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五十二章:妖女淫威!假冒天下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舞還沒有出來。 陽頂天就這樣站在門口等,足足等了一個多小時后,獨孤鳳舞的門才打開。 她走出來的瞬間,所有見到的人再次驚呆了,然後所有的目光都陷入火熱和痴迷。 包括陽頂天,也驚呆...

對於陽頂天而言,天地玄火還有一個更加重要的作用。那就是,將雛劍鍛造成為真正的魂劍。還有,修鍊劍魂。甚至,後期的洗髓伐脈,都需要用到天地玄火。

可以這麼說,沒有天地玄火,陽頂天奪回雲霄城只能是做夢。四年半后想要戰勝東方冰凌,更加是痴人說夢。

沒有天地玄火,陽頂天所有的一切使命都免談。

可天地玄火是極度稀有的。

單單火雲魔洞裡面那個極品地火,需要方圓千里的土地才能孕育出一朵。而天地玄火,則需要方圓萬里之地,才能孕育出來。

一旦哪一處擁有天地玄火的秘密泄露出去,那整個混沌大陸都會徹底瘋狂。陰陽宗,玄天宗,乃至隱宗都會傾巢而出,不管付出任何代價,不管死多少人都會去爭搶。

……

陽頂天稍稍冷靜下來之後,不由得又患得患失。自己手中這幅地圖,究竟是不是天地玄火的地圖埃如此珍貴的東西,怎麼就輕而易舉到了自己的手中呢?

不過,從大魔頭李天嘯身上得來的東西,應該確實是寶貝吧。自己也真算是好心有好報,救了寧柔兒母女,卻得到了這麼珍貴的東西。

可惜自己不識得上面的文字,否則肯定能確定這是不是天地玄火的地圖。

可惜師父東方涅滅依舊沒有蘇醒,否則他應該會認識這些文字。

陽頂天又看了一會兒這個地圖,最終發現完全看不懂上面的東西,不由得先按捺無比激動的心情,讓自己幾乎沸騰的血液先安靜下來。畢竟,眼前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去火雲魔洞鍛造魂劍。

畢竟,魂劍也是自己最最重要的東西,是自己強大的基矗

將地圖放到空間指環內,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朝著獨孤鳳舞昏迷的地方走去。

先確認一下她有沒有死?有沒有醒來?然後,有必要將她留在這荒島上,自己划船離開,用最快的速度前往火雲魔洞。否則等到她一旦醒來恢復了強大的力量,那想走也走不了了。

……

獨孤鳳舞依舊在昏迷之中,如同睡美人一般,絕美的臉蛋蒼白沒有任何血色。

陽頂天將她抱起,找到一個稍稍隱蔽的地方藏好。

「我要走了,接下來就看你自己造化了。」陽頂天道,然後便要朝小舟走去。

但走到一般,忍不住又回過頭來,因為他發現獨孤鳳舞**上的傷口又開始流血了。

如果是普通女子,就任由這傷口惡化,只怕最後會死去的。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又走了回來,在她面前蹲下,解開她的衣衫。

