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九十五章:狂野美人,雲霄城上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城內,默默地登上城牆,默默地張開巨弩,對準下面的黑血騎軍。 然後,天道盟的成員。陸陸續續到達雲霄城。 經過西門夫人和西門烈身邊的時候,只是淡淡望了一眼。沒有說話,揚長而去。 每...

原來,她剛才的潑辣狂野,有一大半都是裝出來的,否則她真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下去,她畢竟是一個女人,而且是一個萬中無一的大美人,也是烈火島的千金小姐,烈火島所有男人心中的女人,當然會有自己的自尊和矜持。

只不過,她對陽頂天實在是無計可施了,所以饒女人請教,那些女人,就教了她如此火辣狂野的辦法,她們說這一招百試百靈。

但陽頂天這一聲何止,摧毀了他最後的自尊心。

「不是這樣的,凌舞。」陽頂天認真道:「你是如此與眾不同的女人,所以幾年之後,如果你聽說我和東方冰凌一戰又還沒有死,而且你又還沒有嫁給其他男人的話,你可以來找我,好嗎?但是不要這麼輕易地發生最親密的關係,否則我會深深負罪的。」

「真的?」凌舞一陣狂喜道。

「真的。」陽頂天道。

「那好,不過要先下一個定金。」凌舞道,然後湊上小嘴,深深吻上陽頂天的嘴,伸出小香舌,瘋狂地捲動纏綿。

她足足吻了五分鐘……

忽然,陽頂天嘴上一痛,卻是被凌舞狠狠咬了一口,真的咬得很痛,鮮血一下子就湧出來。

「咬痛你,免得你以後忘記我。」凌舞見到陽頂天滿嘴鮮血,頓時心疼的眼淚流出,顫聲道:「咬得越痛,就記得越深。」

接著,凌舞伸出小香舌,輕輕舔舐陽頂天嘴上的鮮血,輕輕舔舐嘴上的傷痕。

輕輕鬆開陽頂天的長矛和子孫袋,凌舞柔聲道:「我走了,不然我真的擔心一會兒控制不住把你睡了。你又要反悔你說過的話。」

然後,凌舞穿上衣衫,依依不捨,一步一步地離開。

「我走了,明天你走的時候,我就不送你了。」

凌舞柔聲道。然後美眸釋放出無限的情絲,彷彿要將陽頂天的面孔深深記祝

最後轉身離去,空氣中之留下一道迷人的幽香。

陽頂天頓時心亂如麻,恍然若失!

……

次日天不亮,陽頂天就起床。

當然,他也根本沒有睡,也不可能睡得著。

戴上面具,藏起阿丑雛劍,拿出另外一支寶劍。穿著罩住全身的黑斗篷,披著殘存的夜色,在凌重一人的相送下,乘坐一艘小船,離開了烈火島。

凌舞果然說話算話,沒有來送他。

「燕賢侄,我不管你是誰,總之你記祝不管任何時候,烈火島都可以是你的家。」凌重一路上無語。在陽頂天上船的時候,忽然說道。

「我記住了。」陽頂天道:「我會永遠記住烈火島,記住你,還有凌舞小姐。」

然後,陽頂天躍上小舟,輕輕划動。換換地離開了烈火島,前往西北大陸。

就在他離開烈火島幾百米的時候,忽然島上一道嬌俏的身影飛快地跑來。

是凌舞,她竟然穿著一身火紅的長裙,是她從來沒有穿過的衣衫。

她一邊提著長裙。一邊沿著碼頭奔跑,大聲道:「燕南天,我知道你昨天晚上的話是騙我的,但是我當真了。現在我穿的就是火紅的嫁衣,你給我記住,昨天晚上我就嫁給你燕南天了,你也親口答應了,只是還沒有洞房。你給我記住,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燕南天的女人了。」

頓時,陽頂天徹底呆了!

他實在沒有想到,凌舞竟然會使出這一招,會穿著火紅色的嫁衣來給他送行,來表達自己最後的決絕。

昨天晚上他的那些話,真的只是拖延之計,卻沒有想到,完全落入這個精靈一般的女人蠱中。

頓時間,陽頂天心潮澎湃,說不出半句言語,只有拚命地划船。

凌舞依舊在岸上提著裙子拚命地奔跑,但是卻離陽頂天越來越遠,最後她一邊奔跑,一邊嚎啕大哭。

她用盡一切想要抓住,但是她最愛的東西,依舊越來越遠,越來越遠,最後完全消失在殘存的夜色中,消失在晨起的迷霧中!

