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六十一章:妖女,咱倆最後拼一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剛才,因為距離和角度的關係,她沒有看到陽頂天從空間指環內取東西出來。 「好,你贏了,陽頂天。」獨孤鳳舞道:「只要你交出避火寒珠,我發誓再也不殺你,不但放你離開,而且幫你去殺掉西門懼,幫你奪回...

一路上,陽頂天沒有遇到任何危險,一個多小時后,陽頂天非常順利地就經過了上幾十里的茂密森林,別說沒有遇到人,就連強大一點的妖獸都沒有遇到半隻。

事實上,是因為盤踞在火雲魔洞裡面的那隻天火鳳凰太過於強大了。整個西臨島都是它的領地,所以稍稍強大一點的妖獸都不敢涉足這裡。

來到火山腳下,陽頂天甚至感覺不到半天火熱。抬頭仰望,上萬米高的火山聳立入雲端,巍峨逼人。

整座火山都是光溜溜的,表面都是冷卻后的岩漿,此時堅硬得如同石頭一般,依舊保留著融化前流動的形態。

想要進入火雲魔洞非常簡單,只要爬到火山的頂端,然後沿著噴發口跳進去就可以了。

陽頂天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一步一步地往火山口的頂端上爬。

儘管火山陡峭而又光滑,但是陽頂天爬的速度依舊非常快。僅僅半個小時后,就已經爬了一半。

「轟隆顱…」忽然,整個火山猛地一陣顫抖,陽頂天差點站立不足。

然後,從火山裡面傳來一陣巨響,聲音從火山頂端的洞口衝出,響徹雲霄。

越來越響,越來越高亢,源源不絕。

陽頂天一開始還能忍受,後來痛苦地蹲在地上,耳膜彷彿要刺破,渾身的血脈彷彿要裂開一般的痛苦。

天火鳳凰發現陽頂天了,正在對他發出強烈的警告,警告陽頂天不要侵入它的領地。

當然,因為陽頂天太弱小了,所以天火鳳凰只是發出警告聲,並沒有飛出來直接滅掉陽頂天,因為它還不屑這麼做。

高亢的叫聲足足持續了近十分鐘,陽頂天的耳朵裡面已經流出鮮血,身上的肌膚已經裂開了幾處,整個身體鮮血淋漓的時候,天火鳳凰終於停止了鳴叫。

陽頂天長長鬆了一口氣,從地上站了起來。

他真的差一點就撐不下去了,這個天火鳳凰實在太強大了。幸虧陽頂天是九陽玄脈,換成其他人就算是武玄級強者,也會死在這天火鳳凰的鳴叫之下。

這種修鍊了千年的領主級別的妖獸,說句實在話,就算是大宗師級強者都不願意惹,甚至也惹不起。

深深吸一口氣,陽頂天繼續往上爬。

緊接著他發現,整個火山已經開始變紅。那本來已經冷卻的岩漿石,此時竟然又開始漸漸融化了。

真是要命啊!

