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四十九章:一劍刺入妖女的…胸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法感覺到它的冰寒氣息。」 頓時,獨孤鳳舞目光再次望向陽頂天的全身,她在懷疑陽頂天將避火寒珠吞到肚子裡面,又或者塞進了體內。 「交出來,不要逼我將你開膛破肚。」獨孤鳳舞冷道,然後將鋒利的...

「不錯的條件。」陽頂天道:「不過,我拒絕。」

獨孤鳳舞冷笑道:「我之所以提這個條件,是因為我噁心男人的一切,不願意觸碰你,不願意搜身。避火寒珠在你身上,我要搶你以為你擋得住?」

陽頂天雙手一攤道:「你大可以來搶,能找得到算是你本事。」

「敬酒不吃吃罰酒。」獨孤鳳舞冷道,手中利劍猛地凌空一劈。

瞬間,一股無比強大的能量,猛地撕開陽頂天的衣衫。

「嘶……」陽頂天只覺得身體一寒,身上的衣衫頓時被撕得乾乾淨淨,渾身赤裸站在獨孤鳳舞的面前。

全身上下,空空如也,哪裡有什麼避火寒珠?

面對陽頂天**的身體,獨孤鳳舞沒有任何羞澀,目光如電掃射過陽頂天全身每一寸地方,果然沒有發現避火寒珠的任何痕。

「嗖……」又猛地凌空一斬。

「砰……」頓時,陽頂天落在地上的衣衫瞬間灰飛煙滅,依舊沒有避火寒珠。

這獨孤鳳舞,簡直強大到令人髮指。就如同她自己所說,天下年輕高手之中,只有東方冰凌是她的對手。

獨孤鳳舞猛地一劍橫在陽頂天的脖子上,冷道:「你將避火寒珠藏在船上的哪個地方?說出來,否則我毀掉整艘船,然後將你碎屍萬段。」

她之所以說陽頂天將避火寒珠藏在了船上,是因為她知道陽頂天要帶著避火寒珠去火雲魔洞,所以不可能將避火寒珠藏在西南大陸。

「我又不是傻子,會將避火寒珠藏在船上,它散發出來的冰寒能量那麼明顯,很輕易就可以被找出來。」陽頂天道。

「那你就是將它提前給某個人。帶到西北大陸了。」獨孤鳳舞道:「你將它給了誰?你們在西北大陸哪裡匯合?」

陽頂天不語,只是冷笑。

「不對,你在西南大陸能夠信任的只有穆家人,他們都留在西南大陸沒有離開。避火寒珠如此重要,你不能交給別人。」獨孤鳳舞道:「你將避火寒珠藏在了身體的某處地方,我之所以感覺不到冰寒氣息。是因為你用某種東西包裹住避火寒珠,而且你是純陽之軀,所以我無法感覺到它的冰寒氣息。」

頓時,獨孤鳳舞目光再次望向陽頂天的全身,她在懷疑陽頂天將避火寒珠吞到肚子裡面,又或者塞進了體內。

「交出來,不要逼我將你開膛破肚。」獨孤鳳舞冷道,然後將鋒利的劍刃橫在陽頂天的肚子上。

陽頂天依舊不語,只是盯著獨孤鳳舞冷笑。

「別以為我不敢。」獨孤鳳舞一怒。猛地一劍朝陽頂天刺去。

陽頂天依舊站立這一動不動。

「嘶……」利劍猛地刺中陽頂天的肚子。

這個小娘皮真是狠啊,真的直接就一劍刺來。

但是,讓獨孤鳳舞驚訝的事情發生了,她無堅不摧的寶劍刺在陽頂天身上,竟然直接被彈了回來,連一絲血跡也沒有留下。

「怎麼可能?」儘管她沒有用多少玄氣,但她手中的這支寶劍可是天下少有的寶刃,哪怕是宗師級彆強者的肚子也切開了。但是卻刺不穿陽頂天的肚子。

「你穿著深海玄衣?」獨孤鳳舞冷道。

陽頂天一愕,沒有想到她直接就猜到是深海玄衣。

「你竟然會有深海玄衣?難怪在柳絮山莊那次。你竟然沒有死。」獨孤鳳舞疑惑道:「你究竟是誰?東方涅滅和西門無涯也不會有深海玄衣。」

不過,獨孤鳳舞儘管非常驚訝,但是對深海玄衣卻沒有多少貪意,轉而將其拋之一邊。

「你以為穿著深海玄衣就有用,我可以從你的上面切開你的身體,也可以從你的下面切開你的身體。」獨孤鳳舞冷笑道。

「避火寒珠不在我體內。就算你將我碎屍萬段都沒有用。」陽頂天道。

「你不怕死?」獨孤鳳舞道。

「我當然怕死。」陽頂天道。

「那你以為我不敢殺你,又或者我不會殺你?」獨孤鳳舞道。

「你當然敢,當然會。」陽頂天道:「你這個女魔頭,又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的。剛才你那一劍刺來,就完全沒有將我的命放在眼裡。殺死我在你眼中和殺死一隻雞鴨沒有什麼區別。」

