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四十七章:美人情絲,北上,妖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頓時間,陽頂天身上的鮮血變得滾燙,內心的激動情緒忍不住泄出。 就在此時,一道目光瞬間鎖定了陽頂天。 「不好……」陽頂天心中一驚。 果然,獨孤鳳舞的目光緊緊盯著陽頂天...

PS:月票危急,拜求,拜求!

次日後,穆漣漪清醒了過來。

陽頂天正式想穆家父女告別,準備動身前往西北大陸的火雲魔洞,開啟最重要的鍛造魂劍。

此時的穆漣漪彷彿完全換了一個人一般,大方野性的臉上充滿了極其罕見的溫柔,就她一個人送陽頂天出穆家塢。

穆連城本來是要一起北上去找西門烈的,但是被陽頂天阻止了。

陽頂天不想他們安靜祥和的生活被打破,跟著西門烈的黑血騎軍肯定是居無定所,日夜不寧的。

當然,這個理由是不能說服穆連城的。陽頂天跟他說,穆家塢在西南大陸對雲霄城的貢獻更大,可以是情報據點,也可以是最後的退路。

總之,穆連城被說服了。

……

「少主,我想跟著你一起北上。」穆漣漪忽然道:「我很有用的,我什麼事情都可以做。」

陽頂天搖了搖頭道:「男女有別,很不方便。」

穆漣漪咬了咬牙,低聲道:「我願意給少主為奴為婢。」

陽頂天頓時微微一愕,就在前兩天,穆漣漪還口口聲聲要做自由的人,要和雲霄城一刀兩斷,現在竟然主動說要為奴為婢。

「你這麼美麗動人,而且有自己的思想,為奴為婢,實在是暴殄天物了。」陽頂天微笑道。

穆漣漪頓時陷入沉默,過了一會兒后,低聲道:「我說的自由,也包括想要成為少主奴婢的自由。」

「為什麼這樣?是為了報恩嗎?」。陽頂天道。

穆漣漪搖頭道:「我早就說過,恩情歸恩情,感情歸感情。我之所以這樣。是因為昨天我的心本已經徹底死了,但是你又讓它活了過來。」

陽頂天沉默了片刻,道:「我說過,你是一個美麗性感的女孩,足以讓天下任何男人動心。但是我有妻子了,而且虧欠她良多。我不能負她。」

穆漣漪臉蛋一黯,抬起頭柔聲道:「我知道了。」

「巫行文,你打算如此處理他?」陽頂天還是問了出來,已經成為行屍走肉的巫行文,此時關在穆家塢的拆房裡,陽頂天將處置的權力交給了穆漣漪,畢竟這曾經是她的戀人。

「把他的臉刮花,讓所有人都認不出他,然後養在家裡。就當是養了一個傻子。」穆漣漪道,接著她輕笑道:「其實我對他的感情真的很奇怪,僅僅只是小時候他與眾不同。我對他的了解其實很少,真的只是一廂情願的投入而已,彷彿要給自己的情感找一個寄託。」

