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四十三章:揭穿醜陋面目!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之心度君子之腹,不要以你陰暗卑鄙的心理起揣測巫行文。你要再敢詆毀一句行文,我就殺了你,陽頂天1 無比憤怒之下,陽頂天的名字衝口而出。 「陽頂天?1聽到這個名字,西山一哭鬼一聲驚呼,身形...

出了穆家塢,在北邊的路上,穆漣漪站在路中間等陽頂天。

見到陽頂天追上來后,他轉身繼續朝北邊的方向快速跑去,無聲無息,身法敏捷之極。

在夜色中,陽頂天緊緊跟隨,卻不知道穆漣漪這是要去哪裡。原來他沒有把避火寒珠放在穆家塢中,而是藏在了其他地方,不過想來這樣才對,若放在穆家塢中反而不安全。

穆漣漪一直往北,往北。

在黑暗中,她真正就如同一隻貓一樣,速度又快,而且沒有聲音。

足足跑出了一百多里,前面是一座無比巨大的石山。

整個石山,高聳入天。對著陽頂天的這一面,完全是筆直陡峭的石壁。

穆漣漪二話不說,直接起勢衝到石壁下方,然後猛地往上一縱,頓時跳上數七八米,整個嬌軀完全貼在石壁上,然後如同壁虎一樣飛快地往上爬。

陽頂天也跟著往上一躍,跳起十幾米,然後貼在石壁上,跟著往上爬。

就這樣,穆漣漪在前面,陽頂天在後面,速度飛快地往山頂爬。

這石山足足兩千多米高,陽頂天二人一聲不響,足足十來分鐘,才爬到了山頂。

山頂,一陣陣風刮過。下面的群山,森林,如同黑壓壓的巨獸一般被踩在腳下。

整個山頂一片平坦,大約只有幾百平方米大校甚至彷彿整座山,都是一塊無比巨大的石頭。

「避火寒珠所藏的地方就只有我一個人知道,就連我爹都不知道。」穆漣漪道:「我馬上要去找行文了,在臨走之前將避火寒珠給你,這是我之前答應過的。不過,在給你避火寒珠之前我有一個條件。」

「說。」陽頂天道。

「你得到避火寒珠后。立刻離開我家。」穆漣漪道:「不要再回穆家塢了,以後再也不要和我爹爹有任何來往瓜葛。我希望他不要和雲霄城再有任何關係,否則遲早有一天他會死在你們手中的。」

陽頂天沒有回答,因為他原本就沒有打算打擾穆連城平靜的生活,之所以留下來也是因為她穆漣漪遇到了麻煩。

但面對充滿敵意和無禮的女人,已經失去了任何解釋的必要。

「我就當你是默認了。」穆漣漪道。然後走到山頂中間的一個位置上蹲了下來,然後用手指輕輕敲打山頂石面。

敲打了幾下后,她又將整個嬌軀趴下,一邊敲打,一邊貼著耳朵聽。

陽頂天轉移開目光,不去看她。因為此時的穆漣漪,在淡淡的月光下,因為蹲趴的姿勢,使得原本火辣誇張的嬌軀曲線。更加驚心動魄,健美彈力的幾欲裂衣而出。

「就在這裡。」穆漣漪道,然後掀起了一塊石板,露出了一個兩尺見方的洞口。

陽頂天驚訝,沒有想到這裡竟然還有一個秘密的入口?

「進來。」穆漣漪道,然後直接跳進了這個洞口。

陽頂天稍作猶豫后,也跟著跳了下去。

此時,穆漣漪已經點燃了一支火摺子。

下面。竟然是一間石室,大約只有幾十平方米大校但是有一張石床。一張石桌,還有一張石頭凳子。

是誰竟然在這裡挖出一個密室?而且這裡到處都是堅硬的石質,挖出這個一個密室,實在是一個巨大的工程。

「這個地方,是我小時候發現的,除了我沒有人知道。」穆漣漪道:「所以。我將避火寒珠藏在了這裡。」

穆漣漪在石床面前蹲下,輕輕拍打石床。頓時,石床上出現一個細小的裂口,穆漣漪抽出一塊條石,裡面是一個小小的洞。她將小手伸進去。取出了一隻雪白的盒子。

避火寒珠必須放在特殊的寒性盒子內,否則幽寒能量會不斷地溢出。

穆漣漪要打開盒子的時候,陽頂天呼吸一陣急促,惹來穆漣漪一聲嘲笑。

沒錯,陽頂天確實非常非常在意這顆避火寒珠,只有含著這顆避火寒珠,才能進入火雲魔洞,用極品地火鍛造魂劍。否則一旦進入,就會立刻被裡面的千年守護妖獸殺死,哪怕宗師級強者也無法逃過。