感覺到腳下的火燙,陽頂天心中一陣驚呼。

這又是天火鳳凰的警告,此時火山的下半部分,是冰涼的岩石。而上半部分,開始漸漸燒紅,漸漸融化。

如果陽頂天還不退下去,那麼山上就會徹底融化,變成火紅滾燙的岩漿。到時候陽頂天別說沒法爬山,只怕會活活被燒死。當然,他也可以含著避火寒珠。

可是,避火寒珠的能量是有限的,現在就用掉,那等下怎麼抵禦天火鳳凰的進攻,那可比現在可怕了上百倍。

「拼了……」陽頂天一聲喝,然後憋著一口氣,拚命地往上跑。

飛快地跑,越跑越快,越跑越快。

腳下的火山岩,越來越紅,越來越紅。

在陽頂天距離山頂還有三千米的時候,腳下的火山岩已經徹底通紅了,溫度已經達到了上千度。

陽頂天之前的靴子已經徹底燒掉了,換成了一雙寒鐵靴子。

但是在距離山頂還有兩千米的時候,腳下的寒鐵靴子已經開始漸漸要燒紅了,陽頂天只覺得雙腳越來越痛,越來越燙,最後幾乎完全要被燒焦了一般。

距離山頂還有一千五百米的時候。

陽頂天腳下的寒鐵靴子已經完全燒紅,陽頂天腳上的避火護套也已經漸漸燒透,很快就要燒到陽頂天的腳了。

這避火護套是由避火蠶絲織造而成,陽頂天花了足足上萬金幣才買來的。此時,竟然也要失去作用了。一旦燒到陽頂天的腳,那幾乎可以說是瞬間燒毀。

陽頂天是九陽玄脈,非常強大,但那僅僅只是對於抵禦玄氣進攻而言。對於直接火燒火烤,還是和尋常人一樣的。

而且,此時陽頂天渾身的衣衫都已經要開始著火了,頭上的假髮套,也開始捲曲要燒焦了。渾僧已經流光,嘴唇早就乾裂,喉嚨也已經乾涸得如同沙漠一般。

這樣下去,就會有生命危險了。

陽頂天趕緊服用了一顆丹藥,然後借著最後的時間,拚命地往上跑。

跑上不足三百米,他忽然猛地開始後退。因為,腳下的岩石徹底融化了,變成了岩漿,不斷地往下流。

而此時,腳下的溫度已經達到了驚人的四五千度。

腳下的避火護套,瞬間就要燒透。

此時陽頂天進無法進,退無法退。

難道真的要服用避火寒珠,又或者活活被燒死在這裡。

就在腳上的避火套燒化的那一瞬間,陽頂天腦子猛地一動,腳下一點,猛地躍上半空。然後飛快地從空間指環內掏出那支夜梟巨劍插入山體內,然後雙腳落在劍柄上。

終於撿回了自己的雙腳,再晚一秒鐘,或許兩隻腳就要徹底被燒焦了。

陽頂天長長地送了一口氣。

這夜梟巨劍,一部分是夜梟的爪子,一部分是玄冰寒鐵,一部分是血烏金劍。這三種材料,不管哪一種都不是腳下的岩漿可以融化的。

不過麻煩又來了,此時岩漿不斷地往下流。陽頂天的小命是暫時保住了。但是一步都沒法向上,而且不斷地往下滑。岩漿越來越深,遲早會淹沒夜梟巨劍,再次將陽頂天活活燒死。

此時,距離山頂還有一千多米,幾乎都已經可以看見火雲魔洞的入口了。

必須想一個辦法,讓自己用最快的速度到達山頂。

而且陽頂天發現,山頂處一片漆黑,沒有岩漿。

可惜沒有兩支夜梟巨劍,否則可以踩高蹺往上爬。不過隨著岩漿越來越深,就算有兩支夜梟巨劍也沒有用。

「有了……」陽頂天很快又想到了一個辦法。

寧寧在他的空間指環內,不知道放了多少寶貝,不知道多少丹藥。其中有一種就是凝水珠。

凝水珠,就是將大量的水分凝聚成為一顆小小的丹藥。直徑三厘米的一顆凝水珠,足足有幾百斤的水。

只要將凝水珠投入岩漿之中,凝水珠就會瞬間爆炸,幾百斤的水就會瞬間變成水蒸氣。這樣就會產生強大的力量,猛地將水蒸氣上的東西彈射出很遠。地球時代的航母蒸汽彈射器,用的就是個原理。

當然,蒸汽爆炸的力量很大,而且溫度會很高。

不過,陽頂天此時全身都在防護中,而且以他此時肉身的強橫,蒸汽這點傷害應該還是能夠承受的。

於是,陽頂天掏出一顆凝水珠,猛地往腳下一砸。

「轟……」一聲巨響。

果然和陽頂天想象的一模一樣,凝水珠剛剛碰到岩漿就瞬間炸開,無數的蒸汽猛地爆出,直接將陽頂天炸飛出幾百米。

緊接著,還沒有落地的時候,陽頂天又扔出一顆凝水珠。

「砰1爆炸的蒸汽又將他猛地炸飛幾百米。

……

「砰……」第四顆凝水珠猛地爆炸,陽頂天雙腿夾著夜梟巨劍,猛地激射飛上幾百米。

火山的頂端,觸手可及。

「砰……」陽頂天猛地落地,落在火山的頂端。

「終於上來了……」陽頂天幾乎忍不住要大喊一聲,真是不容易啊,要不是因為有寧寧給的凝水珠,此時只怕真的要活活被燒死在岩漿中,要麼就要提前使用避火寒珠了。

接下來,更危險的遊戲開始了,跳進火山洞口,進入火雲魔洞。

因為,火雲魔洞在地下一萬米。

沒錯,陽頂天此時在地上一萬米,火雲魔洞在地下一萬米。

陽頂天需要下墜兩萬米,才能到火雲魔洞。而這兩萬米的可怕旅程中,就要面對天火鳳凰的直接進攻了。剛才半個火山融化成為岩漿,是天火鳳凰的間接進攻,那它的直接進攻有多麼可怕?反正,連宗師級強者都扛不祝

此時,就顯示出了避火寒珠的玄妙之處了。

陽頂天就要從空間指環內取出避火寒珠,忽然發現背後一寒,脖子上的汗毛再次炸起。

「不會吧,陰魂不散礙…」陽頂天痛苦道。

然後,緩緩地轉過身。

一個熟悉而又痛恨的身影,俏生生地站立在陽頂天的背後。

絕美無雙的獨孤鳳舞!

此時她依舊穿著公孫三娘性感火爆的衣衫,但是面孔已經是獨孤鳳舞的面孔,那張比公孫三娘更加絕美的面孔。

想起之前對獨孤妖女做的種種事情,又是打屁股,又是扭臉蛋,陽頂天頭皮一陣陣發麻,後背冷汗一顆顆爆*而出,自己這算是徹底的作死嗎?

