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一百四十四章:無恥至極,智坑巫行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3-12-24 15:58  |  字數:4530字

巫行文陷入了沉默不語。

「你說啊。」穆漣漪嘶聲道。

「我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巫行文大聲吼道。

「轟隆隆……」忽然,地面一陣搖動,一股強大的力量猛地從底下深淵噴薄而出。

「為了我?」穆漣漪冷笑道:「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嗎?巫行文。」

「我要拿著這顆避火寒珠換取我的自由。」巫行文凄涼一笑道:「我說過,一定要等到出息了,顯赫了再回來娶你。我做到了,三天前我帶著千軍萬馬,手持寶劍,身穿金甲來到你的面前。無比的威風,無比的耀眼。但你知道那是用什麼還來的嗎?這是我給人做男寵換來的,我給西北秦家那個最淫蕩,最狠毒的寡婦做男寵換來的。是她把我巨劍給秦家少君做持劍奴,是她推舉我做了烈焰騎軍副統領。我就是用這種恥辱的手段,換來我的地位和榮耀。」

說完後,巫行文手中的劍直接掉落在地。整個人彷彿失魂落魄一般,淚水橫流。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穆漣漪顫抖道。

「嘿嘿……我也不想這樣,但是有一天我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那個寡婦的床上,他給我俯下了數量驚人的淫葯,她威脅我若不從她,就殺掉我的父母,就派人將你姦淫。」巫行文顫抖道:「你說我怎麼辦?我怎麼辦?我服從了她,她給了我一切。但是我無時無刻不想脫離他,終於我有了機會。邪魔道第一天才,萬血宮的公主獨孤鳳舞向全天下發布交易令。她需要避火寒珠,她願意用一切寶物來交易,其中就包括邪魔道的至邪聖典邪魂訣!」

聽到這裡。陽頂天心臟頓時猛地一顫,臉上卻絲毫不露聲色。

獨孤鳳舞想要避火寒珠做什麼?難道也是去火雲魔洞鍛造魂劍?

計算她的年紀,也剛好是要鍛造魂劍的時候了,因為要親自挖足夠的血烏金,至少需要幾年。

巫行文繼續說道:「邪魂訣,讓天下所有名門大宗聞風喪膽。同時也讓所有人垂涎三尺。其中就包括我的主人秦家少君,結果正好傳來你挖到了避火寒珠的消息。原本秦家少君是要直接派人來殺掉你,搶走避火寒珠。但我怎麼會讓他傷害你,於是我向他下了軍令狀,說把避火寒珠的任務交給我。如果我能拿到避火寒珠獻給他,他就賜我自由,讓那個寡婦不再霸佔於我,讓我可以和你成婚。如果我得不到避火寒珠,那。那我就被五馬分屍。」

聽到五馬分屍,穆漣漪嬌軀頓時猛地一顫。

「那你為什麼不明著和我說,你明明知道我什麼東西都願意給你,你為什麼要用這種手段來得到避火寒珠?」穆漣漪道,此時她的聲音已經忍不住變得溫柔。

巫行文凄涼笑道:「你要是男人,你願意如此落魄窩囊地向自己心愛的女人索要寶物嗎?我要在你面前維持最輝煌,最耀眼的形象。我寧願死,也不願意在你面前表現得落魄。醜陋。」

「傻瓜,你真是個傻瓜……」穆漣漪頓時哭泣出聲道:「我愛的是你這個人。而不是你的地位,你的榮耀,我只想過著幸福平淡的日子,我喜歡自由,我不喜歡榮耀。你應該直接開口和我說的,我二話不說就會將避火寒珠給你的。」

巫行文搖頭凄涼道:「晚了。晚了。我已經在你面前露出如此醜陋不堪的面目,我的一切都晚了,我已經沒有任何指望了。」

說罷,巫行文撿起利劍,猛地朝脖子上一划。

*********

「不要……」穆漣漪一聲凄呼。直接朝巫行文撲了過去,直接搶過他脖子上的利刃,絲毫不在意玉手被劍刃割破。

「穆漣漪,你不要過去。」陽頂天斷喝道。

「我不要你管,你給我滾。」穆漣漪轉身朝陽頂天吼道。

然後,她撫摸著巫行文英俊的面孔道:「行文,我們一切都還不晚。你過去的一切我都不在意,我把避火寒珠給你,你去獻給那個狗屁秦家少君,讓他給你自由,然後我們去一個沒有人的地方生活,一輩子幸福地在一起。」

穆漣漪一邊說,一邊將避火寒珠塞到巫行文的手中。

「陽頂天對不起,我改變主意了,我要把避火寒珠給我等候了五年的男人。」穆漣漪轉身朝陽頂天道。

陽頂天嘆息一聲,雙眼望天,一道苦笑。

巫行文接過避火寒珠,目光複雜地望著穆漣漪,又望了一眼避火寒珠,搖頭道:「漣漪,來不及了,來不及了!」

說罷,他緩緩將利劍從穆漣漪手中緩緩奪了過去。

穆漣漪哭道:「來得及的,來得及的,只要我們真心相愛,就一切都來得及。」

「不,來不及了。」巫行文緩緩道:「我已經讓你看到我醜陋的一面,所以一切都來不及了。」

說罷,巫行文的利劍直接橫在穆漣漪的脖子上。

穆漣漪完全驚呆了,甚至她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意思,一下子完全發不出聲音來。

巫行文冷冷笑道:「被你看到我醜陋的真面目,所以一切都來不及了,你只能去死了。」

接著,巫行文又道:「剛才我說的大部分都是真的,但有一部分是假的。我給西北秦家那個寡婦做男寵是真的,但我不是被逼的,而是自願的。甚至,是我跪著求來的,我如同狗一樣地侍候她,巴結她。正是得到她的恩寵,我才平步青雲,得到了今天的地位。還有,想要搶避火寒珠的是我,而不是秦家少君,因為我想用避火寒珠和獨孤鳳舞換邪魂訣。」

頓時,穆漣漪彷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