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八十四章:假冒陽頂天!出手…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瞬息之間,十幾人慘死在他的劍下,全部死無全屍。這瘦削青年的劍法,狠毒詭異,快如鬼魅。 而那海盜頭子的鬼頭刀,也狠狠站在凌舞的劍上。 「當……」一陣猛地的撞擊。 凌舞小嘴猛地吐出...

頓時陽頂天在邊上嚇了一跳,關我什麼事?眼前這些海盜,又關他陽頂天什麼事情?

「吹號,準備戰鬥。」凌舞道。

然後,她猛地抽出彎刀道:「燕南天,我看你有些武功,是留下來幫忙,還是在艙房裡面呆著,我都隨便你。」

陽頂天道:「我留下來戰鬥,不過我去取一下我的武器。」

然後,陽頂天先裝著走下艙房,從空間指環內取下阿丑重劍,重新回到凌舞的身邊。

凌舞見到陽頂天手,不由得微微一愕道:「這就是你的武器,這鐵棍不像鐵棍,鐵尺不像鐵尺的,好醜。我這裡有更好的武器,我去讓人給你拿一把。」

「不用了,我這劍就很好。」陽頂天道。

很快,三艘船出現在陽頂天的視野的船大約還有幾十里,再看雲霄城黑血城堡的 /

毫無疑問,這是敵人的栽贓陷害。

好啊,西北秦家和西門懼為了黑陽頂天,手段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埃

上次從西南大陸回來的海上,也遇到了他們甲板的黑血軍海盜,今天又遇到了。可見,這周圍的海面上,遍布了假冒黑血騎軍兄弟的海盜了。

不過黑血騎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西門懼和秦家要使出這樣的手段?黑血城堡距離這裡足足幾千里,就算他們要栽贓黑血騎軍,理由也不充分埃

「這群海盜經常打劫來往船隻嗎?」陽頂天問道。

「何止經常,這幾個月過往船隻,沒有一艘不被打劫的。」凌舞冷聲恨道:「而且這群畜生欺軟怕硬,掛著天道盟的得罪。還舔著臉去給人護航。遇到我們這些勢力弱的,就如同毒蛇惡虎一般。若不是因為島上實在撐不下去了,我根本不會出來冒這個險。現在船上這些貨物,已經是我家最後的家當,如果被劫走,我家就完了。」

「他們這樣不是涸澤而漁嗎?如果海上都沒有商船了。他們還能打劫誰?」陽頂天問道。

「只要每個月送三個女人,三百金幣,他們就可以放過。」凌舞道:「我們不給女人,但是每個月願意給五百金幣,原本他們也答應了,但後來,陽頂天那個畜生看上了我,要我去給他做小妾,我不願意。他們就專門打劫我們的船,而且三天兩頭偷襲我們烈火島。我爹爹,就是被那個畜生打傷的。」

說完,凌舞美眸一紅,滿臉完全是刻骨的仇恨。

而陽頂天此時真的要氣炸了,那群畜生,讓人假冒自己打劫海上船隻也還罷了,現在竟然還強搶民女。這是要讓陽頂天成為公敵埃

陽頂天問道:「凌舞姑娘,你見過那陽頂天嗎?」

「見過。」凌舞冷冷道:「長臉。高鼻子,深眼睛,長得倒是停不錯的小白臉,但卻是個畜生,他的黑血島不知道搶了多少無辜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清白女子被他玷污。不知道有多少女子被污后自荊」

「王頂天一聲怒吼,咬牙欲碎,嘶聲道:「這個畜生,應該碎屍萬段1

凌舞對這個陽頂天的形容,倒是和自己長相一模一樣埃

此時。海盜的三艘快船已經越來越近了。

陽頂天已經看到為首那個海盜的模樣,真是冤家路窄,就是上次打劫客船的那個海盜頭子,還押著寧柔兒母女做人質,最後還追殺得陽頂天服下避水丹逃之夭夭。

當時,因為他是大玄武師,所以陽頂天遠遠不是對手。如今不同往日,陽頂天已經是大玄武師級強者了,今天他送上門來了,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

正好,也讓陽頂天試一試,自己究竟有多強了。

……

「凌舞姑娘,我們又見面了。」那個海盜頭子哈哈大笑道:「怎麼,乖乖跟我回去做我們少主的女人吧,否則穿上的貨物我們搶完,穿上的女人我們奸完,船上的男人我們殺完。」

「你做夢。」凌舞寒聲道:「我就是死在這大海上,也不會去讓陽頂天那個畜生玷污。」

頓時,邊上的陽頂天臉上又猛地一陣抽搐。別人都說是躺著也這是躺著也r /

「那就由不得你了。」海盜頭子冷笑道:「落在我們手裡,只怕你想死都難埃」

接著,邊上那個火辣風騷的女海盜發現了陽頂天,推了推邊上的海盜頭子道:「大哥你瞧,是之前被逃走那個,從你手上搶走了兩個絕色美人。」

這個海盜頭子臉上傷疤縱橫,血肉翻出,看上去無比醜陋猙獰,但是兩隻眼睛確實深邃逼人,此時電一般朝陽頂天望來,冷笑道:「果然是你啊,相好的。你他娘是啊,哪裡有美女你往哪鑽啊?你身邊那兩個絕色美人呢?獻給我們陽頂天少主,保證讓你榮華富貴享用一生。」

