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四十四章:無恥至極,智坑巫行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避火寒珠塞到巫行文的手中。 「陽頂天對不起,我改變主意了,我要把避火寒珠給我等候了五年的男人。」穆漣漪轉身朝陽頂天道。 陽頂天嘆息一聲,雙眼望天,一道苦笑。 巫行文接過避火寒珠...

巫行文陷入了沉默不語。

「你說埃」穆漣漪嘶聲道。

「我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巫行文大聲吼道。

「轟隆顱…」忽然,地面一陣搖動,一股強大的力量猛地從底下深淵噴薄而出。

「為了我?」穆漣漪冷笑道:「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嗎?巫行文。」

「我要拿著這顆避火寒珠換取我的自由。」巫行文凄涼一笑道:「我說過,一定要等到出息了,顯赫了再回來娶你。我做到了,三天前我帶著千軍萬馬,手持寶劍,身穿金甲來到你的面前。無比的威風,無比的耀眼。但你知道那是用什麼還來的嗎?這是我給人做男寵換來的,我給西北秦家那個最淫蕩,最狠毒的寡婦做男寵換來的。是她把我巨劍給秦家少君做持劍奴,是她推舉我做了烈焰騎軍副統領。我就是用這種恥辱的手段,換來我的地位和榮耀。」

說完后,巫行文手中的劍直接掉落在地。整個人彷彿失魂落魄一般,淚水橫流。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穆漣漪顫抖道。

「嘿嘿……我也不想這樣,但是有一天我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那個寡婦的床上,他給我俯下了數量驚人的淫葯,她威脅我若不從她,就殺掉我的父母,就派人將你姦淫。」巫行文顫抖道:「你說我怎麼辦?我怎麼辦?我服從了她,她給了我一切。但是我無時無刻不想脫離他,終於我有了機會。邪魔道第一天才,萬血宮的公主獨孤鳳舞向全天下發布交易令。她需要避火寒珠,她願意用一切寶物來交易,其中就包括邪魔道的至邪聖典邪魂訣1

聽到這裡。陽頂天心臟頓時猛地一顫,臉上卻絲毫不露聲色。

獨孤鳳舞想要避火寒珠做什麼?難道也是去火雲魔洞鍛造魂劍?

計算她的年紀,也剛好是要鍛造魂劍的時候了,因為要親自挖足夠的血烏金,至少需要幾年。

巫行文繼續說道:「邪魂訣,讓天下所有名門大宗聞風喪膽。同時也讓所有人垂涎三尺。其中就包括我的主人秦家少君,結果正好傳來你挖到了避火寒珠的消息。原本秦家少君是要直接派人來殺掉你,搶走避火寒珠。但我怎麼會讓他傷害你,於是我向他下了軍令狀,說把避火寒珠的任務交給我。如果我能拿到避火寒珠獻給他,他就賜我自由,讓那個寡婦不再霸佔於我,讓我可以和你成婚。如果我得不到避火寒珠,那。那我就被五馬分屍。」

聽到五馬分屍,穆漣漪嬌軀頓時猛地一顫。

「那你為什麼不明著和我說,你明明知道我什麼東西都願意給你,你為什麼要用這種手段來得到避火寒珠?」穆漣漪道,此時她的聲音已經忍不住變得溫柔。

巫行文凄涼笑道:「你要是男人,你願意如此落魄窩囊地向自己心愛的女人索要寶物嗎?我要在你面前維持最輝煌,最耀眼的形象。我寧願死,也不願意在你面前表現得落魄。醜陋。」

「傻瓜,你真是個傻瓜……」穆漣漪頓時哭泣出聲道:「我愛的是你這個人。而不是你的地位,你的榮耀,我只想過著幸福平淡的日子,我喜歡自由,我不喜歡榮耀。你應該直接開口和我說的,我二話不說就會將避火寒珠給你的。」

巫行文搖頭凄涼道:「晚了。晚了。我已經在你面前露出如此醜陋不堪的面目,我的一切都晚了,我已經沒有任何指望了。」

說罷,巫行文撿起利劍,猛地朝脖子上一劃。

*********

「不要……」穆漣漪一聲凄呼。直接朝巫行文撲了過去,直接搶過他脖子上的利刃,絲毫不在意玉手被劍刃割破。

「穆漣漪,你不要過去。」陽頂天斷喝道。

「我不要你管,你給我滾。」穆漣漪轉身朝陽頂天吼道。

然後,她撫摸著巫行文英俊的面孔道:「行文,我們一切都還不晚。你過去的一切我都不在意,我把避火寒珠給你,你去獻給那個狗屁秦家少君,讓他給你自由,然後我們去一個沒有人的地方生活,一輩子幸福地在一起。」

