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三十七章:滅殺拓拔野(上)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地切割著空氣。 在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驚駭地望著這一切。 穆連城忍不住驚呼道:「西門賢侄真是極度威猛啊,哪怕比他高出三四級的高手。也要避他鋒芒啊1 而此時的拓拔野,完全如同驚濤...

上了比武場后,拓拔野妖異的目光朝人群掃過一眼,最後落在穆漣漪的嬌軀上。

穆漣漪嬌軀一顫,美眸閃過一絲畏懼。因為這目光太刺人了,彷彿直接將人的衣衫都剝乾淨了一般。

這目光不僅僅是淫邪,還嗜血,充滿殘暴的嗜血。就彷彿下一刻中,他就要撲上來撕開自己所有私密之處,然後用尖利的牙齒狠狠撕咬。

「穆家主,你這比武招親最後獲勝者,是不是就能將您這個嬌滴滴的女兒娶回家了?」拓拔野問道。

穆連城面色陰沉道:「當然。」

拓拔野繼續問道:「那寶珠,是不是也當成嫁妝一起嫁過來?」

穆連城面色一變道:「當然1

拓拔野笑道:「好,那就請李歸農堡主作證。如果最後的獲勝者是我,而穆漣漪不嫁給我,寶珠不給我。那我就將穆氏滿門屠殺得乾乾淨淨,寸草不生1

頓時,他閃電一般的目光直盯著李歸農。

「好,我作證。」李歸農緩緩道:「但你也要立誓,如果你比武輸掉,那你從此不得再染指穆家任何東西,不管是穆漣漪還是穆家的寶珠。你以雙月雙日,混沌大地立誓。」

拓拔野舉起手掌道:「雙月雙日在上,混沌大地在下。若這次比武招親我失敗,則不再對穆漣漪和避火寒珠有任何染指,若違背誓言,讓烈焰堡拓跋氏全族死絕,世世代代,永世不得超生1

這誓一出,在場眾人頓時色變,這可謂是最惡毒的毒誓了。

接著。拓拔野朝穆連城道:「穆家主,該輪到你了。」

穆連城面色一變,猛地咬牙道:「雙月雙日在上,混沌大地在下。若這次比武招親拓拔野獲得勝利,我將穆漣漪嫁與他,並且將避火寒珠作為嫁妝。若違背誓言。就讓我穆氏絕種斷代。」

這個誓言也非常毒。

拓拔野淫邪一笑道:「那麼請燕南天上場吧?」

此時,陽頂天所在的小院依舊院門緊閉。

李歸農朝身後的西門豹淡淡道:「你上去吧。」

「是1西門豹道。

然後,身軀半蹲,猛地彈射而出,如同炮彈一般,狠狠砸落在比武場上,發出一聲巨響,整個比武台都在顫動。

「你的對手是我。」西門豹冷冷道,身影雖然不響。卻極具穿透性。

拓拔野面色微微一變,西門豹猛地躍上比武台的時候就可以看得出來,他的氣勢非常剛猛驚人,單純玄氣級別上未必弱於自己。

「燕南天呢?」拓拔野冷聲問道。

「先贏過我再說吧。」西門豹道。

「好,我正覺得燕南天太弱了,勝之不武,來一個勢均力敵的才好。」拓拔野冷笑道。

頓時,管家上前。道:「請簽生死狀1

拓拔野,西門豹二人上前簽下生死狀。頓時在場眾人面色變得更加凝重。

很顯然,面對拓拔野這種狠毒之人,是絕對不死不休的。

「比武場上,刀劍無眼,生死由天,殺人無罪1官家大聲宣讀生死狀。然後在金鼓上狠狠敲擊一下,大聲喝道:「比武開始……吒1西門豹爆喝一聲,猛地揮舞手中的巨大降魔杵,猛地朝拓拔野砸去。

一聲巨響,一團烈焰猛地爆射而出。

這西門豹的攻勢真是剛猛之極!而且木劍堡的優勢在於用劍。李歸農也是用劍,卻沒有想到他最出色的弟子竟然使用大降魔杵。

拓拔野利劍一橫!

硬生生攔住降魔杵爆射出的烈焰!

「砰1一聲巨響,拓拔野身軀筆直被推出幾十米,手中寶劍瞬間被燒得通紅!

「厲害1所有人一聲驚呼。

這不僅僅是在讚許西門豹的厲害,還在驚嘆拓拔野的厲害,他這等陰險之人竟然硬生生接下西門豹的剛猛之擊!

西門豹兇猛一擊后,身形一閃,瘋狂舞動降魔杵,如同狂風暴雨一般擊向拓拔野。

一招比一招剛猛,一招比一招快!

