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八十九章:救美之父!傾心…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說什麼話。」凌重哈哈笑道:「生死由天,先生能儘力救我,我已經無比感激了。」 「是礙…」凌舞朝陽頂天一笑道:「燕大哥明知道希望渺茫,卻依舊願意嘗試,還耗掉了無比珍貴的藥物,凌舞真的已經無比的感...

「真的?」凌舞美眸爆出無比驚喜的光芒道:「只要你能救我爹爹,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接著,她又不好意思道:「不過我也沒有什麼能給你的了,我都把自己送上門了,你還看不上。」

「只要你不再勾引我犯錯誤,不再考驗我的意志力,我就非常感激了。」陽頂天道。

確實如此,一個火辣辣的大美人幾乎渾身地投懷送抱,而陽頂天已經不知道多久都沒有碰過女人了,其中的誘惑可想而知。

「那好,我立刻走。」凌舞鬆開了陽頂天道:「明天,你一定要救我爹爹埃」

然後,她蝴蝶一般跑了出去,彎腰從地上撿起自己的衣衫。

陽頂天尷尬地發現,她的絲綢內褲襠處部位已經被莫名的液體打濕了,所以美妙的下身清晰可見,比完全還要動人。而且彎腰時候,挺巧的美臀高高崛起,雙腿之間的粉紅誘惑透過透明濕透的內褲更加清晰可見。

這種情景對男人來說,簡直是誘惑的核彈。

陽頂天的某個部位頓時猛地一跳,渾身猛地火熱,然後立刻移開目光不敢再看。

「燕南天,你口是心非,明明想要我的。」凌舞發現了陽頂天的窘態,然後她美眸一盪,直接彎腰將自己濕轆的內褲脫下,然後猛地朝陽頂天的旗杆上扔來,頓時掛在上面。

接著,她不穿內褲地船上裙子,蝴蝶一般跑了出去。

望著掛在下身無比香艷的絲綢小內褲,還帶著一股奇異的香味,陽頂天扇了自己一個耳光道:「真夠丟人的。」

次日一早,天還沒有亮。凌舞就跑到陽頂天的房間,將他從被窩上拉起。

「快,快去治我爹。」

陽頂天睡眼朦朧地起來,然後在她的服侍下進行洗漱穿衣。

來到大廳的時候,頓時見到凌重已經衣衫整齊坐在那裡了,不由得微微一愕道:「凌老伯。你好早埃」

是好早啊,換算成地球時間,現在還不到凌晨五點。

凌重不好意思笑笑。

陽頂天發現此時他雙眼通紅,神情亢奮,緊張無比。

再看凌舞,同樣是如此。

借著,陽頂天道:「你們,該不會一夜都沒睡吧。」

頓時,凌重的笑容更加不好意思。道:「我本來不讓舞兒那麼早就去吵醒先生的,可是,她實在忍不祝」

這對父女竟然真的沒睡,坐了一夜等陽頂天起來給凌重醫治,陽頂天頓時感覺到肩上的擔子很重。

凌重嘆息一聲道:「真是讓先生見笑了,倒不是老夫想要苟活,實在是捨不得小女。實在是不忍心將這千斤重擔交給她承受。不看到她嫁人生子,我真的是死也不會瞑目。」

說罷。凌重頓時老淚縱橫,泣不成聲。

「我能理解。」陽東是。我只能說我會儘力,究竟能不能成功,我實在沒有把握。」

陽頂天真的是沒有把握埃

他想用來救治凌重的東西,當然是從五行殿秘境裡面偷出來的聖水。他原本是偷來給焰焰用的,但是見到凌重如此,實在不忍心見死不救。但是他確實不敢保證這聖水離開秘境會還有效。萬一真的無效,那真的是讓凌重父女從天堂跌落地獄。

「只要先生儘力,凌某就感激不荊」凌重道:「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值得我們無限的歡喜。」