「那你想要抵抗,你想要和我動手?」獨孤鳳舞道。

陽頂天揮了揮手中的利劍,道:「我不是瘋子,面對秦少白,面對拓拔野,哪怕比我高出兩階我也拚死一戰。可是對你,我不會白費力氣。」

「算你識趣。」獨孤鳳舞冷笑道。

陽頂天當然識趣,這個妖女僅僅二十幾歲,但是已經接近宗師級強者。此時的雲霄城中,已經沒有一個人是她的對手了。

接著,獨孤鳳舞冷笑道:「東方冰凌完全不亞於我,所以你四年半后要和她決一死戰,我真不知道你是無知,還是愚蠢。」

「那是我的事情。」陽頂天冷道。

「沒錯,那是你的事情。不過你若不交出避火寒珠,那你現在就要被碎屍萬段,就別說什麼五年之約了。」獨孤鳳舞冷笑道:「我數到三,不交出避火寒珠,就撕開你的身體。」

陽頂天冷笑道:「你就算將我挫骨揚灰也沒有用,因為避火寒珠根本就不在我身體內。而且,你若殺掉我,就永遠得不到避火寒珠了,你也鍛造不了魂劍了。」

接著,陽頂天道:「我雖然不想死,但也絕對不怕死。你用死來威脅我,是沒有用的,這點你父親非常清楚。」

頓時,獨孤鳳舞無比憤怒,猛地一劍劃過。

「嗖……」頓時,陽頂天的脖子猛地裂開一道口子,鮮血噴涌而出。

這道口子距離頸部大動脈,只有不到一毫米。只要再深入一點,陽頂天就會鮮血狂噴而死。

陽頂天站著一動不動,盯著獨孤鳳舞,任由自己脖子上的鮮血湧出,流遍全身。

「很好,我不用你的生命威脅你。我用你剛勾搭上母女的性命來威脅你。」獨孤鳳舞冷冷道:「立刻交出避火寒珠,否則我立刻殺掉那對母女。」

陽頂天一驚,道:「你瘋了!她們是無辜的1

「我想殺誰就殺誰,有什麼無辜的?」獨孤鳳舞冷笑道,然後直接朝外面走去,便要去抓小寧寧和她的母親來威脅陽頂天。

這真是個女魔頭,真的是說到做到。天下任何人在她眼裡,真的如同就如同螻蟻一般。

她速度非常快,轉眼間就已經消失不見。

陽頂天飛快地追出。但緊接著又趕緊從空間指環內掏出一條短褲穿上,來不及穿其他衣服,直接提著劍追了出去。

但是,獨孤鳳舞已經無影無蹤了。

所有人見到幾乎全身**的陽頂天,頓時露出奇怪的目光。不過陽頂天此時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趕緊朝下面一層的艙房跑去。

但是用不著了,只感覺到一陣香風吹過,一道無比快的影子穿過。

那應該是獨孤鳳舞就回來了。手中提著兩個人,一個便是那個絕色少婦。另一個就是小寧寧。轉眼間就進入了自己的艙房。

她的速度實在太快,太驚人了,以至於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完全看不清楚,只感覺到一陣風吹過。

陽頂天趕緊轉身朝艙房內跑去。

果然,獨孤鳳舞站在艙房內。將利劍橫在那個絕色少婦的嬌嫩的玉頸上。

那個絕色少婦緊緊抱著自己的女兒,儘管嚇得渾身發抖,但依舊勇敢顫抖道:「你不要殺我的女兒,她是無辜的。」

「只要這個男人交出避火寒珠,我就不殺你們。否則我一個都不會留。」獨孤鳳舞冷冷道。

陽頂天猛地衝進來,朝著獨孤鳳舞怒道:「你這個妖女,放掉她們母女。」

獨孤鳳舞利劍一壓,頓時劃破了絕色少婦的粉頸,鮮血溢出。

「交出避火寒珠,否則我立刻殺了她們。」獨孤鳳舞冰冷道。

陽頂天渾身顫抖道:「你真是一個毫無人性的妖女。」

「交出避火寒珠,陽頂天。」獨孤鳳舞冷聲道:「不要讓我說第三遍。」

說罷,她猛地便要一劍切下,眼看著這個無辜的絕色少婦便要香消玉損。

「住手。」陽頂天大聲吼道:「放掉她們,我把避火寒珠給你。」

獨孤鳳舞盯著陽頂天,冷聲道:「我早就說過,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果然是憐香惜玉礙…」

