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三十九章:滅拓拔野(下)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一般,所有人都來不及做任何反應,拓拔野已經躺在地上慘號,血肉模糊,左臂被斬。 不僅僅是穆家塢的人反應不過來,就連烈焰堡的高手也來不及做任何反應。 真的所有人都被驚呆了,所有人都以為陽頂...

頓時間,天空猛地一暗,全部都是拓拔野的劍芒如同繁星點點。拓拔野每一秒鐘,拓拔野甩出幾十支玄氣劍芒,拓拔野懸挂在空中。

「嗖嗖嗖嗖嗖……」拓拔野不斷揮舞長劍,無數到拓拔野的劍芒懸在陽頂天頭頂微微顫動,卻始終沒有掉下來。

劍芒越來越多,幾十支,幾百支,最後竟然上千支!

在場所有人全部色變!

為了殺陽頂天,拓拔野真的是拼盡老命了,竟然召喚出如此恐怖數量的玄氣劍芒。

要知道,這狂風暴雨劍可大可小,可多可少。可以幾十支,上百支。但一般殺敵,幾百支算是最多了,幾百支劍芒足足可以殺死幾十人了。現在為了殺陽頂天,拓拔野竟然透支了全身的玄氣拓拔野出上千支玄氣劍芒!

召喚完畢后,陽頂天頭頂懸空倒立上千支美麗而又恐怖的玄氣劍芒,散發著冷冽的白光,遠遠看上去無比的美麗,也無比的恐怖!頭頂幾十丈的上空,全部被劍芒密布,避無可避。

拓拔野身軀飄飄後退幾十步,拓拔野一邊慘白,毫無血色。

「小子,這次我看你怎麼躲,去死吧,灰飛煙滅吧1拓拔野一聲猙獰的怒吼,手中利劍猛地虛空一劈。

頓時懸空在天上的上千支玄氣劍芒,彷彿聽到命令一般,如同暴風驟雨一般飛快下墜。

「嗖嗖嗖嗖嗖……」無數道白色劍芒,如同密集的流星雨一般,瘋狂朝陽頂天砸去。

頓時,天空一道雪白!

所有人都不忍相看,陽頂天只要被刺中一劍,就會丟掉半條性命。被刺中十劍就必死無疑。而此時,上千支劍,密密麻麻朝著他的頭頂刺下。

真正的躲無可躲,避無可避。

每一寸都有玄氣劍芒,每一寸都充滿了致命的殺機。

所有人都等著陽頂天再次使出讓人驚艷的招數。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陽頂天竟然站在原地。一聲爆喝,猛地弓起身軀,俯下頭,挺起後背,迎接漫天落下的劍雨。

他,他這是瘋了嗎?他竟然要用自己的身體硬抗這上千支玄氣劍芒,他這是想要死無全屍,粉身碎骨嗎?

沒錯,陽頂天是瘋了。他這樣做沒有任何一點點把握。他只是在賭,賭自己可以扛下來。他在賭自己的九陽玄脈可以扛下來,因為漫天落下的畢竟是玄氣凝聚的虛擬劍芒,而不是真正的利劍!玄氣首先攻擊的是人的玄脈和氣海,其次才是。

但一旦賭輸了,他就會粉身碎骨。但此時,他只有賭!

「嗖……」

上千支劍芒凝聚成一團巨大雪白的光芒,朝著陽頂天的後背。朝著他的全身,猛地砸落。

在場許多人。頓時紛紛閉上眼睛,實在不忍心!

此時弓起背的陽頂天,雖然看上去比尋常時候矮了一些,但卻給人一種錯覺,這不是一個人站在那裡,而是一座山!

「嗖嗖嗖嗖嗖嗖……」

無數的劍芒。瘋狂地朝陽頂天身軀射去。

絕大多數的劍芒灑向他的後背,剩下少部分,刺向他的頭頂,雙腿,雙臂。全身每一處角落,都遭遇著瘋狂的玄氣攻擊。

「噗噗噗噗……」

陽頂天的衣衫,化為齏粉。

陽頂天的頭髮,化為齏粉。

無數的血霧飆射!

瞬間,鮮紅的血霧,將陽頂天的全身完全籠罩!

所有人啞口無言,震撼地望著眼前的一切!

「砰砰砰……」

剩餘的劍芒,激射入地,撿起無數的塵土,將堅硬的地面切開一道道深深的縫隙。

瞬間,整個地面,無數道裂縫斑駁。

漫天劍雨結束!

陽頂天所站之處,已經完全被血霧所籠罩,看不見任何身影!

「哈哈,你終於是死了1拓拔野瘋狂地哈哈大笑。

在場所有人,一片凄色。

沒錯,陽頂天已經必死無疑了。

穆連城一邊絕望,橫劍於自己,喃喃自語道:「少主,老奴這就隨你去地下。」

說罷,穆連城便要直接切下自己的人頭。

忽然,一道身影猛地從血霧中衝出。

一支利劍,化成一道雪白的流星,閃電般朝拓拔野激射而去。

陽頂天竟然沒死?此時已經渾身的陽頂天,已經渾身鮮血的陽頂天竟然沒死?!

在這最後的關頭,他竟然絕地反擊,刺向拓拔野!

