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五十九章:陽頂天戰秦懷玉,震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有人眼中則是深不可測。 秦懷玉沒有說話,猛地一咬牙,在比武場上深深拜下,腰際幾乎是九十度直角,拜下之後,再也不起來,無聲無息,用最恭敬的態度,請求無名的原諒。 然後,仇萬劫也起身,深深...

「你這個小白臉,別人不知道你的底細,但我見的男人多了,你只是一個吃軟飯的小白臉罷了,通過男色傍上了公孫三娘,於是到處假冒隱宗弟子,招搖撞騙。實際上,你完全弱小得不堪一擊。」秦嬌嬌冷笑道:「來啊,你趕緊上來,我們一戰,讓我揭露你的真面目。」

獨孤鳳舞冷笑道:「去吧,那個惡毒的女人在召喚你了。」

陽頂天狠狠瞪了獨孤鳳舞一眼,握著手中的利劍,沿著台階一步一步走上了比武台。

別人都是輕輕躍上去的,陽頂天竟然是走上去的,頓時所有人大笑出聲。

不能就這樣比武,不能正常地比武。否則,所有人都會發現陽頂天是假冒的,因為真正的隱宗弟子怎麼可能會那麼弱。

陽頂天嘆息一聲道:「秦小姐,我本不想上來的,但既然上來了,就必須出手,那麼我們就……」

他想說的是點到為止,但直接被秦嬌嬌喝止。

「閉嘴。」秦嬌嬌冷笑道:「別找借口,別找理由。就比武,正常的比武。愛用武技用武技,愛用玄技用玄技,竭盡所能,耗盡玄氣,直到一方倒下1

陽頂天頓時恨得咬牙切齒,這個可惡的女人,真是油鹽不進。這種倔強自我的女人最麻煩,難怪名聲這麼差,難怪招那麼多人恨。

陽頂天絕對不能和她正常比武,哪怕最後能夠贏她也不行。必須玩玄而又玄的表面功夫,一旦真正用玄氣比武,他就絕對露餡了。

但是,他假如提出不用玄氣比武,那麼就更早的露餡了,更何況遇到這麼一顆潑辣無禮的惡女人。

無計可施了,陽頂天猛地暗中一咬牙,朝秦嬌嬌道:「秦小姐你下去,我不想和你動手。」

秦嬌嬌一愕,然後笑道:「看到了吧,露出馬尾了,不敢和我比武了。」

頓時,所有人嘲笑出聲。仇萬劫已經徹底認定,眼前這個隱宗弟子是冒牌貨了。頓時嘴角露出一道冷笑,不管最後結局是輸是贏,他都不會讓眼前這個無名離開了,一定要將他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能一解心頭之恨。

這個王八蛋,僅僅用一支劍,一個樹葉掛飾,就讓自己嚇丟了魂,出了大丑。

陽頂天無視這些嘲諷的目光,目光直接望向秦懷玉道:「秦懷玉先生,麻煩你上來和我一戰。如果令妹堅持在台上,那請恕我只能離去了。」

這話一出,場內所有人靜寂無聲!包括秦嬌嬌!

然後,所有人都驚訝地望著陽頂天。

原來,他不是怯戰,而是不屑和秦嬌嬌一戰,覺得秦嬌嬌實在太弱小了。

頓時,秦懷玉面色一變。

仇萬劫也面色一變,收起了所有的冷笑。

莫非,莫非眼前這小子真的是隱宗弟子?否則怎麼會挑強不挑弱?

