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三十三章:戰滅拓拔,震四座!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的玄氣。陽頂天擊傷了他,他一定要將陽頂天碎屍萬段。 「我說過,穆漣漪是我的,寶珠也是我的。誰要是敢阻攔,我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拓拔野猛地一聲狂吼,然後仰天狂嘯。 「魚龍變……」...

【ps:第一更送上,求月票。※

輕輕嘆息一聲,陽頂天抓起馬槊朝地上猛地一磕,身軀躍上了比武常

「不要1穆連城頓時大聲喊道:「小女是六星玄武士,加上有海蛇變都輸了,少……,燕英雄,你不是他對手,快下來,快下來……」

「我也是沒有一點把握。」陽頂天望向穆連城道:「不過,不是所有事情都要在有把握的時候才做的,有些事非做不可。」

賈明見到陽頂天上來,頓時哈哈大笑道:「原來還真有要色不要命的,正好,斬下你的頭顱做尿壺。」

緊接著,拓拔野渾身猛地爆出一團黑氣,整個身體,還有手中的鐵尺瞬間變大了數倍,如同黑暗巨魔一般,猛地朝陽頂天碾壓而來。

「小子,剛剛只是和小妞玩玩,現在讓你看看我拓拔野的真正實力……」

巨大的鐵尺席捲這黑影,猛地朝陽頂天襲來。

拓拔野是個魔鬼,聞名方圓千里的魔鬼,無惡不作,神秘而又強大,沒有想到今天竟然出現在穆家塢的比武招親智商。

「倒,你實力究竟如何,你這黑色玄氣究竟有什麼奇怪。」陽頂天心中暗道。

提起馬槊,猛地對準拓拔野的鐵尺,狠狠一砸。

「砰……」沉悶的巨響。

一團黑影沿著馬槊飛快蔓延,瞬間進入陽頂天的手掌。

頓時間,陽頂天覺得那黑影所過之處,手臂竟然一片酸軟,沒有一絲力氣,竟然連幾十斤的馬槊都抓不祝

「不好……」陽頂天飛快爆退十幾尺。

見到陽頂天吃虧,拓拔野哈哈大笑。如同移形換影一般瞬間到了陽頂天面前,速度竟然比陽頂天要快上許多,然後兇猛的鐵尺猛地朝陽頂天胸前砸來。

「小心……」台下眾人驚呼出聲。

穆連城此時顧不了給女兒療傷,手中暗器猛地飆射而出,如同閃電一般朝拓拔野射去。

光芒一閃,穆連城暗器卻在空中被截祝

然後,從天邊傳來一道聲音,冷冷道:「穆家主,好好的比武招親。可不要壞了規矩。」

穆連城面色一變,此人沒有現身就打掉了自己的暗器,可見修為完全高於自己,而且聽聲音年紀至少不比自己校

很顯然,來的不僅僅是拓拔野一人。還有烈焰堡的其他高手,而且修為超過拓拔野。

此時,拓拔野的鐵尺已經狠狠砸在陽頂天的胸口上。

「你可以去死了。」拓拔野哈哈大笑。

一陣劇痛,血氣翻湧,陽頂天接連倒退幾步,但是卻安然無恙,那股黑色甚至沒有在胸膛上沾染半點。

「怎麼可能?你被我擊中心臟。竟然沒有死?」拓拔野大驚。

陽頂天再後退幾步,和拓拔野保持一段距離。前面兩招儘管都吃虧了,但是陽頂天也試探出了對方的深淺。

沒錯,此人的玄氣修為比自己要高。但是以陽頂天的九陽玄脈,只要不是跨階而戰都不會太吃虧,此人的修為絕對沒有超過玄武師水準,更加不如秦少白。儘管此時沒有用夜梟巨劍而是使用一支沒有玄氣加成的馬槊。但對方的玄氣級別不足以傷害自己。

真正致命的是對方的玄氣中有毒,沒錯是玄氣裡面有毒。只要稍稍觸碰。那有毒的玄氣進入體內,立刻會損毀毒氣經過的玄脈,立刻變得酸軟無力,一點玄氣都使不出來。

所以,穆漣漪儘管修為比陽頂天還要高,但是還是吃了大虧。

玄氣有毒,這幾乎完全是一個bug,哪怕玄氣比拓拔野強大幾級,但是只要一觸碰立刻就被毒氣消融得乾乾淨淨,變得柔弱無比,任由宰割。

而且關鍵是對方的速度極快,想要擊中對方很難,但對方想要擊中你卻非常容易。

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來到了西南蠻荒之地,竟然見到有人練習劇毒的玄氣。誰都知道,毒人想要毒己,練習劇毒玄氣之人固然很厲害,但也絕對會短命。

不過,只要掌握了對方的特點,就有破解之法。

拓拔野就是速度快,步伐詭異,還有玄氣有毒。

那破解之法就是不要與他的武器對擊,欺近他的身體,抓住機會,突破防禦,對他進行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

