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八十三章:離島!大姑娘,狗賊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個女子道:「我的船剛好經過這裡,我身上難受,知道這裡有清水潭,所以過來洗澡,誰知道你在水底,結果被你佔了便宜。」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陽頂天不好意思道。 「沒什麼,就算我倒霉...

陽頂天真的很少看到如此線條美妙的女人,沒有豐*乳肥*臀,也不甚豐滿健美。苗條,但是卻充滿了力量,全身上下的曲線,勻稱而又充滿弧度,真真像美人魚一般。

而且,她的水性非常好,真的就如同一條魚一樣,在水中充滿了活力和矯劍

幾次翻騰之間,就算在水中,她所有的私秘密處也被陽頂天看得清清楚楚。下*身毛髮稀少,而且竟然是少有的一線天,非常的漂亮誘惑,陽頂天完全不敢多看,趕緊低下頭,避開目光。

然後,依舊潛在水底,此時若出去的話,話就說不清楚了,不如等到這個女人游完之後離開后,再出去。

這個島嶼竟然來人了,這終究是一個好消息,有人來就意味著有船,有船就意味著陽頂天可以離開這個島嶼了。

但是接下來,這個女人竟然游得沒完沒了了,不由得讓陽頂天有些心急如焚。

這還沒什麼,要命的是,這個女人竟然開始下潛了。

陽頂天不由得大急,只能祈禱這個女人不要潛到身邊,不要發現他。

但是事與願違,那個女人很快就潛到了最深處,然後發現了水底的陽頂天。

她先是一陣驚愕,然後在水裡一聲驚呼,露出羞憤的目光,趕緊用雙手捂住胸部和下半身,然後如同魚一般快速地往上游,很快就上岸,消失在陽頂天的視野之中。

陽頂天沒有立刻上去,因為要給那個女人穿衣服的時間。

足足等了十分鐘后,陽頂天覺得上面的女人應該已經穿好衣衫了,然後用力地往上游。

剛剛浮出水面的時候,頓時見到那個女人手中持著一把利劍,站在岸邊猛地朝陽頂天刺來。

「陰賊,看劍1

原來,這個女人一直持劍守在岸邊,等著陽頂天露頭。

這一劍刺來,又狠又犀利,直刺陽頂天胸口。

陽頂天並指為劍,直接夾住刺來的劍刃,然後直接借力,躍出水面,跳上了岸。

「陰賊,受死。」那個女子依舊不依不饒,手中利劍再次兇狠刺來。

陽頂天儘管此時全身的玄氣都耗得乾乾淨淨了,但是在劍術的造詣上因為練了天下第一的殺豬劍法,所以這個姑娘的劍他完全可以輕易制祝

右手閃電一般出擊,再次夾住了那個姑娘刺來的利刃,然後四兩撥千斤,直接順勢將她手中的劍奪走。

「姑娘,請你先弄清楚一個問題,是我先在水底下進行精神試煉的。你什麼時候來游泳我都不知道,所以你有什麼理由不分青紅皂白就一劍朝我刺來。」陽頂天道。

「你敢說你什麼都沒看到?」那個女子怒聲道。

「我看到了,但我不是有意的,而且我看了一眼后,立刻就低頭沒有再看。」陽頂天道。

「你以為我會相信?」那個女子道:「碰到這種時候還不大看特看,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

陽頂天頓時一陣苦笑,一下子還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辯解,只能無奈道:「那我發誓,如果我有一句說謊,就讓我天誅地滅可好?」

那個女孩深深地望著陽頂天良久,然後伸手道:「把劍還我。」

陽頂天頓時微微一愕,就這麼算了?這麼好說話?

陽頂天將劍還給了她。也不知道她是信了陽頂天的話,還是也沒有他法,或者她本身就是一個大方爽快的女人,所以還真就這麼算了。

此時,陽頂天才注意到這個女子的容貌。竟是萬中無一的大美人,眼睛很大,微微上挑,充滿了神采。瓜子臉蛋很小,嘴唇很精緻,鼻子很高。

看上去,好像非常有主見有個性的女子。只不過,此時臉上帶著微微的風霜之色,好像已經勞累了許久的樣子。

「你一個人留在這島上做什麼?」那個女子望著陽頂天問道。

「我的船被毀了,走不了。」陽兒以,我一直在這裡等船經過,已經十幾天了,你是我在這個島上見到的第一個人,你有船嗎?」

「當然有。」那個女子道:「我的船剛好經過這裡,我身上難受,知道這裡有清水潭,所以過來洗澡,誰知道你在水底,結果被你佔了便宜。」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陽頂天不好意思道。

