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四十八章:妖女的大姨媽來了!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皂白就動手?我怎麼就流氓了?小心我要還手了啊1 「你都向我要萬絲雪錦了,還不是流氓,將他手腳打斷,閹掉他的臭東西。」那名美婦道。 頓時,十幾名護衛招數更加兇猛,刀刀朝陽頂天的下身要害砍...

獨孤鳳舞直接扔過來一袋金幣,冷聲道:「你去給我借,或者買三尺萬絲雪錦。」

萬絲雪錦?陽頂天一愕,卻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這東西是幹什麼的?獨孤鳳舞為何要這件東西。

但與此同時,心中也猛地一松一喜,原來果然不是認出了自己,而是指使自己去做事,只不過為何會挑上自己就實在不知道了。

「哦,好。」陽頂天道,然後趕緊拿著金幣朝外面走。

「你去船上最貴的艙房,容貌最美,氣質最高貴的女子借。」獨孤鳳舞道。

「嗯,我明白了。」陽頂天趕緊走了出來,感覺到後背已經被冷汗打濕了。

不過對於獨孤鳳舞讓他去借萬絲雪錦這件事情實在難以理解,為何她自己不去借,偏偏讓陽頂天去借。

不過這東西聽起來就知道很貴重,所以確實要去找身份高貴的女子才能借到。

陽頂天腦子閃過一個念頭,此時立刻下船遁入海中,離獨孤鳳舞這個小魔女越遠越好。

「不要想跑,否則將你碎屍萬段。」這個念頭剛剛起來,耳朵裡面頓時響起了獨孤鳳舞的聲音。

陽頂天心中頓時一寒,原來這個小魔女的氣機一直鎖定自己,這下是肯定走不了了,只能去給她借萬絲雪錦。

於是,陽頂天挨個敲開各個單獨的艙房,受盡了別人的白眼。

第一艙房,只有一個男人,打開艙門的第一個動作就是拔劍。

第二個艙房,是一對男女,衣著華貴,望著陽頂天的目光充滿了戒備。

「你找誰?」對方問道。

陽頂天道:「我來借三尺萬絲雪錦。」

「萬絲雪錦?」那個美貌女子瞬間臉紅過耳。強忍著不快道:「對不起,我知道這種東西,但是我們沒有。」

「哦,謝謝,那打擾了。」陽頂天道。

接下來,陽頂天敲開了第三道門。裡面是一個美婦人,艷光四射,頤指氣使。

「請問您有萬絲雪錦嗎?」陽頂天問道。

美婦人面色一變,尖聲道:「來人啊,抓流氓啊,抓流氓礙…」

頓時,用其他艙房猛地湧出十幾名護衛,為首的那名護衛道:「夫人,是誰?」

「就是這個流氓。出言調戲我。」那個美婦人一指陽頂天。

頓時,十幾名護衛猛地掄刀子朝陽頂天砍來。

陽頂天趕緊拔劍抵擋,不快道:「你們怎麼不分青紅皂白就動手?我怎麼就流氓了?小心我要還手了啊1

「你都向我要萬絲雪錦了,還不是流氓,將他手腳打斷,閹掉他的臭東西。」那名美婦道。

頓時,十幾名護衛招數更加兇猛,刀刀朝陽頂天的下身要害砍去。

陽頂天一邊拔劍阻擋。一邊內心埋怨,這狗屁萬絲雪錦究竟是什麼東西埃怎麼接這東西就成為流氓了。

正戰得越來越烈,船上其他人也都紛紛來看熱鬧,陽對嚼叢蕉唷

「你們再來,我就不客氣了埃」陽頂天始終手下留情,但敵人越纏越多,不由得大聲喝道。

此時。最裡面那個最大的艙門打開,露出一張嬌嫩如雪的的絕美面孔。

「大家都住手。」

所有人朝她望去,瞬間,所有人都驚呆了。

包括陽頂天,心神也瞬間一失。被這張絕美的臉蛋晃得有些迷離。

這真的是一張絕美無雙的面孔,每一寸肌膚都如同雪一般的白,如同羊脂一般嬌膩。

眉若遠山,眸似秋水,鼻若懸玉,唇若桃花。

十幾名瞬間被迷得意亂神迷,手中兵器紛紛掉落,忘記了打架。

陽頂天見過這個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東方冰凌,西門焰焰,獨孤鳳舞這三個女孩,便是這個世界最頂尖的美人。

可是眼前這個女子,渾身每一處都充滿嬌柔。她彷彿是永遠不會發怒的,永遠都是溫柔如水的。

穿著雪白裙子的她,蠻腰一束,纖纖一握。胸挺臀翹,嬌軀曲線沒有焰焰那麼誇張逼人,也沒有穆漣漪那麼火辣。但卻窈窕動人,充滿了讓人抱在懷中的柔軟感覺。

這個女人,溫柔得瞬間就會攻陷所有男人的心防!