「繼續啊,我倒你究竟從哪裡拿出避火寒珠?」獨孤鳳舞冷冷道。

陽頂天無語望蒼天,良久后問道:「你,你什麼時候來的?你不是應該還在昏迷嗎?」

「我已經來了一天多了,剛才看到你登上島嶼后,立刻就上火山,現在已經等你快好幾個時辰了。」獨孤鳳舞道:「至於我為什麼此時沒有昏迷著?」

獨孤鳳舞的面孔頓時冷下,緩緩道:「那日在你離開后,我已經恢復了玄氣。那個時候,我幾乎要猛地一掌打死你,但是打死了你,就得不到避火寒珠,所以我硬生生忍下來了。你一定要死,但是也要拿出避火寒珠再死。所以我欲擒故縱,裝著被你的丹藥迷倒了,卻提前趕來這裡等你。今天,你總要拿出避火寒珠了吧?你不要告訴我,避火寒珠不在你身上。」

「妖女不愧是妖女,果然厲害。」陽頂天忍不住冷笑道:「沒錯,避火寒珠就在我身上,不過想要我交出來?做夢吧……」

獨孤鳳舞冷笑道:「距離極品地火的綻放,僅僅只有一個多時辰了。我陪著你等,你不拿出避火寒珠,你就不要想鍛造魂劍了。你不鍛造出魂劍,就沒法殺掉西門懼奪回你的雲霄城了。」

「我拿出避火寒珠,就是死。你以為我有那麼蠢?」陽頂天冷笑道。

「反正避火寒珠就在你身上,我大不了將你大卸八塊找好了。」獨孤鳳舞道。

「請1陽頂天直接張開雙臂道:「請動手,如果你能從我身上找到避火寒珠,我就是你孫子。如果你不將我大卸八塊,你就是我孫子,哦不,孫女……」

獨孤鳳舞目光一寒。一道殺氣飛快而過,上上下下掃視陽頂天,確實找不到任何避火寒珠的痕埃避火寒珠是天地至寶,肯定會流出氣息的。

獨孤鳳舞真的想不通,明明避火寒珠就在陽頂天的身上,卻怎麼都找不到,她真的不知道這是為什麼。剛才,因為距離和角度的關係,她沒有看到陽頂天從空間指環內取東西出來。

「好,你贏了,陽頂天。」獨孤鳳舞道:「只要你交出避火寒珠,我發誓再也不殺你,不但放你離開,而且幫你去殺掉西門懼,幫你奪回雲霄城如何?」

「用不著。」陽頂天斬釘截鐵道:「西門懼,我自己殺。雲霄城,我自己去奪回來。妖女,你好歹和我打了這麼久的交道。還不了解我的為人?」

頓時,獨孤鳳舞呼吸一粗,她真的忍得很幸苦,她真的恨不得將陽頂天碎屍萬段,她從來都沒有這麼憤怒過。短短這幾天陽頂天給她受的氣,比這二十多年加起來的還要多。

「好,那我們就在這裡等吧,看耗得過誰,反正距離極品地火的綻放,只有一個時辰了。」獨孤鳳舞道:「時辰一過,那我留著你也沒有用了,到時候你就算交出了避火寒珠,我一樣殺你。」

說吧,獨孤鳳舞盤坐下來,閉目調息,但是氣息緊緊鎖著陽頂天。

她此時穿著公孫三娘的衣衫,本來就比較暴露,此時盤腿坐下。腰臀大腿的美肉真的幾乎要裂衣而出一般。

「妖女,你走*了。」陽頂天冷笑道。

獨孤鳳舞充耳不聞。

陽頂天也索性盤腿坐下,反正他現在什麼都做不了,只要稍稍動彈,妖女的就會鎖住自己的一切動作。

反正,現在是比拼耐心的時候了,陽頂天在等待時機的出現。

……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

十分鐘……

二十分鐘……

半個小時……

一個小時過去了……

距離極品地火的綻放,僅僅只有不到一個小時了,陽頂天和獨孤鳳舞兩人依舊盤坐在地上一動不動,比拼著最後的耐心。

又半個小時過去了。

距離極品地火的綻放,還有不到半個小時。

時間,真的已經無比緊迫了。

因為,火雲魔洞是非常非常巨大的,而極品地火僅僅只是一小株,找起來是很費時間的。

……

此時,獨孤鳳舞忽然睜開雙眼,她真的忍耐不住了。

「陽頂天,你的脾氣真是又臭又硬埃」獨孤鳳舞冷笑道:「很好,我將你扔下去,不信你還不交出避火寒珠。」

說罷,獨孤鳳舞抓住陽頂天後頸,直接朝火山洞口直接扔了下去。

……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