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六十三章:鍛劍!妖女的震驚(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最璀璨的時候,僅僅只能維持不到20分鐘,20分鐘后它又會開始凋零。 所以,陽頂天鍛造雛劍的時間,也僅僅只有二十分鐘。 一分鐘…… 兩分鐘…… 三分鐘…… 這株火...

「你找到極品地火了嗎?」陽頂天問道。

「沒有。」獨孤鳳舞道。

「距離地火的綻放,還有多久?陽頂天問道。

「按說,應該已經要綻放了。」獨孤鳳舞道。

但是周圍,沒有一點點反應。

「會不會還要繼續跳下去?」陽頂天問道。

「要跳的話,你交出玄火魔錘后再跳下去。」獨孤鳳舞淡淡道,反正她是不會跳下去的,因為在下面她感覺到了一股無比致命的危險,比上面的天火鳳凰還要危險。

「這周圍空空蕩蕩的,哪裡會有極品地火?」陽頂天道。

獨孤鳳舞沒有說話,而是抓著陽頂天飛起了十幾米,然後道:「你看你剛才躺是那個地方像什麼?」

陽頂天瞪睛一看,沒錯,是像個燭台,一個圓形的燭台。

難道這是極品地火的天然燭台,極品地火會在這裡綻放?

就在陽頂天表示懷疑的時候,忽然一朵綠油油的火焰憑空從平台上冒出。

很稚嫩,很靈動,很神秘,很美麗。

果然在這裡,極品地火果然在這裡,這就是極品地火!

陽頂天頓時湧起一陣狂喜。

然後,他見到這朵地火苗子越長越大,越長越大……

但奇怪的是,陽頂天感覺不到哪怕一點點熱量的存在,就好像這是一朵冰火似得。不過陽頂天依舊能夠感覺到它近乎驚天的能量,因為周圍的空氣都避開它,萬米之上的天火鳳凰,此時一片安靜,完全不敢發出一點點聲音。它無比強大的能量,隔著這麼遠,也完全被這朵極品地火壓制祝

十分鐘過去了,這朵火苗大約有五寸大小,顏色也由綠色變成了藍色。

等這朵火焰長到一尺長的時候,就算是成熟到了極致。然而它在最璀璨的時候,僅僅只能維持不到20分鐘,20分鐘后它又會開始凋零。

所以,陽頂天鍛造雛劍的時間,也僅僅只有二十分鐘。

一分鐘……

兩分鐘……

三分鐘……

這株火焰不斷地變大,變大,由藍色漸漸變成了黃色,然後由黃色變成了淡紅色。

最後,淡紅色漸漸轉深紅色。

極品地火的最終顏色,是紫色。

見到深紅色漸漸轉為了紫色,陽頂天和獨孤鳳舞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此時,火焰已經足足有八寸高。

」呼……」沒有風吹動,但是極品地火輕輕一晃,竟然猛地竄高到一尺,與此同時瞬間變成了深紫色。

極品地火成熟了,徹底綻放了。

而且,這朵火焰瞬間變得無比美麗,無比妖嬈。竟然彷彿有靈魂一般,在輕輕舞動,搖擺,彷彿在綻放著喜悅。彷彿是hu朵,又彷彿是美人,看上去竟然有一種不真實的美麗夢幻感。

此時極品地火,展露出完全不一樣的絕世之美。

不像是一朵火焰,甚至不像是一個hu朵,反而像是一個生命,一個絕世美人,正在綻放它的美麗。

……

「玄火魔錘……」獨孤鳳舞伸出手道,直接像陽頂天討要。

陽頂天故意伸手到背後,然後從空間指環內拿出了玄火魔錘,卻裝著是從屁股底下拿出來的。

獨孤鳳舞僅僅只是一愕,微微皺了皺眉頭,她當然知道陽頂天不是真的從屁股裡面拿出玄火魔錘的,不過此時也管不了許多了。

拿過玄火魔錘后,獨孤鳳舞飛快地取下背上的一隻盒子。然後挨個從裡面拿出了血烏金扔在極品地火之上。她的速度非常快,很快就將幾十個血烏金堆成了一個金字塔,將極品地火掩埋其中。

然後,獨孤鳳舞神情微微緊張地望著這個血烏金組成的金字塔。其實,九十九個血烏金都足夠鍛造出一支完整的魂劍了,現在獨孤鳳舞竟然用幾十個血烏金鍛造雛劍,可見她最終鍛造的魂劍是何等高的級別,至少需要幾百隻血烏金了,也不知道這些血烏金她hu了多少年才得到。

