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四十章:碎屍拓拔野!情郎…(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天胸膛。 另外五支,朝李歸農刺去。 見到另外五人朝陽頂天刺去,李歸農頓時眼眶欲裂。 「礙…」李歸農再噴一口鮮血,透支所有的玄氣,迸出一道強大的火焰牆逼退刺來的五人。右手的利劍,...

「慢1穆連城大聲道:「拓拔野,避火寒珠你拿走,然後你立刻離去1

「晚了1拓拔野嘶聲道:「燕南天贏了我,你們幾百人就要死,幾百人的鮮血剛好洗刷我失敗的恥辱。」

「殺1拓拔野大聲下令。

十名烈焰堡長老,揮劍猛地朝李歸農刺去。

剩下兩名烈焰堡長老,猛地朝穆連城和穆漣漪殺去。

「裂炎崩裂1

李歸農猛地一聲大吼,口中噴出一團血霧,瞬間將玄氣提高五成,然後手中大劍猛地刺向地面。

「轟轟轟轟……」

無比強大的能量火焰迸射而出,朝十名烈焰堡長老轟殺而去。

「砰1

比武場內,迸出無比亮爍的光芒,讓天上雙日都失去了顏色。

使命烈焰堡長老被強大的能量炸出十幾米,口中一口鮮血噴出。

而十人刺出的劍芒,猛地擊中李歸農全身。

瞬間,十股血箭猛地從李歸農全身射出。頓時,他臉上毫無血色,幾乎頹到在地。

就此一招,就逼退了十名烈焰堡長老,可見李歸農有多麼強大,方圓千里內無敵手!但是,他面對的是十個敵人!

那十名被擊飛的烈焰堡長老在空中停滯,齊齊揮舞利劍,猛地又朝李歸農兇猛刺來。

與此同時,另外一名烈焰堡長老,一劍刺穿穆連城的臂膀。

鮮血狂飆,穆連城直接飛出十幾米遠。

烈焰堡的鐵騎,也開始了瘋狂的殺戮。

頓時,整個穆家塢鮮血狂飆。慘號衝天!

「礙…」眼見擋在自己面前的李歸農要瞬間被十支利劍刺穿,陽頂天一聲怒吼,用盡最後力量猛地衝上前來,揮舞斷劍,朝使命烈焰堡長老衝去。

「我在這裡,來殺我啊1陽頂天狂聲大吼。

頓時。五支利劍改變方向,刺向陽頂天胸膛。

另外五支,朝李歸農刺去。

見到另外五人朝陽頂天刺去,李歸農頓時眼眶欲裂。

「礙…」李歸農再噴一口鮮血,透支所有的玄氣,迸出一道強大的火焰牆逼退刺來的五人。右手的利劍,猛地朝刺向陽頂天的五人利劍斬去。

「砰……」一聲巨響。

五支利劍,在李歸農身上留下兩寸深的傷口,然後被火焰牆擊飛出十幾米。

而另外五支利劍。儘管李歸農已經拚命地斬斷,但已經來不及了!

五支斷劍,齊齊刺中陽頂天的胸膛!

「不要……」李歸農眼眶欲裂,一聲嘶吼。

「砰……」陽頂天的身體,頓時飛出上百米。

在空中,陽頂天再次噴出一口血箭。但是胸膛中劍處,沒有任何傷痕。

因為他有深海玄衣,所以利劍無法穿透胸膛。但是五支利劍的玄氣。依舊瘋狂透過了深海玄衣些許,瘋狂地撕裂他的玄脈。

被五支利劍擊飛出上百米的陽頂天。狠狠地摔在拓拔野的邊上。

此時李歸農,已經徹底耗盡了幾乎所有的玄氣。落地之後,瘋狂地朝陽頂天衝去,要將陽頂天救起!但是十名烈焰堡長老,瘋狂地圍困李歸農,要將他徹底擊殺。

拓拔野見到陽頂天竟然摔到自己的腳下。渾身鮮血,一動不動。他頓時喜出望外,哈哈大笑。

「燕南天,你竟然送到我的腳下來了。你要色不要命,我正好閹了你。看你如何好色。」拓拔野一聲大笑,狠狠道:「「殺掉穆連城,殺掉李歸農,剝光穆漣漪的衣衫,我就在這裡,就在這殺戮場上,在所有人的面前蹂躪穆漣漪,讓他們看到得罪我拓拔野的下場1

說罷,拓拔野對準陽頂天的胯間,猛地斬下。

陽頂天目光一掙,猛地彈地而起,手中斷劍猛地橫在拓拔野的脖子上,大聲喝道:「所有人住手,不想你們少主死,全部住手。」

頓時,在場所有人一驚。

燕南天不是已經被五支斷劍擊飛出去,生死不知嗎?怎麼拓拔野少主又落在他手中了。

頓時間,十幾名烈焰堡長老一動不敢動。

在拓拔野翻臉的時候,陽頂天就想抓住拓拔野為人質,但是中間隔著十幾名烈焰堡的長老,他怎麼都沖不過去。於是,他冒著生命的危險,讓烈焰堡長老刺中自己,將自己直接擊飛到拓拔野的身邊。

