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四十五章:讓你生不如死!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將目光望向穆漣漪的下半身。 好長的美腿,好豐滿渾圓的大腿。在緊身皮褲之下,原本豐鼓迷人的三角地帶,頓時顯得更加神秘而又熱火。 「還是下面的風景更加美麗。」巫行文笑道,然後抓住穆漣漪的皮...

「哈哈哈哈……」緊接著,巫行文哈哈大笑道:「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你會有邪魂訣?不要做夢了……」

巫行文的反應,是絕不相信

陽頂天正要開口,忽然山下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還有大聲的呼喝聲。

巫行文面色一變,然後直接一掌朝陽頂天的後腦劈來。

陽頂天此時重傷剛剛痊癒,全身的玄氣只不過恢復一二,見到巫行文翻臉掌擊,立刻飛快暴退,但是依舊被一股強大的玄氣能量擊在腦袋上,眼前一黑,直接昏厥過去。

********

陽頂天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身處在地牢裡面。

整個地牢陰暗潮濕,只有十個平米大小,四周是厚厚的牆壁,門是純金屬的,足足有幾寸之厚。

「哼,哼,啊,礙…」忽然,隔壁牢房中傳來一陣勾魂攝魄的呻吟聲,而且這聲音還有些熟悉。

是穆漣漪的聲音,陽頂天趕緊貼在牆壁上,用力地拍打牆壁,道:「穆漣漪,是你嗎?」

「嚓……」牆壁上頓時打開一道小窗,一張俊美的面孔出現在小窗上,正是武行烈,或者叫巫行文。

「陽頂天,你終於醒了,我等你醒來已經很久了。」巫行文道:「我正要表演一場活春宮給你看呢。」

說罷,巫行文一指床上的穆漣漪。

此時的穆漣漪,面孔潮紅,雙眸迷離,如同一條美女蛇一般,在床上一陣陣蠕動。

她依舊穿著黑色的緊身皮裝,蠕動間使得她原本火爆的嬌軀曲線更加誘惑妖嬈。

「你給她下了淫葯?」陽頂天問道。

「是埃一種非常非常強烈,非常非常毒的淫葯,足夠將任何貞婦烈女變成蕩婦**。」巫行文冷笑道,然後開始一件一件脫掉自己的衣衫。

「你們曾經相愛,又何必如此作賤於她?」陽頂天怒道。

巫行文冷笑道:「都已經撕破臉了,難道還要裝著脈脈含情的樣子嗎?」

然後。他走到穆漣漪的床邊上,盯著穆漣漪凹凸起伏的嬌軀,呼吸也頓時變得急促起來,道:「我們做不成夫妻了,但做性奴也挺好。」

「嘶啦……」頓時,巫行文抓住穆漣漪的皮衣,猛地一撕。

頓時,穆漣漪的上本身皮裝完全被撕開,露出豐滿彈力的嬌軀。完全是小麥色的肌膚,充滿了健康和火辣。

緊身的皮裝之下,僅僅只有一件小肚兜。尖挺的**,將肚兜高高頂起,幾乎裂衣而出。

巫行文盯著穆漣漪性感火辣的身體,呼吸頓時變得急促起來,目光也變得如狼一般的赤紅。

「當年的我真傻,和她好了之後連手都不敢牽。否則這具火辣生香的身體我早就享用了許多遍了。」巫行文笑道,然後將拉住肚兜的繩子。只要輕輕一扯,穆漣漪的**就完全暴露出來。