「姐姐,你別誤會,他是我男人,是給我借萬絲雪錦的。」那個女子朝美婦人柔聲道:「他這人最笨不會說話,您不要在意。」

說罷,絕色女子款款走來,牽著陽頂天的袖子嗔聲柔道:「還不跟我進來。」

此時,眾人這才注意到這絕色女子是少婦打扮,表示已經嫁人了。

頓時,所有人望向陽頂天的目光充滿了**裸的妒忌,就連是女子的美婦,也露出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的表情。

就這樣,陽頂天在滿鼻的幽香中被這個絕色女子牽著走進了她的艙房。

這艙房內,還有一個小女孩,大約只有三四歲,粉妝玉琢一般,陽頂天真的還沒有見過如此精緻如雪的小女孩。

「娘,這是爹爹嗎?」小姑娘見到陽頂天,頓時怯怯問道,望向陽頂天的目光充滿了期待。

小女孩的眼睛又大又亮,真的如同兩顆寶珠鑲嵌在精緻的面孔上一般。

「這是叔叔,不是爹爹。」絕色女子柔聲道。

此時陽頂天才感覺到自己的失態,趕緊朝女子躬身行了一禮道:「多謝夫人為我解圍。」

「沒什麼。」絕色女子道:「你也太冒失了,這種東西怎麼能這麼大勢聲張地借呢?別人不把你當成流氓才怪。你等一會兒,我給你拿。」

然後,女子走到一隻箱子面前蹲下。

頓時,她窈窕動人的嬌軀彎成一道無比迷人的曲線,陽頂天呼吸一促,趕緊移開了目光。

「要多少?」女子柔聲道。

「三尺。」陽頂天道。

傳來剪刀裂帛的聲音。然後女子捧著一團潔白如雪的錦緞過來,遞給陽頂天道:「三尺或許不夠,你拿走五尺吧。」

「哦,謝謝,多少錢。」陽頂天接過,發現這五尺萬絲雪錦捧在手中真的一點重量都沒有。輕飄飄如同雲一般的柔軟輕盈,低頭一看這彷彿是絲綢,但是比絲綢柔軟得多,晶瑩剔透,卻是陽頂天從未見過的高檔絲綢布料。

「是誰來月事了啊,怎麼讓你一個大男人來借雪錦?」女子柔聲問道。

「啊,月事?」陽頂天一聲驚訝,頓時臉紅過耳。

這,這東西是女人月事用的?相當於地球上的衛生巾。也太奢侈了吧,難怪剛才那個看起來非常華貴的女子也沒有這東西。

難怪那個美婦人會如此激烈的反應,這又不是現代地球,陽頂天大聲地來借女子墊下身的東西,難怪被人當成流氓,頓時他恨不得船上裂開一道縫隙好讓他鑽進去。

「是,是我娘子。」陽頂天強忍著難堪道,然後直接掏出一袋金幣道:「給。給你錢。」

然後,他轉身就要離開這裡。

「要什麼錢?」女子將錢袋重新放回到陽頂天的手中。

「叔叔臉蛋紅紅。在撒謊。」忽然那個粉妝玉琢的小女孩指著陽頂天的臉蛋道。

「寧寧別瞎說。」女子柔聲嗔道。

「寧寧?」陽頂天頓時朝小女孩望去,她也叫寧寧,陽頂天心中一柔一酸,頓時想起了西門寧寧,那個對自己無限溫柔包容的寧寧,此時卻音訊全無。甚至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你叫寧寧?」陽頂天柔聲道,目中頓時充滿了憐愛。