「燕南天,你不是他對手,快下來,我們從長計議。」穆連城在下面喊道。

陽頂天閉上眼睛,開始回憶對方詭異的步伐,然後尋找其中破綻,再對殺豬劍法進行排列組合,組織出一套完美的進攻路線和招數。

殺豬劍法,幾乎可以成為天下第一玄妙劍法,不僅僅是玄氣,還有招數、步法。只要練劍無數遍,可以將九招隨意拆開,隨意組合。

越是使用殺豬劍法,陽頂天就越發感覺到他的博大精深。

見到陽頂天閉上雙眼,拓拔野大笑道:「怎麼,裝死嗎?」

說罷,拓拔野身形如同鬼魅一般,瞬間到了陽頂天面前,手中鐵尺朝陽頂天頭頂猛地砸落。

他占著玄氣有毒,速度快,這兩個特點,真的是毫無顧忌。

瞬間,陽頂天睜開雙目,見到對方劈下的鐵尺,筆直後仰倒下,躲過腦袋被砸碎的危險,但是完全將小腹氣海要害完全暴露了出來。

當然,陽頂天這完全是在冒險,在賭博,他賭拓拔野會攻擊他的氣海,而不會攻擊他的下身。因為氣海處有深海玄衣,而下身毫無保護,如果他賭錯了,那真的是後果不堪設想。

果然,拓拔野見到陽頂天氣海暴露出來,頓時大喜,一道獰笑,手中的鐵尺帶著驚天氣勢,朝著陽頂天的氣海兇猛砸落。幾乎是用盡了他所有的玄氣能量,要直接將陽頂天直接砸得粉身碎骨。

「不要1穆連城再也忍不住,猛地躍上半空,如同蒼鷹搏兔一般朝拓拔野撲去。

「呔……」空氣中一聲爆喝,一道灰影瞬間而至,猛地在空中和穆連城對擊一掌。

穆連城身形一滯,掉落在地,後退了十幾步,一陣氣血翻湧。

而眾人還沒有看到那道灰影的面目。他就以更加快的速度消失得無影無蹤,步法比拓拔野快了許多倍,也詭異也許多倍,不過二者一脈相承,很顯然此人應該是拓拔野的師父。

「穆連城。你再敢幹涉比武的公平,就不要怪我手下無情了。」那個灰影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與此同時,砰一聲巨響,拓拔野的鐵尺狠狠砸在陽頂天的氣海上。

「噗……」陽頂天口中猛地噴出幾尺的血箭,身軀直挺挺朝地上摔落。

「礙…」穆連城一聲絕望的慘叫。

氣海是一個武者最重要的地方,一旦氣海被擊中,絕對是粉身碎骨。橫死當常

但是摔倒在地的陽頂天,後背剛剛黏住地面,腳尖猛地朝拓拔野的胯間踢去,又快又犀利。

「小心……」灰色影子驚呼道。

拓拔野此時正得意望向穆漣漪。聽到師父的驚呼,頓時感覺到胯間一涼,頓時嚇得魂飛天外。

如果胯間被踢中雖然不會死,但是男人最重要的地方肯定是成為一堆爛泥。那真的是生不如死。

頓時間,拓拔野身軀真的如同鬼魅一般。猛地拔高十幾米,如同彈簧一般,猛地彈射上空。

可就算如此,他的下身還是被陽頂天腳尖猛地掃過,頓時一陣劇痛,在空中一聲慘叫,動作一停滯。

「就是現在……」陽頂天一聲斷喝,手中馬槊在地上一砸,整個身形猛地彈上半空。

「嗖……」在空中,陽頂天身形倒轉。

殺豬劍法第四招,挖心去肺。

殺豬劍法第五招,清理腸胃。

殺豬劍法第六招,跺下四肢!

」砰,砰,砰,砰……」

借著拓拔野下身劇痛,身形滯慢,陽頂天在空中手中的馬槊,如同狂風暴雨一般,瘋狂地朝拓拔野砸去。

一槊,一槊,一槊……

瞬間,攻擊出幾十槊。

在空中,拓拔野鮮血狂噴,身上傳來一陣陣被狂抽爆揍的聲響。

最後,陽頂天馬槊對準拓拔野的腦袋,猛地砸下。

殺豬劍法第三招,斬下頭顱。

頓時,拓拔野的腦袋瞬間被砸成肉泥。

「砰……」忽然,遠處灰影一閃,然後一股無比強大的能量凌空猛地朝陽頂天胸前劈來。

陽頂天只覺得呼吸一窒,然後整個身軀飛出十幾米,便要從比武場上摔落下去。

雙腳一勾比武場的角落,陽頂天生生站住,嘴角湧出一口鮮血。

可是,本來必死無疑的拓拔野,卻如同泥鰍一般在空中一陣倒轉,掉落在地,後退幾步站定。

「無恥……」陽頂天朝那個灰影子的方向冷喝道:「閣下,你口口聲聲說公平比武,不許穆家主幹涉比武。可是就在拓拔野要輸的時候,卻又對我出手偷襲,真是無恥之極,還有什麼臉面做人前輩,你這把年紀活到狗身上了嗎?」

