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五十五章:隱宗傳人?顫抖,顫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大家此次前來鄙庄,有什麼需要我效勞的,敬請開口,只要我能神兵山莊能夠做到的,絕不推遲。」 仇萬劫是鍛造大匠,所以行為舉止也更豪邁直爽,並不端著一方霸主的身份。 獨孤鳳舞道:「我來向仇庄...

平常,就算對上九門的宗主,仇莊主都不會這麼恭敬的,因為就算是九門之尊也有求於神兵山莊。但對公孫三娘,就完全不一樣了。七秀坊因為是女子,所以天下勢力大多會讓上三分。

更何況仇萬劫也是男人,對名滿天下的公孫三娘也有一絲嚮往,儘管他已經四五十歲了。

「三娘貿然來訪,唐突了。」獨孤鳳舞輕輕行禮,如同山川起伏一般的嬌軀輕輕一彎曲,道:「仇莊主安好。」

她如同魔術一般曲線的嬌軀這麼輕輕一折,腰臀的曲線頓時無比的妖嬈,瞬間所有男人的目光徹底淪陷了。哪怕仇萬劫一方霸主,此時也忍不住目光一顫,稍稍一陣迷離。

「哪裡,哪裡。」仇萬劫爽朗道:「公孫大家是我平時請都請不來的貴客,今日大駕光臨,鄙庄真是蓬蓽生輝。」

接著,仇萬劫來到門外朝排隊等候眾人行了一禮道:「今日有貴客光臨,所以神兵山莊閉門一日,諸位請明日再來。」

「關門。」然後仇萬劫一聲令下,兩名弟子上前關上厚厚的鐵門。

門外等候的人臉上頓時充滿了惋惜,但是卻沒有多少懊惱,彷彿這一切都是理所應當的一般。

「公孫大家,這是哪位高門貴足?」仇萬劫目光朝陽頂天望來問道。

「無名,拜見仇莊主。」陽頂天淡淡行禮,不倨傲,也不謙虛,有一種天生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淡漠。

仇萬劫眼皮一跳,儘管內心有一點不舒服,但是卻沒有表現出來。

不過身後的一名英俊年輕人可忍不住了,或者說他早就對陽頂天不滿了,因為陽頂天一直都站在他心中女神公孫三娘身邊,還一副屌得不得了的樣子。

「哼……」那名英俊青年冷哼一聲道:「就算是九門少主,在我父親面前也不敢如此失禮,我倒真想知道是哪個高門大戶,架子如此大。」

「仇一鳴,不要瞎說話。」仇萬劫道,但是心中確實覺得陽頂天不知道天高地厚,因為陽頂天介紹自己叫無名很顯然是一個假名字,在他仇萬劫面前用假名字,也未免太不把神兵山莊放在眼裡了,哪怕是九門的少主也不敢如此。

「公孫大家,請1接下來,仇萬劫依舊對獨孤鳳舞熱情無比,但是對陽頂天卻完全無視。

陽頂天也不在意,依舊走在獨孤鳳舞身邊,朝山莊內走去。

神兵山莊的建築風格和其他地方都一樣,沒有半點精巧富貴的氣息。基本上都是粗大的樹木和黑色的條石建成,到處都大開大合,風格如同大劍無鋒,堅硬而古樸。

山莊大堂內,仇萬劫盛情款待獨孤鳳舞。

尤其仇一鳴,火熱的目光時時刻刻都盯在獨孤鳳舞的臉上,無比的痴迷。

寒暄過後,仇萬劫道:「公孫大家此次前來鄙庄,有什麼需要我效勞的,敬請開口,只要我能神兵山莊能夠做到的,絕不推遲。」

仇萬劫是鍛造大匠,所以行為舉止也更豪邁直爽,並不端著一方霸主的身份。

獨孤鳳舞道:「我來向仇莊主借一樣東西。」

「哦?什麼東西,公孫大家敬請開口。」仇萬劫道。

「玄火魔錘。」獨孤鳳舞道。

話音落下,仇萬劫臉上的肌肉微微一跳,一下子失了語。

「公孫的請求是不是有些唐突了?」獨孤鳳舞柔聲道:「仇莊主是不是有些不方便。」

仇萬劫道:「公孫大家,請恕我多問一句。就我所知,您並沒有修鍊劍魂的打算,七秀坊中也沒有哪一位大家修鍊劍魂,那麼借走玄火魔錘何用呢?」

「我是為朋友借的。」獨孤鳳舞道。

「哦,為哪一位朋友呢?」仇萬劫道,言下之意是那個人自己為何不來,借東西還架子那麼大。

「就是這位無名。」獨孤鳳舞一指陽頂天道。

頓時,在場所有人面色一驚,仇一鳴幾乎猛地跳了起來。

你他**算老幾,我們神兵山莊完全是看公孫大家的面子才讓你進來的,要不然你連走進神兵山莊的資格都沒有。現在,你竟然還敢開口讓公孫大家借我神兵山莊的玄火魔錘,做夢!