「對啊,我叫寧寧,叔叔你叫什麼?」小女孩柔聲道。

「我,我叫天叔叔……」他絕對不應該說出自己的名字的。因為那樣太危險了,可是他看著小寧寧天真無暇的大眼睛,實在不忍心撒謊。

說出口之後,陽頂天本能一警覺,被眼前這個絕色少婦聽到了自己的名字還不要緊,但要是被獨孤鳳舞聽到可就不妙了。

「叔叔送你一件禮物,好不好?」陽頂天道,然後他趕緊伸進懷中掏,實際上確實在空間指環內挑眩

找了好一陣,終於找到了一件東西。

是一朵寒冰雕琢成的花朵掛墜,這件東西叫避毒冰玉,佩帶著它可以無懼天下99%的毒物。這東西價值連城或許不好說,但至少值幾十萬金幣,是西門寧寧留給陽頂天的寶物之一。

「不行,這東西太珍貴了。」絕色女子柔聲道,很顯然她知道這個避毒冰玉的價值,上前就要將它從小寧寧的脖子上取下來還給陽頂天。

「我送出的東西,絕對不會要回來的。」陽頂天堅饈俏液托寧的緣分,我非常非常喜歡她。」

「那,那多謝你了。」絕色女子柔聲道,然後朝女兒道:「寧寧,趕緊謝謝叔叔。」

小女孩上前抱著陽頂天的脖子,撅起小嘴在他臉上親了一口,甜甜道:「謝謝叔叔。」

「不客氣。」陽頂天寵溺地摸了摸她的小腦袋,然後站起身道:「那我告辭了,夫人。」

「嗯。」絕色女子道:「替我向弟妹問好。」

陽頂天又是面孔一紅,點了點頭,然後朝艙門外走去。

走到門口的時候,小寧寧忽然道:「叔叔,寧寧沒有見過爸爸,你給我做爸爸好不好?」

小女孩內心最乾淨,本能感覺到陽頂天對她疼愛,缺乏父愛的她見到陽頂天要走,心中捨不得,童言無忌,頓時衝口而出。

頓時,絕色少婦臉蛋一紅,眼圈也跟著一紅,嗔道:「寧寧,不要瞎說。」

小姑娘眼圈一紅,大顆的淚水滾出,道:「我沒有瞎說,爹爹不要娘親了,也不要寧寧了。外婆也不喜歡我們,將我們趕出來,這些我都知道,叔叔對我好,我要讓叔叔當爸爸1

頓時,絕色少婦再也忍不住,淚水湧出。朝陽頂天道:「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胡亂說話,你不要在意。」

見到小寧寧充滿淚水的大眼睛,陽頂天心中一酸。他無意去揣著這對母女背後的故事,但基本上也能猜出些許。

絕色少婦朝他一笑。柔聲道:「我們這次就是帶著寧寧去找她爸爸的。」

陽頂天很像知道,這個小姑娘的父親到底是誰?竟然如此狠心拋棄這麼溫柔美麗的女人,拋棄這麼可愛的女兒。但很顯然,這個女子是在娘家過不下去了,所以才帶著女兒來投奔孩子的父親。

可是,當年這個男人忍心將她們拋棄,那麼此時再帶著女兒去投奔,或許面臨的是一個更加痛苦難堪的局面。

陽頂天心中酸澀,他很想說如果遇到難事。請到雲霄城來找我。他內心也充滿了保護欲,但此時他自己都自身難保。此時的雲霄城,已經是敵人所盤踞。

所以只能咬了咬牙,鄭重地說一句道:「夫人,保重1

然後,直接轉身離開。

「哇……」後面,小寧寧難過地大哭而出。

「叔叔也不喜歡寧寧,叔叔也不要寧寧……」陽頂天只聽到一點點。寧寧的哭聲頓時被關在艙門之內。

頓時,陽頂天趕緊加快了腳步。

****

來到獨孤鳳舞的艙房。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走了進去。

因為內心的難過酸澀,使得對獨孤鳳舞的緊張情緒也消去了許多。

此時,獨孤鳳舞背對著陽頂天,身上的長袍已經脫去,剩下雪白柔軟的中衣。將她凹凸有致的嬌軀襯托得迷人萬千。

「這是五尺萬絲雪錦,這是你的錢袋,告辭。」陽頂天將東西放在桌子上,然後便要轉身離開。

「慢著。」獨孤鳳舞道。

「還有什麼事情?」陽頂天稍稍有些不耐煩道。

「你真是處處留情啊,借個雪錦。就能勾搭上一個大美人,還附送了一個小美人。」獨孤鳳舞轉過嬌軀,露出她絕美無雙,艷絕人寰的面孔,她已經卸下了易容。

「你不要血口噴人。」陽頂天頓時大怒道:「你出口侮辱我不要緊,但不要侮辱別人純潔的母女。」

憤怒之下,陽頂天也忘記了獨孤鳳舞的恐怖強大。

「這就捨不得了?這就惜香憐玉了。」獨孤鳳舞嘲諷道:「你還真是一個情種啊,陽頂天1

「我再說一句,那位婦人已有丈夫,貞潔無暇,你不要玷污她的名聲……」陽頂天說道一半忽然停了下來,因為獨孤鳳舞叫出了他的名字。

「你認出了我?」陽頂天身軀猛地弓起,手掌瞬間握緊了劍柄。

「當然。」獨孤鳳舞道:「否則,我怎麼會上這艘船?為了找你,我已經尋遍了幾十艘船了。」

陽頂天不敢置通道:「你怎麼能認出我?」

「我用邪魂訣向天下懸賞避火寒珠,但一無所獲。十來天前,我聽說西南大陸的穆家塢採到了一顆避火寒珠,於是我用最快的速度趕去,我抓到了穆漣漪。」

「你將她怎麼了?」陽頂天問道。

「放心,我只是用某種邪術讓她開口說話,沒有將你的小情人怎麼樣。」獨孤鳳舞冷笑道:「在我的邪術下,任何人都會開口。我知道了避火寒珠在你身上,而且你帶著它北上前往火雲魔洞。所以我用最快的速度追上來,來到這處碼頭等你,一艘一艘船地找,終於在這艘船上找到了你。」