「陽頂天,不想讓我當面蹂躪穆漣漪吧。那麼回答我一個問題就可以了,只要你回答了,今天我就放過穆漣漪。」巫行文冷笑道。

「什麼問題?」陽頂天道。

「西門焰焰在哪裡?當然我這是替秦家少君問的,你也知道他對你的妻子垂涎三尺。貪窺已久。」巫行文道。

就算陽頂天回答說在幽冥海,相信秦家少君也沒有能力去幽冥海帶走焰焰。但陽頂天是不會說的,說出來那絕對是莫大的恥辱,也是對焰焰極大的背叛。

見到陽頂天閉口不言,巫行文微微一笑。然後將目光望向穆漣漪的下半身。

好長的美腿,好豐滿渾圓的大腿。在緊身皮褲之下,原本豐鼓迷人的三角地帶,頓時顯得更加神秘而又熱火。

「還是下面的風景更加美麗。」巫行文笑道,然後抓住穆漣漪的皮褲,猛地一撕。

頓時,一股活色生香。

豐滿迷人的大腿,迷人的蛇腰,誘人的肚臍窩兒,都暴露在空氣中。

最誘人的下半身,還穿著一件緊窄的絲綢內褲。

穆漣漪真的完全擁有超模一樣的身材,這性感火爆的下半身,只看了一眼就會將**徹底點燃,讓男人的血脈幾乎要炸開一般。

巫行文當然也不例外,此時他的下身已經完全猙獰挺起,呼吸完全如同鼓風箱一般粗重。

「嗯……」已經被淫葯完全迷了神智的穆漣漪,此時嘴裡依舊發出完全沒有意義的呻吟,如蛇一般的嬌軀彷彿痛苦,又彷彿**地扭動。

「殺了我,快殺了我,少主殺了我……」

儘管神智已經完全迷離,但是她嘴裡本能喊出的話,竟然是這樣。

「不要讓畜生玷污我,快殺了我……礙…礙…」然後,穆漣漪又開始了勾魂攝魄的呻吟聲。

此時巫行文渾身都已經彷彿被慾火點燃了一般,抓住穆漣漪的膝蓋,猛地分開她的雙腿,然後將手懸空放在她的內褲上方,轉身朝陽頂天道:「我已經忍受不住了,給你最後的機會,回答我的問題,西門焰焰到底躲在哪裡。我數到三,你若是不回答,我就直接撕掉她的小短褲,讓她的美妙下身完全暴露,然後我就瘋狂地蹂躪她,佔有她1

「三1

「二1

「一1

巫行文開始倒數,很快就倒數結束。

「你不用回答了,我忍不住了,我要刺穿她,我要狠狠將她揉成碎片。」頓時,他一陣狂吼,然後猛地便要撕掉穆漣漪的絲綢小短褲。

「慢著……」陽頂天忽然喊道。

巫行文冷笑道:「想要告訴我西門焰焰躲在哪裡了嗎?晚了,我不想知道了。」

陽頂天大聲道:「巫行文,難道你對我剛才提的交易不敢興趣?邪魂訣的強大你應該非常清楚,這是天下最邪惡,也是最強大的功法。只要擁有了邪魂訣,就算遇到再強的敵人都可以秒殺。你就可以不用屈居人下。就可以登上更高的位置的。」

巫行文身軀一顫,呼吸一窒,冷笑道:「對邪魂訣,我非常非常敢興趣。但是你以為我是傻子?編這段瞎話試圖來騙我而已。邪魂訣是萬血宮的邪惡聖典,你算什麼東西,怎麼可能擁有?」

「我去過萬血宮。獨孤逍強行將邪魂訣灌入進我的腦子裡面,試圖對我進行污染。」陽頂天道。

「那就更加荒謬了。」巫行文哈哈笑道:「你若會邪魂訣,現在就可以秒殺我,又何必和我廢話,何必眼睜睜見到穆漣漪被我姦淫,何必落入我的手中?」

陽頂天道:「我不想被污染,之前就算和秦少白決鬥進入最危險的時刻,我都沒有用邪魂訣。我之前不會用,現在不會用。以後也不會用。」

「陽頂天,不要吹得太厲害了,你若那麼高尚堅強,昨天晚上就不會貪生怕死,束手就擒了。」巫行文道:「想要我相信你有邪魂訣,除非太陽從西邊升起,除非海水倒灌,除非我重新變回正人君子。我要開始享用美人了。你閉嘴。」

說罷,巫行文猛地一手朝穆漣漪的尖挺胸部抓去。

「這是魂器戒指。李天嘯戴過的,你可以看看真假。」陽頂天說完后,直接裝著從懷裡掏出魂器戒指。實際上是從空間指環內掏出那個魂器,那個無比邪惡,無比強大的魂器戒指。

*******

魂器戒指剛剛拿出來,頓時周圍的溫度頓時低了十幾度。耳邊彷彿有無數的厲鬼在嚎叫。彷彿有無數的冤魂在啼哭,瞬間這股陰冷將陽頂天體內的慾火消融得乾乾淨淨。

拓拔野面色頓時一變,不敢置信地望著陽頂天手中的魂器戒指,很顯然他也感覺到了這個戒指的玄妙和恐怖。

陽頂天二話不說,直接將魂器戒指放在小窗台上。道:「你拿去吧。」

巫行文呆住了,身軀一顫,道:「真,真給我……」

「當然。」陽頂天道。

巫行文又呆了幾分鐘,然後飛快地上前將那個魂器戒指抓在手中。

瞬間,他身軀猛地一個寒顫,面孔變得煞白,瞳孔猛地一陣散亂。

很顯然,他已經受到了魂器內強大傀儡戰魂,還有無數冤魂的衝擊。毫無疑問,這是真的魂器戒指,只要一觸碰就能感覺到。

「光有魂器還不行,還要學會攝魂訣和爆魂訣。」陽頂天道:「儘管你有避火寒珠,但是相信你也不敢去跟獨孤鳳舞交易吧。她非常強大,而且出身邪魔道,一根手指頭都可以碾死你。所以你只能乖乖地把避火寒珠交給秦家少君,拿著可憐的賞賜。你很想要邪魂訣吧,你做夢都想要邪魂訣吧。那麼現在機會就擺在你的面前,我們交易。」

「交易?怎麼交易?」巫行文很顯然已經被忽然出現的邪魂訣和魂器勾走了魂魄,之前的精明和睿智彷彿消失不見。

「邪魂訣我不要,我要的是避火寒珠。」陽兒以,你把避火寒珠給我,我就把邪魂訣教你。這也是我昨天束手就擒的原因,因為我要和你交易。」

「不可能,你是我的階下囚,沒有資格提條件。」巫行文冷笑道:「而且,為何做完在**崖上你不提出交易,現在你反而提出交易了?這裡面是否有詐?」

「這是因為邪魂訣需要一個武力強大的人做實驗,需要他被吸收靈魂來證明我的邪魂訣是真的,但是昨天晚上在**崖,只有我和穆漣漪,我害怕你會將穆漣漪拿來做實驗。」陽頂天道。

