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四十二章:拆鴛鴦,避火寒珠!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心中更加是充滿了怨恨。憑什麼啊,我這麼一個嬌滴滴的,自由的大美人,生出來就要是你的奴婢?憑什麼啊? 頓時間,穆漣漪望向陽頂天的目光變得複雜起來。 感覺到穆漣漪瞬間的敵意,陽頂天不由得一...

「你面前這個人不叫燕南天,他叫陽頂天,是我們的少主,是未來的雲霄城主。」穆連城一字一句道:「我的命,你母親的命,都是西門城主賜予的。現在,你的命也是少主賜予的。你說,為奴為婢,是不是你的本分?是不是你的福分?」

頓時,穆漣漪不敢置信地望著陽頂天!

主人,主人,主人!這個詞,他從小就聽了無數遍。

近幾個月,她有聽到了一個新的詞,那就是少主,同樣在他父親嘴裡聽到了無數遍。

實際上,這幾個月穆連城一直計劃將她送到雲霄城,去給陽頂天少主為奴為婢。如果不是雲霄城出事,或許他真的早就將她穆漣漪送過去了。

這個和自己義結金蘭的燕大哥竟然是那個傳說中的陽頂天,傳說中的少主,頓時間無數的情緒洶湧而上。

儘管她知道,是西門無涯救了穆家三口的性命。但是在穆漣漪心中,對西門無涯恨大過於感激。

因為西門無涯的存在,讓她的父親一輩子都生活在痛苦和愧疚之中,讓穆家一輩子都無法自由和幸福。

對於那個傳說中的少主,穆漣漪心中更加是充滿了怨恨。憑什麼啊,我這麼一個嬌滴滴的,自由的大美人,生出來就要是你的奴婢?憑什麼啊?

頓時間,穆漣漪望向陽頂天的目光變得複雜起來。

感覺到穆漣漪瞬間的敵意,陽頂天不由得一陣苦笑,然後朝穆連城道:「穆叔,你先出去,我和漣漪說。」

「是,少主。」穆連城恭敬行禮,然後朝穆漣漪冷冷道:「穆漣漪你記住,你生是少主的人。死是少主的鬼,忘記那個和你私定終身的巫行文1

說罷,穆連城面對著陽頂天後退,無比恭敬地離開了房間。

頓時,整個房間內就只剩下陽頂天和穆漣漪二人,氣氛頓時變得凝重而又尷尬。

……

「漣漪,這件事情要從長計議。」陽頂天笑道:「剛才穆叔的口氣太過於堅決和固執。我不能當面反駁。不過你放心,等下我便以少主的身份命令他給你選擇幸福的自由,如何?」

穆漣漪的臉色頓時變得稍稍溫和,然後恭敬行禮道:「謝謝少主。」

她態度變得恭敬了,但同時也變得敬而遠之,帶著些許的冷漠。

「少主。你不要怪我這個態度,我實在無法壓抑我的情緒。沒錯,我恨西門城主,我恨你陽頂天少主。」穆漣漪道:「你知道,這些年我們是怎麼過來的嗎?」

「願聞其詳1陽頂天道。

「我們時時刻刻都背著一座沉重的大山,我爹爹時時刻刻處於愧疚之中。我娘親在生我之前,逃亡萬里。受盡顛簸,所以生完我之後體弱多玻但是來到西南大陸建立了穆家塢之後。我父親從未和我娘說過一句話,不管她有多麼溫柔,不管她有多麼深情。表面上看她們是恩愛夫妻,但是只要沒有人在邊上我爹從來不和她說一句話,不會碰她一下。他從來都沒有原諒過我母親,終於在我五歲的時候,娘親鬱鬱而終。」