「你只見過我一面,而且我帶著面具,你怎麼能認出我?」陽頂天道。

獨孤鳳舞冷笑道:「為了方便我追殺你,我父親在你身上留下了永久無法抹去的痕,在百丈之內,我都可以找到你。」

「該死的獨孤逍,該死的王八蛋。」陽頂天怒道。

「沒錯,他真是一個該千刀萬剮的老混蛋。」獨孤鳳舞肆無忌憚地罵著自己的父親,然後朝陽頂天笑道:「你給我借來了萬絲雪錦,多謝你了。那麼,把避火寒珠交出來吧。否則,我立刻將你碎屍萬段。」

「你這是在消遣我嗎?」陽頂天怒道:「明明已經認出我了,沒有動手殺我,反而讓我去借什麼萬絲雪錦,士可殺,不可辱!你這是在消遣我嗎?」

「我沒有消遣你。」獨孤鳳舞冷冷道:「我讓你去借萬絲雪錦,就是因為我月事來了。」

說到這裡,獨孤鳳舞面孔一寒,目光充滿了殺氣,冷冷道:「這還要拜你所賜,我原來艷陽之軀,所以沒有月事這種麻煩污濁的東西。你這個混蛋,玷污了我的清白,毀了我的處女之身,讓我和俗世女子一樣,每個月都要遭到月事的折磨。」

「我沒有,我他媽沒有碰過你。」陽頂天大聲道:「沒錯,我是看過你的身體,但我是無意的。但我沒有碰過你,你還是一個處女,是你那個王八蛋老爹陷害我。」

「那我的身體裡面,為何會有你的玄陽氣息?」獨孤鳳舞柳眉一豎,無比憤怒道:「我本來無比純凈的身體,卻被你的氣息所玷污,你沒有對我做那種事情,我體內怎麼會有你的氣息能量?」

「我他媽的怎麼知道?」陽頂天大聲怒道:「我有沒有睡你,你只要看處女膜還在不在就清清楚楚,假如你之前是處女的話?」

「啪……」獨孤鳳舞頓時狠狠一道耳光扇過來。

陽頂天只覺得臉上一熱,頓時火辣火辣的痛。

「還用得著你說?」獨孤鳳舞冷聲道:「我醒來的時候,下身正在流血,代表純潔的那層膜已經徹底被你骯髒的東西撕破了。」

陽頂天頓時想起來,他將獨孤鳳舞抱起來的時候,她的下身確實在流血。

「我,我真的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陽頂天無語,也不知道是當時抱著她往外跑的動作太大,還是被凌空的勁氣所傷,又或者是被亂射的飛石擊中。總之,獨孤鳳舞的純潔的下身流血了,然後這頂破處的帽子毫無疑問就戴在了陽頂天的頭上。

「我懶得和你爭辯,總之我沒有做就是沒有做,如果我做了,我就敢承認。」陽頂天冷冷道:「既然被你找到了,有什麼手段儘管使來。」

獨孤鳳舞也強忍著憤怒,硬生生將憤怒壓下來。

「陽頂天,實話告訴你,我對你破了我的貞節並不太在意,我對那一層處女膜更沒有任何感情。因為我對男女之事毫無興趣,被男人碰了除了噁心並沒有其他。所以你姦汙了我,我只是覺得臟,卻沒有貞潔被污從而尋死覓活的極端情緒。」獨孤鳳舞冷冷道:「我在意的是你毀了我的純陰之軀,你毀掉了未來的修為。你讓我身體的能量不再純潔,你害我從此或許不能登上天下強者的巔峰,我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追殺你,明白嗎?」

「我最後再說一遍,我沒有睡你,更沒有姦汙你,不要把話說得那麼難聽,至於你體內為何有我的陽氣能量,我不知道。」陽頂天道:「你想怎樣,儘管使出。」

獨孤鳳舞拔出利劍,指著陽頂天道:「交出避火寒珠,否則將你碎屍萬段。」

「不可能。」陽頂天冷道:「就算我交出來,我也會被你碎屍萬段。」

獨孤鳳舞道:「你交出來,我放你離開,讓你多活半個月。十五天後,我再去追殺你。這段時間內,你能逃多遠就逃多遠。」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