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五十七章:大戰秦懷玉(上)(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時刻使出兩招唬人。但沒有想到,對方直接提議比武。 這下麻煩了! 不管是哪一種方式比武,結果都很不妙。 陽頂天對戰秦懷玉?且不說完全必輸無疑,而且肯定會露餡,甚至會暴露陽頂天的身...

仇萬劫面色一寒,冷道:「秦小姐,那麼你究竟想要怎麼樣?」

「很簡單,比武定輸贏。贏的一方,借走玄火魔錘。」秦嬌嬌冷聲道。

「退下。」秦懷玉冷喝道:「秦嬌嬌,我最後再說一遍。」

秦嬌嬌忽然衝上前,直接搶過了仇萬劫手中的玄火魔錘,冷道:「我從小到大就沒有讓過東西,別說只是一個冒充的隱宗弟子,就是隱宗的少主來了我也不讓。秦懷玉,你想要我讓,就先殺了我。」

然後,秦嬌嬌高高舉起玄火魔錘,潑辣地望著秦懷玉。

秦懷玉便要過來搶她手中的玄火魔錘,秦嬌嬌大聲道:「秦懷玉你要是過來搶,我就一錘砸在我的頭上,我就死在你面前。」

頓時間,秦懷玉無計可施,氣得渾身發抖。

「秦世兄,這也是你的態度嗎?」獨孤鳳舞看著他們兄妹做戲,頓時淡淡問道。

「師妹嬌縱無理,讓二位見笑了。」秦懷玉淡淡道。

此時,他臉色儘管依舊帶著笑容,但是目光卻已經沒有太多的溫暖了。

毫無疑問,對於陽頂天是隱宗弟子,他是絕對不信的。因為隱宗避世數百年了,就算要出世,也不會是如此方式。讓一個七秀坊的女子帶著來神兵山莊借玄火魔錘。

隱宗那麼驕傲,怎麼會來借玄火魔錘。至於樹葉掛飾,甚至那支古樸的寶劍,仇萬劫兵器大家口口聲聲說是真的。但那又如何,在二百年前的正邪大戰中,隱宗的樹葉掛飾,隱宗的寶劍不是沒有丟失過。

所以一開始,他心中就覺得眼前這個無名是假冒的。而且他對玄火魔錘完全志在必得,是絕對不願意讓的。

可他又擔心,萬一眼前這人是真的隱宗弟子,那自己若無禮對待,只怕會給西北秦城帶來麻煩。

所以,就這麼半真半假地,兄妹倆演了這麼一齣戲。

當然,秦嬌嬌是真的,沒有在演戲。仇萬劫當時就去找秦懷玉商量,所以兄妹倆也沒有時間商量。

但是對於秦嬌嬌的任何反應,秦懷玉都了如指掌,只要稍稍引導,秦嬌嬌就會完全跟著他的計劃走。

……

那麼現在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秦懷玉也不願意放棄玄火魔錘,雙方決定比武決定玄火魔錘的歸屬。

獨孤鳳舞頓時忍不住朝陽頂天望來一眼,她沒有流露出任何神情,但陽頂天還是感覺到她的擔憂。

讓陽頂天學習婆娑渡劫劍本是為了騙人,在關鍵時刻使出兩招唬人。但沒有想到,對方直接提議比武。

這下麻煩了!

不管是哪一種方式比武,結果都很不妙。

陽頂天對戰秦懷玉?且不說完全必輸無疑,而且肯定會露餡,甚至會暴露陽頂天的身份。秦懷玉狡猾如狐,而且對陽頂天肯定不缺乏了解。

那麼讓陽頂天對戰秦嬌嬌?

