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九十四章:凌舞獻身!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然什麼都一般,但唯獨心高氣傲不一般,否則我早就嫁人了。」 「未來的事情,誰說得清楚?」陽頂天嘆息道。 「陽頂天,我就把實話告訴你吧。」凌舞美眸望著陽頂天大膽道:「我愛你,愛得發狂!我不...

「師傅,我我阿丑雛劍怎麼了?」陽頂天趕緊召喚腦海裡面的東方涅滅。

「孩子,剛剛過去一天,我又感覺不到你的存在,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你有沒有事?」東方涅滅無比關切道。

「沒事,只是殺了一個一星武玄強者。」陽頂天道。

「沒有用電系玄技?」東方涅滅道。

「沒有1陽頂天道。

東方涅滅頓時嘆息一聲,道:「孩子,你真了不起。」

「師傅,我剛才輸入阿丑雛劍,它沒有一點反應,你快幫我看看它有沒有出事,昨日秦懷懼最後驚天一擊的時候,它幫我分擔了大部分傷害,可千萬不要有事。」陽頂天焦急道。

「哈哈,應該不會有事的。」東方涅滅道:「以阿丑的資質,區區武玄級強者的能量,還撐不了它。我馬上幫你看看……」

然後,東方涅滅的神識鑽入阿丑雛劍之內,細細查探。

足足幾分鐘后,東方涅滅笑道:「放心,阿丑沒有事情,它只是在睡覺容易。」

「睡覺?」陽頂天驚訝道。

「沒錯,睡覺,就和所有的嬰兒一樣,吃飽了睡覺,這樣才能長身體。」東方涅滅道:「它的食量大,以前都沒有吃飽,所以一直清醒著。這次終於吃飽了,可以好好睡一覺了。這一覺醒來后,它就會長大一點了。雛劍就能成長,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小天,你修鍊出劍魂的速度,會驚爆所有人的,肯定會是千年一來從未有過的速度。而且。你的劍魂最後也會強大到讓人無法想象。」

「一定會的。」陽頂天振奮道,在師傅面前,他一直表現得像一個孩子。

「對了,師傅。」陽頂天道:「為何別人的雛劍都沒有神識,而我的雛劍竟然會有神識?」

「何止別人的雛劍沒有神識,別人的魂劍就算鍛造完成後。也足足需要幾年後,才能擁有自己的神識。」東方涅滅道:「你的雛劍一開始就有神識,我想這和萬年血烏金有所關係。因為普通的血烏金都是百年,最多千年,還沒有來得及長出靈氣。而萬年的血烏金,已經有了自己的靈魂,儘管這個靈魂非常微弱,而且非常單純。但是已經接近是一個活物了。所以,用萬年血烏金鍛造出來的雛劍。才會有了神識。之所以這股神識和你親近,那是因為最後你的血液潑灑在了劍上,深深深入了雛劍的每一寸每一毫。可以說,如果雛劍有血液的話,那它身上流著便是你的血,所以和你血脈相通,天生就是一道無法割裂的親密關係。」

「我懂了1陽頂天道,然後望著懷中的阿丑雛劍。頓時覺得更加可愛,憨頭憨腦的樣子。

放心下來后。陽頂天便繼續抱著阿丑吞玄吐納,儘管夜間的戰鬥玄氣雜質更多,但時間緊迫,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明日一早就要上路前往雲霄城,為了一路上的平安。他必須讓自己保持最好的狀態。

……

三個小時的吞玄吐納之後,陽頂天將氣海和玄脈完全注滿,再加上空間指環裡面的幾個高級聚玄丹,路上就算遇到什麼突發的狀況也足夠用了。

此時,距離天亮還有四個小時。抓緊最後的時刻睡一覺。

然後,陽頂天躺在床上,和衣而睡,抱著阿丑雛劍入眠。

他剛剛睡著幾分鐘后,又忽然猛地驚醒。

因為,他聽到了一陣腳步聲,頓時全身的汗毛猛地豎起,抓緊手中的阿丑雛劍,隨時準備戰鬥。

但是很快,他又放鬆下來了。因為這個腳步很熟悉,一同熟悉的還有一道迷人的女人香。

是凌舞,她偷偷摸摸地進了陽頂天的房間。

對待這個火辣大膽,深情可愛的女人,陽頂天實在有些無法招架,為了避免尷尬,他趕緊裝著閉目睡覺,希望這個女人不要做什麼傻事,只是來看看就走。

但是,他的希望很快落空了。

因為,這個女人爬上了陽頂天的床。

然後,陽頂天感覺到一具火熱光溜溜的胴體鑽入自己的懷中。

頓時,陽頂天的心臟幾乎要跳出來,一時間不知道是不是該繼續裝著睡覺。

「傻瓜,睡覺還要抱著劍,抱著女人睡不好嗎?」。凌舞嬌聲道。

然後,將陽頂天的阿丑雛劍拿開,放在邊上。

緊接著,她竟然伸手去脫陽頂天的衣衫,雙手火熱滑嫩。

陽頂天此時再也無法裝睡了,頓時睜開雙眼。

「冤家,你不再裝睡了嗎?你心跳得比敲鼓還要快呀。」凌舞道。

陽頂天張嘴便要說話。

不料卻被凌舞香噴噴的小手捂住,然後凌舞渾身赤裸的嬌軀騎在陽頂天腰上,服下嬌軀道:「別說話,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我都聽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然後,她吐出火熱柔軟的小香舌,輕輕舔舐陽頂天的臉龐道:「放心,我只是讓你白睡,不讓你負責。」

