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五十三章:學隱宗劍法,震驚妖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這劍是真正從隱宗出來的?」陽頂天問道,因為這種寶器根本無法假冒,天生彷彿就帶著隱宗的氣息,古樸避世,卻又滲透宇內。 獨孤鳳舞點了點頭。 「此劍是用什麼鍛造的?」陽頂天問道。 ...

「你要是不幹,現在就死無葬身之地。」獨孤鳳舞淡淡道,然後她扭過嬌軀,款款朝外面走去,給陽頂天留下搖曳生姿的美妙背影,還有迷離醉人的女子芳香。

跟著她走到客棧大堂的時候。

頓時,所有的喧鬧聲靜止了。

整個畫面彷彿被定格了一般,所有的男人盯著獨孤鳳舞,瞬間忘記了所有的事情,只是獃獃看著。

「公孫大家,公孫大家……」

足足幾分鐘后,在場所有人都瘋狂呼喊著公孫三娘的尊稱。所有人齊刷刷地全部朝獨孤鳳舞行禮。目光儘管依舊迷離火熱,但已經全部不見了貪婪和慾火,只剩下無限的仰慕。就彷彿在地球時代,瘋狂的粉絲遇到天後巨星一般。

沒錯,公孫三娘就是這麼聞名天下,就是這麼讓所有男人瘋狂。

「借過……」獨孤鳳舞微微點頭致意,柔聲說道。

頓時,大堂上所有人分開一個通道,滿臉痴迷地目送獨孤鳳舞離開。至於跟在後面的陽頂天,儘管冷酷俊美,但直接被在場所有男人無視。

……

登上了去神兵山莊的馬車,陽頂天和獨孤鳳舞對面而坐。

陽頂天不自然地移開目光,因為眼前這個女人的誘惑實在太大了。真是奇怪,渾身**的獨孤鳳舞對他都沒有那麼大的吸引力。

眼前的「公孫三娘」,卻性感迷人得讓人不敢多看。

「妖女,假冒隱宗弟子的後果是很嚴重,很嚴重的……」陽頂天道。

獨孤鳳舞道:「又沒有讓你直接說自己是隱宗傳人,只要給別人一種感覺,你是隱宗的弟子。」

「那樣也是找死。」陽頂天道。

隱宗,真正的天下第一宗。

在混沌大陸,隱宗是至高無上的,是超凡脫俗的,超過了陰陽宗和玄天宗。

因為隱宗神秘而又強大,淡薄而又高尚。

兩次邪魔道的滅世之戰,最後的救世主都是隱宗。但是救世之後,隱宗卻又立刻將自己隱藏起來,絕對不會對天下發號施令。

如果不是天下危機,隱宗的人絕不行走世間。

所以,隱宗是天道盟毫無質疑的領袖,一旦隱宗弟子行走天下,天下所有名門大宗全部都會膜拜頂禮。

總之,假扮隱宗弟子的後果是非常非常嚴重的。因為任何一個行走在世界上的隱宗弟子,都會被視為未來的天下第一人,天道盟的第一領袖。地位比祝紅雪,甚至比東方冰凌都要高。

獨孤鳳舞冷聲道:「你以為你還有選擇嗎?」

是啊,此時陽頂天還有選擇嗎?拿到玄火魔錘,比什麼都重要。而且妖女讓他扮演,大概也容不得他拒絕。

接著,陽頂天想起一件重要事情,道:「隱宗弟子可是無比強大的,我假扮隱宗弟子,修為不夠,很容易露餡吧。」

「誰敢和隱宗弟子動手?」獨孤鳳舞道:「就是因為你太弱,扮隱宗弟子才安全,否則早就被人殺一萬遍了。」

接著,獨孤鳳舞掏出一片綠色的樹葉掛飾遞給陽頂天道:「戴在脖子上,等下找個機會讓神兵山莊的主人見到。」

「這又是什麼?」陽頂天道。

「隱宗弟子特有的掛飾,天下僅僅只有少數人才知道。」獨孤鳳舞道。