凌舞美眸通紅道:「先生開始醫治吧,不管成不成。你都是我們凌家最大的恩人。」

「好。」陽頂天道:「請凌小姐去準備一桶清水,裡面什麼都不要放。」

「是,我立刻去。」凌舞聽完后,直接飛地跑了出去。

然後沒有過多久,她就抱著一個大木桶進來,裡面裝滿了清水,足足幾百斤重的東西,她一個人就抱進來了。

「給我一隻碗。」陽頂天道。

「什麼碗?玉的,金的,還是晶石的?」凌舞道。

「普通的就可以。」陽頂天道。

「好,我立刻去拿。」凌舞說完后,又飛地跑了出去。

很快,她抱著一堆碗進來了,什麼樣子的碗都有。

陽頂天頓時一陣苦笑,然後隨便拿起一隻碗,然後裝著從懷中掏出一顆丹藥放進碗里。

當然,這只是普通的聖靈丹而已,只是用來掩人耳目的。

但此時凌重父女眼睛緊緊盯著陽頂天的動作,那緊張的情形,彷彿要窒息過一般。

陽頂天將碗放在袖子裡面,然後從空間指環內舀出小半碗聖水。他大概只偷出來一臉盆而已,所以只能給他小半碗,剩下的都要留給焰焰。

那丹藥很快就在聖水中化開。

然後,陽頂天遞給凌重道:「凌老伯,這藥水你喝一般,泡一半。」

凌舞頓時微微一訝道:「就,就這麼簡單。」

她本來以為會非常複雜,非常玄妙的,沒有想到竟然就這麼簡單。

「嗯,就這麼簡單。」陽頂天笑道。

凌重雙手顫抖地接過這隻碗,呼吸變得無比急促,嘴唇也顫抖著,用盡最大的力氣,才讓自己的雙手抖得不那麼厲害,唯恐將這無比珍貴的藥水灑掉了一點。

然後,又用掉最後的力氣,張開嘴將這藥水一點一點喝下。

無比仔細小心地喝掉一半,然後將這隻碗遞給陽頂天。

陽頂天將剩下的藥水直接倒在清水中,道:「凌老伯進去泡一會兒,有沒有效,等一刻鐘應該就會看到結果,有效就有效,如果無效的話,燕某也無能為力的。」

「好,好……」凌重顫抖道。

然後陽頂天上前,抱起凌重,放進有藥水的清水之中。

他真的好瘦,完全是瘦骨嶙峋的,一百八十公分的身子卻幾乎只有十斤重,幾乎完全是皮包骨頭了,可見當時受傷得有多麼嚴重,這一切都是那個假冒陽頂天的罪過。

泡進藥水后,凌舞頓時變得無比緊張,連呼吸都變得不正常,美眸緊緊盯著自己的父親,還沒有過半分鐘就趕緊問道:「爹爹,你覺得如何?」

「傻丫頭,哪有那麼快。」凌重顫聲道。

三分鐘后。

凌舞又問道:「爹爹,你覺得如何?」

「傻丫頭,哪有那麼快。」凌重回答道。

八分鐘……

十分鐘……

十五分鐘……

凌舞的表情越來越恐懼,小臉越來越慘白。

凌重的笑容越來越苦澀。

陽頂天的心越來越涼。

難道,聖水離開了秘境后,就真的沒有用了嗎?

半個小時后,凌舞幾乎要放棄希望了,幾乎泣聲問道:「爹爹,你覺得如何?」

凌重此時已經完全看開了,淡淡一笑道:「傻丫頭……」

頓時,凌舞哭出聲來。

陽頂天也心中難過,深深拜下道:「凌老伯,凌姑娘,對不起。」

「說什麼話。」凌重哈哈笑道:「生死由天,先生能儘力救我,我已經無比感激了。」

「是礙…」凌舞朝陽頂天一笑道:「燕大哥明知道希望渺茫,卻依舊願意嘗試,還耗掉了無比珍貴的藥物,凌舞真的已經無比的感激了。就如同爹爹所說,這一切都是命1

「礙…」就在這時,凌重忽然一聲驚呼道:「好熱,好燙……」

然後,在凌舞和陽頂天無比驚喜的目光中,一道紅光迅速蔓延到凌重的全身。

緊接著,在陽頂天和凌舞更加驚詫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凌重竟然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變得年輕,老朽的肌肉變得紅潤光澤,無限的生機和力量,迅速地在他的體內恢復。

這聖水,竟然如此神奇?

「哇……」無比驚喜下的凌舞,竟然直接哭了出來。

然後,她猛地轉身朝陽頂天撲來,緊緊抱住陽頂天,完全不顧凌重在場,小嘴狠狠地吻在陽頂天的嘴上。

「謝謝你,謝謝你,燕大哥……」

這聖水果然無比的神奇,短短几個小時后,凌重的傷勢竟然完全痊癒,本來老朽不堪的他竟然彷彿年輕了二三十歲,變得只有四十多歲的樣子,完全恢復了之前英武不凡的模樣。不但如此,他的玄氣和武功竟然也在快速地恢復。

這個效果,完全比自己預想中的還要好。

當日,凌重可是渾身筋脈盡斷的,如此致命的傷勢,竟然只需要半碗聖水就完全痊癒了。

那是不是意味著,焰焰也可以痊癒呢?

痊癒后的凌重,第一句話就是:「舞兒,一定不要將今日的事情說出去,否則會給燕先生帶去無窮無盡的麻煩。」

凌重痊癒后,陽頂天就開始加緊布置兩三日內對黑血島的剿滅。

凌重痊癒后的下午,黑血騎軍的兄弟們竟然就陸陸續續到來了,因為分佈得比較廣,所以沒能一下子到齊。

黑血騎軍的兄弟到來之後,凌重和凌舞頓時士氣高漲。

因為黑血騎軍明顯帶著強烈的軍人氣息,完全是強大的幫手。這下一來,他們對兩日內拿下黑血島多了一分信心。

晚上,陽頂天,凌舞,凌重,還有幾個黑血騎軍的軍官,開始進行作戰部署。

牆壁上畫的,就是黑血島的示意圖,這是凌重花費很大代價才得到的。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