此時的拓拔野,全身的玄氣已經耗得乾乾淨淨。此時見到渾身鮮血的陽頂天持著斷劍射來,不由得驚駭欲絕。

想要逃跑,想要反擊,想要爆退!

但是,沒有玄氣的他什麼都做不了。

「礙…」

陽頂天手中斷劍猛地刺入拓拔野的胸膛,猛地往上一挑。

拓拔野發出無比凄厲的慘呼,鮮血飆射,整個身體飛出幾十米,整個左臂被連根削斷。

這所有的一切完全如同電閃雷鳴一般,所有人都來不及做任何反應,拓拔野已經躺在地上慘號,血肉模糊,左臂被斬。

不僅僅是穆家塢的人反應不過來,就連烈焰堡的高手也來不及做任何反應。

真的所有人都被驚呆了,所有人都以為陽頂天必死無疑。但是誰也沒有想到,結局竟然會是這樣?

穆連城呆立不動,李歸農呆立不動,穆漣漪呆立不動。

幾乎沒有人敢相信這是事實,甚至有人狠狠擰了自己一計,看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陽頂天竟然贏了,他非但沒有死,而且還贏了,而且還斬斷拓拔野一臂!

……

此時的陽頂天渾身都彷彿浸泡在鮮血之中,用斷劍指著倒在血泊中的拓拔野道:「你輸了,所以你不能染指穆家的一切,你該走了。」

當然,其實陽頂天剛才完全可以殺死拓拔野,因為對方的所有玄氣已經耗荊拓拔野在施展第三招狂風暴雨劍的時候實在太瘋狂了,沒有留下一點玄氣。

可是陽頂天絕對不能殺他,因為十幾名烈焰堡的高手就在這裡,幾百名烈焰堡的騎兵已經將整個穆家塢團團圍住,一旦殺死拓拔野,他們絕對會在穆家塢大開殺戒。

陽頂天為什麼能贏?因為他有九陽玄脈!能夠扛得住強大的玄氣傷害。所以,他主動提出讓拓拔野使用玄技,而不是直接用武技利刃相搏。如果用武技,用刀劍直接撞擊廝殺,那陽頂天絕對沒有任何可能性勝利,也沒有任何可能性活下來。

當陽頂天提出讓拓拔野用玄技的時候,所有人都以為他瘋了。只有他自己知道,這是自己唯一的生路。而這條生路,也絕對是置於死地而後生。

……

陽頂天開口之後,彷彿所有人清醒了過來。

「萬歲……」

不知道是誰開始第一個喊,接著穆家塢每一個人都開始歡呼,開始激動地大聲嘶喊。

「萬歲,燕南天萬歲1

「燕南天萬歲1

……

陽頂天渾身滴著鮮血,手持斷劍朝拓拔野道:「你輸了,你該走了。」

此時,拓拔野俊俏的面孔完全扭曲成一團,看陽頂天真的如同見到魔鬼一般。

驚駭和震撼漸漸從拓拔野臉上退去,轉而是猙獰,扭曲,憤怒,還有怨毒!

「哈哈哈哈……」忽然,拓拔野哈哈大笑道:「燕南天,我真的做夢都沒有想到你會贏。這個世界太瘋狂了,你創造了歷史,你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跨兩階而戰還能獲勝的。」

緊接著,拓拔野語氣變得陰冷,道:「但,那又怎麼樣?穆漣漪,我還是要蹂躪,避火寒珠我還是要,你,我還是要碎屍萬段1

「動手,殺戮,踏平穆家塢,除了女人,將穆家塢內所有人殺得乾乾淨淨,不留一人一草一木。將陽頂天碎屍萬段1

拓拔野用盡所有的力氣,無比怨毒下了最後的命令!

三名烈焰堡長老飛快將拓拔野保護。

「嗖嗖嗖嗖嗖……」剩下的十幾名烈焰堡長老猛地躍上半空,如同張開翅膀的惡魔一般,朝陽頂天撲來。

「轟轟轟……」與此同時,包圍穆家塢的幾百個烈焰堡鐵騎猛地衝殺進來!

「無恥1

「無恥1

「食言小人1

李歸農,穆連城,穆漣漪三人一聲驚呼,同時躍上比武台將陽頂天保護在中央。

「砰砰砰……」十幾名烈焰堡長老,從天而降,落在比武場上將陽頂天等人圍成一個圈。

「砰砰砰砰……」幾百名烈焰堡鐵騎,兇猛地撞倒石牆和大門,揮舞戰斧,猛地朝院內的無辜壯丁開啟殺戮。

李歸農望著周圍十幾名烈焰堡長老,若單打獨鬥,沒有一個人是他的對手。但是以他一人,最多能夠扛得住五名烈焰堡長老。而穆連城,則完全不是任何一個烈焰堡長老的對手,穆漣漪更加不用說。

所以,雙方的勢力對比,烈焰堡完全是擁有碾壓性優勢。一旦動手,穆家塢一方所有人必死無疑。

李歸農指著拓拔野,厲聲道:「拓拔野,你立的誓言呢?違背了誓言,你的祖上可是世世代代不能超生。」

「那又怎麼樣?」拓拔野冷笑道:「我這種人,發誓如同放屁一樣。」

「殺1拓拔野下令。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