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九十一章:海盜覆滅!怕水秦懷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遠遠的十裡外,海盜只剩下一艘船,那就是秦懷懼的 / 剛才一艘艘船在海上毀滅的時候,他無數的手下粉身碎骨的時候。他真的彷彿是被雷劈過一般,一開始還感覺到心在滴血。但是後面就徹底痛到了麻木!

頓時之間,他們望向陽頂天的目光充滿了敬畏,完全驚若天人一般。

……

當然,陽頂天造的是火藥。

木炭到處都是,硝石的話,在這個世界叫白火石,比地球上的硝石威力更大。

而硫磺的話,在這個世界完全可以用烈磺晶石代替,比硫磺強烈得多。

所以這樣造出來的炸藥,比起地球上的黑火藥威力足足強了好幾倍。

每個絲綢包裡面,足足十幾二十斤火藥,當然威力無比驚人。

為了避免自傷,所以陽頂天將烈火島的船隊分得很快,不然萬一有一包火藥在船隊爆炸的話,那後果就太嚴重了。

當然,為了保密起見。陽頂天讓凌舞親自準備了幾十樣東西,但其三種。最後火藥的配製工作,全部是有陽頂天一個人完成。最後將火藥包在絲綢和油紙黑血騎軍的兄弟幫忙完成。

……

秦懷懼在後面見到這一切,頓時完全驚呆了,他怎麼都想不到會是這個結局。

僅僅是十幾個大布包,竟然就讓他損失了二十多艘船,還有幾百個海盜。

而且,此時其他的海盜已經完全嚇得面如土色了,甚至有人跪在船上拚命跪拜,因為他們以為剛才的一切是雷神在作祟。

「難道就這麼退了嗎?」秦懷懼心,我絕不甘心。我從一個人見人欺的私生子,到現在的一方霸主,我絕對不能認輸。」

然後,他猛地大吼道:「衝過去,衝過去。只有兩里的距離,衝過去他們就死定了。那種天雷,他們就只有這十幾個,已經用完了。」

隨著他一聲零下,那些不怕死的小海盜頭領頓時拚命地駕船,朝著烈火騎軍的船隊衝過去。

所有的海盜船。全部都沖了過來。

這秦懷懼,有著可怕的賭性!

陽頂天冷冷一笑道:「正怕你不衝過來呢。」

「放……」

陽頂天一聲令下。

頓時,幾十個絲綢炸藥包又被投石機猛地扔了出去。

「轟轟轟……」

又是驚天動地的爆炸。

無數的海盜粉身碎骨,十幾艘船,猛地撕裂。

「放……」

「放……」

「放……」

隨著陽頂天一聲聲令下,炸藥包一波又一波地被投擲出來。

無數的驚天爆炸。

無數的火光迸發。

上百艘海盜船,幾乎全部毀滅在衝過來的短短兩三里路上。

僅僅只有三四艘船沖入烈火島的船隊只是偶然,船上的海盜門早就嚇得渾身破碎。屎尿齊出,還沒有等到完全靠近,一百多名黑血騎軍兄弟急不可耐地撲了上去,對船上的海盜大開殺戒。

短短半個小時后。

所有的海盜,全軍覆沒。

遠遠的十裡外,海盜只剩下一艘船,那就是秦懷懼的 /

剛才一艘艘船在海上毀滅的時候,他無數的手下粉身碎骨的時候。他真的彷彿是被雷劈過一般,一開始還感覺到心在滴血。但是後面就徹底痛到了麻木!

這是屬於他的基業,在西北秦城,他真的什麼都不是,連秦懷玉的奴僕都可以不拿正眼看他,在那裡他真的是生活得如同狗一般。

後來,秦懷玉提出假冒黑血騎軍敗壞陽頂天聲譽的時候。整個西北秦城沒有一個人願意接這個任務,因為這徹底是一個臟活,而且是永遠不能翻身的臟活,如同尿壺一般隨時可能被犧牲的臟活。

可是他秦懷懼接了過來,然後從西北秦城接手了一批被遷怒者。失意者,組建了一支幾百人的隊伍。通過半年多的發現,越來越壯大,發展到了幾千人。

在這裡,他感覺到重新做人的滋味,然後上升到了如同做皇帝一般的滋味。

他就是周圍千海域的皇帝,想殺誰殺誰,所有的女人,他想睡誰,就能睡誰。

這半年來,他真的不知道殺了多少人,也不知道睡了多少女人。

對於陽頂天,他妒忌欲狂,因為他只是一個閑雜人等,卻可以成為東方涅滅的徒弟,可以成為西門無涯的女婿,最最重要的是,他竟然擁有了西門焰焰。

他是見過西門焰焰的,完全驚為天人,但是他做夢都不敢想象得到西門焰焰。他是睡過無數的女人,但是加起來都比不上西門焰焰一根手指頭。

可是,陽頂天卻能完整地擁有,憑什麼?所以,當假冒成陽頂天作惡的時候,他內心有著尤其的快感。

當然,對於陽頂天他內心也有一點感激,因為陽頂天將秦少白打成了廢物。他對陽頂天還只是妒忌,但是對秦少白那完全是入骨的仇恨。在西北秦城,秦少白是僅次於秦懷玉的寵兒。平常秦懷玉遇到秦懷懼的時候,還有最基本的客氣,而少白見到他,則完全視為豬狗一般。