而且,也只有隱宗的弟子,完全讓人看不到修為的高低。就如同他們的劍一般,能量完全隱藏起來,低調而又自然。

「不,不可能,他只是在裝腔作勢而已。」秦懷玉心中暗道,千萬不能被唬祝

然後,他猛地一咬牙,從位置上站了起來,再次躍上比武場,站在陽頂天的對面道:「既然無名師兄讓我上來,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秦嬌嬌充滿狐疑地望著陽頂天,彷彿要從他的臉色中瞧出破綻。

「嬌嬌,快下去。」秦懷玉道。

秦嬌嬌玉足一跺,躍下了比武台,但依舊充滿不甘盯著陽頂天。

……

「無名師兄,你我交手,有什麼規則,盡可道來。」秦懷玉望著陽頂天,似笑非笑道。

此時,陽頂天真的要無法呼吸了。

這個遊戲真的越玩越大,越玩越大了。一步逼著一步,現在自己竟然和秦懷玉站在了比武台上。

秦懷玉比自己強了多少級?秦懷玉比自己強了多少倍?

不知道,但肯定是天壤之別。此時自己和他一戰,真的是連螳臂當車都算不上。

「見鬼的妖女。」陽頂天心中狠狠地罵了一聲獨孤鳳舞。

然後望向秦懷玉,陽頂天依舊風輕雲淡道:「不要什麼規則的,秦懷玉先生用什麼都可以。」

這話一出,在場眾人再次色變。

竟然如此自信,如此牛氣衝天。讓秦懷玉什麼手段都可以,這就是完全沒有將秦懷玉放在眼裡埃

秦懷玉也面色一遍,然後微微冷笑道:「那麼,我便不客氣了。」

然後,他緩緩抽出利劍。

既然如此,就算有嚴重的後果,秦懷玉也要出手重招,倒要真的去看看眼前這個無名臉上有沒有畫皮。

感覺到一股致命的危險,陽頂天後背的所有毛孔幾乎都無法呼吸。

沒錯,這是陽頂天這輩子最最危險的時刻,也是他距離死亡最危險的時刻。

接下來的每一秒鐘,他的表演都不能有一絲差錯。而且就算沒有一絲差錯,也很有可能死無葬身之地。

暗暗地呼一口氣,陽頂天淡淡道:「秦懷玉先生,那我就先開始了。」

然後,陽頂天直接閉上了眼睛。

所有人再次驚住,和人決鬥的時候,竟然閉上眼睛,這是嫌自己死得不夠快嗎?還是腦子被門夾過了?

當然都不是。

於是,陽頂天這種行為,也立刻被所有人認為是胸有成竹,完全不用眼睛仍諛睦鎩

接著,陽頂天確實真的是不仍諛睦錚因為就算知道在哪裡也完全沒有用處。

只要秦懷玉一出手,他陽頂天就必死無疑。所以,一定不能讓對方出手。

閉上眼睛后,陽頂天腳尖輕輕一點,整個身軀輕輕飄上空中。

動作非常優美,但是卻沒有表現出多少強大的玄氣,從中看出的修為,僅僅只能算一般。

在空中,陽頂天緩緩地轉著圓圈,手中的劍緩緩地畫出一個圓。

接著又畫出一個圓!

所有人都驚呆了,這算什麼?動作那麼慢的劍法,早就被人殺死一萬遍了。這麼慢的劍,殺蚊子都殺不死,更何況和秦懷玉這種高手決鬥?

陽頂天依舊不管不顧,不斷地畫圓。

「哼哼,虛張聲勢。」秦懷玉一聲冷笑,手中利劍一揚,猛地便要衝射而出,直接刺穿陽頂天。

但是接下來的畫面,讓他停止了所有的動作。

因為陽頂天手中劍畫出的圓,竟然凝結成一道光圈圓環漂浮在空氣中。

一道,兩道,三道……九道……

九個圓環畫完后,陽頂天輕飄飄地回到了原地。

「砰……」這些圓環猛地碎裂,凝結成無數的淚珠,晶瑩剔透的淚珠,懸浮在空中,真正的美不勝收,充滿了奇幻的味道。

緊接著,這些淚珠開始墜落。

灑在地面上,溫柔地砸出了一個個小小的坑洞。

灑在人群中,帶來微微的刺痛,將許多人的頭髮請輕輕扯斷,將許多人的衣服,輕輕擊穿。

但僅此而已!

所有人驚呆了,震撼了!

