劍法第三階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淡淡道。 「什麼?「楊岩驚呼出聲,臉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其實,我這次出來其實另有一個最重要的任務,那就是將殺豬劍法帶回隱宗。「陽頂天盯著楊岩,緩緩說道:「這可是一套強大而又玄妙的...

這話問出,頓時秦懷玉目光微微一抖,而楊岩臉上,也已經露出稍稍質疑的表情。

「當日,他擊退了我們幾千人,殺死了近千人之後,我們根本無人敢靠近,然後她很快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我們所有人都沒有敢追。」楊岩道,然後目光望向陽頂天道:「無名少主,怎麼提起她呢?」

後面半句話,楊岩已經直接表示懷疑了。陽頂天若不能自圓其說,那麼接下來的處境又會重新變得有些危險。

「寧寧姐已經跑掉了?這個楊岩有沒有在撒謊?」陽頂天心中暗道,然後他調整情緒,淡淡朝幾人道:知道她為何能殺死你們近千人嗎?」

楊岩道:「請無名少主指教。」

「因為深海玄毒。」陽頂天淡淡道。

「深海玄毒?」楊岩驚愕出聲。

而在場所有人,幾乎全部色變。

深海玄毒,天下第一奇毒,娜迦的最後保命之物。如果西門寧寧是用深海玄毒殺死的他們,那整件事情就麻煩了,就複雜了。

「她跑了也好。」陽頂天嘆息道:「她的身份太複雜了,來頭太大了。就算被擒住,也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在沒有弄清楚她的身份之前,殺也殺不得,放也放不得,甚至關也關不得。她自己跑了,這是最好的情況了。」

「那,那她是什麼來頭?」楊岩顫聲道。

陽頂天搖了搖頭道:「暫時還不清楚,總之來頭很大很大,或許比我的來頭還要大。」

接著,陽頂天站起身道:「好了,總之以後不要談到這個女人,就當她是個禁忌。我的長輩們,對這個女人應該如何對待,還沒有最後的決定。等師門落實了她的真實身份,並且對她有了最終決定后再說。」

「是1楊岩等人道。

「好了,今天就先這樣了,給我找一個房間,我留在雲霄城一夜。」陽頂天道。

「那雲霄城真是蓬萃生輝,無名少主稍候,我們這就去為您準備有史以來最大的宴會。」楊岩道。

「不需要。」陽頂天斬釘截鐵道:「我不見任何人,隨便找一間房,我呆一夜,明天就走。調查毛利蠻族失蹤一事非常緊急,我不能耽擱。」

「是1楊岩等人躬身道。

然後,陽頂天直接走了出去。

走到門口的時候,陽頂天忽然轉身問道:「關於陽頂天參加明年城主之位大決武一事,還有交出黑血城堡一事,楊岩長老你還沒有回答我。」

楊岩面色微微一變,低下頭道:「無名少主您也說過,這是雲霄城的內政。所以,請您給我一晚上時間,我明日給您回復,如何?」

陽頂天心臟頓時猛地一跳。

如果自己是隱宗傳人,那麼楊岩此舉已經算是非常無禮了。

讓自己有資格參加明年城主之位大決武,僅僅只是陽頂天上雲霄城的第一件事。

接下來兩個兩件事,一個是去見千年玄狐妖嬈詢問狐人族文字。還有一件事,就是拿到殺豬劍法第三階。

甚至,得到殺豬劍法第三階,是最最重要的一件事。

可是眼下,就連第一件事都無法順利完成。

楊岩親自帶著陽頂天到天賓閣中休息。

「無名少主好好休息,在下先告辭了。」楊岩道,神情中有些欲言又止。

陽頂天淡淡道:「這裡只有你我二人,有什麼話你盡可以說出。」

楊岩猶豫了片刻,道:「那就恕我放肆了。」

「說。」陽頂天道。

「無名少主認識陽頂天?」楊岩問道。

陽頂天搖頭道:「聽說過,但從未見過。」

「那為何無名少主會屢屢維護於他?」楊岩道:「先是否決了對他的抓捕決議,接著又要讓他參加明年的城主之位大決武。如果說是平白無故,那確實很難讓人相信。若非您身懷絕技,說實在話我都忍不住懷疑您是陽頂天了。」

這話一出,陽頂天心臟頓時猛地一跳。楊岩這話,已經非常無禮了。

陽頂天淡淡望他一眼,道:「沒錯,確實是有原因。」

「那老朽斗膽問一句,是何原因?」楊岩眼睛緊緊盯著陽頂天的面孔。

「因為殺豬劍法,和我隱宗有莫大的淵源,甚至有可能是隱宗前輩遺留下來的。」陽頂天淡淡道。

「什麼?「楊岩驚呼出聲,臉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其實,我這次出來其實另有一個最重要的任務,那就是將殺豬劍法帶回隱宗。「陽頂天盯著楊岩,緩緩說道:「這可是一套強大而又玄妙的劍法,他的厲害之處,相信你也已經感受到了,所以不能任由遺落在外面。。」

楊岩當然感受到了,陽頂天學習的就是殺豬劍法。那種可怕的修鍊速度,可以說是顛覆了他所有的認知,打破了千年來前所未有的歷史記錄。

要不然,他們怎麼會如此迫不及待,厚顏無恥地要將陽頂天趕盡殺絕,就是因為陽頂天修鍊的速度實在太驚人了。

楊岩平息下驚詫的心情,深深吸一口氣,問道:「那麼請問一下,貴宗對陽頂天是何態度?」

「無可奉告。」

陽頂天冷冷道:「但是有兩點,陽頂天學習的劍法和我們隱宗有淵源,所以他絕對不能和邪魔道扯上關係,隱宗決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此時陽頂天的言下之意非常清楚,陽頂天既然不能和邪魔道扯上關係,那麼雲霄城自然也沒有資格取消他參加明年的城主之位大映武了。