陽頂天只不過是一個五星玄武士,秦懷玉至少是高級大玄武師,幾乎沒有一戰的必要性。

而且假如獨孤鳳舞和秦懷玉動手,她還容易露餡,暴露出邪魔道的身份,到時候就真的是萬人追殺了,七秀坊也會受到牽連。

但此時,又絕對不能不戰而退,這樣反而會引起更大的懷疑。

頓時間,陽頂天和獨孤鳳舞被逼了懸崖尖上。

此時,甚至連爽直豪邁的仇萬劫也看出了秦懷玉的打算,望向陽頂天的目光也帶著一絲懷疑。

沒錯,仇萬劫也在懷疑陽頂天的身份了,隱宗弟子怎麼一出世就來他的神兵山莊借東西,這也太不符合隱宗的風格了。

「比武也好,比武也好……」仇萬劫哈哈笑道:「我們這就去比武場,這個玄火魔錘就當成利物,誰贏了就拿走。」

接著,仇萬劫就去布置比武場,甚至神兵山莊許多人都湧向比武常

仇萬劫這是在配合秦懷玉,要徹底逼出陽頂天的真實身份了。此時,陽頂天,獨孤鳳舞真的是沒有退路了,不答應比武也不行了。

只要獨孤鳳舞和陽頂天拒絕,對方接下來的手段立刻就跟上來。

冒充隱宗弟子,那完全是罪大惡極,完全會成為這個天道盟,整個天下的公敵,是真正死無葬身之地的。

「無名師兄,請1秦懷玉道,臉上依舊帶著溫潤如水的笑容,不過在眼頂天眼中,這張笑臉的背後完全是毒蛇一般的心腸。

「請1陽頂天淡淡道,然後走向了比武常

走向比武場時,趁著所有人不注意,陽頂天狠狠瞪了獨孤鳳舞一眼。

這都是這個妖女導出來的好戲,現在沒法收場了,看你怎麼辦。若陽頂天被揭穿是假冒,他固然會被千刀萬剮,獨孤鳳舞也絕對逃脫不了,肯定會被做為同謀。

不過這個妖女如此厲害,不知道可不可以直接殺出神兵山莊。應該是不行的,眼前至少就有兩大高手,一個秦懷玉,一個仇萬劫。更別說神兵山莊內還有一個宗師級強者,是仇萬劫父親仇千秋,此時已經九十來歲,在萬劍閣中閉關好幾年了。