仇一鳴真的很想直接讓人將陽頂天扔出去。

而仇萬劫聽到竟然是陽頂天借玄火魔錘,臉上的難看神色再也掩飾不祝

你這小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玄火魔錘是你能借的嗎?這是三宗九門的宗主才能借的,二十七派的掌門都沒有資格借。你一個來歷不明的小子,靠著一張小白臉吸引力公孫三娘,竟然大言不慚地來借玄火魔錘,而且連真名都不願意出示。

頓時間,仇萬劫也顧不上公孫三娘的面子,收起了笑容道:「本來公孫大家來借,我神兵山莊一定要給這個面子。但是公孫大家有所不知,這玄火魔錘只借天道盟的同道,是不外接的。」

然後,他直接端起茶杯,表示了送客的意思。

「哦,那我這位朋友剛好是天道盟之人。」獨孤鳳舞道。

仇萬劫淡淡道:「那不知道這位無名小友是何門何派啊?」

陽頂天起身道:「抱歉,出來的時候師尊有言,讓我不要掛著宗門的牌子去麻煩諸位天道盟的長輩,所以我的宗派,暫時不能奉告。」

「哈哈……」仇一鳴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道:「裝腔作勢,你以為你是誰?不怕大風閃了舌頭,你以為你是陰陽宗的東方冰凌,你以為你是玄天宗的祝紅雪?跟你說句實在話,要不是看在公孫大家的面子上,你連我神兵山莊的門都進不來,更別說坐在這裡喝茶了,想要借玄火魔錘,做夢1

陽頂天面色一愕,然後點了點頭道:「哦,那我知道了。」

接著,他來到仇萬劫面前拜下行禮道:「仇莊主,多謝你的款待,告辭了。」

在他彎腰拜下的時候,脖子上綠光一閃,那隻樹葉掛飾瞬間顯露在仇萬劫的眼前。

然後,陽頂天直接轉身離去。

「慢走,不送1仇一鳴冷道。

仇萬劫卻面色一變,朝陽頂天喊道:「慢著,留步。」

陽頂天沒有轉身,而是站在原地淡淡道:「仇莊主,有何指教?」

仇萬劫一時間不知道應該怎麼辦?那當然知道那片樹葉掛飾的含義,那代表著隱宗弟子的身份。

如果眼前這個無名真的是隱宗的弟子,那真的是有至高無上,超凡脫俗的地位。他仇萬劫若是得罪了,那完全會被天下名門大宗的唾沫淹死,甚至神兵山莊在天道盟內也沒有立足之地。

但是隱宗弟子已經近兩百年沒有行走世間了,眼前這個小子若不是隱宗弟子,只是很湊巧佩戴了樹葉掛飾,但他卻當成祖宗一般孝敬,那可是要鬧出大笑話的。

可是,總不能開口讓人家把樹葉掛飾拿下來辨認吧,也不能直接了當問別人是不是隱宗弟子,畢竟陽頂天剛才已經說過了不願意表露自己宗門的身份。

目光落在陽頂天手中的劍,仇萬劫靈機一動道:「我是愛劍之人,見到小友手中的劍有些不凡,想要接來一觀,可方便嗎?」

仇一鳴大愕,道:「爹爹,我們神兵山莊什麼寶劍沒有見過,他這支破劍有什麼稀奇的?」

「你閉嘴。」仇萬劫冷聲喝道,頓時嚇得仇一鳴一顫。

「方便,當然方便。」陽頂天道,然後將手中的劍遞給了仇萬劫。

接過寶劍的瞬間,仇萬劫面色猛地一顫。

他是鑄劍宗師,這支寶劍剛剛入手,他就立刻感覺到不凡。

何止是不凡?簡直是天下神兵!

仇萬劫很快就判斷出,這支劍是由血烏金和玄冰鐵玉糅合鍛造成的。所以這支寶劍內明明充滿了渾厚強大的能量,可是卻內斂深藏,沒有一點外泄。

而且,這支寶劍古樸悠遠,讓人感覺到了無窮的歲月。

誰能擁有這樣的神兵利劍?哪一門哪一派的寶劍是如此屬性的?再配合無名脖子上的那一隻樹葉掛飾,頓時他的身份呼之欲出。

想到這個答案,仇萬劫身軀一顫,冷汗頓時爆*而出,四肢頓時一陣冰涼。

隱宗的人!混沌大陸的真正的統治者,天道盟至高無上的領袖。

而剛才自己竟然對他冷嘲熱諷!頓時間,仇萬劫只覺得自己身軀一陣陣顫抖。

沒有想到,避世了近二百年的隱宗弟子再次出現在世間。難道,有什麼天大的事情發生了嗎?

「仇莊主看好了嗎?」陽頂天淡淡道。

就是這個態度,就是這個態度,這就是隱宗的態度。

不倨傲,但是淡漠而又高不可攀。不無禮,但是又拒人於千里之外。

「看完了,果然是絕世神兵。」仇萬劫深深吸一口氣道,不知不覺間彎下了腰,雙手恭敬地將寶劍還給陽頂天。

仇一鳴此時也感覺到自己父親非凡的態度,頓時驚訝道:「爹爹,你幹嘛對他這個態度。」

「滾出去……」仇萬劫一聲厲吼,袖子猛地一甩,直接將仇一鳴推得飛出了門外。

獨孤鳳舞面無表情地站起身道:「仇莊主,那我們就告辭了。」

然後,她也要轉身走出。

「慢,慢,慢……」仇萬劫顫抖道:「貴客請坐,請坐1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