「這也不行,我不能對不起我的妻子,更不能對不起你。」陽頂天道。

「放心,你妻子不會介意的,你那麼愛她,我那麼愛你,就算她知道了也不會生氣的。」凌舞顫聲道:「至於對不起我,今天晚上你不睡我,才是對不起我。」

陽頂天正要說話,不料卻被凌舞火熱香噴噴的小嘴堵上,然後一條小香舌鑽進他的嘴裡,掃蕩陽頂天嘴裡的一切。

頓時,陽頂天也不由得有些意亂情迷,尤其凌舞火辣赤裸的胴體磨蹭著他的身體,小手一直往下往下,伸進了他的褲子裡面。

「不行1陽頂天意志一堅,用力推開了凌舞赤裸的胴體。

凌舞一呆,然後哭泣出聲道:「我就那麼讓你看不上眼?脫光了白送到你的船上,你都不要?」

「凌舞,我的感情債已經夠多了,實在無法再虧欠了。」陽頂天道。

「我只讓你睡,又不讓你還。」凌舞顫聲道:「再說,我真的對你一點吸引力都沒有嗎?我不信,不然你下面脹得那麼大,那麼硬做什麼?彷彿要吃人一樣。」

頓時,陽頂天一陣尷尬,他是男人,面對如此火辣的尤物,他當然心動。尤其這個女人對自己如此深情,可正式因為如此,陽頂天才要為她負責,如果是尋常女子,說不定還真的就逢場作戲了。

「我很心動,面對你這樣大美人,天下男人誰不會心動。」陽頂天喘息一聲道:「但也正是如此,我要為你負責。你我這一輩子註定沒有結果,你還要嫁給其他人,我希望你把完整的自己交給你未來的丈夫,否則你會受傷的,這個世界對女人還沒有那麼包容。」

「傻瓜……」凌舞嬌聲道:「你以為我還能嫁給其他人嗎?你以為我心中還能裝下其他人嗎?我凌舞雖然什麼都一般,但唯獨心高氣傲不一般,否則我早就嫁人了。」

「未來的事情,誰說得清楚?」陽頂天嘆息道。

「陽頂天,我就把實話告訴你吧。」凌舞美眸望著陽頂天大膽道:「我愛你,愛得發狂!我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但是我現在覺得我不會再愛上其他男人了。你註定要遠離,而我註定要一生留在這裡,開始是陪伴在父親身邊,以後是陪在島上所有人身邊,我是島上唯一武功稍稍高強的人。所以我們兩人應該是不會有結果,但是我以後真的不想找其他男人了。所以我晚上下定決心,一定要過來和你睡,一直睡到天亮,能睡幾次睡幾次,因為和幾天是我最容易懷孕的時候。」

接著,凌舞充滿了憧憬道:「最好以後生個兒子,放心我肯定不會帶著他去找你。我就培養他,以後讓他集成烈火島。他的爹爹那麼出色,所以他肯定也很出色。」

「陽頂天,海上的女人這種情況很多的。」凌舞道:「很多女人不願意結婚,願意過無憂無慮的生活。所以就去找最出色的男人交配,找他們接種,剩下孩子自己養大。今天晚上,我就是找你借種的,你該不會如此吝嗇吧,連一點種子都不捨得給我。」

「我愛你,愛得發狂,所以我要你把種子給我。」凌舞猛地抓住陽頂天的長矛,火辣辣道:「今天晚上,你是給也得給,不給也得給。你不睡,我自己睡1

*******

說罷,凌舞猛地抓住陽頂天最敏感脆弱的子孫袋,微微一陣用力道一捏。

「疼,疼,疼……」陽頂天一陣哆嗦,完全不敢置信地望著凌舞,這個萬中無一的絕色大美人竟然如此豪放潑辣,如此狂野。

凌舞心疼地稍稍鬆手,但依舊緊緊抓住陽頂天最脆弱的地方,美眸挑釁地望著他,另外一隻手扒下陽頂天的褲子,然後一手抓住長矛,一手分開自己的美臀,便要猛地坐下。

她真的說做就做,實在是辣到了極點的女人。

「慢著……」陽頂天忽然道。

凌舞一呆,嬌軀一顫,淚水洶湧而出,大哭道:「陽頂天,我都已經自己輕賤到這個地步了,你還想怎麼樣?要我死在你的面前嗎?」。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