「那你為何會有?」陽頂天忍不住問道。

「關你什麼事?」獨孤鳳舞頓時不耐煩道,彷彿這件事情她尤其不願意說。

「快戴上,別逼我動手。」獨孤鳳舞威脅道。

陽頂天手摸著這篇碧綠的樹葉掛飾,頓時一股神秘清涼的氣息湧入體內,瞬間讓人心曠神怡。

毫無疑問,這件東西是真的,真的是隱宗之物。

戴上了這東西,就真的玩大發了,後果可是會非常嚴重。

陽頂天咬了咬牙,將這片樹葉掛飾戴上了脖頸。

難怪獨孤鳳舞這麼胸有成竹來神兵山莊啊,原來早就有了準備。

當然,其實陽頂天也早有計劃來借玄火魔錘,只不過他的那個計劃更加危險,借到的可能性更校

「你這個瘋女人,我會被你害死的。」陽頂天恨恨道。

「你的小命,本就掌握在我手中。」獨孤鳳舞冷道。

***

「下車吧。」忽然,馬車停了下來,獨孤鳳舞道。

「已經到神兵山莊了嗎?」陽頂天問道。

「讓你下車就下車,哪有那麼多廢話?」獨孤鳳舞道,她的口氣真是沖得很,如同吃了槍葯一般。

陽頂天下車之後,那個車夫朝獨孤鳳舞行了一禮,然後逃出一顆藥丸服下,接著轉身走開。

從頭到尾都沒有說一句話,很顯然這個車夫是邪魔道潛伏在天道盟的人,最後服用的那顆丹藥或許是讓自己忘記今

所見到的一切。

此處,是一個幽靜偏僻的山谷,中間一汪碧綠的湖水,四周綠竹環繞。

「現在我教你一套劍法,是隱宗的婆娑渡劫劍,一共十招,每一招分十個式,每一式有十個變化。總之,這是天下最複雜的劍法,你只有三個時辰學習。」獨孤鳳舞道:「我不要求你能使出這套劍法的神韻,但至少給死記硬背住,每一招表面看上去要形似。聽到了沒有?如果你做不到也就不用上神兵山莊了,我就直接將你的狗頭在這裡斬落下來。」

「怎麼?等下難道還要比武?」陽頂天問道。

「比武?你上去沒兩下就被人宰了,只是以防萬一,讓你露出一兩招唬人而已。」獨孤鳳舞道。

本來,陽頂天還想要問為何獨孤鳳舞會隱宗的劍法,但是瞧著態度肯定是不用問了。

「你看好了,我使出婆娑渡劫劍的第一劍,江河泣1

聲音落下,獨孤鳳舞絕世美妙的嬌軀輕飄飄飛起,漂浮在空中。

手中的利劍,輕輕地環繞,轉圈。

一圈,又一圈。

每一圈看上去彷佛都一樣,但每一圈看上去又好像都不一樣。

劍刃每揮舞一圈,獨孤鳳舞的嬌軀便圍繞著一個圓心轉動一圈,如同仙女一般,在空中圓形舞動,如夢如幻。

劍花轉了九圈,獨孤鳳舞也轉了九圈。

然後,第一招結束,獨孤鳳舞輕飄飄地落在陽頂天的邊上。

「看清楚了嗎?」獨孤鳳舞問道。

陽頂天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直接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套劍法,真的是太難太難了!

沒錯,看上去很簡單,就是一個一個地畫圓而已。

但實際上,每一個圓都要環環相扣,每一個角度,每一個弧度,都不能有絲毫的差錯。

僅僅這一招,何止是幾十上百個變化,簡直是幾百個,上千個變化。

這樣的劍法,別說練一百遍,練一千遍,一萬遍都不見得能學會。因為其中對玄氣的運轉線路,還有每一個角度玄氣的把握,都是無比複雜的。有真正的秘籍都需要無數遍的練習,真正掌握了劍法的精神和精髓后,才能真正學會。