她嬌軀一陣不支,雙腿一軟,坐在泥土地上,大聲痛苦,身上漂亮的大紅嫁衣,被泥土沾染。

……

天亮時,陽頂天已經踏上了西北大陸的土地。

買了一匹快馬,然後日夜兼程,披星戴月,沖向六千多裡外雲霄城。

他要去挽救西門夫人,挽救西門烈,挽救黑血騎軍的兩千多名兄弟,不讓他們飛蛾撲火。

他要去挽救自己即將毀掉的名譽,他要去挽救自己即將失去角逐雲霄城的資格。

他要去挽救一切!從無恥的敵人手中挽救,從道貌笆種型煬取

……

這幾日,雲霄城周圍的空氣,彷彿凝聚了一般,彷彿無數的烏雲一層一層的堆積,最後要醞釀毀滅天地的驚天巨雷。

先是許多人發現,消失了許久的黑血騎軍漸漸回來了,陸陸續續地回來了。

然後,就這麼站在雲霄城們的前面廣場上,不說話,到了之後,就下馬,坐在馬兒的邊上,靜靜坐著。

然後,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最後,兩千多名黑血騎軍的兄弟,將雲霄城面前的廣場的一半坐滿。

頓時,雲霄城門前的廣場上,黑壓壓一片。

他們沒有任何言語,臉上只有徹底的決絕,只有赴死的冷酷,只有蘊藏在心中衝天的殺氣和火焰,只有飛蛾撲火一般的決心。

然後,西門烈來了!

然後,西門夫人也來了!

雲霄城內的所有人,頓時感覺到一股窒息!

但是,西門懼沒有任何反應,楊岩也沒有任何反應!

然後,天道盟西北分部的幾千名騎軍浩浩蕩蕩,開赴雲霄城。最後也在雲霄城門前的廣場停下。

他們,全部都是金色的鎧甲,金色的大劍。

天道盟的金色騎軍,在左邊,足足三千人。

黑色的黑血騎軍,在右邊。足足兩千人。

黑色和金色,靜靜不語,卻冷冷地對峙,隨時充滿抽出巨劍,廝殺!

……

雲霄城內的所有人,感覺到一股無比壓抑的氣息,不敢高聲說話,不敢用力走路。彷彿隨時一個動靜,就會徹底點燃這個火藥桶。引起驚天的爆炸。

第五日的最後一天。

秦懷玉出現了,帶著三千秦家騎軍,浩浩蕩蕩,進入了雲霄城內,默默地登上城牆,默默地張開巨弩,對準下面的黑血騎軍。

然後,天道盟的成員。陸陸續續到達雲霄城。

經過西門夫人和西門烈身邊的時候,只是淡淡望了一眼。沒有說話,揚長而去。

每個人,都帶著上百名武士,開進雲霄城。

太陽升起的時候,西門怒帶著近千名騎軍出現在雲霄城外,布陣在黑血騎軍的身後。堵住了他們的去路。

早晨**點的時候,西北秦家另外一支步軍,出現在雲霄城外,封鎖住雲霄山上所有的通道。

頓時,黑血騎軍的兩千名兄弟。被上萬人包圍得水泄不通,沒有任何退路。

一旦開戰,就註定是飛蛾撲火!

*****

正午時分,雲霄城內的最高城堡內,天道盟西北會議,正式召開。

天道盟西北分佈的三十九名成員,全部到位。

會議的結果,將決定陽頂天最後的命運,外面黑血騎軍的最後命運,西門夫人和西門烈的最後命運。

而且他還要從雲霄城的群狼手中,拿到至關重要的殺豬劍法第三階。

……

而此時陽頂天,距離雲霄城五十里!

他渾身儘是塵土,伏在馬上,朝著雲霄城瘋狂衝刺。

不到五日,他騎馬趕了六千多里路。

希望他,不會晚!

*****

「鑒於陽頂天在與楊少白的決鬥審判中,使用了邪魂訣,而且有大量證據顯示,在比武之前陽頂天曾經去過混亂之地,有跡象證明他當時前往的方向是萬血宮。」楊岩大聲道:「所以,我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陽頂天已經淪為邪魔道在天道盟中的叛徒。」

「楊岩,你血口噴人。」西門夫人猛地站起嬌軀道:「你有什麼證據,證明陽頂天擊敗楊少白的時候使用了邪魂訣?」

楊岩冷冷道:「那我請問西門夫人,當時陽頂天的修為足足比楊少白低了一階十一級,卻依舊擊敗了楊少白,千年歷史一來可有一個這樣的例子?沒錯,是有這樣的一個例子,二百多年前李天嘯對戰秦三公子,也是落後了一階十幾級卻擊敗了對手。但最後事實證明,李天嘯是邪魔道的潛伏者,他使用的是邪魂訣。李天嘯如是,陽頂天亦如是。」

西門夫人冷笑道:「難道當日你沒有聽到陽頂天所說?他用的不是邪魂訣,而是釋放了劍魂?」

「荒天下之大謬1楊岩冷聲斷喝道:「天下修鍊出劍魂者有幾人?僅三人而已,東方宗主,西門城主,還有隱宗宗主。現在東方宗主不知所蹤,西門城主已經涅滅,隱宗宗主避世百年。也就是說,天下已經沒有一個人修鍊出劍魂了?陽頂天才幾歲?他什麼修為級別?他用劍魂擊敗了楊少白?西門夫人你這是無視在場所有人的智商嗎?「

這話一說,頓時在場所有人發出冷笑。

「若是陽頂天是使用了劍魂擊敗楊少白,那除非雙日從西邊升起,東邊落下。」楊岩斬釘截鐵道:「所以,陽頂天一定是用邪魂訣擊敗了楊少白!天下間,也只有邪魂訣有如此巨大的威力。所以,陽頂天是邪魔道潛伏者,確認無疑1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