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九十七章:強勢呵斥,牛氣衝天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我已經聽說過很多起黑血騎軍為非作歹的事情了。」 西門烈道:「無名少主,這是別人的栽贓陷害。」 陽頂天頓時冷冷道:「你認為,我會理會這些嗎?」。 這話一出,頓時西門烈無言。...

聽到陽頂天再次問證據后,楊岩頓時面色一變,道:「無名少主,二百多年前李天嘯幾乎毀掉了整個天道盟。如此慘痛的教訓,所以我覺得特殊情況,特殊處理。陽頂天這一事,不需要證據,也可以直接處置。」

接著,楊岩接著說道:「而且,天道盟西北會議,已經通過表決了。」

如果陽頂天真的是隱宗弟子,那麼楊岩此舉已經非常不敬了。他話中的意思是,我們已經表決通過了,你無名就不要再多事了。言語中,竟然只是將隱宗傳人當成了供在台上的菩薩,表面恭敬,實際上陽奉陰違。

而楊岩對隱宗傳人如此不敬,在場所有人沒有提出任何異議。

可見,隱宗二百年沒有行走天下避世不出,所有人儘管表面上依舊遵從隱宗傳人是天道盟領袖的傳統,但內心已經充滿了質疑和不服了,尤其涉及到自身利益的時候。

頓時,陽頂天落入了危險的局面,頓時他目光微微一縮。

「我這次出來,有兩件事情。第一件,調查毛利蠻族全部失蹤之事。毛利蠻族,佔據了整個冰雪大陸,足足上千萬人,徹底從這個世界消失。這是某一種預兆,所以你們要派遣大量的人馬,去調查這件事情。」陽頂天沒有再和楊岩糾纏,而是轉移了話題。

「是,無名少主。」所有人齊聲喝道。

在這種不觸犯到他們利益的事情上,他們是樂得表示對隱宗傳人的尊敬和服從的。

「第二件事,是關於邪魔道在天道盟中的潛伏者。」陽頂天淡淡說道。

這話一出,楊岩頓時神情一震,露出興奮之色,原來無名少主也在支持他們。

而西門烈和西門夫人頓時面色一暗。一怒。原來隱宗的傳人,也如此現實和讓人齒冷。

「但是在我的情報中,說有邪魔道潛伏者的門派不是雲霄城,反而是其他更加顯赫的宗門。」陽頂天淡淡道:「在這裡我不點名,但是我會具體找有關人等說話。」

這話一出,在場眾人頓時面色一變。

「至於陽頂天。我聽說過他,但是不了解他。」陽頂天淡淡道:「但是,關於他是邪魔道潛伏者並且進行全天下抓捕一決議,不能通過,我要否決1

這話一出,在場眾人頓時一聲驚呼。

「無名少主,請你三思,這是天道盟西北分部所有人的決定。」楊岩頓時寒聲道。

言語中,已經露出一絲威脅了。

「這是命令。你們可以選擇服從,也可以選擇違抗。」陽頂天淡淡道。

頓時,在場眾人臉上露出掙扎和憤怒。

他們很想直接翻掉桌子冷聲說,他媽你無名算什麼東西,敢對我們發號施令。

他們很想這麼做,但是他們不敢。

「誰要違抗命令?說出來……」此時陽頂天反而露出一絲笑容,目光從容地望著所有人。

他在賭,賭沒人敢出頭。每人敢冒險。

「我關於陽頂天的命令,你們可有異議?」陽頂天淡淡道。

楊岩此時儘管不甘心。也只能咬牙低頭道:「遵命。」

「遵命……」所有人,全部整齊應道。

「那好。」陽頂天淡淡道:「那麼,關於陽頂天的天下抓捕令,就此取消。」

楊岩趕緊道:「無名少主,那關於陽頂天是否有資格參加明年城主之位大決武一事呢?」

陽頂天淡淡道:「這是雲霄城的內政,不在天道盟會議的討論範圍內。所以。在場所有不是雲霄城的,全部退下。」

「是1頓時在場幾十人,除了雲霄城中人,全部離開,包括秦萬山和秦懷玉。

「西北秦城的。留下。」陽頂天忽然道。

秦萬山和秦懷玉,頓時留了下來。

*****

此時,大廳之內,就只有陽頂天,西門夫人,西門烈,楊岩,唐伯昭,秦萬山,秦懷玉幾人。

「關於陽頂天是否有資格參加明年的城主之位大決武,這是雲霄城的內政,就算是我,也不好干涉。」陽頂天淡淡道:「但是關於雲霄城的分裂,我卻有足夠的過問權力。」

頓時,陽頂天的表情變得嚴厲起來,道:「作為天道盟的一員,雲霄城大鬧分裂,大打內戰,算什麼樣子?」

西門烈趕緊道:「無名少主,請聽我一一到來,這是因為楊岩等人……」

「我不聽……」陽頂天直接打斷了西門烈的話,冷聲道:「我這次出來的重點,就是調查毛利蠻族的失蹤一事。不是來給你們雲霄城做裁判的,不是來給你們裁定誰對誰錯的。」

「是……」西門烈頓時退下,低頭道。

頓時,楊岩面色一松,只要無名不刻意傾向另一邊,他就不大擔心。

「我隱宗,一向不插手天道盟具體哪個宗派的內部之事,所以我也不例外。誰是誰非,我不關心。只要不涉及到邪魔道,我都不理會。」陽頂天淡淡道:「你們自己的事情,由你們自己的刀劍說了算。」

