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五十六章:初見秦懷玉!王見王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少君,這就是你們的態度嗎?我們知道了,告辭1 仇萬劫頓時恨不得一個耳光朝秦嬌嬌閃過去,連忙道:「息怒,息怒,兩位息怒。」 接著,仇萬劫朝秦懷玉道:「秦少君,好好管管令妹。」 「...

陽頂天點了點頭,然後重新坐了回去。

仇萬劫頓時長長鬆了一口氣,然後道:「如果能早一點來,別說以尊客的身份,就算公孫大家開口借玄火魔錘,我仇萬劫也毫無二話。但實在不巧,玄火魔錘我已經借出去了。」

「仇莊主,你不願意相借也沒什麼,為何要編造這樣的謊話欺騙我們?」獨孤鳳舞淡淡道,然後站起身準備離開。

「千真萬確,我仇萬劫所有一句說謊,就讓我神兵山莊徹底沒落,永世不得翻身。」仇萬劫頓時大聲立誓道,接著他苦笑道:「再說,我又能有幾個膽子,敢欺騙無名尊客。」

「那玄火魔錘被誰借走了?」獨孤鳳舞問道。

「西北親家少主,秦懷玉。」仇萬劫道。

這話一出,陽頂天心臟猛地一抽。而獨孤鳳舞也忍不住面色一變。

秦懷玉!

陽頂天對這個名字可謂是刻骨銘心,儘管他從未見過這個人,但是內心卻已經將他當成了生死大敵,而且是最致命最危險的敵人。

就是這個人,一直在謀划雲霄城。最近雲霄城所有的劫難,還有陽頂天所有的遭遇,背後都有此人的陰影。

而且此人對焰焰一直懷有狼子野心,時時刻刻都想要雲霄城將焰焰送過去與他聯姻。

這位秦家少君,可是整個西北大陸的第一青年高手,未來西北大陸第一人。

沒有想到,他竟然也來借玄火魔錘,難道他也要修鍊劍魂?

不過由他出面相借,仇萬劫還真的不得不借。

獨孤鳳舞頓時皺起眉頭,道:「玄火魔錘已經交到他手中了嗎?」

「這,這倒還沒有。」仇萬劫道:「不過剛剛就在一個時辰前,我已經親口答應了秦懷玉少君。」

獨孤鳳舞的臉色頓時冷淡下來,淡淡道:「那該怎麼做,你看著辦吧,若是你決定將玄火魔錘借給秦懷玉,那我們這便離開。」

頓時,仇萬劫的臉色變得複雜起來。

老實說,能夠討好隱宗的機會,真的是千載難逢的。畢竟,隱宗弟子已經足足近二百年沒有出現在這個世界上過了。所以,他內心中肯定是願意把玄火魔錘借給這個「無名」的。

可是,他之前已經答應過秦懷玉了。

隱宗的人不好得罪,西北親家的人也不好得罪。而且此人還是西北親家的少主,未來的整個西北之主。雖然神兵山莊看起來地位也很超然,好像天下名門大宗都不能得罪,但實際上在西北大陸又怎麼可能不仰西北親家的鼻息呢?

現在,是兩邊都得罪不得埃

頓時間,仇萬劫真是一片難色。

「仇莊主不用為難了,我們這便告辭。」陽頂天起身,然後目光望向獨孤鳳舞道:「公孫姑娘,我們走吧。」

見到兩人真的要離開,仇萬劫道:「兩位稍等,我有一個想法,不知道當不當說。」

「您是這裡的主人,有什麼不當說的?」獨孤鳳舞道。

「既然秦少君和無名少君都是天道盟的未來領袖,也一起來借玄火魔錘。那麼,具體該借給誰,由你們二人決定如何?」仇萬劫道:「兩位少君都是為了天道盟的正義事業,那麼這個玄火魔錘我就算交給天道盟,具體應該給誰,兩位少君自己看著辦,如何?」