穆漣漪一邊說,一邊將避火寒珠塞到巫行文的手中。

「陽頂天對不起,我改變主意了,我要把避火寒珠給我等候了五年的男人。」穆漣漪轉身朝陽頂天道。

陽頂天嘆息一聲,雙眼望天,一道苦笑。

巫行文接過避火寒珠,目光複雜地望著穆漣漪,又望了一眼避火寒珠,搖頭道:「漣漪,來不及了,來不及了1

說罷,他緩緩將利劍從穆漣漪手中緩緩奪了過去。

穆漣漪哭道:「來得及的,來得及的,只要我們真心相愛,就一切都來得及。」

「不,來不及了。」巫行文緩緩道:「我已經讓你看到我醜陋的一面,所以一切都來不及了。」

說罷,巫行文的利劍直接橫在穆漣漪的脖子上。

穆漣漪完全驚呆了,甚至她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意思,一下子完全發不出聲音來。

巫行文冷冷笑道:「被你看到我醜陋的真面目,所以一切都來不及了,你只能去死了。」

接著,巫行文又道:「剛才我說的大部分都是真的,但有一部分是假的。我給西北秦家那個寡婦做男寵是真的,但我不是被逼的,而是自願的。甚至,是我跪著求來的,我如同狗一樣地侍候她,巴結她。正是得到她的恩寵,我才平步青雲,得到了今天的地位。還有,想要搶避火寒珠的是我,而不是秦家少君,因為我想用避火寒珠和獨孤鳳舞換邪魂訣。」

頓時,穆漣漪彷彿被雷劈了一般,完全失去了左右的反應。

「還有,拓拔野向你逼婚我也提前都知道,但我沒有阻止。因為我想通過他的手裡得到避火寒珠。當然,我還有一個心思,那就是當你們被拓拔野逼到絕路的時候,我如同救星一般出現,會徹底讓你死心塌地地愛上我。」巫行文冷道:「卻沒有想到,中間殺出來一個燕南天。破壞了我的計劃,讓我力挽狂瀾大救星的形象折損了大半,他竟然搶走我一半光芒。」

穆漣漪此時彷彿漸漸活了過來,但整張臉蛋已經失去了生氣,望著巫行文緩緩問道:「那,那你為什麼不直接開口向我要避火寒珠?」

「我覺得你不會給我。」巫行文道:「事實上,我還暗著試探過,但是你裝著毫無反應。」

穆漣漪搖頭道:「我完全不知道你什麼時候試探過,只要你說要避火寒珠。我就會給你。」:

此時,巫行文一愕,嘆息道:「在陰暗中呆的時間久了,就把其他所有人也都想得無比陰暗了。我以己度人了,以為這種天地至寶你肯定不會交給任何人。所以只能暗中跟蹤你,等著你來拿走避火寒珠,然後我帶著面具搶走。本來是沒有破綻的,但一聽到陽頂天的名字。瞬間驚駭忘記了掩飾,以至於露出了破綻。我這次來有兩個目的。第一是得到避火寒珠。第二就是找到陽頂天,殺掉陽頂天,誰知道今天竟然一舉兩得了。所以你喊出陽頂天名字的霎那,叫我怎麼能夠不激動,怎麼能夠不忘我?」

陽頂天此時忍不住道:「沒有想到,我的分量有那麼重。」

巫行文道:「你徹底廢掉了秦少白。現在西北秦家全天下地通緝你。誰要是殺掉你把人頭獻給秦家主君,就可以成為秦家的女婿,可以娶秦家主君的第四個女兒,你叫我怎麼能夠不瘋狂。」

穆漣漪凄涼一笑道:「取西北秦家的四小姐,就讓你如此瘋狂嗎?」。

「當然。」巫行文道:「論美貌。她不亞於你。論身份,儘管她是庶女,她比你高貴千百倍。天下任何男人都知道應該怎麼選擇。當然對於你,是我心中永遠的悸動,是我完全抹不掉的回憶。不過,現在一切都晚了,已經撕破了臉皮,我已經露出醜陋的面孔了。」