陽頂天的話,當然是非常赤裸了。

聽到陽頂天的話后,楊岩和西門烈等人對無名隱宗傳人的身份,頓時多了幾分確定。

隱宗傳人就該如此霸氣,如此不虛偽。

「那麼,我有一個意見。」陽頂天冷冷道:「僅僅只是意見,不是命令,是否採納,還是看你們自己。」

「我的第一個意見,黑血騎軍這樣在外面流浪,也不是回事,而且是在天道盟的領地內流浪,只會增加事端。我已經聽說過很多起黑血騎軍為非作歹的事情了。」

西門烈道:「無名少主,這是別人的栽贓陷害。」

陽頂天頓時冷冷道:「你認為,我會理會這些嗎?」。

這話一出,頓時西門烈無言。

陽頂天接著說道:「所以,西門烈你帶著黑血騎軍回到你的黑血城堡去。我不管現在黑血城堡內駐紮的是誰的勢力,通通給我出去,一個人都不許留下。」

這話一出,頓時秦萬山和楊岩面色猛地劇變。

而西門烈和西門夫人臉上一陣驚喜。

「但是……」陽頂天緊接著道:「明年的城主之位大決武,如果陽頂天落敗,不能繼承城主之位。那麼西門烈你要徹底交出黑血騎軍和黑血城堡。你,西門夫人,陽頂天總之你這一系勢力,要徹底被逐出雲霄城,從此和雲霄城沒有半分瓜葛。我的意見只有一個,那就是雲霄城只能有一個聲音,不要鬧什麼分裂。我不管雲霄城上位的人是誰,但是雲霄城內,只能有一個聲音。」

這話一出,西門烈和西門夫人面色又微微一變。

最後,陽頂天淡淡道:「你們若接受我這個調解,那麼就罷兵,限在一天之內,將此時黑血城堡內所有人撤完,西門烈帶著黑血騎軍,進駐黑血城堡。如果不同意的話,就開始內戰吧,直到一方徹底死完為止。但是,參戰的只能是雲霄城中人,其他任何勢力不得插手。」

西門烈陷入了猶豫了掙扎,然後和西門夫人對視一眼,猛地咬牙道:「我們願意聽從無名少主的旨令。」

「你們呢?」陽頂天望向楊岩等人。

楊岩和唐伯昭等人,沉默無聲,沒有回答,可見是心中不願意。

陽頂天眉頭微微一皺,然後朝西門烈和西門夫人道:「你們先出去。」

「是1西門烈,西門夫人走出了大廳。

*****

等到西門烈,西門夫人離開之後,陽頂天目光朝秦萬山望去道:「你們西北秦城,派人假冒陽頂天,假冒黑血騎軍,在海上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算是怎麼回事?」

頓時,秦萬山面色一變,便要開口解釋。

「我不聽解釋。」陽頂天直接揮手打斷道:「我都出現了,你們還這麼做?不是讓我為難嗎?而且破綻百出,肆無忌憚。讓天道盟的大義擺到哪裡去?讓我是管還是不管?做事情可以,但是不要把馬腳露出來,吃相好看一點。」

秦萬山頓時一愕,然後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道:「是,遵命1

接著,陽頂天神情忽然變得嚴肅起來,猶豫了片刻后,道:「其實我這次出來,還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這件事情你們放在心中,以後不要在任何人面前透露出半句。」

頓時,楊岩等人臉上露出驚訝之色,連忙道:「是1

「西門寧寧。」陽侗日陽頂天擊敗了秦少白之後,雲霄城內戰。是西門寧寧憑藉一人之力,擋住了你們的幾千人?而且殺了你們近千人?」

說到此事,楊岩頓時面色一變,想起當日的情形,完全是心有餘悸,道:「是!她足足殺了我們近千人,而且讓人完全沒法任何防備。說實在話,我從未見過如此恐怖之人,平常她是連半點攻擊能力都沒有的。」

陽頂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其實在整個過程中,秦懷玉沒有說一句話,但是他一直都在觀察陽頂天。

剛才陽頂天強行否決對陽頂天的處置,而且堅持要讓陽頂天參加明年的城主之位大決武已經足夠引人懷疑。

現在,陽頂天再打聽西門寧寧,就更加容易引起秦懷玉的懷疑。所以為了不暴露自己,他真的是不應該繼續問寧寧姐的事情,但他實在忍不祝

「那西門寧寧最終怎樣了?」陽頂天還是問了出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