聽了仇萬劫的主意后,陽頂天和獨孤鳳舞頓時靜默不語。

「如果兩位沒有意見的話,我這邊去和秦少君善良,此時他正在參觀我們的萬劍池。」仇萬劫道。

陽頂天沒有出聲,獨孤鳳舞猶豫了一陣,道:「那你看著辦吧。」

「那兩位稍候,我去去就來。」仇萬劫道。

然後,他徑自離去,去與秦懷玉商量。

陽頂天和獨孤鳳舞對視一眼,互相都看出了內中的擔憂和危險。

秦少白已經是一條毒蛇,但是和秦懷玉比起來,秦少白什麼都不是,可見秦懷玉有多麼危險。

仇萬劫是個粗爽豪邁之人,陽頂天又是露出樹葉掛飾,又是給他看劍。頓時將他忽悠住了,但想要騙過秦懷玉可不容易。

西北親家可是天道盟真正的高層,對隱宗絕對不像其他人那樣一無所知。

說句實在話,如果知道會碰到秦懷玉,不僅僅是陽頂天不會來冒充隱宗弟子,連獨孤鳳舞也不會來。

馬上就要見到秦懷玉了,陽頂天真的是一點思想準備都沒有,就這麼要見到自己的生死大敵,頓時間不由得有些緊張到無法呼吸。

僅僅只是等了十來分鐘,外面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顯示出來人的心情很激動。

「無名師兄在哪裡?」還沒有見到人,先聽到了他的聲音。

這是非常溫和動聽的聲音,讓人聽了之後就忍不住產生一種信賴的感覺。

然後,一道修長的身影快步走了進來,走到陽頂天面前兩米處便停下,然後深深地拜下:「西北秦懷玉,拜見無名師兄。」

儘管無名這個名字毫無疑問是假的,但是從秦懷玉嘴裡說出來,卻給人一種非常真誠的感覺,就彷彿陽頂天就叫做無名一般。

「秦兄好。」儘管陽頂天心中非常緊張,但是臉上神情卻沒有什麼變化,看了秦懷玉一眼后,淡淡問候道,態度和對仇萬劫沒有什麼不同。

如果站在隱宗弟子的角度,仇萬劫和秦懷玉在他的面前地位都是一致的,態度不能有什麼區別。

不過秦懷玉的長相確實讓他有些意外,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

在陽頂天的感覺中,秦懷玉肯定比秦少白長得還要英俊,還要妖異。

但事實上不是這樣的,秦懷玉長得不算非常英俊,甚至還比不上陽頂天本尊帥氣。

不過他平凡的面孔卻如同暖玉雕琢成的一般,儒雅溫潤。他的目光清澈,神情時時刻刻都是真誠的,不管是一言一行,完全讓人如沐春風。

「公孫大家好。」在面對獨孤鳳舞打扮的公孫三娘這種絕色尤物面前,秦懷玉表現得非常斯文有禮,而且沒有過分的熱情,甚至目光也僅僅只是淡淡的欣賞,毫無半點熾熱之意,不像對「無名」那麼激動。

「無名師兄,這位便是舍妹,秦嬌嬌。」秦懷玉一指身後的女子。

秦嬌嬌,在西北大陸僅次於西門焰焰的美女。論身份她或許比西門焰焰還要高貴一些,但是論美貌,論天賦玄脈,秦嬌嬌都比焰焰要差上一些。

當然,僅僅只是和焰焰比稍稍差一點,焰焰可是這個世界上最最美麗的女人。

比起其他大多數女人,秦嬌嬌已經是艷美無雙了。

而且在穿衣打扮上,秦嬌嬌也和「公孫三娘」有得一拼。一身紅色長裙,胸前鏤空,露出大片的雪白和乳溝。她的玉乳,走的是和焰焰一樣的風格,同樣是豪乳,尺寸逼人。

不過,就算是豪乳,尺寸也不如焰焰。

而且她身和焰焰也不一樣,焰焰有淡淡的嬰兒肥,嬌軀是豐滿玲瓏,前凸后翹。真的如同雪玉嬌娃一般,美不勝收。每次看到焰焰的身體,陽頂天都會覺得或許不會有比焰焰更加性感而又可愛的身體了。