如此玄妙的劍法,如此神秘的劍法。

秦懷玉和仇萬劫對視一眼,想到了那個驚人的可能性,後背頓時猛地一涼,冷汗瞬間爆出。

這套劍法她們知道,他們聽祖輩的人說過。這是天下最玄妙的劍法,也是最強大的劍法,婆娑渡劫劍的第一劍,江河泣。

婆娑渡劫劍,只有隱宗弟子才會的劍法,這套劍法本身就代表了隱宗。

樹葉掛飾可以作假,寶劍甚至可以是撿來的。但是劍法,絕對做不了假。就算能學到表面的招數,也達不到劍法的精髓。因為玄氣脈絡萬萬千千,只有真正學過秘籍的人,才會真正掌握。

而只有隱宗的弟子,才能真正學習婆娑渡劫劍的秘籍。

頓時之間,眼前無名的身份變得毫無懷疑,毫無爭議。就連秦嬌嬌,也面色劇變。

當然,陽頂天使出的江河泣威力如此小,她們也找到了答案。這裡的人那麼多,如果將威力完全發揮出來,那在場的所有觀眾都要死絕了。

反正,江河泣最後的淚珠墜落殺傷力弱,是因為無名的憐憫,絕對不是因為他玄氣不夠。

陽頂天沒有停止,使晚了江河泣后,緊接著使出了婆娑渡劫劍的第二招,離魂境!

身影一閃,猛地折射出十幾米,再一閃,又折射出幾十米。

陽頂天的身軀,在整個比武場移形換影,遍布四周每一處。

瞬間,如同夢幻般的效果一般,留下了無數道殘影,無數道劍光。

然後,輕輕地折射回原來的位置上,他收劍而立。

頓時,所有的殘影斷裂,整個比武場的畫面,斷裂!

斷裂之處,樹葉被切掉一般。

女人的頭髮,掉落一縷。

女人的衣衫,撕落一片。

所有人再次驚呆了,再次被這驚艷無倫的畫面震撼住了。

當然,最後畫面撕裂的威力之所以那麼溫柔,也是因為無名的憐憫。否則,整個比武場就會真正的碎裂,這裡面所有的一切,都會徹底毀滅,徹底崩塌。

離魂境真正的威力,足夠讓天地變色。

陽頂天本來要繼續舞劍,但是忽然他睜開雙目,朝秦懷玉道:「秦先生,你怎麼不動手啊,怎麼只有我一個人在打?」

他的聲音依舊很平淡。

只不過剛才在所有人眼中是裝腔作勢,而現在在所有人眼中則是深不可測。

秦懷玉沒有說話,猛地一咬牙,在比武場上深深拜下,腰際幾乎是九十度直角,拜下之後,再也不起來,無聲無息,用最恭敬的態度,請求無名的原諒。

然後,仇萬劫也起身,深深地拜下,不敢發出一點聲音。

陽頂天淡淡道:「如果不打的話,那我就走了。」

然後,他轉身走下比武台,上前抱起獨孤鳳舞,就要轉身離去。

「您的玄火魔錘。」仇萬劫用盡所有力氣,顫抖說道。

「還借我嘛?」陽頂天問道。

仇萬劫無比痛苦地低頭,無比後悔自己聽信了秦懷玉的話,得罪了眼前這名隱宗的弟子。

「我請求您,拿走玄火魔錘。」仇萬劫用力道。

「哦,那謝謝了。」陽頂天依舊風輕雲淡,然後走到高台上,一把將玄火魔錘抓在手裡。

「哇,好重。」陽頂天道。

所有人露出會心的笑容,隱宗的弟子會覺得玄火魔錘這幾百斤的東西重?是不可能的,只不過他天性自然高潔,用最普通的口氣去表示自己的感覺。

當然,這是她們的理解,陽頂天是真的感覺到這玄火魔錘好重埃這麼一個不大的鎚子,真的足足有幾百斤重。

一手提著鎚子,一手抱著獨孤鳳舞,陽頂天就這麼離開比武場,離開神兵山莊。

仇萬劫很想挽留,但是又不敢挽留。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