他這是拿命在賭,他在賭自己的深海玄衣和九陽玄脈,能夠抗住這驚人的幾劍。

現在,他賭贏了,拓拔野重新落入他的手中。

落入陽頂天手中的拓拔野,此時全身玄氣盡無,除了一開始的驚惶慌亂外,很快就冷靜下來,冷冷道:「陽頂天你不敢殺我,有膽子,你殺了我啊!殺了我,你們所有人都要陪葬。」

「讓你的人退出穆家莊,否則立刻斬下你的頭顱。」陽頂天冷道。

「哈哈……做夢1拓拔野大笑道:「你不敢殺我。」

緊接著,拓拔野大聲吼道:「你們還呆著做什麼,繼續殺戮,把穆家莊的人殺得乾乾淨淨,把穆漣漪的衣衫給我扒光了。誰都可以上她……放心,燕南天這廢物不敢殺我1

這拓拔野果然變態之極。

他這話一出,頓時烈焰堡的人又開始瘋狂殺戮。李歸農等人再次險象環生,甚至有兩名烈焰堡的長老直接朝穆漣漪撲去,目中露出無比淫邪的目光。

「噗……」陽頂天猛地一劍斬下。

「礙…」拓拔野一聲慘呼,頓時剩下的另一半手臂也被斬下。

「讓他們住手。」陽頂天對著拓拔野狂吼道。

「你做夢1拓拔野這個變態,竟然如此強硬,朝著陽頂天嘶聲怒吼。

「噗……」陽頂天又猛地一劍斬下。

「礙…」拓拔野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嚎,右腿直接被陽頂天連根斬斷,鮮血如同噴泉一般狂噴而出。

「讓你的人退下。」陽頂天暴怒道:「否則,我就閹割了你。」

「做夢……」拓拔野嘶吼道:「你要敢閹割我,我就讓在場所有人,活活將穆漣漪**到死1

「噗……」陽頂天一劍斬下。

「嗷……礙…」拓拔野發出一陣厲鬼一般的慘厲嚎叫,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的胯下寶貝,直接被陽頂天一劍削去。

「燕南天,你敢,你敢……」拓拔野如同厲鬼一般猙獰,發出驚駭欲絕的慘叫。

「讓你的人退下,否則立刻斬下你的頭顱。」陽頂天冷冷吼道。

如同厲鬼一樣的拓拔野停止了慘叫,目光變得無比的陰冷,而後露出一道殘忍的笑容道:「我的腦袋是你最後活命保證,你不敢斬1

借著,拓拔野嘶聲吼道:「將穆家塢斬盡殺絕,將木漣漪,**致死1

「哈哈哈哈……燕南天,你不敢殺我,你要保命,你不敢殺我……」拓拔野瘋狂地哈哈大笑。

陽頂天望了一眼庄外,然後猛地一劍斬下,將拓拔野殘缺的身體直接劈成兩邊。

鮮血四濺!拓拔野殘暴的笑容,嘎然而止。

他真的就算到死,也沒有想到陽頂天竟然真的敢殺掉他。

頓時,場內一片寂靜!所有人不敢置信地望著陽頂天,不敢相信他真的敢殺掉手中唯一的人質。

片刻的寂靜后,十幾名烈焰堡長老怒中露出無比狂怒嗜血的目光,死死盯著陽頂天,然後猛地放開所有的對手,朝他緩緩走來。

這個人,竟然殺了他們的少主,他們要將陽頂天碎屍萬段。

陽頂天望著庄外,冷聲喝道:「庄外的朋友,你們還要觀戰到什麼時候?」

外面,依舊一片寂靜。

陽頂天接著朝穆漣漪道:「穆漣漪,準備自荊」

穆漣漪猛地橫劍玉頸,一聲凄呼:「我死也不會被你們這群禽獸玷污。行文,你為何不來?我們只有來世再見1

說罷,穆漣漪朝著粉頸,猛地一劍劃下!

頓時間,一具美麗的生命眼看著就要香消玉損。

「慢!住手1

忽然,空氣中傳來一陣清朗的斷喝聲。

「呼呼呼呼呼……」然後,從遠處飄來十幾道紅色的人影,越過幾百人的頭頂,落在比武場上。

與此同時,一陣排山倒海的馬蹄聲傳來,整個大地都在顫抖。

上千名紅色的騎軍,從東,南兩個方向,威猛賓士而來,如同兩團火焰焚燒過來一般。

為首的一名騎士,身姿挺拔,渾身穿在金黃鎧甲,紅色披風,手持威猛大劍,沖在紅色騎軍的最前面,揮舞手中大劍,瘋狂地收割著烈焰堡鐵騎的生命。

「砰,砰……」

巨劍掃過,至少帶走七八人性命。

頓時間,這名黃金騎士所向披靡。烈焰堡的黑色騎兵們,紛紛聞風喪膽,拚命逃竄。

為首的黃金騎士,轉眼間就已經殺到了比武場前,冷聲道:「烈焰堡長老,立刻帶著你的人滾回烈焰堡,否則將拓跋氏斬盡殺絕,亡族滅種1

烈焰堡長老灰鷹面色劇變道:「你是誰?竟然敢管我烈焰堡的事情?」

「天道盟西南部,烈焰騎軍副統領,武行烈1那名騎士一字一句,報出了自己的姓名!

陽頂天望著這個黃金騎士的面孔,心中道:「巫行文,你終於願意出現了嗎?」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