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八十七章:雲霄城下落!誰冒充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島修鍊,所以夫人特派遣我們前來找尋,讓無名少主前往雲霄城主持公道?」 陽頂天心中一跳,道:「什麼公道?」 那黑血騎軍兄弟臉上露出一股憤怒道:「西門懼楊岩等賊,污衊我陽頂天少主是邪魔道的...

「剛才王倫一劍刺在你的胸口上,完全刺不破你的皮膚,我也沒有見到你穿什麼玄鐵纏絲寶衣之類的。」那個女海盜淡淡道:「在雲霄城你和唐厲一戰,和秦少白一戰,都是刀槍不入。所以有人說你穿的是傳說中的深海玄衣。天下間深海玄衣或許只有一件,所以你不是陽頂天你又是誰?」

陽頂天頓時深深吸了一口氣,這果然是一個破綻。

「你究竟是誰?為何對陽頂天之事知道得如此清楚?」陽頂天冷冷道。

那女孩咯咯一聲嬌笑,抬起頭,道:「你好好看看清楚,我這張臉難道不眼熟嗎?」

是很眼熟,但確實不大記得起來。

「你和西門寧寧,經過秦家領地,深淵邊鎮的時候……」那個風騷女海盜提醒道。

「你是秦紅棉?」陽頂天忽然道。

「你終於想起來了,你只是見過西門寧寧假扮的我,沒有真正見過我,所以想不起來。」那個女海盜道。

陽頂天疑惑道:「你堂堂秦家邊系,紅石堡的大小姐,怎麼會淪落來假扮海盜了。」

「還不是因為你造的罪孽。」秦紅棉冷笑道:「秦少白完全毀在你的手裡,所以秦家那個暴君就遷怒了無數人,我就是其中之一。不過我已經算好的了,秦少白的母親楊師師已經被趕出去賣唱了,就差沒有逼她去做妓女了。」

陽頂天心中不由得一驚,這秦家主君,竟然如此狠辣無情,對自己的妻子竟也如此狠心。

「既然都開口了,那索性說完了吧。」陽頂天道:「你們為什麼要假扮黑血騎軍為非作歹,黑血城堡怎麼了?」

「你還不知道?」秦紅棉瞟了陽頂天一眼道:「西門烈的黑血騎軍早就丟掉黑血城堡。他們在西北大陸流浪已經半年多了。否則間隔幾千里,我們假冒黑血騎軍作惡,鬼會相信?」

「什麼?」陽頂天猛地一驚道;「我和秦少白大戰之後,黑血城堡不是沒有丟掉嗎?」

「當時是沒有丟掉,但是秦城的兵馬源源不斷地到來,將黑血城堡圍得水泄不通。雙方廝殺僵持了半個月。而且西門夫人身上的蠱毒發作,西門懼前去黑血城堡和西門烈談判,他們願意交出西門夫人蠱毒的解藥,作為交歡條件,西門烈要帶領黑血騎軍無條件退出黑血城堡。」秦紅棉道:「為了救西門夫人的性命,而且黑血城堡內也確實陷入了絕境,所以西門烈答應了。從那日起,他們就退出了黑血城堡,在西北大陸到處流浪。半年來一直都居無定所,不知道被多少勢力驅逐了……」

「礙…」還沒有聽完,陽頂天猛地一陣怒吼,狠狠將邊上的桌子砸得粉碎。

一想到,西門夫人,西門烈帶領著黑血騎軍顛簸流離,陽頂天頓時心如刀絞。

秦紅棉咯咯笑道:「陽頂天,黑血城堡丟了。現在你們連最後一片落腳之地都沒有了。」

陽頂天很快平靜下來,冷笑道:「無所謂。等我奪回雲霄城,黑血城堡就更加不在話下了。」

「奪回雲霄城,還有不到八個月時間,你是在做夢嗎?你知道西門懼有多厲害嗎?」秦紅棉冷笑道。

陽頂天沒有理會她的話,直接問道:「西門夫人身中蠱毒,這是怎麼回事。什麼時候的事情?」

「還不是秦少白那個畜生,對西門夫人垂涎三尺,剛到雲霄城不久,就神不知鬼不覺在她身上下了蠱毒。原本是計劃殺掉你之後,西門夫人蠱毒發作。然後他趁機霸佔她的身體,打算玩母女雙收的。」秦紅棉冷笑道:「但誰又想到,他的美夢還沒有實現,就被你打成了廢物。」

對於已經完蛋的敵人,陽頂天沒有興趣,他直截了當問道:「黑血島上,那個假扮我的海盜首領究竟是誰?」

「秦家的私生子,秦懷懼1秦紅棉道:「一個可悲而又無恥的人。」

「他修為怎樣?」陽頂天問道。

「一星武玄,你不是他對手的。」秦紅棉冷冷笑道:「他已經冒充你殺了幾百上千人,淫辱了幾百個良家婦女了,你現在已經臭名昭彰了。」

一星武玄級強者,比陽頂天高出六級,更重要是跨階而戰,陽頂天還不能使用電系玄技。儘管有些困難,但陽頂天還是充滿了戰勝他的信心。

而且,這個畜生一定要除,否則他還不知道要冒充自己禍害多少人。

「我是不是他的對手,你說了不算。等殺了他,就讓你去地下和他做伴。」陽頂天冷冷道,然後猛地一掌劈下,直接將她劈暈在地。

此時,外面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凌舞道:「燕大哥,我們在海盜的船上發現了幾個俘虜,他們說自己是雲霄城黑血城堡的,還說這群海盜是在冒充他們黑血城堡作惡。」

陽頂天頓時一震,然後道:「把他們帶進來。」

深深地吸一口氣,如果真的是黑血城堡的人,那是不是意味著西門夫人,還有西門烈大哥就在附近?