「那一夜。爹爹足足老了十歲,他很愛娘親,但是他覺得對西門城主無比的虧欠,內心的愧疚讓他覺得自己不能去愛我的娘親。也正式因為這個愧疚,讓他覺得自己不配幸福。他永遠都生活在愧疚之中,永遠覺得自己虧欠西門城主,也正是因為有我。否則他早就提著一把刀殺到陰陽宗,讓對方把自己碎屍萬段,這樣他才會覺得自己不再虧欠了。」

「主人沒了,現在少主出現在我們面前。我爹爹就巴不得將所有的一切都交給你,自然也包括我。」穆漣漪凄然一笑道。

深深吸一口氣,穆漣漪道:「我爹爹已經完了,已經徹底淪為思想的奴隸。但是我要自由,如果不自由,我寧願死。所以,我要追求我幸福的權力,我要保留我感情的權力。我不可能給你為奴為婢的,陽頂天少主。」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我知道,我這就去和你的父親說。」

說罷,陽頂天直接離開房間。

「謝謝您燕大哥。」穆漣漪忽然聲音變得溫柔道:「我剛才的怨恨並不是對您,而是對那個傳說中的少主。在我心中,您永遠是我的燕大哥。」

陽頂天停下腳步微微一笑。

「那麼,小妹的終身幸福,就拜託大哥了。」穆漣漪道。

「放心。」陽頂天道,然後走了出去。

******

「穆叔,我是絕對不會讓穆漣漪成為我的女人的。」陽頂天走到穆連城的面前,直接開門見山道:「她沒有這個義務,她有絕對的自由,她有選擇幸福的權力。」

穆連城身軀一震,沉默了良久。

足足兩分鐘后,穆連城道:「少主,就算小女沒有福分跟您。我也絕對不會同意她跟那個武行烈的。」

「為何?」陽垛個武行烈有什麼問題,他已經非常出息了啊,至少比我這個空頭雲霄城主繼承人顯赫。」

穆連城道:「少主,李宗主剛得到的消息。武行烈所謂的天道盟西南分部的烈焰騎軍,實際上只是西北秦家的染指西南大陸的武裝力量而已,只是冠於天道盟的名頭掩飾西北秦家的野心而已。這武行烈是西北秦家少君的心腹,是他的持劍奴。就如同當年我和西門城主的關係一樣。」

陽頂天眉頭一豎,道:「查清楚了?」

「真的。」穆連城道:「而且,他們來西南大陸的第一個目標就是烈焰堡,要收服烈焰堡為爪牙,所以當時沒有對烈焰堡的人趕盡殺絕。」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那這樣的話,穆漣漪就真的不能嫁給武行烈的,否則未來真的會發生血變的。」

陽頂天沒有矯情地說什麼愛情至上,而是直接否決了。

「我去和她說這件事。」陽頂天道,然後走出去。

穆連城感激道:「少主。我去和她說。」

「不用。」陽頂天道。

*******

「怎麼樣?燕大哥!我爹爹答應了嗎?」見到陽頂天進來,穆漣漪頓時充滿希冀地跑上來。

陽頂天直接搖了搖頭。

穆漣漪嬌軀一顫,頓時帶著泣聲道:「憑什麼?為什麼?他憑什麼不同意?」

陽頂天道:「不僅他不同意,我也不會同意。」

穆漣漪一愕,不解地望著陽頂天,道:「你為什麼不同意?你,你有什麼資格不同意?」

「武行烈是西北秦家的人。你是雲霄城的人。西北秦家和雲霄城勢不兩立,你們不可以在一起。」陽頂天斬釘截鐵道。

「我不是雲霄城的人,我不稀罕做雲霄城的人。」穆漣漪頓時大聲道:「你是我父親的少主,不是我的少主,你沒有權力對我的事情指手畫腳。」

「這由不得你,你有權力不做我的奴婢。但是你沒有權力和西北秦家的人結合。」陽頂天斬釘截鐵道。

「不,我偏要和他在一起,天下任何人都攔不住我,更何況是你一個和我完全不相關的狗屁少主。」穆漣漪怒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你在妒忌行文,你表面上大度,表面上說要成全我們。其實,你內心對我充滿了佔有慾。你佔有不了我。你也不讓其他任何男人得到我。」