楊岩臉上忽然露出稍稍詭異的笑容,道:「您剛才又說要將殺豬劍法帶回隱宗,那陽頂天若想要學習接下來的殺豬劍法怎麼辦呢?「陽頂天假扮的無名轉過身,淡淡道:「那和我們無關我所關心的僅僅只是陽頂天無論如何也不能和邪魔道扯上關係,其他的我們並不關心。而且,若是隱宗遺留下來的劍法,外人也是沒有資格學的。」

「明白。」楊岩目中頓時露出一絲笑意,道:「那若是陽頂天真的和邪魔道有關係呢?」

「沒有這種可能性。」陽頂天斬釘截鐵道:「就算是他死了,也不能擁有這種可能性。」

「老朽明白了。」楊岩道:「我明日便給您回復。」

「嗯1陽頂天背著楊岩淡淡道:「還有殺豬劍法。

楊岩道:「殺豬劍法,明日我一併給您回復。」

「要快。」陽頂天淡淡道:「你要知道我們是非常大方的。你給我們方便,我只要動一動嘴,就讓你們雲霄城享用不荊」

楊岩面色一亮,點頭道:「是,是!老朽告辭1

然後,楊岩躬身離開。

很顯然,此時的雲霄城已經是西北秦家說了算了,所以楊岩根本無法直接答應陽頂天。

次日一早,陽頂天早早地便已經起來。

容貌美麗的侍女,早已經送上了精緻豐盛的早餐但是楊岩,唐伯昭等人沒有一個人出現。

陽頂天心中頓時感覺到一股微微的不安,自己此時的身份是隱宗傳人無名,雲霄城的人討好巴結都來不及晨昏定省應該是免不了的。現在天亮起床,雲霄城的重要人物竟然一個人都沒有出現。

這有些不正常啊?難道他們對自己的身份產生了懷疑?

今天,陽頂天還有一個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去見千年玄狐妖嬈,問她關於狐人族文字的事情。

可是,自己作為隱宗弟子提出要去見一個千年玄狐,有些不合理埃而且妖嬈的存在就算在雲霄城中也算是一個秘密,自己作為外人怎麼可能知道妖嬈的存在?

所以,必須找到一個讓人信服的理由。

在來雲霄城之前陽頂天已經想了好幾個理由。但是現在情形有了變化,事情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順利,所以那些理由都有些不夠充分了。

於是,陽頂天絞盡腦汁,加工如何自然去見妖嬈的理由。偷偷去不被人發現是明顯不可能的了,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著自己所住的小樓。

「西北秦家,秦懷玉拜訪。「就在此時外面傳來了秦懷玉溫文爾雅的聲音。

陽頂天臉色微微一變,心臟一跳。

秦懷玉、昨天自從陽頂天以無名的身份出現之後,他就沒有說過半句話。開始今天天剛剛亮,他竟然就上門來拜訪,這是為什麼?難道他發現什麼呢?

不管是為了什麼,秦懷玉毫無疑問是最危險的人。

「進來。」陽頂天淡淡道。

這是個最危險的人,自己必須打起十二分精神對付。

「秦懷玉,拜見無名少主。」進入后,秦懷玉行了一禮,態度完全是不卑不亢。

陽頂天淡淡回了一禮,淡淡道:「秦少主有事?」

陽頂天所扮演的無名,本身就是倨傲冷淡之人,所以也用不著和秦懷玉多禮。

「是有一事請教。」秦懷玉也直接了當道;「聽說隱宗弟子都學究天人,天下之事,無所不知無作不曉,所以秦某有些不解之事,特來請教。

這是試探!

陽頂天背上的汗毛頓時一豎!

危險的時刻來了,秦懷玉要對他做出某種試探。一旦陽頂天對答錯誤,很可能就會暴露,將自己置身於致命危險的境地。

儘管心臟緊緊揪在一起,但陽頂天還是要非常真實地扮演無名的角色。

他微微皺了皺眉頭,道:「說。」

秦懷玉從懷中掏出一張白絹,輕輕展開放在桌面上道:「我偶然得到這件東西,它本身是沒有什麼價值的。但是秦某歷來對文字很有興趣,天下文字也大多懂得,唯獨這白絹上的文字,我竟是一個不識。隱宗弟子學究天人,能否解我之惑?」

陽頂天上前一步,看到那白絹上果然寫著幾十個字。

頓時!陽頂天心臟猛地一跳!

巧合?!還是什麼其他的原因?

因為這白絹上的字,和陽頂天地玄火地圖上的完全是同一種文字。

儘管陽頂天不認識這種文字,但還是一眼就看出,這兩者是同一種文字。從字體構造,風格,還有其他方面,一眼就可以看出。

緊接著,陽頂天還發現。這上面的字,至少有十幾個和陽頂天玄火地圖上的字一樣。

頓時間,陽頂天心臟狂跳。用盡所有的力氣,拚命壓抑自己的呼吸和情緒,不讓秦懷玉看出什麼破綻。

那麼現在或許可以證明一件事情!

天地玄火的另外一半地圖,在西北秦家手中,在秦懷玉手中。

陽頂天的身上的這一半玄火地圖,是寧柔兒從李天嘯身上得來的。如果另外一半地圖在秦懷玉手中,那是不是意味著,當時姦汙寧柔兒的那個男人,就是眼前的秦家少君秦懷玉?(【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