「今天是什麼日子了?」陽頂天問道。

「雙日曆,一月十日。」穆漣漪道。

陽頂天心中暗暗計算,距離火雲魔洞的極品地火的綻放還有不到二十天。

火雲魔洞的極品地火,每十年綻放一次,每次綻放的時間僅僅只有三個時辰。

就彷彿曇花一現一般,三個時辰過了之後,那裡的極品地火就會自動熄滅,進入沉睡醞釀期。一直等到十年後,積攢了足夠的能量后,這株極品地火才會再次綻放。

一旦錯過,只能再等下一個十年。所以,極品地火才顯得如此珍貴,而魂劍也才顯得如此珍希

火雲魔洞的地火綻放時間,是每隔十年的一月二十八日,正午時分。

此處距離火雲魔洞有近萬里,還隔著茫茫大海,所以陽頂天自然心中焦急,對避火寒珠也顯得在意迫切。

穆漣漪打開盒子瞬間,陽頂天呼吸一屏,唯恐裡面的避火寒珠不翼而飛。

盒子打開,裡面一顆神秘的珠子躺在裡面。彷彿是白色,又彷彿是藍色,又彷彿虛空無色。無比的美麗,無比的玄妙,無比的神秘。

沒錯,這就是避火寒珠,這就是天地至寶避火寒珠,對陽頂天至關重要的避火寒珠。

「給你,這是報答你在比武場上捨命救我。」穆漣漪鄭重道,然後將避火寒珠連同盒子遞給陽頂天。

陽頂天也不矯情,伸手要接過。

「哈哈哈哈……」忽然,空氣中傳來一陣邪異的大笑,然後一道黑影從洞口進入,出現在密室之內。

「不好意思,這顆避火寒珠不屬於你們。屬於本座了。」

來人聲音非常怪異,如同烏鴉喊叫一般。渾身穿著黑色的袍子,臉上帶著厲鬼的面具。只露出一雙眼睛,正貪婪地盯著穆漣漪的避火寒珠。

二人一驚,陽頂天飛快地拔出利劍,穆漣漪本能地將拿著避火寒珠的手縮到背後。

實在沒有想到。就在陽頂天要得到避火寒珠的時候,竟然來了一個搶食之人。

陽頂天踏前一步,攔在穆漣漪面前,冷冷問道:「閣下是誰?」

「本座西山一哭鬼,你們可曾聽說過?」來人尖聲道。

這個人陽頂天沒有聽過,但穆漣漪知道。此人是整個西南大陸最著名的大盜,號稱沒有他偷不到的東西。

「你怎麼知道我們來此處崖?」穆漣漪冷聲問道。

「哈哈……」西山一苦鬼一聲尖笑道:「我沒有拓拔野那麼蠢,想要避火寒珠竟然還直接來搶,搞得自己被斬斷了一支手臂。我只需盯著你穆家小姐就可以了。總有一天你會去取避火寒珠的。終於,讓我等到這一天了。」

穆漣漪面色一變道:「你時時刻刻都在跟蹤我?」

「沒錯1西山一哭鬼道:「不過放心,你洗澡的時候,我只是跟著,並沒有偷窺,盜亦有道!而且我想要跟蹤一個人,對方是不可能發現的。好了,乖乖把避火寒珠交過來。本座可不願意出手傷人,你這嬌滴滴的大美人被傷到可就不妙了。」

陽頂天眉頭一豎。手中的劍頓時一緊。

「小子,不要想著動手。實話告訴你,你們就算沒有受傷,加起來也完全不是我的對手,我至少比拓拔野那小子要厲害,而且我絕對不會像他那麼蠢用玄技和你斗。我會用武技,用劍。」西山一哭鬼尖聲笑道:「如果我是你,我絕對不會動手,乖乖把寶珠交上,免得丟了性命。」