儘管之前曾經看過獨孤鳳舞的裸體,但再次脫下她的衣衫,還是無比的緊張。

將她的衣衫剝到腰上,頓時胸前一陣雪白,讓陽頂天瞬間晃花了眼睛。

兩隻雪乳,真的如同凝脂一般,如同玉腕倒扣,挺拔玉立。

雖然不像焰焰那麼尺寸驚人,但依舊是一手無法掌握。按照地球上的演算法,絕對足夠D罩杯了。而且不管是形狀,還是色澤,沒有一處不完美。

美麗誘人到讓人無法呼吸。

唯一稍稍破壞這美景的,便是陽頂天留下的這道傷口了。

陽頂天的劍,正好刺在她的右乳上,留下一道三四寸深,一寸多長的傷口。此時如同嫣紅一抹,正流出鮮血,將整隻右乳都染紅了。

陽頂天取出上好的丹藥,輕輕在她**傷口上滾動。這下一來,掌心有難免觸碰到她嬌嫩美妙的玉乳。那種滑膩柔軟的感覺,讓陽頂天呼吸瞬間急促起來。

寧寧的丹藥非常奇妙,滾過傷口之後,直接止住了血。

然後,陽頂天從她的腰間取出萬絲雪錦,抽出上面的絲線。再從空間置換內取出一根細針。

穿針引線,一點一點為獨孤鳳舞縫傷口。

這種天蠶絲非常非常細,縫在傷口上以後也不會留下疤痕。

陽頂天縫得非常細,一寸多長的傷口,也足足縫了十來針。

「好了,完工1陽頂天本能地上前要用牙齒咬斷絲線,但馬上覺得不妥,要改換用劍切斷絲線。

但他還來不及抬頭,頓時感覺到脖子上一道冰冷,汗毛一點點豎起。

一股危險的能量,瞬間鎖住了他。、

「不會吧……」陽頂天心中驚呼,然後緩緩地抬起頭來。

果然,獨孤鳳舞已經醒過來了,她此時已經睜開了雙眼,絕美無雙的臉蛋一臉冰寒,如同寒霜籠罩。

「你,你玄氣恢復了?」陽頂天沙啞著嗓子問道。

獨孤鳳舞點了點頭,依舊任由自己的衣衫敞開,上半身完全赤luo在陽頂天眼前,彷彿絲毫都不在意。

「我只是為你療傷,為你縫傷口,免得你流血,或者留下難看的傷疤。」陽頂天道。

獨孤鳳舞又點了點頭,對於陽頂天再次剝開她的衣衫,看了她的裸體,她彷彿並不是非常在意。

「如果你沒有失憶的話,應該還記得,我對你有救命之惡,是我將你從海盜的魔爪中救出的。」陽頂天道。

獨孤鳳舞又點了點頭。

「只要記得我的救命之恩就好,總不好再翻臉無情吧。」陽頂天心中一松道:「那好,那現在你想說什麼呢?你想怎麼做?」

「交出避火寒珠,否則將你碎屍萬段。」獨孤鳳舞冷冷道。

陽頂天眼睛一翻,幾乎要昏厥過去。

這個妖女怎麼還是這一句,難道就不會換個花樣嗎?