說罷,她將手中利劍一松。

「快走,快走……」陽頂天朝那個絕色少婦道。

那個絕色少婦抱著女兒飛快地往外跑,經過陽頂天的身邊時,她忽然道:「那,那你怎麼辦?」

「你管我做什麼?快走礙…」陽頂天大聲道。

那名少婦沒有走,而是朝獨孤鳳舞道:「你會殺他嗎?」

獨孤鳳舞微微一愕,沒有想到這個看起來溫柔如水的女人竟然如此勇敢。

「不會,他交出避火寒珠之後,我會給他十五天時間逃跑。」獨孤鳳舞道:「不過十五天後,如果再被我抓住,就不要怪我。」

「你快走啊,抱著小寧寧走。」陽頂天大聲道。

絕色少婦朝陽頂天望來,柔聲道:「我叫寧柔兒,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小寧寧的舅舅。」

「舅舅……」小寧寧迫不及待喊道。

最後,寧柔兒望著獨孤鳳舞道:「姑娘,你是我見過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女孩。我希望你說話算話,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但我知道你眼前這個男人或許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男人,請你說話算話,不要傷害他。」

說罷,寧柔兒抱著女兒飛快地跑了出去。

……

「那對母女已經走遠了。」獨孤鳳舞冷聲道:「把避火寒珠交出來吧。」

陽頂天滿臉冰寒,緩緩拔出利劍,朝獨孤鳳舞緩緩走去。

獨孤鳳舞面色一變,道:「你要和我動手?」

陽頂天舉劍繼續往前走。

獨孤鳳舞冷笑道:「你這是在以卵擊石,飛蛾撲火嗎?」

「是啊,是飛蛾撲火。」陽頂天無奈笑道:「但,是你逼我的。明知一死,也只能舉劍!讓我就這樣交出避火寒珠,我受不了這個侮辱。」

說罷,陽頂天一聲斷喝,猛地衝上,一劍朝獨孤鳳舞的喉嚨刺去。

就只是輕飄飄的一夾,陽頂天拼盡全力也紋絲不動。

「當……」獨孤鳳舞輕輕一彈。

「噗……」陽頂天如同稻草一般,猛地飛出十幾米,在空中鮮血狂噴而出。

「砰砰砰……」陽頂天的身體砸在堅硬的艙房板壁上,瞬間將木牆砸成粉碎,一層兩層三層……,足足將五道板壁撞成粉碎,陽頂天的身體直接擊穿了大船,直接就要朝大海飛出去。

「怎麼回事?裡面的人立刻給我滾出來。」外面傳來一聲斷喝,然後十幾個持劍武夫猛地沖了進來。

「滾出去……」獨孤鳳舞一聲怒喝,左手袖子猛地一甩。

「砰……」瞬間,十幾個衝進來的武夫,瞬間粉身碎骨,死無全屍。

就這麼袖子一甩,所有進入她視野的人,全部化成血肉。

這個妖女的強大,完全讓人聳人聽聞。

與此同時,見到陽頂天要飛入大海,獨孤鳳舞右手探出袖子,猛地一吸。

頓時,一股無比強大的力量吸住陽頂天,直接將他又吸回到獨孤鳳舞的面前。

「交出避火寒珠……」獨孤鳳舞冷聲道。

「威武不能屈,休想1陽頂天一聲斷喝,然後猛地一劍又猛地朝獨孤鳳舞刺去。

明知道這是唐吉可德式的可笑進攻,但陽頂天依舊刺出這一劍。

「找死1獨孤鳳舞一怒,舉起手掌,迎著陽頂天猛地一掌劈下,完全無視陽頂天刺來的劍。

因為,陽頂天的劍無法傷害她分毫。而她這充滿怒氣的一掌,足以將陽頂天粉身碎骨。

「對不起師父,對不起焰焰,我實在不想妥協……」陽頂天望著獨孤鳳舞劈來的致命一掌,知道接下來就是粉身碎骨的結局,卻依舊朝獨孤鳳舞衝去,手中的劍依舊朝獨孤鳳舞刺去。

「噗……」獨孤鳳舞的玉掌,狠狠擊在陽頂天的頭頂。

陽頂天的劍,直接刺在獨孤鳳舞的胸膛上。

但是,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陽頂天沒有粉身碎骨,獨孤鳳舞劈在頭頂的這一掌,只是軟綿綿的沒有一絲力量。

而陽頂天這一劍,沒有阻攔,直接刺入了獨孤鳳舞的酥胸。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