陽垛避火寒珠是天地至寶。但只是對於需要的人而言。先生要這避火寒珠有何用處?如果只是為了賣錢的話,我可以出雙倍的價錢。」

西山一哭鬼道:「廢話少說,交出寶珠,我放你們走1

「休想1陽頂天冷道。

「那你們就是想死了。」西山一哭鬼聲音頓時一冷,手中利劍一抖,猛地朝陽頂天刺來。

「叮……」陽頂天橫劍,猛地一當。

短兵銜接!

頓時,一股無比刁鑽的玄氣透過劍刃鑽進體內。陽頂天身軀猛地後退十幾米,生生吞下要噴出的鮮血。

瞬間,他半支手臂變得冰冷麻木,毫無知覺,幾乎連劍都握不祝

沒錯,此人修為高出陽頂天太多!

「嘗到厲害了嗎?這僅僅只是我五成的玄氣。」西山一哭鬼冷道:「我數到三,你們若再不交出寶珠,我就不會手下留情了,就讓你們死在這裡,做一對同命鴛……,同命屍骨。」

「三1

「二1

「一1

倒數完后,西山一哭鬼面色一寒,冷道:「看來,你們是想要死,真是要寶不要命埃那我就成全你們。」

說罷,他利劍一抖,頓時一股強大的玄氣迸發而出,整個石室猛地一寒。

「嗖……」西山一哭鬼的劍,無比的快,無比的凌厲,帶著強大的玄氣能量,閃電般朝陽頂天的頭頂刺來。

沒錯,不是刺胸口,而是頭頂!

速度快到極點,是陽頂天所有對手中最快的一個,讓人完全無法躲避。

眼見,陽頂天的腦袋就要被直接刺穿。

陽頂天站著一動不動,冷冷道:「你根本就不是什麼西山一哭鬼。」

對方劍一滯,哈哈大笑道:「我不是西山一哭鬼,我又是誰?」

「不要再演戲了,武行烈。或者,叫你巫行文?」陽頂天冷冷道。

「礙…」頓時,身後的穆漣漪一聲嬌呼,道:「不可能,不可能是他1

「哈哈……」那人哈哈大笑道:「小子,你這是瘋了嗎?想要活命,也不要用這種招數埃我堂堂西山一哭鬼,何必冒充什麼武行烈。巫行文?」

陽頂天道:「假如你不是武行烈,那你把面具摘下來埃」

「你讓我摘我就摘?你算什麼東西?」那人冷笑道。

「我要你摘掉面具。」穆漣漪冷冷道。

「唰……」忽然,穆漣漪不知道按到了什麼東西,她身後的石牆猛地打開,背後一道深不見底的深淵,一股可怕幽寒的能量源源不斷地冒出。

沒有想到。這石室下面竟然是空的,正幾千米高的巨石山內,竟然全是空的。

穆漣漪將手中的避火寒珠盒子凌空伸到深淵的上空,冷冷道:「你摘掉面具,否則我就將這避火寒珠扔下去。底下是深不見底的深淵,有劇毒,有岩漿,哪怕絕頂高手掉下去也屍骨無存。我一鬆手,你就休想得到避火寒珠了。」