陽頂天沒有和他做什麼口舌之爭,只是冷冷地盯著他。

「大妹,你不是最喜歡搞小白臉嗎?一會兒就把他給你了,玩殘后宰殺掉,把東西割下來泡酒喝。」海盜頭子殘忍笑道。

那個女海盜朝著陽頂天風騷地挺了挺胸脯,伸出艷紅的舌頭舔了舔,朝陽頂天露出淫蕩的笑容。

忽然,陽頂天竟然發現這個風騷的女海盜有些眼熟,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此時,凌舞的貨船上所有的水手都已經登上甲板,手劍。甲板上,也猛地張開七br /

儘管貨船上的人數並不少,但他們畢竟只是水手,所以面對衝上來哇哇怪叫的海盜,臉上充滿了恐懼,甚至拿劍的手都是顫抖的。

「燕南天,你之前遇到過他們?」凌舞問道。

「幾個月前。」陽頂天道。

「打不過他們?」凌舞道。

「當時打不過,跑了。」陽頂天道。

「那一會兒,你趁亂自己偷偷走吧,沒有必要跟著我們一起送死。」凌舞道:「你能留在甲板跟我站了這一會兒,我就已經很知足了。」

陽頂天冷冷一笑道:「這已經不完全是你的事情了。」

此時,海盜的三艘船越來越近,然後竟然改變了方向,分別從三個不同方向包抄而來。

貨船上的人見到被包圍,臉上的恐懼神色更濃,只要有人開頭,恐怕所有人都會扔掉手紛跳海逃跑。

三艘海盜船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在還有三百米的時候,凌舞猛地下令道:「射弩1

頓時幾個水手拿鎚子猛地在巨弩上一砸。

「嗖嗖嗖……」手臂般粗的巨箭,猛地射出,分別朝三艘海盜船射去。

「哈哈哈哈……」那海盜頭子哈哈大笑,竟然直接站在船頭,盯著那射來的巨弩,連躲都不躲。

等到那巨弩射到眼前的時候,那海盜頭子手下。

與此同時,另外兩艘船的高手也猛地一劍斬下。

「砰……」

頓時,所有大弩射出的巨箭,全部被砸得粉身碎骨。

「相好的,我來了……」然後猛地一聲巨吼,那海盜頭子,還有那個風騷的女海盜,還有另外一個瘦削蒼白的青年身軀猛地一挺,隔著上百米,直接朝貨船上撲來。

三個人,從三個不同的方向,如同老鷹一般撲來。

陽頂天發現,三人的武功竟然不是最強,最強是那個瘦削蒼白的青年。

「殺……」

「殺……」

那個海盜頭子,猛地撲向凌舞。

那個瘦削蒼白的青年,撲向甲板上的眾多水手。

而那個風騷女海盜,手持彎刀,猛地撲向陽頂天。

陽頂天運起全身的玄氣,迎著風騷女海盜的刀,猛地斬去。

「哈哈……,相好的,你不是姐姐的對手。」風騷女海盜嬌聲調笑道。

「當……」猛地一聲巨響。

陽頂天的阿丑巨劍狠狠站在女海盜的彎刀上。

「噗……」那女海盜嘴裡猛地噴出一口鮮血,直接飛了出去。

而與此同時,那個瘦削白臉青年沖入人群之/

「嗖嗖嗖嗖……」

瞬息之間,十幾人慘死在他的劍下,全部死無全屍。這瘦削青年的劍法,狠毒詭異,快如鬼魅。

而那海盜頭子的鬼頭刀,也狠狠站在凌舞的劍上。

「當……」一陣猛地的撞擊。

凌舞小嘴猛地吐出一口鮮血,嬌軀連著後退十幾步,幾乎坐倒在地。

「小美人,我這是手下留情了,接下來嘗嘗我的撩陰鬼頭刀。」那海盜頭子目光芒,手潑墨一般,朝凌舞胯間斬來,招數真是下流之極,是要直接削掉凌舞的褲子,讓她下身。

凌舞猛地大驚,想要提劍抵抗,但是渾身劇痛沒有一點力氣,見到那海盜頭子醜陋淫邪的面孔,還有朝自己胯間斬來的鬼頭刀,再看到紛紛倒地被屠戮的家族水手們。

「我寧死也不受此辱。」凌舞一聲脆喝,猛地橫劍在頸,就要尋死自荊

「當……」忽然,她的劍被猛地彈了一計,手臂猛地一震一麻,手手而飛。

是陽頂天,彈飛了她要自殺的劍。

然後他猛地抓住凌舞的手臂,將她拉到身後,自己轉身迎戰這個海盜頭子。

……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