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四十一章:穆漣漪,你是少主的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陽頂天足足睡了三天三夜,才清醒過來。 儘管他服用了西門寧寧煉造的高級丹藥,但體內的玄氣還僅僅只恢復了一半不到。 不過這種恢復能力已經是極其逆天了,換成別人受如此重的傷勢,沒有三個...

陽頂天望著這個黃金騎士的面孔,心中道:「巫行文,你終於願意出現了嗎?」

烈焰堡眾人面色劇變!

讓他恐懼的是三個字,天道盟!

若是得罪了天道盟的嫡系勢力,那他烈焰堡絕對是灰飛煙滅,誰也救不了。

而眼前這支火紅色的騎軍,則是天道盟的西南武裝勢力。說句實在話,切不說這支烈焰騎軍比他烈焰堡的騎兵精銳了許多。如果武行烈帶著這支烈焰騎軍去滅烈焰堡,那拓跋氏還真是不敢有任何反抗,否則只會帶來更慘烈的後果。

「住手1灰鷹長老一聲令下。

其實,不用他下令,烈焰堡的人就已經不敢有任何動作了。

「行文,是你嗎?」一直盯著黃金騎士的穆漣漪忽然怯怯問道。

那名黃金騎士轉過頭來,緩緩掀開了臉上的黃金面罩,露出了英俊而又驕傲冷酷的面孔。

穆漣漪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

沒錯,就是巫行文,只不過現在叫武行烈!

面對穆漣漪,冷酷驕傲的面孔瞬間融化,目光變得無比溫柔,道:「是我,我回來了,你的巫行文回來了。」

原來,他就是穆漣漪的那個情郎巫行文,那個曾經漁奴的兒子。

現在,已經成為天道盟西北分部的烈焰騎軍統領,未來的西南的最高統治者之一。已經從漁奴的兒子,成為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子。

他答應過穆漣漪,五年之後等到他出息了之後,等到他足夠配得上穆漣漪之後,他就會回來娶她。

現在他回來了,以穆漣漪完全無法想象的方式回來了。

騎著高頭大馬,穿著紅金鎧甲,持著玄火寶劍。帶著千軍萬馬回來!

這個結局,比穆漣漪想象中的威風一萬倍,美好一萬倍!

穆漣漪不敢置信地望著這一切,彷彿瞬間被幸福擊潰了。

她捂住小嘴,發出一陣撕心裂肺的痛哭,然後猛地朝武行烈狂奔而去。

武行烈一把將穆漣漪抱上馬,溫柔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來晚了,我來晚了……」

穆漣漪痛哭得更加厲害,彷彿要將這段時間所遭遇的屈辱和驚嚇完全發泄出來。

「你怎麼才回來,你怎麼才回來?你終於回來了,我每一天都在等你1

武行烈道:「對不起。我來晚了,讓你受了這麼多委屈。」

「不,這不算什麼,只要你來了,我就比什麼都幸福。」穆漣漪柔聲道。

兩個人安靜了好一會兒,在場幾千人沒有人說話,彷彿都在看著武行烈和穆漣漪兩人的恩愛。

忽然。穆漣漪想到了陽頂天,頓時朝他一指道:「行文,這位是燕南天大哥,是他拚命挽救了我的命,我的尊嚴!拓拔野比武輸掉之後,要違背誓言殺掉燕南天大哥,你要救他。」

「當然1武行烈走到陽頂天面前,道:「燕英雄。感激之心,難以言表。你是漣漪的大哥,也就是我武行烈的大哥1

陽頂天用儘力氣露出笑容道:「不用客氣,那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說罷,陽頂天閉上雙目,進入昏迷調息狀態。