陽頂天忍不住怒道:「你有沒有搞錯,我剛剛救了你的性命,你卻要將我碎屍萬段,你還有沒有良知?」

「我沒有良知,難道你現在才知道?魔女需要良知嗎?」獨孤鳳舞冷道:「再說,我讓你救我了嗎?」

頓時,陽頂天無語,仰頭望向蒼天。

「遇到你這種無恥的妖女,我無話可說,我也不跟你廢話了,你想怎麼辦動手吧,反正避火寒珠我是不會給你的。」陽頂天冷道。

獨孤鳳舞站起身冷道:「你真的不怕死?」

陽頂天直接閉上眼睛,不想再和這個不可理喻的妖女再說一句話。

頓時,脖頸一寒,一支利劍橫在他的脖子上。

「不交出避火寒珠,就是死1獨孤鳳舞冷道。

陽頂天依舊閉著眼睛,不說一句話。

「那對不起了,是你自找的,我殺了你后,再剖開你的屍體,不信找不到避火寒珠。」獨孤鳳舞冷冷道,然後猛地一劍斬下。

「砰……」

陽頂天脖子一寒,一陣劇痛,整個身體猛地摔倒在地。

獨孤鳳舞是用劍背砍過來的,不是用劍刃,她終究沒有殺陽頂天。

「如果不是為了避火寒珠,我真的恨不得一件斬下你這顆討厭的頭顱。」獨孤鳳舞憤怒道。

陽頂天睜開雙眼,露出笑容,道:「這就算是不殺了?」

「你不要佔了便宜還賣乖。」獨孤鳳舞道,然後抓住**傷口上的絲線猛地一件斬下。

切個線頭都那麼跋扈。

接著,她往前走了幾步時,眉頭一皺,低頭往自己下身一看,果然看到一道嫣紅。

「都是你害的,我真恨不得將你碎屍萬段。」獨孤鳳舞充滿了仇恨道:「萬絲雪錦呢?」

陽頂天趕緊將手中的雪錦遞出。

「女人的月事,噁心死了。」獨孤鳳舞冷道,然後猛地脫掉了全身的衣衫,瞬間露出雪白的天體,凹凸有致,豐胸,蛇腰,蜂臀,全身上下的曲線,充滿魔術一般的魅惑。

如此美妙無雙的天體,應該無比珍視,時時刻刻隱藏起來。而獨孤鳳舞,卻毫不在意。

陽頂天一愕,立刻轉過身去。

獨孤鳳舞玉足猛地一蹬,雪白天體躍上幾十米,從高處尋找趕緊的淡水池。

果然讓她找到了,在西北兩千米之外的密林之中。

獨孤鳳舞在空中轉身,輕飄飄地朝淡水池飛去。但飛去之前,手掌猛地一吸,竟然直接將陽頂天吸到空中,然後牢牢夾在腰上。

「你這個瘋女人,你去洗澡還帶著我幹什麼,你變態啊1陽頂天怒道。

獨孤鳳舞冷道:「從現在開始,你不能離開我的視線之內,一直到火雲魔洞,我不信你不拿出避火寒珠。」

接著,獨孤鳳舞又道:「至於我的身體,反正你已經看過,而且姦汙過,你愛怎麼看就怎麼看,愛看幾遍就看幾遍,我不在意。」

「你這個妖女,不知廉恥,不可理喻的妖女。」陽頂天咬牙切齒道。

……

兩日後,陽頂天和獨孤鳳舞出現在千里之外的鐵爐炎城。

鐵爐炎城,在西北大陸的東南部,距離雲霄城五千多里,距離火雲魔洞,近兩千里。當然,雲霄城在鐵爐炎城的西北部,火雲魔洞則在鐵爐炎城的東北部,在孤懸海外的一個火山島上。

鐵爐炎城,是一座武器之城,鍛造之城。

整個混沌大陸幾乎所有的武器鍛造世家,都環繞在鐵爐炎城周圍。這個世界幾乎絕大多數的武器交易,都在鐵爐炎城進行。

獨孤鳳舞和陽頂天來鐵爐炎城的唯一目的,就是玄火魔錘。因為只有玄火魔錘,才可以用來鍛造血烏金雛劍。

血烏金本身就已經是天下最堅硬,最耐熱的金屬,只有極品地火才能將血烏金燒熔化。燒熔的血烏金擁有極度可怕的溫度,天下任何鎚子都無法對它進行鍛造,因為只要一碰到燒紅的血烏金,再堅硬的鎚子也會被化成鐵水,哪怕接觸只有一瞬間。

而玄火魔錘,本身就是血烏金鍛造而成的。所以天下之間,只有玄火魔錘可以用來鍛造魂劍。

天下擁有玄火魔錘的,只有一家,那就是鐵爐炎城的領袖,神兵山莊。

神兵山莊,不在三宗九門二十七派中,但卻也是天道盟的中堅勢力,地位完全不亞於名門大宗。因為,天下大多數的神兵利劍,都出自神兵山莊。

神兵山莊和天下幾乎所有的名門大宗都有親密的關係。所以天下之人,無人敢得罪。

當然每隔幾十年,都會有人要鍛造魂劍,需要玄火魔錘那怎麼辦呢?

很簡單,向神兵山莊借!