陽頂天微微一笑,表示理解,然後道:「等我走了之後,你和穆叔叔最好去木劍堡。儘管巫行文只是一個侍劍奴。西北秦家不大會關心他的死活,但是要以防萬一。」

「嗯。我知道的。」穆漣漪道。

「你不用送了,回去吧,我這就上路了。」陽頂天道,然後便要翻身上馬。

「等等,燕大哥。」忽然,穆漣漪喊道。

然後。她將滾燙性感的嬌軀直接投入陽頂天的懷裡,抱著他的脖子,在他嘴唇上深深地吻了一口。

「再見,少主。」

「再見。」

然後,陽頂天翻身上馬。朝著北邊賓士而去。

…………

一路披星戴月,日夜兼程。足足五天五夜,陽頂天趕完了四千多里路,從西南大陸的最南邊來到了最北邊。

火雲魔洞在西北大陸的東南部,所以還要乘船度過幾千里的茫茫大海。

海邊的碼頭上,林林總總停了許多艘船。不用問,這些船全部是去西北大陸的,基本上隨便上一艘船便可以了。

陽頂天挑了一艘最大的船上去。

渡海大約需要三天,到西北大陸的時間大約一月十九日,距離火雲魔洞地火的綻放大約還有七日,中途還需去神兵山莊借火雲魔錘,時間上儘管有些緊迫,但還是來得及的。

上船后,陽頂天多花一點錢,找了一個相對好一些的位置做了下來。

此時,他面目平凡,表現得孤僻寡言,也不與旁邊人交流。

這艘大船足足載了有幾百人,有男有女。除了相當部分的流浪武者之外,還有相當部分的富貴人士,基本上都拖家帶口,有的甚至還帶著孩子。總的來說,這艘船還是普通人相對多一些。

這也是陽頂天選擇坐這艘船的原因,武者少,是非就少。

大船很快就乘滿了,船老大一聲呼喝,然後便準備開船。

「等一下。」忽然,岸上傳來一道清冷動聽的聲音。

陽頂天心臟頓時猛地一跳,這個聲音好熟悉啊,儘管陽頂天只聽過一遍,但幾乎就再也忘記不掉。

因為這個聲音太特殊了,孤傲又不不缺乏婉約,清冷又不乏女子天生的嬌柔。

陽頂天在萬血宮的黑暗婚禮上聽到這個聲音,聲音的主人是萬血宮的公主,邪魔道第一美人,邪魔道第一天才高手,獨孤鳳舞。

不會是她吧?千萬千萬不要是她!

因為獨孤逍的原因,獨孤鳳舞以為自己的處女身被陽頂天破掉,所以此時正對陽頂天進行萬里追殺。如果被她知道陽頂天在船上,那陽頂天是真正的小命不保了。

緊接著,一到身影飛快地朝大船走來。

不是獨孤鳳舞的面孔,這是一個男子,雖然長得還算俊俏,但比起獨孤鳳舞完全是天差地別。頓時陽頂天稍稍鬆了一口氣。

這個俊俏少年上船之後,微微皺著眉頭,彷彿嫌棄船上的人。但他又不急著進自己的艙房,反而仔仔細細看船上的人,彷彿在認什麼人。

很快,俊俏少年就經過了陽頂天的身邊。

頓時,陽頂天心臟猛地提起!