現在,沒有秘籍,僅僅三個時辰內想要學整套劍法,比天方夜譚都誇張。

陽頂天搖了搖頭道:「沒有秘籍,只是看表面的劍招,完全是類貓畫虎,是不可能學會的。別說三個時辰,就是三百個,三千個時辰也學不會的。」

「又沒有讓你真的學會,只要看上去像那麼回事,能夠騙住人就可以了。」獨孤鳳舞不快道。

接著,她又道:「再說,我也只是會表面的招式而已。真正的江河泣,再使完最後一劍后,天空會有無數淚滴落下,每一滴淚,都可以殺人無形的。」

「礙…,那麼厲害?」陽頂天驚詫道。

「廢話,如果不厲害,怎麼能夠統治整個天下?」獨孤鳳舞冷聲道。

統治天下?隱宗統治天下了嗎?已經足足一百多年隱宗都沒有任何人行走於這個世界了。

「好了,我再使一遍江河泣,這次我用作弊的手段演示出江河泣的效果。」獨孤鳳舞道。

接著,她嬌軀輕輕飄起飛到空中。

婆娑渡劫劍,江河泣。

然後,又一個宮裝的仙女在空中環繞飛舞,手中的利劍如同秋水蕩漾,畫出一個又一個圓圈。

第一個圓。

第二個圓。

第三個……

第四個……

第九個圓,結束。

獨孤鳳舞飄飄回到陽頂天的身邊。

頓時,那一片天空憑空出現無數的淚滴,每一顆都晶瑩剔透,如同水晶,如同寶石一般,漂浮在空中美不勝收。

然後,這無數的淚滴開始墜落。

如同漫天夢幻的冰雨。

「啪……」降落在湖面之上。

頓時,平靜的湖面被撕裂,淚珠所過之處,湖水紛紛化成霧氣,灰飛煙滅。

淚珠落在底面上,瞬間如同雨打沙灘萬點坑,每一個坑,都深深近尺。

淚珠落在竹林上,竹葉,竹枝,竹杠紛紛化成齏粉。

這就是婆娑渡劫劍的威力,這就是隱宗劍法的威力。

強大到讓人窒息,美麗到讓人窒息,神秘到讓人窒息。

落地后,獨孤鳳舞的面色有些蒼白,因為剛才她耗費了無數的玄氣。

畢竟她並不是真正地會婆娑渡劫劍,而完全是用無數的玄氣製造出的這種效果。真正的江河泣,自然而然輕鬆地便有無數的致命淚滴灑落。

「好了,你去試一遍。」獨孤鳳舞道,然後將手中的劍遞給了陽頂天。

「用我自己的劍不行嗎?」陽頂天道。

「你那支劍看上去就像是蠢貨的劍,別人會相信你是隱宗的弟子嗎?」獨孤鳳舞道。

陽頂天接過了這支劍。

這是一支平凡的劍,但是入手之後,陽頂天就感覺到了它的不平凡。

一道無比古樸的氣息湧進體內,甚至陽頂天彷彿能夠感覺到它的一陣嘆息。

彷彿一千年,一萬年的嘆息。

毫無疑問,這支劍已經很長很長時間了,具體有多長不知道。

整支劍,僅僅只是十幾斤而已。遠遠望去,如同秋水一般通透,但近處一看卻發現劍刃深處有艷紅的脈絡,彷彿鮮血一般。

「這劍是真正從隱宗出來的?」陽頂天問道,因為這種寶器根本無法假冒,天生彷彿就帶著隱宗的氣息,古樸避世,卻又滲透宇內。

獨孤鳳舞點了點頭。

「此劍是用什麼鍛造的?」陽頂天問道。

「九十九塊血烏金和九十九塊玄冰鐵玉。」獨孤鳳舞道。

頓時,陽頂天再次倒吸一口涼氣。

好奢侈啊!血烏金,是鍛造陽系魂劍的。玄冰玉鐵,是鍛造陰系魂劍的。

現在,兩者竟然柔和在一起,一共198塊,竟然只鍛造出一支十幾斤重的寶劍,實在太驚人了。

毫無疑問,這是一支神兵利劍,而且是隱宗大人物才能持有的。難怪,握在手中感覺到無窮的能量,但是又完全感覺不到一絲煙火氣息。