「我這速度算是慢的,你的未婚妻雛劍已經鍛造出兩年了。」獨孤鳳舞道,但是望向陽頂天的目光還是忍不住一道得意。

然後,陽頂天見到幾乎不畏懼任何火焰,極度堅硬極度堅固的血烏金,開始由紫色漸漸變成了紅色,彷彿未挖采之前的模樣。

這些血烏金通紅到極點的時候,漸漸開始融化。

三分鐘后,整整四十五個血烏金化成了一堆鐵水,極品地火在通紅的鐵水中舞動,跳躍。

剛才地火綻放時一點都不覺得熱,此時卻熱氣逼人,彷彿要讓人烤熟了一般。當然,這些可怕的熱度不是從地火上傳來的,而是從融化的血烏金上傳來的。就算隔著幾十米,陽頂天也能感覺到可怕的溫度,所以就算以獨孤鳳舞的強大,也只敢距離這堆鐵水幾十米。

獨孤鳳舞遙空雙指一併,全身的玄氣迸發而出,用玄氣將融化的鐵水併攏成為一支寶劍的形狀。只不過此時沒有經過鍛造的粗胚足足千斤重,兩米多長,五寸多寬,三寸多高。這種劍是沒法用的,而且因為裡面有大量的雜質,所以需要用玄火魔錘配合極品地火將裡面的雜質砸出來,用地火燒掉。

眼前的劍胚需要經過無數次捶打鍛造,能成為一支完整的雛劍。雖然僅僅只是雛劍,但依舊非常強大。雖然僅僅只是雛劍,但威力或許已經超過了天下絕大多數的名劍。

將所有的鐵水用玄氣凝聚之後,獨孤鳳舞單手握著玄火魔錘,猛地灌入玄氣。

瞬間,玄火魔錘猛地變紅,綻放出奪目的光芒,本來平淡無奇的玄火魔錘,此時變得霸氣無倫,威猛無比。

等玄火魔錘的光芒綻放到最極致的時候,獨孤鳳舞玉手一松,魔錘頓時漂浮上空中,然後朝融化的劍胚飛去。

飛到劍胚的上空時,玄火魔錘高高昂起,然後猛地砸落。

儘管和獨孤鳳舞隔著幾十米,但她依舊能夠控制玄火魔錘,彷彿就直接握著鎚子往下捶打一般。

「當……」一聲巨響,頓時劍胚猛地爆射出無數的灰點,然後在極品地火的作用下瞬間徹底燃燒,灰飛煙滅,連半點雜質都沒有留下。

「噹噹噹噹當……」

然後,獨孤鳳舞右手凌空虛握玄火魔錘,飛快地捶打鍛造雛劍。

短短一秒鐘,竟然砸下數十次。

頓時間,無數的火星飛濺,彷彿綻放的出無比璀璨的煙火一般。

陽頂天陷入短暫的石化。

一個絕世美人,穿著華麗暴露的宮裝,舉著一個大鎚子瘋狂的打鐵,這個畫面對任何人都極具衝擊力。

尤其獨孤鳳舞錘打之極,胸前的**以極其高的頻率顫動,本來衣衫就小包裹不住全部,此時兩隻大白兔更彷彿要跳出來一般。

不止是胸前雙乳的抖動,就連挺翹美臀的抖動,也讓所有的男人幾欲發狂。

不過陽頂天是完全沒有心思欣賞這無比誘人的畫面了,因為他發現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問題。

第一,他沒有足夠的玄氣去控制融化的鐵水,無法將它們凝成一個劍胚。

第二,他沒有足夠的玄氣去凌空揮舞那隻無比重的玄火魔錘,甚至不夠玄氣將魔錘點燃。

可是,之前也沒有人告訴過陽頂天需要這樣啊,師傅東方涅滅的靈魂暫時無法蘇醒了,否則他肯定會告訴陽頂天,並且告訴解決的辦法的。

就在陽頂天為此發愁的時候,獨孤鳳舞已經落下了千百錘,無數的火hu飛濺,將整個黑暗的空間完全照亮。

然後,那支粗大的劍胚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不斷地變小,變精巧。

兩分鐘……

三分鐘……

五分鐘……

獨孤鳳舞的肌膚越來越紅,越來越紅,很顯然她已經幾乎竭盡全力了。

短短的幾分鐘內,她已經揮舞出了上萬錘。

像她這種級別的高手,幾乎是不會流汗的,但此時竟然也是香汗淋漓,一雙美眸彷彿在燃燒一般。

「噹噹噹噹當……」最後的一分鐘內,她揮舞魔錘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最後完全已經看不到魔錘的影子,就只能見到一團火光瘋狂畫著弧線,然後無數的火hu迸射而出。