對陽頂天的瞪眼,獨孤鳳舞就裝著完全沒有看見一般,徑自朝比武場走去。但是等到所有人都沒有注意的時候,她小臉一寒,手指在脖子上一劃,做出割喉的動作。

也不知道是在威脅陽頂天,還是在警告陽頂天今日肯定必死無疑了。

……

到了比武場的時候,已經人聲鼎沸,足足有幾百人圍坐在比武場下,整個神兵山莊幾乎是傾巢而出了。

毫無疑問,此時仇萬劫已經大大地懷疑陽頂天是假冒的了,否則也不會讓那麼多的人來看比武,這又不是耍猴,看的人越多越好。

獨孤鳳舞這個妖女,真的是玩大了。

「這場比武的雙方是秦家秦懷玉少君,秦嬌嬌小姐。另外一方是公孫三娘大家,無名少君。」仇萬劫道:「雙方中的獲勝者,便可以得到這隻玄火魔錘。」

說罷,仇萬劫將玄火魔錘放在比武場高台中央。

沒有任何墊場,秦懷玉緩緩走出,腳下一點,輕飄飄地落在比武台上。

陽頂天朝獨孤鳳舞望去,見她沒有半點要上場的樣子,頓時眉頭一皺,站起身裝著要上台比武的樣子。

但還沒有等到陽頂天走出去,獨孤鳳舞已經飄飄欲仙躍上半空,然後如同紙鳶一般輕輕落在比武台上。

這個妖女,都到這個時候了,還要耍這種心機。

不過她的婀娜萬千的身姿,還是收穫了無數迷離火熱的目光,甚至有人忍不住喊出了公孫大家四個字,不過很快就閉上了嘴巴。

很顯然,仇萬劫已經對山莊內下了閉口令了,哪怕對公孫三娘再痴迷,也不能發出任何聲音。

……

比武台上,秦懷玉和獨孤鳳舞分別站在比武場的兩端,間隔數十米對視。

秦懷玉,溫潤如玉,飄飄如風。

獨孤鳳舞扮演的公孫三娘,儀態萬千,惹火嬌媚,絕代芳華。

「秦少君,我不喜與男人接近觸碰,所以我們就比玄技如何?」獨孤鳳舞嬌聲說道。

這個理由真的是非常充分,甚至在場的很多人都頻頻點頭哦。公孫三娘是他們心目中的女神,他們恨不得她香噴噴的嬌軀不要觸碰任何男人。

「遵命1秦懷玉溫和道。

「你也看見,我身上穿的衣衫比較緊,也不宜有大的動作。所以比武期間,雙方站在原地不得動彈,要硬生生接下對方的玄技,一直到認輸,死去,或者從比武場上摔下去為止。」獨孤鳳舞柔聲道。

頓時,在場所有人一聲驚呼。

獨孤鳳舞提出的這個規矩就非常殘忍了,要硬生生接下對方的玄技不能躲避。那非死即傷,而且這麼一個嬌滴滴的大美人,硬生生被可怕的玄技轟擊,看上去也讓人不忍心。

「遵命。」秦懷玉依舊淡淡微笑道。

當然,這也是獨孤鳳舞的狡猾之處。一個武者一生只能學習一種武技,所以若是用武技比武,就算獨孤鳳舞掩飾得再像,也會露出馬腳,有暴露邪魔道身份的危險。

但玄技就不一樣了,一個武者理論上可以學習無數種玄技,所以就不容易暴露。

「秦少君,是你先來,還是我先來?」獨孤鳳舞柔聲問道。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秦懷玉,此時任何有風都會說你先來。

「公孫大家先請。」秦懷玉道。

獨孤鳳舞再也沒有開口,而是緩緩拔出了利劍,緩緩遙指秦懷玉。

頓時比武場一片寂靜,陽頂天也屏住呼吸,等待著兩人的一戰。實際上,陽頂天也非常想要知道獨孤鳳舞和秦懷玉到底誰更強一些,這兩人一人是邪魔道第一天才美女,另外一人則是西北大陸第一青年高手。

而且在不久的將來,陽頂天和秦懷玉註定會有一戰,今天也是徹底了解他真正實力的時候。

「當……」忽然,空氣中響起了一陣琴聲。

沒有人彈琴,而是獨孤鳳舞用玄氣製造出的效果。

「噹噹當……」琴聲越來越優美,越來也動聽。

與此同時,獨孤鳳舞開始旋轉嬌軀,在比武台上舞動。

沒錯,她沒有開戰,而是在跳舞。

玉足輕輕一點,曼妙無倫的嬌軀輕輕漂浮在半空中,婉轉婀娜,輾轉反側。

伴隨著美妙的琴聲,獨孤鳳舞擁有魔術般曲線的嬌軀,扭成各種無比優美而又不可思議的弧度,盡情展示著女子的性感於柔媚。

樂聲越來越響,越來越促。

獨孤鳳舞的獨舞,越來越塊,越來越迷離夢幻。

在這小小的方寸之地,獨孤鳳舞如同飄靈的鬼魅,又如同深夜的幻影,盡情舞動著不似人間迷魂舞步。

頓時間,所有人都看的如痴如醉,忘記了這是在比武,彷彿是在看公孫三娘的劍舞表演一般。

而陽頂天在這剎那間,也有些忘記了此時台上的這個女人是邪魔道的妖女,彷彿她真正的身份是公孫三娘,邪魔道的公主僅僅只是她的分身而已。

就在這個瞬間,陽頂天感覺到台上的這個女人沉浸在公孫三娘的精神和生命中。

就在所有人都痴迷,所有人沉醉的時候。

琴聲一變,忽然變得無比的凌厲。

「噹噹噹噹……」

琴弦如弓,琴聲如箭,箭箭催人魂。

「嗖嗖嗖……」在空中飛舞的獨孤鳳舞,書中利劍飄飄地甩出,美艷的花朵。

沒錯,是花朵,彷彿桃花,彷彿玫瑰,彷彿藍色妖姬。

許多花朵,繽紛五彩,美不勝收,從她的劍尖迸射而出,朝秦懷玉飛去。

一朵,兩朵!

