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一百四十一章:穆漣漪,你是少主的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3-12-23 04:11  |  字數:4216字

陽頂天望著這個黃金騎士的面孔,心中道:「巫行文,你終於願意出現了嗎?」

烈焰堡眾人面色劇變!

讓他恐懼的是三個字,天道盟!

若是得罪了天道盟的嫡系勢力,那他烈焰堡絕對是灰飛煙滅,誰也救不了。

而眼前這支火紅色的騎軍,則是天道盟的西南武裝勢力。說句實在話,切不說這支烈焰騎軍比他烈焰堡的騎兵精銳了許多。如果武行烈帶著這支烈焰騎軍去滅烈焰堡,那拓跋氏還真是不敢有任何反抗,否則只會帶來更慘烈的後果。

「住手!」灰鷹長老一聲令下。

其實,不用他下令,烈焰堡的人就已經不敢有任何動作了。

「行文,是你嗎?」一直盯著黃金騎士的穆漣漪忽然怯怯問道。

那名黃金騎士轉過頭來,緩緩掀開了臉上的黃金面罩,露出了英俊而又驕傲冷酷的面孔。

穆漣漪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

沒錯,就是巫行文,只不過現在叫武行烈!

面對穆漣漪,冷酷驕傲的面孔瞬間融化,目光變得無比溫柔,道:「是我,我回來了,你的巫行文回來了。」

原來,他就是穆漣漪的那個情郎巫行文,那個曾經漁奴的兒子。

現在,已經成為天道盟西北分部的烈焰騎軍統領,未來的西南的最高統治者之一。已經從漁奴的兒子,成為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子。

他答應過穆漣漪,五年之後等到他出息了之後,等到他足夠配得上穆漣漪之後,他就會回來娶她。

現在他回來了,以穆漣漪完全無法想像的方式回來了。

騎著高頭大馬,穿著紅金鎧甲,持著玄火寶劍。帶著千軍萬馬回來!

這個結局,比穆漣漪想像中的威風一萬倍,美好一萬倍!

穆漣漪不敢置信地望著這一切,彷彿瞬間被幸福擊潰了。

她捂住小嘴,發出一陣撕心裂肺的痛哭,然後猛地朝武行烈狂奔而去。

武行烈一把將穆漣漪抱上馬,溫柔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來晚了,我來晚了……」

穆漣漪痛哭得更加厲害,彷彿要將這段時間所遭遇的屈辱和驚嚇完全發泄出來。

「你怎麼才回來,你怎麼才回來?你終於回來了,我每一天都在等你!」

武行烈道:「對不起。我來晚了,讓你受了這麼多委屈。」

「不,這不算什麼,只要你來了,我就比什麼都幸福。」穆漣漪柔聲道。

兩個人安靜了好一會兒,在場幾千人沒有人說話,彷彿都在看著武行烈和穆漣漪兩人的恩愛。

忽然。穆漣漪想到了陽頂天,頓時朝他一指道:「行文,這位是燕南天大哥,是他拚命挽救了我的命,我的尊嚴!拓拔野比武輸掉之後,要違背誓言殺掉燕南天大哥,你要救他。」

「當然!」武行烈走到陽頂天面前,道:「燕英雄。感激之心,難以言表。你是漣漪的大哥,也就是我武行烈的大哥!」

陽頂天用儘力氣露出笑容道:「不用客氣,那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說罷,陽頂天閉上雙目,進入昏迷調息狀態。

武行烈緩緩走到灰鷹長老的面前,冷冷道:「現在。你應該怎麼做。」

灰鷹長老面色一變道:「我們立刻退走,從今以後絕不染指穆家塢任何東西。」

「僅僅如此嗎?」武行烈冷道:「你做錯事情,難道就不需要懲罰?」

灰鷹面色劇變,點頭道:「明白!」

然後。他拿出三支匕首。

「噗噗噗……」將匕首猛地刺入自己的胸膛和小腹。

一口鮮血狂噴而出,拓拔野道:「武統領,我們可以走了嗎?」

「走吧。」武行烈道:「但是回去之後,自己動手將今天所有殺過人的人腦袋砍掉,送到我烈焰騎軍來。」

這個命令,已經是囂張跋扈之極了。

灰鷹長老面色猛地一陣抽搐,咬牙顫抖道:「是,回去之後,我立刻殺人,送來人頭。」

「那就沒事了,你們走吧。」武行烈道。

「多謝。」拓拔野道。

然後,十幾名烈焰堡長老帶著拓拔野恭敬地退去,烈焰堡的黑色騎兵們,也紛紛張惶撤退。

不到十分鐘,烈焰堡所有人,全部退得乾乾淨淨。

整個穆家塢,只剩下鮮血,受傷的人群,還有上千名火焰一般的騎軍隊伍。

武行烈走到穆漣漪身邊道:「在三千里外,我就已經聽說你出事了。於是我帶領騎軍,不眠不休,不吃不睡,連著趕路四天四夜,終於在最後的時刻趕到了,沒有讓最可怕的事情發生,你要是出了一點點事情,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我自己。」

穆漣漪柔聲道:「不要這樣想,你依舊挽救了我們所有人,你已經做到最好了。」

「如果我早到一些,那這些無辜的人也都不會死,這些人很多我甚至都認識。」武行烈嘆息道:「還有,我之所以不殺拓拔野,是因為我不能殺。關於烈焰堡的亦正亦邪,上面對烈焰堡並沒有下達最後的命令。」

「我理解。」穆漣漪柔聲道:「你做的所有事情,我都理解。」

武行烈道:「五年了,我終於回來了,我終於混出個樣子回來,回到你的身邊。」

********

陽頂天足足睡了三天三夜,才清醒過來。

儘管他服用了西門寧寧煉造的高級丹藥,但體內的玄氣還僅僅只恢復了一半不到。

不過這種恢復能力已經是極其逆天了,換成別人受如此重的傷勢,沒有三個月半年是絕對好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