頓時間,整個比武場上,西門豹的身影只見到一個,但是手中的降魔杵卻彷彿化為幾根,幾十根,上百跟。

最後,彷彿一堵金剛牆壁一般,朝拓拔野兇猛碾壓而去。原本黑色的降魔杵,也越來越紅,最後完全被玄氣燒得通紅。

而拓拔野,則完全被逼到比武場的角落,利用敏捷的身法進行躲避。

這西門豹的攻勢,實在太兇猛了,真正如同排山倒海一般,讓人完全不敢正面應對。

頓時,穆連城望向李歸農的目光中充滿了敬佩!

「李宗主,不出二十年,西門賢侄就可以擔起振興木劍堡的重任了。」穆連城道:「而且最了不起的是他竟然化劍為杵,李宗主真是學究天人埃」

此時的戰鬥場面,西門豹完全是佔據絕對優勢,剛猛無比的降魔杵已經將拓拔野完全逼在比武場的最小角落,已經退無可退了。

「排山倒海1

西門豹一聲大吼,手中降魔杵猛地一陣橫掃。

「轟1頓時,火紅的降魔杵爆射出一面巨大的火牆,幾十丈的火牆,猛地朝拓拔野壓去。

拓拔野腳下一點,身軀疾射升空,躍起幾十米,躲避無比兇猛的火牆。

「星辰爆1

西門豹如同炮彈一般激射上空,手中降魔杵朝空中的拓拔野猛地虛空狂點。

「砰砰砰砰……」

無數道火紅色的光芒疾射而出,兇猛地朝拓拔野全身上下爆擊!

拓拔野身軀一橫,飛快地在玄氣殺芒中間穿梭躲避,如同穿針引線一般,看上去驚險萬分!

「天翻地覆1

西門豹發出雷鳴斷喝,手中降魔杵猛地爆射出一道數丈的火焰殺芒,然後瘋狂地旋轉。瘋狂地捲動!

頓時,整個比武場完全被火焰光芒籠罩,形成可怕的玄氣漩渦,瘋狂地切割著空氣。

在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驚駭地望著這一切。

穆連城忍不住驚呼道:「西門賢侄真是極度威猛啊,哪怕比他高出三四級的高手。也要避他鋒芒啊1

而此時的拓拔野,完全如同驚濤駭浪上的小木舟一般,瘋狂地漂浮起舞,隨時可能被這恐怖的殺芒撕成碎片!

「殺了他,殺了他1

穆家塢的所有人看得熱血沸騰,大聲喝彩。

「將這個淫賊碎屍萬段1

就連此時的穆漣漪,也完全看得異彩連連。眼前這個西門豹師兄,真的比燕南天強大得太多了,如此剛猛無倫。真是讓人心折。

「哈哈,你表演完了吧,該輪到我了。」忽然,險象環生在驚濤駭浪中飄蕩的拓拔野發出一聲冷笑。

「流星蝴蝶劍1

一聲清喝!

拓拔野的身影,猛地化作一道白芒,如同流星一般猛地鑽入降魔杵的紅色殺芒漩渦中,人劍合一,朝西門豹的頭頂刺去。

速度無比的快。如同閃電一般快,利劍直接刺中了西門豹的頭頂!

變故頓生。所有人驚呼出聲!

「血魔金罡1

西門豹一聲斷喝,一股玄氣混雜著血霧猛地從體內迸射而出,全身的衣衫猛地爆碎,頭髮瞬間斷裂。

一股鮮血和玄氣凝成的護身罡罩,猛地凝聚在全身,使得他的全身彷彿籠罩上一層金黃血紅的光芒一般。

血魔金罡。這是一種強大的護身玄技,將玄氣和鮮血化成能量護罩,可以讓自己身體完全刀槍不入。

頓時間,拓拔野的利劍完全無法寸進,整個身軀倒立豎在空中。

這個血魔金罡。真是強大,真正的刀槍不入。

擋住了拓拔野的進攻后,西門豹雙手猛地一卷降魔杵。

「嗖……」頓時,火紅的降魔杵猛地朝拓拔野激射而去。

「哈哈哈……」拓拔野一聲大笑,手中利劍輕輕一抖。

瞬間,劍尖猛地冒出一團黑色的光芒。

「嗖……」然後,這道黑芒猛地刺入血魔金罡,直刺入西門豹的頭頂。

如此強大的血魔金罡竟然被破了!

西門豹大驚,雙拳一握,強大的玄氣疾射而出,猛地推動身軀如同炮彈一般後退幾十米,避過拓拔野的利劍。

與此同時,火紅色的降魔杵朝拓拔野的身體猛地刺去。

拓拔野手腕一轉,袖子一卷!