眼前的秦嬌嬌,驚胸豪乳,豐肥圓臀。但是整個嬌軀偏瘦,彷彿所有的肉都長在了胸部和屁股上。

所以,她前凸后翹的曲線非常驚心動魄,甚至有一種誇張的感覺。尤其她的小蠻腰,真的是如同蛇一般,彷彿用力一掐就會斷掉。

很多男人都喜歡她這種誇張惹火的身材,在地球時代,葉子楣便是這樣的身材。

不過陽頂天還是喜歡焰焰這種。

而且秦嬌嬌的名聲和焰焰比起來,更是差得遠了。焰焰雖然刁蠻,但心地善良,而且嬌嗔可愛。最重要的是,焰焰非常純潔自愛。

而秦嬌嬌,完全是艷名遠播,和她傳過緋聞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個。而且這個女孩愛拋頭露面,平時打扮也非常豪放冶艷。

所以總的來說,秦嬌嬌在整個西北的名氣都不大好。現在都二十三歲了,依舊沒有找到婆家。

秦嬌嬌線先是傲慢地望了獨孤鳳舞一眼,目中露出一絲敵意。因為眼前的公孫三娘太美了,太風華絕代了,蓋過了她的風頭。不過很快,這種敵意又換上了一種傲慢。

公孫三娘的名聲非常大,但秦嬌嬌還是非常看不起的,她可是堂堂琴家二小姐。除了東方冰凌少數幾人外,她覺得有資格看不起天下任何女人。

「你就是那個裝腔作勢的無名?」秦嬌嬌冷冷道:「還假裝隱宗弟子?想要我們讓出玄火魔錘,做夢1

這話一出,所有人色變,尤其是仇萬劫。

這個跋扈很辣的女人,真的是胸大無腦,竟然敢對隱宗弟子口出惡言。

「嬌嬌放肆,還不趕快給無名師兄賠罪。」秦懷玉厲聲道。

「誰不知道隱宗弟子幾百年都沒有出現過了,出來隨便一個人,拿著一把劍,戴著一片樹葉就說自己是隱宗弟子來坑蒙拐騙?也只有愚蠢的女人才會相信,被騙財騙色。」秦嬌嬌冷聲道,然後美眸瞥了獨孤鳳舞一眼。