十朵,二十朵!

幾十朵,上百朵!

最後,所有的幻影鮮花全部環繞著秦懷玉,將他包圍在其中。

這個畫面,驚艷而又爛漫,無數的鮮花,環繞著秦懷玉飛舞。

原本不算非常俊美的秦懷玉,在鮮花的環繞下,竟然彷彿神仙中人一般。

猛地,虛空的琴聲瞬間變得尖銳,刺耳!

空氣中一冷!

瞬間,無數的鮮花猛地變幻,化成無數的利劍。所有的溫柔,變成了冰冷和猙獰。

「嗖嗖嗖嗖嗖……」無數的玄氣劍刃,從四面八方,從每一個角度,瘋狂朝秦懷玉刺去,沒有任何一個死角!

這一招玄技,叫劍影霓裳,地品玄技。

七秀坊的不傳之秘,只有坊主繼承人,才可以學習這種玄技。

無數人聽說過這道玄技,但幾乎所有人都沒有見過,因為見過的人都已經死了。但就算死了,也無法忘記玄技主人無比曼妙的舞步和身影。

現在,為了對戰秦懷玉,獨孤鳳舞使出了七秀坊的坊主玄技,劍影霓裳。

果然厲害,果然驚艷絕倫!

無數的利劍,兇猛朝秦懷玉刺去,瞬間就可以將人絞成肉泥。

如此厲害的玄技,應該絕不落空!

秦懷玉冷冷盯著射來的利劍,越來越近,瞬間不足尺許。

忽然,他長劍一揮。

速度很快,但看上去卻很慢,因為直接揮舞出幾十道殘影。

隨著秦懷玉的利劍劃過,瞬間從他全身各處,衍生出幾十支手臂,幾十支利劍。

接著是上百支,幾百支!

頓時,無比詭異的畫面出現了。

秦懷玉彷彿生出了無數手臂,揮舞著無數利劍,迎擊獨孤鳳舞揮灑來的無數玄氣利刃。

「噹噹噹噹……」

劍影斑駁,光芒四射。

無數的手臂揮舞,無數的劍光揮舞。

「砰砰砰……」瞬間,無數的光芒崩裂,粉碎,灰飛煙滅。

那是獨孤鳳舞揮灑出的玄氣劍刃,全部被秦懷玉的無數劍影擊碎!

「嗖……」最後凌空一斬。

最後的一道玄氣劍刃在空中碎裂,如同一團光影揮發在空中,徹底消失。

而秦懷玉身上無數手臂,漸漸凝聚成為一支,他握劍的右臂。

秦懷玉的這招玄技叫大慈大悲手,同樣是地級玄技,卻剛好能克住獨孤鳳舞的劍影霓裳。

場內寂靜無聲,不可思議地望著這一幕。

哪怕在夢境中,也無法想象到如此驚艷萬分的玄技對決。

獨孤鳳舞的劍影霓裳,如夢如幻,美麗飄靈,讓人沉醉其中不願意醒來。

秦懷玉的大慈大悲手,詭異叵測,足以擊碎驚醒任何美夢。

而陽頂天此時深深地吐了一口氣。

這秦懷玉,真的好強。此時陽頂天看他,真的有種仰望高山的感覺,山頂完全隱藏在雲霧中,看不清晰。

……

獨孤鳳舞也驚異地望著秦懷玉,沒有想到,七秀坊的壓箱玄技竟然就這麼被破掉,沒有想到秦懷玉竟然會大慈大悲手,剛好克住劍影霓裳。

秦懷玉微微一笑道:「該輪到我了,公孫大家,仔細了1

頓時,所有人屏住呼吸,盯著秦懷玉,等待著他震撼的玄技。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