沒錯,就是她。就是獨孤鳳舞。她在女扮男裝,而且掩飾了絕美無雙的面孔。但是她獨特的香味是不會變的,再仔細看她的步伐,瀟洒不群,確實是獨孤鳳舞的特質。

她目光如電,仔細盯過每一個人的面孔。尤其是每一個人的眼睛。所以被她望過的人,都忍不住身軀一縮,她的目光真的是會刺人的。

她應該真的是在找陽頂天,她真的開始了萬里追殺。

此時,大船開始划動,朝著北邊行駛去。此時,陽頂天就算是想要下船也來不及了,註定要和危險的獨孤鳳舞同在一艘船上了。

就是這個時候,獨孤鳳舞的如電的目光落在了陽頂天的臉上。

陽頂天心臟猛地一跳。幾乎瞬間有些無法呼吸。但幸好他臉上帶著面具,而且眼神疲憊冷漠,一下子很難有什麼破綻。

獨孤鳳舞的目光始終凝視在陽頂天的臉上,不知道她是不是嗅到了什麼熟悉的氣息。

陽頂天本能感覺到越來越危險,不能再低頭躲避她的目光了,否則真的會被她懷疑了。索性豁出去,陽頂天抬起頭,狠狠朝獨孤鳳舞瞪去。不快道:「看什麼看?」

用的是西南大陸特有的語調。

獨孤鳳舞又看了片刻后,終於將目光移開。陽頂天不敢鬆口氣。反而依舊瞪著她,因為這樣才合理。

終於,獨孤鳳舞看完了所有人。陽頂天心中鬆一口氣,像他這樣絕美無雙的女子,如同仙女一般,肯定是不耐煩和那麼多人在一起的。肯定會是一個單獨的艙房。

但是,很快讓陽頂天失望了,獨孤鳳舞就留在大艙之內,而且尋找一個最高的位置坐了下來,遠離眾人。卓爾不群,但目光始終淡淡鎖定著所有人。

陽頂天心中一涼,這真是要命埃

海上的航行可是足足有三天三夜,時時刻刻和要殺自己而後快的獨孤鳳舞在一起,可真是要命了。

通過巫行文陽頂天得知,獨孤鳳舞也正要去鍛造魂劍,用邪魂訣向天下發出交易令,交換避火寒珠。

那麼八天之後火雲魔洞的極品地火綻放,難不成獨孤鳳舞此行的目的地也是火雲魔洞,那就真正麻煩了。

頓時間,陽頂天也無計可施,只能時時刻刻充滿警惕,但是又不能露出任何破綻。

……

海上航行的第一天,沒有出事。獨孤鳳舞除了不吃船上任何東西,只喝自己帶的水之外,其它沒有任何特殊的舉動。

第二天,同樣平安無事。而且,她的目光也不像一開始牢牢鎖定每一個人了,好像她已經確定陽頂天不在船上。

陽頂天也稍稍放鬆下來,開始聽旁邊的人閑聊。

「知道嗎?雲霄城的西門懼要和西北秦家聯姻了,娶西北秦家的二小姐為妻。」有一名武者低聲道。

陽頂天頓時一愕,他們果然開始真正勾結在一起了。雖然非常憤怒,但是卻沒有顯得多意外。

「切,你這事情早就不是什麼秘密了,誰都知道了。」另外一人知道:「那你們可知道,離開雲霄城的黑血騎軍現在在做什麼嗎?」。

「不是投靠了黑鋒谷了嗎?」。那名武者道。

「那是老黃曆了,早就被趕出來了。黑鋒谷的谷主見西門夫人貌美如仙,所以提出非分之想,所以導致兩邊矛盾大起,還廝殺了好幾陣。」另外一人道:「現在黑血騎軍已經化整為零,分散在整個西南,東南海域做海盜了。」

「不可能吧?」那名武者道:「堂堂雲霄城的黑血騎軍會去做海盜?」

陽頂天心中也有些不屑,黑血騎軍再怎麼也不會淪落到做海盜的地步。

不過,現在他們過得很不好是肯定的。陽頂天頓時心痛如絞,也怒火萬丈。

西門懼!總有一天,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西門烈大哥,黑血騎軍的兄弟們,你們等著,我一定會讓你們堂堂正正回到雲霄城。

頓時間,陽頂天身上的鮮血變得滾燙,內心的激動情緒忍不住泄出。

就在此時,一道目光瞬間鎖定了陽頂天。

「不好……」陽頂天心中一驚。

果然,獨孤鳳舞的目光緊緊盯著陽頂天,然後直接站起身,輕輕一躍,來到陽頂天的面前,指著陽頂天的面孔,冷聲道:「你,跟我來1

瞬間,陽頂天身上汗毛猛地炸起,瞬間腦子閃過無數個念頭。

用最快的速度逃走,用最快的速度反擊,直接灑出所有的毒藥,等等,等等!

但最終陽頂天什麼都沒有做,或許獨孤鳳舞是因為其他事情找他,並不是真正認出了陽頂天。實際上獨孤鳳舞除了在萬血池中的那次外,就沒有見過陽頂天一次。

此時陽頂天臉上帶著面具,若她能夠認出,那實在是太出乎人意料。

走在獨孤鳳舞的身後,哪怕在擁擠人群中,陽頂天依舊能夠感覺到她獨特而又迷人的幽香。

來到一個單獨的艙房,這應該是大船上最昂貴的房間,裡面有一張舒服的床,還有考究的傢具,甚至馬桶都是沁香的。

「閣下找我,有何事情?」陽頂天儘管內心惴惴,但依然面露不快道。

……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