這話一出,陽頂天頓時大驚,不敢置信穆漣漪會說出這樣的話。

「哼……」穆漣漪一陣冷笑道:「你在妒忌行文,妒忌他現在比你更強,更出色,比你更威風顯赫。你當然不願意見到他好,不願意見到我們在一起。」

陽頂天頓時啞口無言,震驚地望著穆漣漪。真的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你放肆,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女人。」頓時,外面的穆連城猛地衝進來,對著穆漣漪狠狠一個耳光扇了過去。

「啪……」一聲脆響。

穆漣漪的嬌軀直接被扇飛出去,摔倒在地。

嬌艷的臉蛋,瞬間紅腫起來,嘴角流出鮮血。

儘管被打。穆漣漪臉上依舊充滿了倔強和不屈服,朝著穆連城道:「爹爹,你就算打死我,我也要說。你是雲霄城的奴隸。我不是,我是自由的靈魂。雲霄城的奴才要做你做,我不稀罕做。陽頂天的奴才要做你做,我不稀罕做。你就算打死我,我也要追求我的自由和感情,我也要和行文在一起。」

頓時,穆連城被氣得渾身發抖,眼前一陣陣發黑,幾乎要昏厥過去。

猛地握緊拳頭,穆連城冷冷道:「穆漣漪,那我直接告訴你。你要是想和武行烈在一起,就不是我的女兒。從此我和你斷絕父女關係,想做西北秦家的女人,就不要做雲霄城的女兒。」

說罷,穆連城猛地甩身而出。

「還有,穆漣漪你要是敢將少主的身份泄露出去,我就殺了你1

最後幾個字,穆連城說得冰冷而又堅決,穆漣漪聽了之後,臉蛋猛地煞白,沒有一點血色。

屋內,又只剩下陽頂天和穆漣漪二人。

陽頂天沒有絲毫扶起穆漣漪的意思,也沒有任何要解釋的意思。

穆漣漪此時心中充滿了怨恨和偏見,任何解釋都沒有用的。

「父親更重,還是情人更重,你自己掂量。而且此次西北秦家進入西南大陸,心懷叵測,武行烈也簡單不了。」陽頂天淡淡說道。

穆漣漪抬起頭,一道冷笑道:「陽頂天少主,不要忘記了,三天前行文才救了你的性命,你現在就迫不及待要詆毀他了嗎?」

「哦,對了。」穆漣漪又道:「三天前我欠你一條命,但是行文救你一命,我是他的愛侶,我們不分彼此。所以,我就再也不欠你的了。」

陽頂天淡淡道:「你原本就不欠我的,當然我也不認為我欠了武行烈的。」

「哼哼……」穆漣漪一道冷笑。

*****

夜裡,陽頂天正在床上打坐入寐,忽然感覺到一道人影進入自己的房間,他身上汗毛猛地一炸,但緊接著又放鬆下來。

因為與此同時飄進來的還有一股熟悉的香味,不過他依舊沒有睜開眼睛。

「喂1來人喊了一聲。

陽頂天睜開雙目,頓時見到一具曲線健美,前凸后翹的女子身體。

是穆漣漪,她穿著一套純黑色的緊皮裝,站在陽頂天的面前。

「有事?」陽頂天皺眉問道。

「你跟我來一趟。」穆漣漪道。

「去哪裡?」陽頂天道,緊接著他見到穆漣漪身上竟然有一個包裹。

「你跟我來便是了。」穆漣漪冷聲道:「你不是想要避火寒珠嗎,跟我去齲我將避火寒珠藏在了一處誰也不知道的地方。」

陽頂天心中一陣猶豫,但是穆漣漪已經快速離去,如同貓一般轉眼就無影無蹤。

快速起身,陽頂天飛快地追了出去。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