不過不知道為何,這支寶劍竟然落在了獨孤鳳舞手中。當然,這支劍落在她手中其實用處不大,因為神兵利劍,都是會認主的。

「我真的會被你害死的。」陽頂天咬牙切齒道,拿著這支神兵冒充隱宗弟子,真的會轟動天下的,到時候被揭穿了,陽頂天是真正的死無葬身之地的。

「你會不會被我害死我不知道,但是你假如不趕緊練劍的話,你肯定會被我殺死。」獨孤鳳舞淡淡道。

「妖女,你這個妖女。」陽頂天咬牙切齒揮舞利劍道:「等到我比你強的那一天,我一定活活折騰得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獨孤鳳舞見到陽頂天這等形態,撲哧一笑道:「你沒有這個機會了,沒有等到那一天,我就會將你宰掉了。」

「早知你這麼狼心狗肺,當時在海上我就不應該救你,就應該讓你被那群海盜……」陽頂天沒有說完,便改了口道:「就應該趁著你虛弱的時候,一劍刺死你。」

「活該,誰讓你那麼愚蠢。」獨孤鳳舞淡淡道。

頓時,陽頂天的肺真的要氣炸了。

然後,大喊一聲:「婆娑渡劫劍第一招,江河泣1

然後,他快速地在空中畫圓飛舞,手中的利劍畫出一道又一道的圓圈。

動作是沒有錯,不過又急又快,完全沒有之前獨孤鳳舞的飄逸如仙,空靈美妙。

不到十五秒,陽頂天就已經使完了整招山寨版的江河泣。

獨孤鳳舞俏臉一寒,冷叱道:「陽頂天,你這是故意要和我過不去嗎?你能比劃得再丑一點嗎?」

「怎麼了?」陽頂天道:「你不是說,只要動作像就可以了嗎?我剛才動作沒有錯埃」

獨孤鳳舞頓時大怒,氣得堅挺的酥胸不住起伏,彷彿要裂衣而出一般。

「你這是江河泣,還是在殺豬啊,我真恨不得一掌劈死你。」獨孤鳳舞道。

接著,獨孤鳳舞收起怒氣,臉上露出一道寒意,冷冷「你再來一遍,假如還是這樣的話,我也不殺你,我閹割掉你。」

說罷,她目光朝陽頂天胯間掃去,冷道:「反正你姦汙了我,這也是你應有的懲罰。」

陽頂天身軀一縮,只感覺到小弟弟一涼。

「罷了,這個妖女冷血無情,真的是說到做到的,還是暫時不要激怒她了。」陽頂天心中暗道,至於姦汙她的那件事,陽頂天已經解釋不下一百遍了,也不想再浪費口舌了。

「好,這一遍我會用心,但不管達到什麼樣的效果,你都要認。」陽頂天認真道:「畢竟這完全沒有秘籍,也不知道劍法的精髓,僅僅只是徒有虛表,練習一百遍也沒有用。」

說罷,陽頂天緩緩閉上雙目,先讓自己完全沉浸下來。

然後,開始回憶獨孤鳳舞演示的婆娑渡劫劍第一招,江河泣。

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角度,都在腦子中浮現。

深深吸一口氣,陽頂天腳尖一點,猛地彈上空中。

慢吞吞地,刺出手中的劍。

秋水利劍,蕩漾而出。

畫出了第一道圓。

第二道圓。

在地上觀看的獨孤鳳舞深深鬆了一口氣,心中不由得佩服陽頂天的天賦。待他真正認真的時候,使出來的劍招真的和她一模一樣,絲毫不差,彷彿是複製過來的一般。要知道這其中可是有無數變化,而且陽頂天僅僅只是看了兩遍而已。

這樣的話,學完十招婆娑渡劫劍也不會超過兩個時辰。

陽頂天在空中依舊畫圓,完全模仿獨孤鳳舞,緩慢地使出江河泣。

在畫出第四個圓的時候,陽頂天氣海深處的玄氣忽然一跳,彷彿要鑽出來一般。

怎麼會這樣?