頓時,手臂處出現一個玄氣能量漩渦。這根無比狂暴的降魔杵,竟然直接被吸卷進去。

如此威猛的降魔杵,竟然被拓拔野的袖子給降服了!

李歸農面色一變!沒有想到,這拓拔野的風系武技竟然如此遊刃有餘,這一招太極漩分明就是四兩撥千斤,輕而易舉俘獲了強大的降魔杵。

「呼……」在拓拔野的太極漩中,降魔杵越轉越快,越轉越快。

「嗖……」旋轉到最快的時候,火紅色的降魔杵猛地朝爆退的西門豹射去。

「定1西門豹一聲大吼,雙手隔空一夾,便要用強大的玄氣將這降魔杵吸祝

「暴雨魔花劍1

拓拔野一聲清喝,身影一邊,頓時化成分身無數。

無數的利劍,無數的光芒。

如同暴雨一般,朝西門豹狂吐而出。

「護1西門豹飛快旋轉降魔杵,抵擋拓拔野的無數劍花。

「砰砰砰砰砰……」

無數劍花疾射在降魔杵上,發出一道道藍色的光芒,如果展開的花焰一般,無比驚艷璀璨。

「嗖嗖嗖嗖嗖……」

這西門豹真是厲害,降魔杵在他手中,竟然將拓拔野的劍花完全擋住了。

幾十劍。

幾百劍。

上千劍!

竟然完全被擋祝

「哈哈,好了,不陪你玩了。」拓拔野忽然一聲大笑:「你可以死了。」

「斷魂魔劍第一式,半月斬1

「死吧……」一聲殘忍的斷喝,身軀猛地一弓,手中利劍狂斬而出。

頓時,拓拔野手中力量猛地爆射出一道奪目的光芒,凝成一支巨大的半月劍芒,猛地疾射而出。

「擋1西門豹抓住降魔杵,拼盡全力,猛地往前一頂。

「砰1頓時,無比堅硬的降魔杵猛地從中斷開,半月劍芒猛地擊中西門豹的胸膛。

一道鮮紅的裂痕在西門豹胸前迸現,然後一股血霧狂噴而出。

西門豹雄壯的身軀,如同稻草一般猛地飛出上百米。

在空中,他的胸口直接出現一個巨大的裂縫,鮮血如同泉水一般狂涌。

「豹子1李歸農一聲驚呼,猛地騰空而起,接住鮮血狂涌的西門豹,飛快將丹藥塞進他的嘴裡,鎖住他胸前的血脈。

場內眾人,靜寂無聲,驚恐地望著這一切!

這拓拔野竟然如此可怕,一開始看似處處被動,瘋狂躲避,實際上卻是如同閑庭信步一般。最後的玄技,直接秒殺西門豹。

西門豹已經如此強大威猛,而且已經突破了大玄武師。但是面對拓拔野的玄技斷魂魔劍,第一招便被秒殺!

……

「有誰要來挑戰我?」拓拔野冷冷道,目光朝燃燒的香望去。

只剩下兩寸沒有燒盡,至多還有十分鐘。

「還有誰來挑戰?」拓拔野再次冷聲道。

場內無人應答,他剛才的凌厲,確實讓人膽寒。

而此時的穆漣漪,美眸痴痴地望著大門入口處。

「行文,你怎麼還不到來?」

「你答應過的,最多五年你就會回來娶我,今天已經是最後一天了。」

「你忘記了嗎?你再不來,我就要死了1

時間一分一分地流失,那根香一點一點地燃燒。

穆漣漪望眼欲穿的情郎還沒有來,距離比武結束越來越近。

在那根香還有一寸的時候,穆漣漪已經絕望了,美麗的小臉已經毫無血色。

「哈哈哈哈哈……」拓拔野張狂地大笑道:「穆家主,你可以準備婚禮了,今天我就要和你的女兒洞房了,另外順便將避火寒珠準備好埃」

整個穆家塢內所有人,面如土色,只能看著拓拔野在上面張狂。

「燕南天?你這個縮頭烏龜哪裡去了?你敢出來一戰嗎?馬上就沒有時間了。」拓拔野大聲喊道。

「燕南天,你的女人要歸我了,你的寶珠要歸我了。放心,我會好好享用穆漣漪的,而且和避火寒珠一起享用,我很像知道將這顆寶珠塞入她最火熱的洞內,會是什麼效果?」

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色變。

「燕南天,你敢出來一戰嗎?」拓拔野繼續喊道。

穆漣漪先望了一眼大門口,最後望了一眼陽頂天所在的院子。

ps:周末愉快!!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