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五十四章:狂熱!神兵山莊(三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這是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這次氣海的跳動真的非常微弱,稍瞬既逝,又彷彿一團雜亂無章的線團中一個微小的線頭。又彷彿夢境中一個虛無縹緲的念頭,忽然感覺到,但是想要去尋找,又完全消失了。 陽頂天屏住呼...

他真的不知道,隱宗和自己所學的殺豬劍法是何等的關係?

見到面色複雜的獨孤鳳舞,陽頂天搖手道:「你不要問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獨孤鳳舞道:「我不會問你,我只是在想要不要現在殺掉你。」

頓時,陽頂天脖頸一寒,這個妖女可不說說著玩的,她真的是說到做到的。

然後,獨孤鳳舞絕美無雙的眸子就這麼盯著陽頂天,神情不斷變化,忽而變得冷酷,忽而變得柔和。忽而變得堅決,忽而變得猶豫。

陽頂天知道,此時的自己完全是徘徊在地獄的邊緣。他很討厭這種感覺,但是他沒有辦法。

最後,獨孤鳳舞深深吸一口氣道:「我應該殺掉你的,因為幾年之後你或許就成為我邪魔道最大的天敵。」

陽頂天沒有求饒,而是冷冷地盯著獨孤鳳舞。

「但是你現在不能死,要殺你,至少也要等到將玄火魔錘騙到手再說。」獨孤鳳舞道:「至少也要等你交出避火寒珠再殺掉你。」

陽頂天知道,她不會殺自己了。

深深望了獨孤鳳舞一眼,陽頂天冷聲道:「獨孤鳳舞,我會記住這一刻的。現在,開始學習婆娑渡劫劍的第二招吧。」

獨孤鳳舞也深深望了陽頂天一眼,道:「我也記住你的話了。」

接著,她拿過陽頂天手中的利劍。

「現在,我使出婆娑渡劫劍的第二招,離魂鏡,我會用玄氣模擬出效果。」

話音剛落下,獨孤鳳舞的身影瞬間消失在陽頂天的面前。

轉眼間,化作一道殘影,折射而出,出現在幾十米外。

手中之間,瞬間若影若現。

化成一道彎曲的弧光。

身影折射,劍光折射。

彎曲環繞,移形換影。

獨孤鳳舞的身體,連同她手中的劍,忽然出現,忽然消失。

真的如同離魂鏡一般!

瞬間,她的身影遍布了周圍上千米。她的殘影留在了湖水上,留在了空中,留在了竹林,留在了巨石邊。

最後,一道炫光,伴隨著迷人的幽香,獨孤鳳舞的身影忽然出現到陽頂天的面前。

收劍而立,婆娑渡劫劍第二招,離婚境結束。

「嚓……」忽然,方圓千米內獨孤鳳舞所有留下的殘影碎裂。

碎裂之處,湖水斷裂,巨石斷裂,竹林斷裂,地面斷裂。

總之,所有她經過的影子,全部撕裂。彷彿一幅畫,被斬成無數快。

陽頂天再一次窒息了,不知道是應該說獨孤鳳舞太強,還是應該說隱宗的劍法太強。

「接下來,我再演示一變,動作會慢一些,而且不會用玄氣製造效果,僅僅只是離魂境的表面招數。」獨孤鳳舞道。

然後,獨孤鳳舞再次演示了一遍。

失去了玄氣製造的效果,這個只有錶殼的離魂境就不那麼虛幻驚艷了。沒有那極具衝擊力的視覺效果了。

但是,獨孤鳳舞魔術一般的嬌軀曲線,還有絕美無雙的身姿則更加凸顯出來了。

環繞了千米,獨孤鳳舞折射回來,收劍而立,問道:「看清楚了嗎?」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看清楚了,但是這一招比江河泣難太多了。我一遍學不下來。」

「沒有讓你一遍學下來。」獨孤鳳舞道:「實際上,我們現在上神兵山莊你已經能夠唬住所有人了,這需要一招便可以,所以三個小時,能學多少是多少吧。」

說完后,獨孤鳳舞又自嘲冷笑道:「徒弟向師父學劍,師父教的是假的,但徒弟學到手卻是真的。這種事情上千年來,都沒有聽說過。」

陽頂天也無語一笑,然後接過獨孤鳳舞的劍,開始學習婆娑渡劫劍的第二招,離魂境。

果然很難!