武行烈緩緩走到灰鷹長老的面前,冷冷道:「現在。你應該怎麼做。」

灰鷹長老面色一變道:「我們立刻退走,從今以後絕不染指穆家塢任何東西。」

「僅僅如此嗎?」武行烈冷道:「你做錯事情,難道就不需要懲罰?」

灰鷹面色劇變,點頭道:「明白1

然後。他拿出三支匕首。

「噗噗噗……」將匕首猛地刺入自己的胸膛和小腹。

一口鮮血狂噴而出,拓拔野道:「武統領,我們可以走了嗎?」

「走吧。」武行烈道:「但是回去之後,自己動手將今天所有殺過人的人腦袋砍掉,送到我烈焰騎軍來。」

這個命令,已經是囂張跋扈之極了。

灰鷹長老面色猛地一陣抽搐,咬牙顫抖道:「是,回去之後,我立刻殺人,送來人頭。」

「那就沒事了,你們走吧。」武行烈道。

「多謝。」拓拔野道。

然後,十幾名烈焰堡長老帶著拓拔野恭敬地退去,烈焰堡的黑色騎兵們,也紛紛張惶撤退。

不到十分鐘,烈焰堡所有人,全部退得乾乾淨淨。

整個穆家塢,只剩下鮮血,受傷的人群,還有上千名火焰一般的騎軍隊伍。

武行烈走到穆漣漪身邊道:「在三千裡外,我就已經聽說你出事了。於是我帶領騎軍,不眠不休,不吃不睡,連著趕路四天四夜,終於在最後的時刻趕到了,沒有讓最可怕的事情發生,你要是出了一點點事情,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我自己。」

穆漣漪柔聲道:「不要這樣想,你依舊挽救了我們所有人,你已經做到最好了。」

「如果我早到一些,那這些無辜的人也都不會死,這些人很多我甚至都認識。」武行烈嘆息道:「還有,我之所以不殺拓拔野,是因為我不能殺。關於烈焰堡的亦正亦邪,上面對烈焰堡並沒有下達最後的命令。」