東方涅滅,是向神兵山莊借的。西門無涯,也是向神兵山莊借的。

毫無例外,能夠借來玄火魔錘的,都是天下宗師。

恐怖山莊的莊主趙無極,也曾經向神兵山莊借玄火魔錘。他帶來了幾十萬金幣,還有無數的珍寶。但是,趙無極連神兵山莊的門都沒能進去就被趕了出來。

後來,還是西北親家的主君出面,幫趙無極借來了玄火魔錘。

從此可見,玄火魔錘可以外借。但只借給天下宗師,只借給三宗九門級別的。二十七派的分量都不夠,更別說其他閑雜人等了。

而陽頂天和獨孤鳳舞,應該絕對屬於閑雜人等了。

陽頂天是雲霄城主繼承人,而且是東方涅滅的徒弟。但可惜,他的身份不能曝光。

獨孤鳳舞,是萬血宮的公主,邪魔道第一美女天才。可惜,正邪不兩立,一旦獨孤鳳舞暴露身份,只怕整個鐵爐炎城都會對她進行瘋狂追殺。

但明知如此,獨孤鳳舞和陽頂天還是來到了鐵爐炎城,稍作休整之後,就準備前往神兵山莊「借」玄火魔錘。

神兵山莊在不在城內,而在百里之外的黑鋒山上。

……

陽頂天和獨孤鳳舞來到了鐵爐炎城中最好的客棧,兩個人都籠罩在黑斗篷中,不露出真面孔。

不過,周圍的人並沒有露出多少好奇的目光,因為這樣的人在鐵爐炎城中很多。

「開兩個房間,要最好的。」獨孤鳳舞道。

於是,客棧就給兩人開了最貴最好的兩個房間。

兩個房間緊挨著,來到房間門口,等僕從離開之後,陽頂天道:「我們就這樣去借玄火魔錘是肯定借不到的,你有什麼法子?」

獨孤鳳舞直接遞過來一張人皮面具,還有一包衣衫道:「戴上這張面具,換上這身衣衫。」

陽頂天不解,不過現在這個妖女陰威衝天,他也沒有反抗。

……

進入房間后,陽頂天先在浴桶中沐浴,將全身洗得乾乾淨淨。

然後,穿著中衣坐在鏡子面前,開始進行全新的喬裝打扮。

換上一張全新的面具,也是空間指環內最最逼真的面具,但不巧的是,這也是一張最最俊美的面具,甚至俊美得有些過分,幾乎可以和祝紅雪這個小白臉相媲美了。

一點一點地戴上面具,確保嚴絲合縫,然後再仔仔細細戴上長發套,再換上一套無比昂貴的雲絲錦袍。

頓時,一個無比冷酷俊絕的美男子出現在鏡子裡面。

之所以是冷酷,是因為這張面具本身就是冷酷的。而且,這面具畢竟不是活的幻影面具,所以不適合有過多的表情,否則可能會被人敲出一點點不自然。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弄得這麼帥的。」陽頂天朝著鏡子裡面苦笑道。