第一式,陽頂天一模一樣做到了,但是氣海中沒有任何反應。

第二式,陽頂天也一模一樣做到了,但氣海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第三式,陽頂天已經無法做到了,剛才獨孤鳳舞的速度太快,折射而出太遠,軌跡和路徑,陽頂天已經無法掌握了。

收劍而立,陽頂天折身回來,道:「麻煩你再演示一遍。」

獨孤鳳舞接過劍,沒有開口,直接再演示了一遍。

這一次,她的速度更慢了。

整個離魂境演示完畢后,獨孤鳳舞折身回來,將寶劍遞迴給陽頂天。

陽頂天再次嘗試。

第一式,依舊做到,氣海沒有反應。

第二式,也做到了,但氣海依舊沒有反應。

上一次沒有完成的第三式,這次也順利完成。

第四式,陽頂天醞釀了很久,依舊成功完成。

第五氏,宣告失敗。

然後,他又折身回來。

不用等到他開口,獨孤鳳舞直接接過劍,再次演示,速度更加的慢。

……

在獨孤鳳舞演示第十一遍的時候,陽頂天完全終於在招式上完全掌握了婆娑渡劫劍,但是氣海始終沒有任何反應。

陽頂天一遍又一遍地試,五遍,十遍,二十遍。

時間一點一點地流失,轉眼間就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時辰,一半的時間過去了,婆娑渡劫劍足足還有七招沒有學,但是獨孤鳳舞也沒有催,只是淡淡地站在一邊。

最後,陽頂天不知道第幾遍練這一招離魂境,氣海依舊完全沒有任何反應的時候。陽頂天心中懷疑,是不是獨孤鳳舞不願意陽頂天學會真正的婆娑渡劫劍,所以故意將錯誤的離魂境教給了自己。

再練了幾遍后,依舊沒有任何玄氣反應,頓時陽頂天心中更加的懷疑,心中忍不住想要問獨孤鳳舞。

但是,就在他準備質問出聲的時候,忽然氣海深處猛地一跳,玄脈也有了反應。

陽頂天趕緊投入所有的精神去追逐這種感覺。

這是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這次氣海的跳動真的非常微弱,稍瞬既逝,又彷彿一團雜亂無章的線團中一個微小的線頭。又彷彿夢境中一個虛無縹緲的念頭,忽然感覺到,但是想要去尋找,又完全消失了。

陽頂天屏住呼吸,凝聚所有的精神去尋找,去捕捉這種感覺,這種玄氣的跳躍。

毫無疑問,這是最難的部分,一旦被找到,然後就可以猛地牽扯出來。

不斷地找,不斷地找!

忽然,陽頂天找到了這個玄氣跳動的最原始痕,找到了這一招玄氣流轉的根源。

然後,完全根據感覺,飛快地使出這婆娑渡劫劍的第二招,離魂境。

不斷地練,忽快忽慢,追隨著玄氣的脈絡,用力地倒逼離魂境的根骨脈絡,一點一點地剝離。

將周圍的一切,完全拋之腦後,完全沉浸在離魂境的世界中。

果然,最開始的部分也是最難的部分,一旦找到了那個線頭,陽頂天立刻將整條線都扯了出來。

「嗖嗖嗖嗖……」在竹林中,在湖水上。

陽頂天身影飛快地折射而出,留下一道道殘影。

閃現在湖水上,閃現在竹林間,閃現在巨石下。

他的身影彷彿一顆顆珍珠,他的劍彷彿針和線,飛快地移形換影,飛快地將穿針引線,將所有的珠子串聯起來。

瞬間,在山谷中構造出一個殘影畫卷。

「啪……」最後,陽頂天身形如同飄影一般,回到了遠處。

「碰……」所有的殘影猛地碎裂。

頓時,空氣被撕開。

湖水被撕裂成無數的水滴和蒸汽。

竹子被猛地攔腰截斷。

巨石留下一道深深的裂痕!

陽頂天再次成功了,真正學會了婆娑渡劫劍的第二招,離魂境。

儘管威力依舊比獨孤鳳舞用玄氣構造出的虛假效果弱了很多,但他的離魂境所產生的畫面是真的,是真正屬於離魂境的威力。

獨孤鳳舞一再警告自己不要驚訝,不要被震撼。

但是見到這一幕,她還是覺得身體一陣陣麻痹,芳心深處湧起非常奇怪的情緒。

陽頂天來到獨孤鳳舞面前,將寶劍遞給了她,道:「現在,該學第三招了。」

「學什麼學?」獨孤鳳舞道:「時間早就過去三個時辰了,你第二招就花去了三個時辰。」

「有那麼久?」陽頂天驚愕出聲,然後抬頭望天。

果然有那麼久,剛開始學習離魂境的時候還是上午,此時太陽已經開始西斜了,不過沉浸在離魂境的世界中,對時間真的是完全沒有感覺埃

「婆娑渡劫劍接下來的招數不用學了。」獨孤鳳舞道:「以你的前兩招,就算在天道盟總部冒充隱宗弟子也完全夠了。時間快來不及了,趕緊上山去神兵山莊,騙取玄火魔錘。」

說罷,獨孤鳳舞直接走出山谷,然後朝著神兵山莊的方向走去,陽頂天也趕緊追了上去。

稍稍猶豫了片刻,陽頂天道:「有一件事情,我想還是告訴你比較好。」

「說。」獨孤鳳舞道。

「剛才我練習離魂境屢次失敗的時候,我還懷疑你是不是故意將錯的離魂境教給了我,事實證明你沒有那麼做,我真的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陽頂天道:「儘管我當時並沒有質問你,但我覺得還是有必要向你道歉。」