穆漣漪頓時凄涼絕望一笑,道:「是啊,是晚了。你的醜陋,顯得我多麼愚蠢埃那你現在準備怎麼辦呢?」

巫行文道:「既然撕破臉了,那就索性無恥到底吧。我準備殺掉陽頂天去西北秦家領賞,迎娶秦家四小姐。至於你,就給我做小妾,做外室,或者做侍婢。你擁有最火辣性感的身軀,我垂涎已久,我一定會盡情享用的。」

穆漣漪再次絕望一笑道:「那,要是我不同意呢?」

巫行文道:「我用你父親的命來威脅你。」

穆漣漪一邊大笑,小嘴一邊吐著鮮血,朝著陽頂天道:「陽頂天,少主,我多麼愚蠢啊,我多麼愚蠢埃我的眼睛是瞎的,我的眼睛是瞎的……」

「少主,下輩子我給你為奴為婢,報答你對我的恩情。這一輩子,就請你原諒我之前的無禮。」說罷,穆漣漪手掌猛地朝額頭一擊,竟然是直接要剛烈自荊

「砰1不過,她的手掌還沒有擊中額頭,後面巫行文一掌劈下,直接將穆漣漪劈得昏厥倒地,然後將她扔在一邊。

「現在,輪到解決你了。」巫行文輕輕一揮長劍,朝陽頂天道:「我是五星級大玄武師,絕對不用玄技,而且只刺你的腦袋,你說三招能不能殺你?」

陽頂天一攤手道:「當然可以,我重傷還未痊癒,身上連一半玄氣都不到。你要殺我,一招便完全足夠了。」

陽頂天沒有半點虛言,巫行文太聰明狠辣了,他真要出手殺陽頂天,真的不會有任何失手的可能性。

「那麼,開始吧。」巫行文冷笑道:「我允許你先動手,以一個英雄的方式死去。」

陽頂天握著手中利劍道:「兩種情況,你是拿著我的人頭去領賞會重一些。還是將我活捉獻給秦家主君的賞會多一些。」

「當然是抓活的。」巫行文道。

「那好,我束手就擒。」陽頂天道,然後將手中利劍直接扔在地上。

頓時,巫行文不由得一愕,然後哈哈大笑道:「所有人都說陽頂天是大英雄,視死如歸。果然百聞不如一見啊,沒有想到陽頂天也是一個貪生怕死之人埃」

「能夠活著,當然比死了好。」陽頂天笑道:「而且,我要和你做一個交易。」

「哈哈……」巫行文再次了大笑,道:「就憑你現在,能和我做什麼交易?」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是想要拿著這顆避火寒珠去和獨孤鳳舞交換邪魂訣是嗎?」。陽頂天道。

「是又如何?」巫行文笑道:「不過僅僅因為你知道這個秘密,你就必死無疑了,陽頂天。」

陽頂天笑道:「你去和獨孤鳳舞交易?你覺得你能夠成功嗎?百分之百的可能性是你剛交出避火寒珠,避火寒珠就將你碎屍萬段了。在柳絮山莊,獨孤鳳舞當著我和東方冰凌的面,殺了幾百人。在混亂之地,僅僅因為她的妹妹受到了一點點欺負,她就屠盡了全鎮幾千人。你覺得這樣的妖女,會和你規規矩矩地交易嗎?」。

這話一出,巫行文面色猛地一變。

陽頂天的話絲毫不差。如果是秦懷玉拿著避火寒珠去和獨孤鳳舞交易,那應該還會成功,因為秦懷玉修為差獨孤鳳舞並不太多。但是他巫行文去交易,那純粹是自尋死路。

「那又如何?」巫行文頓時大笑道:「你反而提醒了我,那我正好把避火寒珠獻給秦少君,把你獻給主君大人,這樣一來秦家四小姐我娶定了,謝謝你埃」

「不用客氣。」陽頂天微微笑道:「不過,假如讓你做一個選擇。邪魂訣和秦家的女婿,你選擇哪一種?」

巫行文面色一變,笑道:「廢話,當然是邪魂訣。邪魂訣天下至尊寶典,有了邪魂訣,我就可以變得無比強大,什麼美人,什麼權勢得不到。不過你不是說過了,以我的實力想要獨孤鳳舞手中交易到邪魂訣,是完全不可能的嗎?」。

「和她交易,是不可能得到。」陽頂天淡淡道:「但是和我交易,就可以得到邪魂訣啊1

這話一出,巫行文面色劇變。

*******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