「礙…」一聲嬌呼,獨孤鳳舞小嘴一張,猛地噴出一股血箭,濺在鍛造的雛劍上。

「絲……」鮮血頓時揮發。

與此同時,最後一錘落下。整支劍魂雛劍,鍛造結束。

獨孤鳳舞嬌軀微微一陣搖晃,幾乎要頹倒在地。

長長舒一口氣,玉手一吸,那支鍛造好的雛劍頓時飛到她的手掌上方。

此時,火紅色剛剛褪去,整支雛劍露出了真面目。

這真不像是一支雛劍啊,刃光如水,吹毛斷髮,整支寶劍精巧到了極點,晶瑩剔透,渾然一體,任由誰見到了都知道這是一支絕世寶劍,真不知道日後真正變成魂劍的時候,會是何等的驚艷萬分。

「劍重一百三十斤,玄氣加成兩成半1獨孤鳳舞抓著自己的雛劍,美眸露出迷醉亮碩的光芒。

45個血烏金鍛造成的雛劍,二百斤就已經是上上品了,一百三十斤的雛劍,已經足足是極品了。更別說兩成半的玄氣加成,已經非常驚人了,甚至已經超過天下絕大部分神兵利劍了,而玄氣加成僅僅只是雛劍的一個附屬功能而已。

所以魂劍就是這麼強大,哪怕是一支雛劍,也如此驚人。

「該輪到你了。」獨孤鳳舞一甩,那隻玄火魔錘頓時飛到陽頂天的面前,她的臉上帶著毫不掩飾的嘲諷。

陽頂天僅僅只是一個尚且不足六品的玄武士,竟然也來鍛造劍魂雛劍,她很想知道陽頂天究竟能鍛造出什麼雛劍來,而且還有一點,她完全沒有看到陽頂天將血烏金放在哪裡,就算是九個血烏金堆在一起體積也不校

陽頂天此時管不了這麼許多,直接來到極品地火的邊上,背對著獨孤鳳舞飛快從空間指環內將所有四十五個萬年血烏金倒在玄火之上。

然後,他立刻退開十幾步,擰著玄火魔錘,等待血烏金的融化。

而她身後的獨孤鳳舞,此時美眸不可思議地望著這一堆血烏金。

這麼多血烏金陽頂天藏在哪裡,是從哪裡拿出來她儘管非常不解,但目前這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陽頂天哪裡來這麼多的血烏金。而且是萬年血烏金,和她之前的血烏金完全不一樣。

足足四十五個萬年血烏金,他究竟是哪裡得到的?