然後深深吸一口氣,維持冷酷的模樣,緩緩走出了房間。

剛剛走出門,立刻便吸引來許多道目光,幾乎所有人都望過來,不僅僅是女人。只不過,女人的目光更加迷離和火熱。

獨孤鳳舞還沒有出來。

陽頂天就這樣站在門口等,足足等了一個多小時后,獨孤鳳舞的門才打開。

她走出來的瞬間,所有見到的人再次驚呆了,然後所有的目光都陷入火熱和痴迷。

包括陽頂天,也驚呆了。

當然,獨孤鳳舞的絕世之貌陽頂天已經看了很久了,所以不會瞬間驚呆。

讓他受驚的是,此時的獨孤鳳舞竟然變成了一個艷絕人寰的狐狸精,一個紅顏禍水級別的嫵媚嬌娃,艷光四射,渾身每一寸都流露出嬌艷欲滴的媚意。

沒錯,獨孤鳳舞是這個世界上最最美麗的女人。但是她卻從來都布把自己當成女人,甚至陽頂天也把她當成了東方不敗,她擁有一種雌雄莫辨的個性絕美。

她從頭至尾,都沒有流露出任何一點點女人味。

但是現在,她全身每一寸都流露出濃膩的女人味,就彷彿一顆熟透的水蜜桃一般,完全要滴出水來一般。

她的臉完全變了,但是沒有任何易容或者面具的痕。說實在話,變化后的臉並沒有她真實面孔那麼絕美無雙。

但關鍵是媚,說過分一點,可以上升到騷。

桃花眼眸,水汪汪的。

櫻桃小嘴,完全是紅唇烈焰,讓人充滿了親吻的慾望。

整張臉蛋,雪白滑膩如同凝脂。嬌媚欲滴,如同顫顫微微的果凍一般,充滿了讓人咬下一口的慾望。

至於身材,就更過分了。

獨孤鳳舞很高,嬌軀前凸后翹如同山川起伏一般,完全擁有魔術一般的吸引力。但是,幾乎所有的時候她都穿男裝,將自己的凹凸起伏的曲線完全隱藏起來。

可是現在,她穿著粉紅色的宮裝,恨不得將自己魔鬼一般的曲線完全暴露。

小蠻腰輕輕一束,如同蛇一般。接著往下的曲線,急劇長大,圓滾挺翹的美臀被絲綢褲管緊緊裹彷彿要裂衫而出。甚至,兩瓣豐肥圓臀的形狀都有些凸顯出來。

甚至到了大腿處的褲管也是緊繃繃的,將兩條豐滿修長,渾圓彈力的大腿形狀也完全凸顯出來。到了膝蓋往下,粉紅色的褲管又如同喇叭花一般張開寬鬆。

下半身穿得如此冶艷,上半身更加過火。

從蛇腰道**,都是緊身的絲綢宮裝上衣。就連粉臂部分的袖子也是緊繃的,直到手腕以下,才又如同喇叭花一般張開寬鬆。

**部位,是深V開襟,白膩滑嫩的**,一小部分裸露在空氣中,還有深不見底的乳溝,誘惑惹火。

這樣的打扮,瞬間就點燃所有男人的慾望之火,直接要讓男人瘋狂欲魔。

……

「你,你這是要對神兵山莊的人使用美美人計嗎?」陽頂天望著這樣的獨孤鳳舞,忍不住問道。

獨孤鳳舞淡淡看了一眼陽頂天道:「你有意見?」

陽頂天微微一愕,然後搖頭道:「沒有。」

獨孤鳳舞取出一隻藍色的寶石吊墜,戴上自己的粉頸,頓時那可碩大的寶石剛好落在深邃誘人的雪溝上,更加點綴出雪白嬌膩。

「記住,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七秀坊的公孫三娘。」獨孤鳳舞道。

陽頂天頓時一愕,七秀坊可是三宗九門二十七派之一,可是舉世聞名。它和天風閣一樣,全部都是女弟子。但是名氣卻比天風閣還要響一些,因為七秀坊的弟子經常行走天下,一直以來都毫不吝嗇向世人展現自己的美麗和性感。

而且,七秀坊也不禁婚配。事實上,有無數的七秀坊弟子嫁入名門大宗之中。七秀坊的女子,是天下所有男人夢寐以求的恩物。

而公孫三娘,也是確有其人的,在七秀坊中排名第三。而且,她還是天下最最著名的美人兒。要論天下男子最想娶的女人,不是九天仙女東方冰凌,也不是雲霄公主西門焰焰,而就是公孫三娘。

因為,公孫三娘色藝俱絕。尤其劍舞,更是聞名天下。

最最重要的是,公孫三娘的嫵媚嬌柔,是東方冰凌這種謫仙無法比擬的。

「公孫三娘天下聞名,不好假冒吧。」陽頂天忍不住低聲道。

獨孤鳳舞朝陽頂天望來一眼,道:「公孫三娘,就是我1

「礙…」陽頂天頓時一愕。

公孫三娘就是獨孤鳳舞,獨孤鳳舞就是公孫三娘?

沒有想到,天下聞名的公孫三娘,女子嬌媚之最,性感之最,竟然是獨孤鳳舞的另外一個身份,難怪她竟然破天荒地打扮得這麼過火,因為七秀坊的女子都是這樣的。

「天哪……」陽頂天忍不住低聲道:「那為何真實的你,看不見一點點女人味埃」

「扮禍水扮多了,才痛恨女人味。」獨孤鳳舞道。

接著,她美眸一瞪道:「好了,廢話不要那麼多,去神兵山莊借玄火魔錘。」

陽頂天稍稍猶豫道:「你用公孫三娘的身份去借火雲魔錘,估計還不大夠格吧。」

獨孤鳳舞淡淡道:「我的身份不夠格,但是你的身份夠格。」

陽頂天一驚道;「那……那我現在是什麼身份?」

「隱宗降臨世間的傳人無名,天道盟至高無上的領袖,真正的天下第一人1獨孤鳳舞淡淡道。

陽頂天徹底驚呆了,如同被雷劈了一般,顫抖道:「你,你這是要讓我死無葬身之地嗎?」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