天下任何武者,一旦選擇學習了某種武技之後,氣海和這種武技就徹底綁定了。其他的武技就算再強大,再玄妙,也不會引起氣海的任何反應。

所以天下武者一輩子,只能學習一種武技。

但是現在,陽頂天的氣海竟然對婆娑渡劫劍有了反應?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這完全不符合混沌大陸的武道真理啊?完全不應該發生這種事情啊?

但事實上,確實真的發生了。

陽頂天模仿的婆娑渡劫劍,激起了陽頂天氣海的反應。

那麼,這就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婆娑渡劫劍和殺豬劍法,有著某種意義上的關係。

可是,天下又不可能出現真正相似的兩種武技。因為,每一個武技秘籍的玄氣脈絡都完全不一樣。

那,究竟是怎麼回事?

當陽頂天畫出第五個圓的時候,氣海內跳動的玄氣終於忍不住,猛地從氣海鑽出,通過玄脈,鑽入陽頂天手中的利劍。

「嗖……」陽頂天手中劍,在空中畫出了第五個實實在在的圓。

一道白色光圈組成的圓,實質性地漂浮在空中,非常美妙。

當陽頂天畫出第六個圓的時候,渾身的玄氣,開始飛快流轉。

「呼……」第六個圓,猛地撕開空氣,純粹的玄氣能量在空中凝聚,組成了第六個飄渺閃亮的圓。

陽頂天不知不覺。

但地上的獨孤鳳舞完全驚呆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麼會這樣?怎麼可能會這樣?

自己是邪魔道的第一天才,在演示婆娑渡劫劍的時候,也僅僅只是形似而已。

眼前的陽頂天,已經不僅僅是神似了,完全是真正進入了婆娑渡劫劍的精髓了。

而此時的陽頂天,則完全沉浸在玄妙的婆娑渡劫劍世界中。

畫圓的速度越來越慢,但畫出來的圓,越來越亮,越來越實質,越來越飄逸。

實際上,此時他的動作和獨孤鳳舞已經有些不大一樣了,他只是去追隨玄氣的路線,追隨自己的感覺。

此時,他深深地感覺到,這個婆娑渡劫劍和自己的殺豬劍法,儘管外形看上去天壤之別,但內在卻彷彿血脈相通。

神同形別!

尤其,這個所謂的隱宗劍法和殺豬劍法雖然表面招式上幾乎完全不一樣,但是內在玄氣屬性真的非常神似。

彷彿,根骨上這像是同一種武技,只不過以不同的形式表現出來。

彷彿,殺豬劍法是婆娑渡劫劍的另一個層次。陽頂天隱隱感覺到,殺豬劍法的層次更高,是被絕世強者改造升級過的婆娑渡劫劍。

婆娑渡劫劍看上去很玄妙,很飄逸。

而殺豬劍法很直接,很粗俗,很醜陋。

但,二者脈絡相同,反而是一種返璞歸真,從華麗走向低調。

「第八個圓。」

「第九個圓。」

每一個圓,都漂浮在空中,輕輕地蕩漾。

江河泣,完全演示完畢,陽頂天的身軀輕飄飄地落回原地。

然後,空中的這些圓弧開始碎裂,散去。化成漫天的淚珠,晶瑩剔透的淚珠。

「嘩啦啦1這些淚珠,如同冰雨一般墜落。

灑在湖水上,濺射出一團團水霧。

灑在地面上,砸出無數個淺淺的坑洞。

灑在竹林上,撕碎了無數的竹葉,打折了無數的竹枝。

沒錯,最後的淚珠不如剛才獨孤鳳舞的那麼多,威力也沒有那麼大。

但是獨孤鳳舞徹底驚呆了,甚至有一種做夢的感覺。

因為,她演示江河泣最後的淚珠是假的,是用無數的玄氣模擬出來的。

而陽頂天的江河泣最後的淚珠,是真的!

陽頂天自己也完全驚呆了,看著漫天落下的淚珠。

獨孤鳳舞僅僅只是讓自己學會表面的婆娑渡劫劍,但自己卻使出了真正的江河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