而且就算是黑血騎軍的普通士兵,陽頂天也忍不住在內心將他們視為兄弟。

……

很快,四個黑血騎軍的兄弟就被帶過來了,然後不等陽頂天吩咐,凌舞就退出艙房,將門關上。

這四個黑血騎軍的兄弟每人身上都帶著傷,很顯然在那群海盜手中飽受了折磨。

他們應該就是黑血騎軍的兄弟,對然陽頂天不能記住他們的面孔,但是黑血騎軍都有一個特殊的旗幟,那就是像軍人,而不像是武者。

壓抑下想要擁抱他們的衝動,陽頂天道:「你們總共有幾個人?來這片海域做什麼?」

幾個黑血騎軍的兄弟上前行了一禮道:「黑血騎軍,謝過這位大俠的救命之恩。我們一共有二十幾名弟兄,這次來有兩個任務,一個是聽聞有海盜假冒我們黑血騎軍四處作惡,西門統領派我們前來打探。其二是傳聞隱宗弟子無名少主曾經來過西臨島修鍊,所以夫人特派遣我們前來找尋,讓無名少主前往雲霄城主持公道?」

陽頂天心中一跳,道:「什麼公道?」

那黑血騎軍兄弟臉上露出一股憤怒道:「西門懼楊岩等賊,污衊我陽頂天少主是邪魔道的潛伏者,說他用邪魂訣擊敗了秦少白。所以在天道盟中召開大會,準備取消陽頂天少主明天的城主大決武資格,並且要號令天道盟,全世界通緝追殺陽頂天少主。」

頓時,陽頂天心中猛地暴怒。

這群畜生,還真的想要趕盡殺絕啊,看來這一趟雲霄城是非去不可了。

「燕大俠,聽說您的船從西臨島的方向來,可曾見過,或者聽說過無名少主的蹤跡?」黑血騎軍兄弟道。

「我聽說無名已經很早就離開西臨島了。」陽頂天道:「不過假如他是真的隱宗傳人,那麼他肯定會為你們主持公道的。」

接著,陽頂天本能地想問西門夫人可好,西門烈可好?差點就要問出口,但是很快收住了,因為燕南天根本就不認識她們,怎麼可能會出口問候。

「多謝燕大俠吉言。」黑血騎軍兄弟道:「我等還有重要事情要做,請問燕大俠能否撥一艘小船給我們,我們還有十幾位兄弟被抓,關押在黑血島危在旦夕,我們要用最快的速度趕往西北大陸,召集附近的所有兄弟,前往黑血島,解救眾多兄弟。」

「你們在這附近,總共有多少名兄弟?」陽頂天問道。

「總共一百多名。」黑血騎軍兄弟道:「一撥在海上,總共三十名。還有一撥在陸地上,有一百名左右。」

「那正好。」陽頂天道:「我也正要準備去黑血島剷除那個假冒陽頂天的惡賊,你們先跟我到烈火島,然後給你一艘快船,你去大陸用最快的速度,將所有的兄弟召集來。最多兩三天,我們就殺入黑血島,將那群畜生殺得乾乾淨淨,把你的那些兄弟解救出來。」

「那實在太感激了。」那個黑血騎軍兄弟激動道:「燕大俠真是俠肝義膽,可惜我們統領大人不在,陽頂天少主也不在,否則你們肯定會成為好朋友。」

此時,陽頂天再也忍不住道:「有一句話,我不知道該不該問?」

「您請說。」黑血騎軍的兄弟道。

「因為陽頂天,你們四處流浪,顛簸流離,後悔嗎?」陽頂天問道。

「不後悔,怎麼可能會後悔?」那位黑血騎軍的眼中頓時露出信仰一般的光芒,熾熱道:「我們陽頂天少主是世界第一天才,我們現在正處於涅槃前的黑暗,明天,陽頂天少主就會帶領我們殺回雲霄城,奪回我們自己的東西。」

這話一出,陽頂天頓時眼圈一熱,心潮澎湃。

眼前的這些兄弟自己雖然都沒有見過,但是他們無比地堅信自己,為了自己拋頭顱灑熱血。

陽頂天背過身去,不讓他們看到自己激動的神情,道:「那你們先去休息一陣,等到了烈火島,你們就立刻出發前往大陸。」

「多謝燕大俠。」

頓時,四名黑血騎軍兄弟離開。未完待續。。R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