接著,陽頂天又道:「你現在把避火寒珠給我,我立刻教你邪魂訣。」

巫行文冷笑道:「你就不怕你教了我邪魂訣之後,我依舊殺掉你,反正你落在我的手中。」

「是有這個危險,但是我走投無路,必須冒這個險。」陽頂天緩緩道:「而且得到邪魂訣之後,你肯定不甘心再做西北秦家的奴才,我們完全可以合作。我儘管失去了雲霄城,但是你知道我手頭上還有一股非常強大的力量。我掌握有整個黑血騎軍。我還有高貴的身份,我可以給你的東西有很多很多。」

頓時,巫行文臉色微微一變,很顯然有些動心了。

「我答應交易,但是避火寒珠不能現在給你。」巫行文道:「我知道,邪魂訣分為攝魂訣和爆魂訣。你先教我攝魂訣證明是準確無誤的之後,我就將避火寒珠給你,然後你交我爆魂訣。」

陽頂天陷入了沉默,幾分鐘后,抬起頭道:「成交。你去抓一個武功比較強的手下來,然後封住他的玄脈,我教你邪魂訣,你試試看能不能提煉出傀儡戰魂。」

此時,巫行文搞女人的慾火全消。連衣服都來不及穿,直接飛快地跑了出熱我,我很快下來。」

***********

大約十分鐘后,巫行文果然拖著一個烈焰騎軍的高手下來了。

這個烈焰騎軍軍官玄脈被封住,全身都無法動彈,但是精神和腦子都非常清楚,玄氣修為也沒有被損害。

巫行文將他拖了下來,這個軍官目中充滿了不解和恐懼。

「現在。你仔細聽,我把邪魂訣教給你。把玄氣運行路線也告訴你。」陽頂天道。

「好,拜託了……」拓拔野道:「你教會了我邪魂訣,我們就是盟友。」

陽頂天閉上雙目,開始將邪魂訣一字一句背出。

如同地獄深處鬼魂的囈語,又如同九天之上魔鬼的嘶吼。

如同黑暗裂隙間的恐怖迴響,又彷彿人心中最黑暗角落的釋放。

隨著陽頂天一字一句念出邪魂訣的攝魂訣。周圍的空氣越來越冷,周圍的光芒也越來越暗。

最後,整個囚室之內,響起無數厲鬼的啼哭。

幾十盞燭火彷彿被鬼魂壓制了一般,越來越暗。越來越低!

足足十幾分鐘后,陽頂天將最最邪惡,最最複雜的邪魂訣上半部分全部教給了侏儒拓拔野。

「記住了嗎?」陽頂天問道。

「記住了。」巫行文道,他果然是天才,僅僅一遍就已經記住了。

「那就試試看吧,對著被封住玄脈的軍官試試,看能不能提煉他的傀儡戰魂。」陽頂天道。

「是。」巫行文道。

然後,他盤腿坐下,雙手捧著魂器戒指,開始施展攝魂訣。

嘴裡念著可怕邪惡的咒語,陰暗恐怖的玄氣在體內開始流轉。

巫行文的聲音越來越響。

陰風陣陣。

那個被下毒一動不能動的烈焰堡高手緩緩漂浮到半空,他的雙目充滿了驚惶和恐懼。

「呼……」

頓時間,一股黑暗的能量氣息猛地從拓拔野的體內飛出,鑽入這個烈焰堡高手的體內。

真的就如同勾魂的無常鬼一般,這道黑暗的能量氣息勾著烈焰堡高手的戰魂,一絲一絲地抽走。

頓時,陽頂天見到了有史以來最詭異的一幕。

一道一道黑色的氣息,一道一道透明的鬼魂狀物體從魂器戒指中飛出,幾個,十幾個,幾十個,幾百個。

幾百個透明綠色的人形鬼影在烈焰堡身邊漂浮飛舞,在空中猙獰地狂笑,厲聲的長嘶。

最後,所有的鬼靈猛地撲上那個烈焰堡高手,瞬間整個鬼影變得扭曲伸長,無數道鬼爪,猛地抓住烈焰堡高手的魂魄,瘋狂地撕扯。

這個烈焰騎軍軍官陷入了極限的恐懼,極限的瘋狂。

「礙…」他拚命長大嘴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他全身玄脈被封住,已經完全無法動彈。

但此時,他瘋狂地顫抖。

「嗖嗖嗖嗖嗖……」在鬼靈的嚎叫中,無數只鬼爪猛地從烈焰堡高手體內抓出一道白影。

這就是傀儡戰魂,脫離了這名烈焰軍官的身體。

抓住傀儡戰魂后,這些鬼靈得意地飛舞尖叫。

「嗖……」最後,這些鬼靈抓著傀儡戰魂,猛地從烈焰堡高手體內撕扯出來,飛快地鑽進魂器戒指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