獨孤鳳舞頓時面色一變,冷冷道:「仇莊主,秦少君,這就是你們的態度嗎?我們知道了,告辭1

仇萬劫頓時恨不得一個耳光朝秦嬌嬌閃過去,連忙道:「息怒,息怒,兩位息怒。」

接著,仇萬劫朝秦懷玉道:「秦少君,好好管管令妹。」

「嬌嬌……」秦懷玉面色一寒,冷道:「現在,你立刻給我出去。回到秦城后,立刻囚禁半年。」

接著,他面有愧色朝陽頂天道:「無名師兄,秦家管教無方讓你見笑了。」

接著,秦懷玉又朝仇萬劫道:「仇莊主,我願意將玄火魔錘讓給無名師兄。」

仇萬劫臉色一松,讚歎道:「秦少君真是高風亮節。」

秦懷玉擺手道:「慚愧慚愧,能夠結交無名師兄這樣的高雅之士,才是秦某的榮幸。劍什麼時候都可以造,但是能見無名兄一面,卻是百年難遇。」

陽頂天也不客氣,淡淡道:「那就承情,多謝了。」

仇萬劫臉上一喜道:「那我就去拿玄火魔錘,兩位少君稍候。」

「無名師兄,請坐。」秦懷玉道。

然後,四人又落座,婢女又重新奉上香茗。

秦懷玉弱不經意地朝陽頂天望來一眼,而秦嬌嬌則毫不掩飾盯著陽頂天,看他如何品茶。

出身於高門世家的,對香茗的理解就完全不一樣。對於普通人來說如同甘霖的香茶,在高門子弟眼中卻如同糟粕。在普通人眼裡寡淡無味的淡茗,在高門眼中卻珍貴美妙。

隱宗,毫無疑問是天下最頂尖的高門,天下真正的統治者,天道盟的領袖。

神兵山莊的茶,很香,很昂貴!但是卻不入秦家法眼,在秦家眼中,神兵山莊雖然聲勢不小,但畢竟是打造兵器的,天生就是粗人。所以喝茶,也越香越貴的好。

所以,秦懷玉兄妹便關注陽頂天喝茶的表現,很直觀就能判斷出陽頂天的身份。

獨孤鳳舞心中一焦,這秦懷玉果然是狐狸一樣人物,心中不知道有幾竅,很容易就能讓人落入他的轂中。

於是,獨孤鳳舞端起面前的那杯香茗,輕輕抿了一口,微微地皺了皺眉,然後放下。

這其實是示意給陽頂天看。

頂天端起面前的那杯香茗喝了一口,果然非常香美,眼睛微微一睜,彷彿有驚喜的樣子,又忍不住喝了一口。

「蠢貨,露餡了。」獨孤鳳舞心中一涼。

秦嬌嬌臉上也露出一道冷笑。

「無名師兄認為這茶如何?」秦懷玉笑著問道。

「很不錯,從來沒喝過那麼好喝的茶,之前大部分喝的都是白水。」陽頂天淡淡道。

說這話的時候,他完全一臉坦蕩,彷彿真的從來沒有喝過這種好喝昂貴的茶水一般。

不過,他的表現毫無疑問比獨孤鳳舞計劃得更高一籌,這種本色的質樸,彷彿更加適合隱宗弟子,比起高門子弟的裝腔作勢,又高明自然了許多。

所以頓時間,秦懷玉又陷入了迷惑。

仇萬劫很快回來了,手中拿著一隻鎚子。

這就是傳說中的玄火魔錘?唯一能夠鍛造魂劍的玄火魔錘,通體都是用血烏金打造而成。

看上去,真的是非常的平凡普通,如果扔在一堆鎚子中,就很難被發現。

不過細看之下,才會發現,這黑色的鎚子中滲透著一股紅色,如同鮮血滲進鎚子中一般。

沒錯,這就是玄火魔錘。沒有了它,陽頂天就無法鍛造雛劍。

「秦少君,你確定要將這玄火魔錘讓給無名少君?」仇萬劫問道。

「當然,請1秦懷玉道。

仇萬劫頓時將玄火魔錘遞給陽頂天,道:「恭祝無名少君成功鍛造魂劍。」

「謝謝1陽頂天也不矯情,伸手便要接過這玄火魔錘。

「慢著……」秦嬌嬌冷聲道:「我還沒有同意呢。」

接著,秦嬌嬌走到陽頂天面前,道:「隱宗弟子幾百年都沒有出現過了,我不信今天就出了一個,你們被唬住,我可不會被唬祝」

頓時,仇萬劫再也忍不住了,冷聲喝道:「秦小姐,請你自重。」

「秦嬌嬌退下,你不要逼我動手。」秦懷玉冷聲道。

「不,這個玄火魔錘我不讓。」秦嬌嬌冷道:「就算是隱宗子弟,也要有個先來後到吧。我們是先來借的,而且仇莊主已經答應了。接著來了這麼一個所謂的隱宗弟子,你仇萬劫就立刻反悔,你真是這山望著那山高埃隱宗你不敢得罪,我西北秦家你就敢得罪了。」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