本來,獨孤鳳舞以為陽頂天只不過是從西門無涯哪裡得到了幾個剩餘的血烏金而已,最多不會超過九個。但他一出手竟然就是四十五個,而且是萬年血烏金。

這太讓人震驚,太讓人不可思議了。

不過,陽頂天此時已經管不了獨孤鳳舞驚愕的目光了,因為他已經等了三分鐘了,還沒有見到血烏金融化。

剛才獨孤鳳舞的血烏金,早就徹底融化成為一堆鐵水了。

又過去了兩分鐘。

那堆血烏金還沒有融化,只是變紅了。

又過去了三分鐘。

陽頂天的四十五個血烏金終於融化了,但還沒有變成鐵水,只是融化成為一團。

而且古怪的是,剛才獨孤鳳舞的血烏金融化之時,溫度是非常驚人的。可是此時,陽頂天隔著不到十米,竟然感覺不到任何熱力。

距離極品地火的凋零僅僅只有不到兩分鐘了,陽頂天實在等不及了。

他無法用玄氣將融化的血烏金凝聚成形,也無法凌空揮舞玄火魔錘。

於是,他握緊玄火魔錘,輸入玄氣。

「唰……」忽然,這支玄火魔錘猛地綻放出萬丈光芒,奪目耀眼之極,竟然比剛才獨孤鳳舞輸入玄氣時還要驚人。

怎麼回事?難道這玄火魔錘對玄氣的級別沒有要求,反而對玄脈的品級有要求。

獨孤鳳舞又再次露出不敢置信的光芒,望向陽頂天的目光也變得無比複雜。

稍稍驚喜意外一下,陽頂天也沒有多餘的時間了,直接走到那堆血烏金面前,猛地一錘砸下。

「砰……」一聲巨響,無數的光芒迸射而出。

這是萬年血烏金裡面的雜質,瞬間爆發出來的光芒,就彷彿是星球爆炸,迸發出來的塵埃一般,無比的細小,但無比的耀眼,遍布了整個空間。

這無數的塵埃,彷彿彗星雲一般綻放,但卻稍瞬即逝。所以根本傷不了人。

「砰……砰……」

時間不多了,陽頂天瘋狂地落錘,瘋狂地捶打。

他的速度遠遠沒有獨孤鳳舞那麼快,一秒鐘僅僅只能落錘七八下。

在火光迸射中,那堆血烏金漸漸地被陽頂天鍛造成形。

但是,很快剩下的兩分鐘也過去了。

那朵極品地火微微一陣搖曳,然後開始漸漸地縮小,漸漸地褪色。

地火開始凋零了。

趁著最後的熱力,陽頂天瘋狂地掄錘。

拼盡了所有的玄氣,拼盡了所有的已知,忘記周圍的一切,整個世界中就只有眼前的那支還不成型的劍,還有手中的玄火魔錘。

「噹噹噹噹……」

瘋狂地捶打,瘋狂地鍛造。

那朵玄火越來越小,越來越小,顏色越來越淡,越來越淡。

陽頂天正在瘋狂捶打的那支劍胚,顏色也越來越暗,越來越硬。

血烏金也要凝固了。

要趁著血烏金還有最後的熱力時,噴血銘刻主人的印記。否則,就來不及了。

「最後一百下,僅僅一百下……」

陽頂天不甘心就如此,猛地一咬舌頭,含著滿口的熱血,瘋狂地捶打。

二十下……

三十下……

五十下……

極品地火越來越暗,最後幾乎不可見一般,只要一口氣吹過去,就會熄滅。

而那支劍胚,幾乎已經徹底凝固了。

陽頂天瘋狂地砸錘。

八十下……

九十下……

一百下……

「噗1最後陽頂天猛地噴出滿口的鮮血,噴洒在劍胚上,噴洒在已經要熄滅的極品地火上。

「轟……」猛地冒起一團衝天的火焰。

然後,所有的火焰彷彿活的一般,鑽入陽頂天鍛造的那支雛劍之內。

而那朵蒼白的極品地火,一陣搖晃,徹底消失不見。

陽頂天雙腿一軟,直接癱倒在地上,一時之間再也無法起來。

……

「你不去看看你的雛劍鍛造成什麼模樣了嗎?」獨孤鳳舞道。

陽頂天用儘力氣從地上爬起,走過去抓起那支雛劍。

與此同時,一朵火光亮起,是獨孤鳳舞用玄氣點燃出一團火焰。

「撲哧……」見到陽頂天雛劍的形狀,獨孤鳳舞忍不住一笑。

而陽頂天,則有些想哭。

這,這是一支劍嗎?明明是一根鐵棍,黝黑黝黑的鐵棍。

而且,這還不是練舞的鐵棍,而是那種很粗糙,形狀不規則的燒火棍。

入手很沉很沉,陽頂天感覺到,這根鐵棍足足有三百多斤。獨孤鳳舞的雛劍僅僅只有一百來斤,僅僅只有陽頂天雛劍的三分之一重量。

但是還有另一種感覺,一種溫熱的感覺,非常奇怪,非常舒服,甚至非常玄妙。

彷彿這支鐵棍中,隱隱藏著一個懵懂混沌的靈魂一般,只要陽頂天一握緊這根鐵棍,就能感覺到它的雀躍,它的蠢蠢欲動,彷彿迫不及待想要和陽頂天交流親熱,但是又不會動,不會說話,有的只是一種感覺,一種微妙而又親密的感覺。

陽頂天心中一暖,望著這根鐵棍頓時感覺到可愛了許多。

不管長成什麼模樣,終究是自己親手鍛造出來的,每一個血烏金都是自己親手挖出來的,就彷彿和自己的孩子一樣,怎麼樣都是最可愛的。

「就是你了,你就是我這輩子我武器了,從今以後,我們形影不離。」陽頂天心中緩緩道。

彷彿感覺到了陽頂天的話,雛劍中的那團混沌又一陣跳躍。

「你的雛劍,給我看看。」獨孤鳳舞伸手道。

陽頂天稍稍一陣猶豫,遞了過去。

「天哪?怎麼可能?」你獨孤鳳舞接過去之後,頓時發出一聲驚呼,然後朝陽頂天望去不敢置信的目光,道:「陽頂天,你是上天的私生子嗎?」

……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