「沒什麼,就算我倒霉。」這個女子道,揮了揮手,倒是非常爽快。

這句話陽頂天就不愛聽了,什麼叫算她倒霉,自己明明先在那個水潭中的。

不過,眼前這個女子已經非常講道理了,所以陽頂天也沒有說什麼,然後問道:「我可以搭你的船離開嗎?只要將我送到西北大陸就可以了,我可以付給你報酬。」

那個女子皺了皺秀眉道:「我可以讓你搭船離開,只是順路而已,要什麼報酬。」

「謝謝。」陽頂天道。

「這沒什麼。」那個女子道:「我叫凌舞,你呢?」

「燕南天。」陽頂天道。

「那你跟我來吧。」凌舞道:「不過,我的船直到天烈火島,那裡是我家,距離西北大陸還有四百里。不過到時候,我可以派一艘船送你去西北大陸。」

「那太感激了。」陽頂天道。

「這沒什麼。」凌舞道:「不過你要稍等一會兒,我的船要在這個島上補充淡水,還要清理一下船上的雜物,大概需要一個時辰。」

「好的,謝謝姑娘。」陽頂天道。

「你這個人怎麼那麼多謝謝啊,真是沒勁。」凌舞道。

陽頂天不好意思笑笑,他剛好趁著這段時間進行吞玄吐納。

「那不打擾姑娘忙碌了。」陽頂天道,然後走到一個偏僻的角落,坐下閉目調息,吞玄吐納。

……

兩個小時,陽頂天勉強將氣海灌滿了大半的戰鬥玄氣。

「喂,燕南天,該走了。」凌舞在外面喊道。

「好。」陽頂天起身,走了出去。

此時,凌舞已經換了一身衣衫。裡面穿著謹慎的鯊魚皮水靠,外面穿著勁裝,看上去顯得更加曲線逼人,英姿動人。

此時,陽頂天才注意看她的面孔。

竟然是非常嬌媚艷美,眼睛很大,整張漂亮的臉蛋看上去有些潑辣,顯得很厲害。

陽頂天跟在她的身後來到海邊,她說的船竟然是一艘大船,足足有幾十米長,七八米高,上面足足有近百人。

此時的船上,裝滿了各式各樣的貨物。很顯然,這艘船是貿易船隻。

「姑娘……」

「見過大姑娘……」

「拜見大姑娘……」

上船時,凌舞所過之處,所有人都停下動作,紛紛行禮問好,神情恭敬,而且都是發自內心的,看來凌舞在這艘船上很有威信,很受擁戴。

上船后,凌舞帶著陽頂天來到一間舒適的艙房道:「你就住在這裡,會有人給你送飯送水。無聊的時候,你也可以到甲板上散散心。我還有事,就不招呼你了。」

「姑娘請自便。」陽頂天道。

凌舞走了之後,陽頂天發現這艙房竟然帶著一股香味,再看裡面的東西,全部是女子所用。

這艙房如此舒適,應該是凌舞的艙房。陽頂天心中頓時一熱,這個女子看上去潑辣,而且說話也不大客氣,但是內心確實如此熱情,她和陽頂天素不相識,竟然將自己的艙房讓給了陽頂天。

有些人確實天生就是古道熱腸,哪怕是招待陌生人,也要拿出自己最好的東西。

凌舞走了沒過一會兒,就有一個女孩送來了上好的瓜果,點心,香茗。

「客人請慢用,到中飯的時候,我將飯菜送來,客人可要喝酒?」那個女孩放下瓜果點心后,恭敬問道。

「不需要酒水。」陽頂天道:「替我謝謝你家姑娘,也謝謝你給我送東西來,讓你辛苦了。」

那女孩臉蛋微微一紅,道:「不用謝,客人太客氣了。」

然後,她低著頭離開了艙房。

陽頂天在艙房內呆了一陣后,覺得無聊,而且這裡也不適合進行精神試煉,更不適合修鍊玄技。

那就索性偷得半日閑,陽頂天離開艙房,走上甲板。

這船行走一部分靠風帆,一部分靠船底人力踩槳,所以甲板上並沒有什麼人。

只見到一個苗條動人的背影站在船頭凝視遠方,艷美的臉蛋上,帶著淡淡的愁緒。

但是感覺到有人走過來后,她臉上的愁緒立刻褪去,轉過人見到是陽頂天,頓時點了點頭,也沒有說話。

交情尚淺,陽頂天當然不會問她為什麼事情發愁。

「姑娘這艘船,是跑商的。」陽頂天問道。

凌舞點了點頭道:「我們烈火島世世代代都是跑船為生。」

「很辛苦吧。」陽頂天道,他見到凌舞嬌艷的臉蛋上頗有風霜,不由得問道。

「這個世道,做什麼不辛苦?」凌舞道:「只要能平平安安,就是老天爺保佑了。」

「是埃」陽頂天嘆息道。

「燕南天,如果不冒昧的話,你是做什麼的?」凌舞道。

「我?」陽頂天想了一會兒道:「一個為了某個使命,拚命蹉跎的人。」

「誰又不是這樣呢?」凌舞道:「我一個女人,不能在家中學習刺繡做衣,反而要在海上顛簸流離。」

「跑船如此辛苦,尤其對於女人來說,凌姑娘為何不交給別人去做。」陽頂天道。

凌舞搖了搖頭道:「沒有兄弟,父親只有我一個孩子。他此時重傷在床,島上上千口人要吃飯,所以我只能挑起重擔。」

「凌姑娘真是了不起。」陽頂天道;「可惜我現在泥菩薩過河,否則一定出手相助。」

「能和你說話排解憂悶,就已經很好了。」凌舞笑道:「我現在只想找到一個可以足夠強壯的肩膀可以讓我依靠,然後把這副千斤重擔交給他,我好在家裡洗衣做飯,過著普通女人的安寧日子。」

說起這個話題的時候,凌舞依舊一臉大方,沒有絲毫的扭捏。

其實,她說這句話給陽頂天聽沒有任何男女之情的意思,只是一個疲倦女人想要尋找一個依靠而已。

「凌小姐如此出色,一定會找到一個出色的夫婿的。」陽頂天道。

「借你吉言,希望那個人早日來到我面前,也免得我如此辛苦。」凌舞道:「我早就厭倦了海上漂泊的生活,早就想要在家裡相夫教子了。」

「小姐,有敵人。」忽然,站在打穿風帆的瞭望者大聲喊道。

凌舞面色一變,道:「是誰?有多少人?」

「是狗賊陽頂天旗下的黑血海盜,三艘船,大約一百人。」那個瞭望者道。

「該死的雲霄城,該死的陽頂天。」凌舞咬牙切齒道。

……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