「我理解。」穆漣漪柔聲道:「你做的所有事情,我都理解。」

武行烈道:「五年了,我終於回來了,我終於混出個樣子回來,回到你的身邊。」

********

陽頂天足足睡了三天三夜,才清醒過來。

儘管他服用了西門寧寧煉造的高級丹藥,但體內的玄氣還僅僅只恢復了一半不到。

不過這種恢復能力已經是極其逆天了,換成別人受如此重的傷勢,沒有三個月半年是絕對好不了的。

睜開雙目,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趴在床邊上睡著的穆漣漪。

她已經換了一身衣衫,但依舊是緊身的皮裝,只不過這次的海蛇皮裝是白色,帶著金黃的條紋。

她的嬌軀本來就修長而又健美,此時趴在床上。腰臀曲線顯得更加誇張火爆,圓滾豐翹的美臀撐得皮褲彷彿要裂開一般。渾圓結實的美腿,更加充滿了爆炸性的彈力。

穆漣漪前凸后翹,驚胸怒臀的嬌軀,每一寸都充滿了火辣致命的誘惑。

世上的美女很多,但像穆漣漪那麼健美彈力,火爆性感的卻是不多。難怪武行烈如今已經位置顯赫。依舊對她念念不忘。

陽頂天撐著床,坐了起來。

「燕大哥,你醒了?」穆漣漪頓時醒來,驚喜道:「你覺得怎麼樣?」

「我沒事。」陽頂天道:「你在這裡服侍我很久了嗎?你應該去陪武行烈啊,你們已經五年沒有見面了。」

穆漣漪應該是很久沒有睡覺了,所以俏麗的臉上充滿了倦色。但是卻沒有顯得憔悴。反而顯得更加嬌艷動人,很顯然是因為愛情的滋潤。

聽到陽頂天的話,穆漣漪臉蛋露出一絲羞澀,道:「燕大哥是因為我而受傷的,我當然要服侍你。至於陪他,五年都等了,也不著急這一時半會。以後有的是時間。」

儘管有些羞澀,但說起和武行烈在一起的事情,她依舊是落落大方。

「你爹爹的傷勢如何了?」陽頂天問道。

穆漣漪道:「他只是皮肉傷,當場敷藥就沒事了。」

接著,穆漣漪大眼睛朝陽頂天一望,彷彿有些欲言又止。

「有什麼事情?說吧。」陽頂天笑道:「想要我幫忙的話,儘管開口。」

穆漣漪一喜道:「這件事情還真要燕大哥幫忙,我爹爹不許我和行文在一起。」

陽垛為什麼?武行烈現在已經非常顯赫了埃天道盟西南分部烈焰騎軍副統領,這個位置在整個西南大陸無人敢惹,哪怕行走天下也被奉為上賓了埃」

穆漣漪道:「爹爹說,我比武招親最後的獲勝者是你,而且燕大哥你為了我幾乎付出了生命,所以我應該跟你,沒有理由跟其他男人。」

說完后。穆漣漪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挽著陽頂天的胳膊,充滿了哀求的目光道:「燕大哥,我們義結金蘭。所以小妹的終身幸福你不能不管。你去跟我爹爹說說好不好?他肯定願意聽你的。」

穆漣漪一邊哀求,一邊抱著陽頂天的手臂搖動,使得胳膊不時磨蹭到她驚聳彈力的酥胸。當然,她是毫無意識的動作,這個女孩實在是野性而又大大咧咧。

但陽頂天也覺得不該如此,趕緊不著痕地抽出手臂道:「好,我這就去找穆叔叔,該說話的時候我會說話。」

陽頂天沒有講話說死,因為他心中還有些許的疑慮。

「太好了,謝謝,謝謝。」穆漣漪又抱著陽頂天的手臂,一個勁的搖晃。

然後,她就要拖著陽頂天往外走。

**********

「燕,燕賢侄,你覺得身體如何?」剛見到穆連城,他立刻起身上前問候。

「我沒事。」陽頂天道:「穆叔如何?被刺中一劍,可有大礙?」

穆連城搖頭道:「皮肉之傷,無妨。反而是李宗主,至少要修養半年才能恢復,受創最終的是西門豹賢侄,至少需要一兩年,還不知能否完全康復。唉,為我一家私事,竟然連累這麼多人,我穆連城真是罪該萬死1

「不要這樣說,總不能坐以待斃。」陽頂天道:「事情已經過去了,就不要再多想了,這兩天烈焰堡的人可還來侵擾嗎?」

「他們哪裡敢?」穆連城道:「現在整個烈焰堡已經被武行烈嚇得魂飛魄散,足足給我送來幾十萬金幣賠償,還有上百顆賠罪人頭。」

陽頂天道:「既然這武行烈這麼了得,為何您還要阻止他和漣漪在一起呢?」

聽到陽頂天竟然說起這個,穆連城面色微微一變,道:「您,您看不上小女?她本就應該跟您的。」

陽頂天笑道:「漣漪美麗大方,誰都會喜歡。可是穆叔您知道,我已經有妻子了,我不能負她。」

穆連城道:「那就讓小女給您做奴做婢,就算為奴為婢,也是我們穆家的福分。」

這話一出,穆漣漪嬌軀一顫,臉上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沒錯燕南天是幾乎為了她丟掉了性命,完全挽救了她的性命,但也不至於為奴為婢啊,難道她堂堂穆家小姐就這麼輕賤?

「爹爹,燕大哥救了我,我非常感激,我甚至願意用生命來回報他。但感激是感激,感情是感情。讓我因為感激而獻身,我做不到。」穆漣漪頓時大聲道:「而且,我在您眼中就這麼輕賤,要去給人為奴為婢?」

穆連城大聲道:「為奴為婢,你都不見得有資格。」

說罷,穆連城去將所有房門關上,確認周圍都沒有人,然後朝穆漣漪冷道:「你跪下,穆漣漪。」

穆漣漪不解,卻依舊咬著玉齒跪下,充滿了倔強和委屈。

「你面前這個人不叫燕南天,他叫陽頂天,是我們的少主,是未來的雲霄城主。」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