******

但是現在,他對面前摧毀他一切的那個人,充滿了無盡的恨意,遠遠超過秦少白的恨意。

他不知道那個人是誰,但是他知道肯定不是烈火島的人,如果烈火島有這樣的人才,早就不會如此破敗衰零了。

無盡的仇恨吞噬著他的內心,無盡的火焰瘋狂燃燒。

「是誰,是誰毀掉我秦懷懼的基業,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他猛地嘶聲大吼,極度瘋狂憤怒之下,甚至連陽頂天都忘記了冒充。

然後,他瘋狂地下令,大船朝烈火島的船隊衝過去。

開始,早就已經嚇破膽的水手哪裡敢衝過去,那不是自尋死路嗎?

秦懷懼頓時暴怒,提劍在自己的船上大開殺戒。

頓時間,幾十上百人全部慘死他的劍下,剩下的人紛紛跳海逃命。

頓時。諾大的船上就只剩下他秦懷懼一個人,整艘船都在海上打轉。

秦懷懼有一個特點,他怕水。

沒錯,儘管他是武玄級強者了,但依舊怕水。因為在他五歲的時候,他的母親第一次帶著他去見親生父親。也就是西北秦城的主君。

沒有得到任何愛撫,秦城主君直接抓住他丟進水池為他的母親是一個妓女。

當然,他最後沒有死,被秦城主君的原配妻子救了出來。但是,在水一般的痛苦,還有眼睜睜看著母親被從樓上扔下來活活摔死,從此以後他怕水,哪怕浴桶也不敢進去。

他如此怕水。可他仍舊接了這個假冒陽頂天成為海盜首領的任務。

只不過,他所有的時間都呆在基地裡面,從來親自出海。

今日和烈火島大決戰,而且以為是完全一邊倒的屠殺,他興緻大起,才會跟著出海,卻沒有想到遇到了這等的結局。

此時,大船被他殺得只剩他自己一個人。一個人可開不了船。

頓時,他自己一個人被困在船上打轉。只能拚命地嘶吼。

陽頂天見之,冷冷一笑道:「圍上去1

頓時,幾十艘船朝著秦懷懼的座艦沖了上去,呈半圓形包圍。

「放……」

陽頂天猛地一聲令下。

頓時,所有船上的投石器全部響動,將幾十個炸藥包雨點一般投過去。

瞬間。那艘打轉的大船,徹底被幾十個炸藥包包圍。

「轟……」

「轟……」

「轟……」

一連串驚天動地的爆炸,海面上無窮無盡的火焰。

那艘大船,頓時彷彿玩具一般,猛地被撕碎。無數的碎片,亂飛衝天!

「放……」

「放……」

「放……」

儘管,那艘大船已經完全被烈焰吞噬,已經徹底粉身碎骨,但是陽頂天還是下令一直投擲炸藥包。

因為剛才還有很多炸藥包沒有用完,這種大殺傷性武器,不能留下來。

所以,投石機不知疲倦地投擲。那艘大船周圍的海面,始終烈火熊熊,驚天動地。

足足炸了十幾分鐘后。

陽頂天才下令停止,留下十幾個炸藥包,由他親自看管,等到攻黑血島的時候,萬一要用。

而此時那一片海面上,已經看不到大船的任何身影了,海面上飄滿了木頭碎片,已經徹底一片狼藉。

至於秦懷懼,已經完全不見了身影!

*****

「萬歲……」

頓時,所有人瘋狂歡呼!

他們贏了,之前他們甚至沒有想過會贏,但是沒有想到不但贏了,而且還贏得這麼輕而易舉,幾乎沒有半點傷亡。

「砰……」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前面的一艘船,猛地炸裂。

是整艘船都兇猛炸裂,船上的壯士,直飛衝天,鮮血狂飆。

然後,一道渾身鮮血的身影猛地從水手持一把利劍,閃電一般衝進船隊戮。

是秦懷懼,在炸藥爆炸的時候,他終於克服了對海水的恐懼,猛地跳下大海,鑽入海底,躲避烈焰的傷害。

在跳進海里的一瞬間,他以為他自己要死了,因為就算在浴桶到完全要窒息了。但是沒有想到跳進海里的一瞬間,他對水的恐懼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無邊無盡,衝天的火焰。

然後在水底,他朝烈火船隊猛地衝殺過去。

他要憑著自己一個人,將所有的敵人殺得乾乾淨淨,然後要憑著一個人,東山再起,打下更大的基業。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