獨孤鳳舞沉默不語,很難得沒有藉機諷刺,只是面無表情。

陽頂天跟在身後,見到獨孤鳳舞奇怪的反應,不由得道:「該不會你真的故意把錯的離魂境教給我吧?你不願意我學會真正的隱宗劍法?」

獨孤鳳舞忽然停了下來,轉過絕美的臉蛋朝陽頂天道:「你猜對了,我確實把錯的教給你了。所以你是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

陽頂天頓時愕然無語。

獨孤鳳舞道:「但是我沒有想到,我明明將離魂境的招數弄亂了,弄錯了再教給你,沒有想到你非但沒有走火入魔,反而一點一點將待過來,然後完全學會了離魂境。你可知道,我當時差一點點就直接一劍過去斬下你的腦袋。」

陽頂天再次愕然無語,不知道是該感嘆獨孤鳳舞的無恥,還是該感嘆這套劍法的厲害,還是感嘆自己如此厲害。找到離魂境的玄氣脈絡點滴后,立刻沿著脈絡不斷挖掘,最後將正確的離魂境倒逼出來,完全掌握了。

「別感慨了,你只要記住,你越聰明越厲害,死得就越快。」獨孤鳳舞冷冷道,然後快速朝神兵山莊走去。

接著,焰焰披上一身紅色的斗篷,帶上了面巾。

因為,很快就要遇到人了,公孫三娘可是這個世界的超級巨星,一旦被人見到立刻會引起轟動的。

……

神兵山莊!

在黑鋒山的最高處,直接將山頂劈砍掉一半,然後整個山莊就建在劈出來的平地上。

整個山莊大約佔地三百畝,在天下的諸大勢力中,神兵山莊算是小的,畢竟他是專門鍛造兵器,不需要完全用武力維持自己的地位。但就算如此,神兵山莊依舊有一名宗師級強者坐鎮。

山莊大門,是兩支巨大的鐵劍,足有幾十丈,劍尖衝天,霸氣絕倫。

來到山莊門口,已經有許多人在門口排,基本上每一天都會有很多人前來拜會神兵山莊的,而且基本上都是有事相求,可見神兵山莊的人氣和強勢。

陽頂天和獨孤鳳舞的出現很快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因為陽頂天扮演的這個無名實在是俊美冷酷不凡。而獨孤鳳舞的嬌軀儘管罩著一層斗篷,臉上也戴著一層面紗,但是曼妙的曲線身姿,還有動人的氣質實在無法遮擋。

獨孤鳳舞沒有排隊,直接走到了門口。

頓時排隊的眾人臉色露出了不滿,儘管你身材曼妙,氣質神秘動人,但是也不能不排隊埃

獨孤鳳舞直接掀掉了面紗,緩緩道:「七秀坊公孫三娘前來拜會1

頓時,周圍一片寂靜。

然後所有的目光全部凝聚在獨孤鳳舞的臉上,所有人的面孔頓時變得狂熱!

而門口的神兵山莊弟子直接被獨孤鳳舞的絕色容光震懾,霎那間失神,失去了所有的反應。

「七秀坊公孫三娘,前來拜會。」獨孤鳳舞再次道,聲音柔和中帶著沙啞,天生就帶著無限的誘惑。

「哦……」神兵山莊的弟子這才清醒過來,然後猛地點了點頭,想要開口說話,但是緊張之下竟然結巴得連話都說不出,一下子脹得臉紅脖子粗,接著猛地轉身朝山莊內跑去,進去稟告。

「公孫大家,公孫大家……」

頓時,門外的上百人徹底轟動了,一下子忘記了排隊,趕緊圍繞了上來,恭敬狂熱地喊著獨孤鳳舞,拚命想要湊近,但是又不敢靠近獨孤鳳舞超過一米。

真是沒有想到,獨孤鳳舞另一個身份公孫三娘,竟然是如此受男人的狂熱追逐。

很快,所有人發現獨孤鳳舞的身邊還有一個男人,而且看上去還是那麼俊美的一個男人。

「公孫大家,您身邊這個男人是誰?是您的愛侶嗎?」終於有人忍不住問了,聲音帶著忐忑和酸意。

沒錯,你看上去是很帥,好像也挺了不起的樣子。但是肯定是配不上公孫三娘了,在這群粉絲的心中,天下是沒有男人配得上公孫三娘的。

「一個朋友,許久未見的故交。」獨孤鳳舞微笑著說道。

頓時,在場的男人覺得無比幸福,望向陽頂天的目光也多了幾分善意。

此時,山莊內響起一陣雄渾的聲音。

「公孫大家到訪,在下有失遠迎,抱歉抱歉。」

神兵山莊的莊主仇萬劫帶著十幾個人,匆匆地走了出來,距離獨孤鳳舞三娘還有幾十米的時候便拜下。

一邊說話,神兵山莊莊主的目光,如同電一般朝陽頂天射來。

公孫三娘艷名天下,但是潔身自好,從不和男人靠近,這個男子究竟何方神聖,竟然和公孫大家如此靠近?

……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