「別扔。」那人趕緊道。呼吸一下子就變得急促起來。

彷彿在猶豫,彷彿在掙扎。

兩分鐘后,那人道:「假如,我不願意摘下面具呢?」

穆漣漪嬌軀一顫,冷道:「那你就別想要避火寒珠了,我開始倒數三個數。」

「三1

「二1

「一1

穆漣漪飛快地倒數,然後手指一松,避火寒珠盒子頓時直接掉落下去。

「礙…」那人一聲驚呼。猛地便要撲過來,但是中間陽頂天卻生生攔祝

穆漣漪速度無比的快。在避火寒珠盒子掉下兩尺后,又飛快伸手接祝

「摘掉面具,讓我看你的臉。」穆漣漪道。

那人呼吸一屏,冷冷道:「你想看我的真實面孔?那好,我就讓你看,希望你不要後悔。」

然後。他緩緩,緩緩摘下了面具。

頓時,穆漣漪覺得自己幾乎無法呼吸了,唯恐被陽頂天說中。

那人完全摘掉了面具。

「礙…」穆漣漪一聲驚呼。

因為,這是一張無比醜陋的面孔。醜陋到讓人要做噩夢的地步。整張臉彷彿被強酸腐蝕過後,再又放到油鍋裡面炸。這完全不是人類的面孔,就彷彿是從地底出現的厲鬼一般。

「看到了吧,滿意了吧。」西山一哭鬼嘶聲道:「女娃子,交出避火寒珠你可以活。這個男的,我一定要殺死了。」

「不要再演戲了,武行烈。」陽頂天冷冷道。

那人還沒有開口,穆漣漪忍不住怒道:「他不是行文,你究竟要詆毀行文到什麼時候,你都已經看到他的臉了,還口口聲聲說他是行文,你究竟是何居心?」

「哼……」西山一哭鬼也冷笑道:「小子,你口口聲聲說我是武行烈,有什麼憑證?」

陽頂天道:「剛才,你說要殺掉我和穆漣漪,讓我們做一對同命鴛鴦。但是同命鴛鴦你沒有說完就止住不說,而變成同命屍骨這個非常不自然協調的詞語。很顯然,你不願意說出同命鴛鴦這個詞,因為你是武行烈,你對穆漣漪有強烈的佔有慾,所以在言語上也不願意將她和別的男人扯上關係。」

「哈哈……」西山一哭鬼冷笑道:「這算什麼狗屎憑證?」

陽頂天笑道:「還有……」

「夠了1穆漣漪打斷陽頂天叱聲道:「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要以你陰暗卑鄙的心理起揣測巫行文。你要再敢詆毀一句行文,我就殺了你,陽頂天1

無比憤怒之下,陽頂天的名字衝口而出。

「陽頂天?1聽到這個名字,西山一哭鬼一聲驚呼,身形一震,目光閃電一般朝陽頂天望來。

但是很快,他又變得若無其事一般,笑道:「原來你不是燕南天,而是陽頂天,大名鼎鼎的陽頂天啊1

「行文,真的是你。」背後的穆漣漪忽然發出一聲凄呼,嬌軀顫抖,不敢置信地望著那人。

西山一哭鬼冷笑道:「小妞,你也瘋了嗎?說一些糊塗話。」

穆漣漪美眸含淚,美麗的臉蛋無比的失望,道:「不要再演戲了行文,你就是巫行文。剛才我無意喊出陽頂天名字的時候,你驚愕之下忘記偽裝聲音,我一聽就知道是你,因為這個聲音,在我夢中出現了無數次。」

「嘿嘿……」那人冷笑道:「你是做春夢做傻了吧,把誰的聲音都聽成是你情郎的了。」

「把你的醜陋面孔撕下來,否則我立刻毀掉這顆避火寒珠。」穆漣漪嘶聲吼道,如同受傷的母獸一般,高高舉起手中的避火寒珠,猛地便要砸下去。

「不要1那人驚呼,然後猛地一咬牙,撕掉臉上的面孔,露出了一張英俊的面孔。

沒錯,他就是巫行文,也叫武行烈。

穆漣漪瞬間崩潰了,絕望了。

「真的是你,真的是你……」穆漣漪渾身顫抖,哭泣著嘶聲歇底道:「為什麼?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說罷,穆漣漪朝後退兩部,站在無盡的深淵邊上。

「你不要激動,快站過來,快站過來。」武行烈道,然後猛地便要衝過來。

「你不要過來,你要過來我就跳下去。」穆漣漪嘶聲道:「巫行文,我無比的信任你,我什麼都願意給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你說,你說!就是為了這顆避火寒珠?那我就毀了它,毀了它1

說罷,失去理智的穆漣漪便猛地要將避火寒珠扔下。

「不要1武行烈大聲道:「你要毀了它,我們倆的幸福就完了。」

「哼1穆漣漪冷聲道:「我們倆本來就完了,現在你說為什麼要這樣,一顆避火寒珠值得你如同小丑一樣嗎?」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