沒錯,肯定是拓拔野的師父在最後關頭偷襲陽頂天,讓他功敗垂成,本來陽頂天最後一槊立刻就要毀掉拓拔野了。

這完全是他冒著生命的危險爭取來的機會,此時想要再想將拓拔野一擊致命就太難了。

陽頂天聲音落下,那道灰影冷冷道:「小子,小心禍從口出,我殺你如同踩死一隻螞蟻一樣。」

「你這等無恥之人,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我不畏死,何必用死來恐嚇我?」陽頂天冷笑道:「你自己不要臉,還不許人說嗎?」

「小子,你會後悔的。」灰影陰森的聲音在空中響起,依舊沒有現身,然後便沒有了聲音。

此時的拓拔野,渾身上下都是鮮血淋漓,傷痕纍纍。不過,他的身體也非常古怪,彷彿被某種毒藥浸透過,所以身體也如同天生的鎧甲一樣。陽頂天砸了他幾十槊竟然沒有死,甚至骨頭都沒有斷幾根。

當然,也怪陽頂天的武器太弱了,如果是夜梟巨劍,又或者有劍魂雛劍,此時的拓拔野早就被碎屍萬段了。

「拓拔野,你輸了,所以滾蛋吧1陽頂天冷冷道。

拓拔野擦拭嘴角的鮮血,無比怨毒的目光朝陽頂天望來。冷笑道:「我輸了?你說這個話也未免太早了一點1

說罷,拓拔野目光猛地射出一道妖異的光芒,身軀一弓。

「啪啪啪啪……」他的身軀發出一陣陣爆響,然後猛地冒出一團團黑氣,身形不斷地脹大。脹大。

片刻后,拓拔野變得如同惡魔厲鬼一般,整個人醜陋不堪,完全變形,足足有三米多高。

而且此時的他不但已經完全恢復了修為,而且玄氣能量足足暴漲了幾成。很顯然,他在用邪法透支自己的玄氣。陽頂天擊傷了他,他一定要將陽頂天碎屍萬段。

「我說過,穆漣漪是我的,寶珠也是我的。誰要是敢阻攔,我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拓拔野猛地一聲狂吼,然後仰天狂嘯。

「魚龍變……」

剛才,他就是用魚龍變瞬間擊敗了六星玄武士穆漣漪。現在他不但使出了魚龍變,還用邪法讓自己的修為瞬間暴漲。威力比起之前的那次魚龍變不知道強了多少。

瞬間,拓拔野化成一道無比巨大的黑影,如同魔鬼旋風一般,朝陽頂天鋪天蓋地而來。

「轟轟轟轟……」頓時,一陣陣巨響,比武場上如同烏雲壓頂一般,一片黑。

「燕南天,快下來……」穆連城一聲驚呼,手掌猛地朝陽頂天一劈,就要用玄氣將他推走。

「噗……」有一股強大的玄氣猛地攔住穆連城的玄氣,又是那個灰影,他要讓陽頂天死在狂暴拓拔野的魚龍變之下。

「無恥……」穆連城一聲怒吼,眼眶欲裂。

頓時間,拓拔野的黑色陰影猛地將陽頂天籠罩。

這魚龍變是拓拔野的殺手,剛才他就是用這招魚龍變直接破了木煉獄的海蛇變,並且直接將穆漣漪打飛了幾十米。

而當時,拓拔野使出的還只是五成的魚龍變,而此時為了殺陽頂天,他使出的是足足十二成的魚龍變。

瞬間,陽頂天完全被吞噬進一團黑影之中。

無數的冰刃,無比的玄氣能量,無數的毒氣,瘋狂碾壓,襲擊他的身體。

頓時間,陽頂天彷彿被無數的千斤巨槌擊中一般,又彷彿被萬箭穿心一般。

「砰砰砰砰砰……」無數次擊中陽頂天的身體。

「噗噗噗……」陽頂天的鮮血,如同噴泉一般,洶湧而出,全身頓時傷痕纍纍。

因為這黑氣中充滿了劇毒,陽頂天覺得渾身的玄氣能量快速地消失,渾身的熱量和鮮血也彷彿快速流失,片刻間變覺得一片冰冷,眼前一陣陣發黑。

這魚龍變果然非常驚悚強大,甚至讓陽頂天完全沒有一點點還手之力。

「沒有死在秦少白手中,也沒有死在武尊級強者的西門懼手中,竟然死在一個區區拓拔野手中嗎?」陽頂天心中暗道。

如果他用的是夜梟巨劍也不會是這個結局,不過陽頂天依舊不會後悔,夜梟巨劍他是絕對不會再用的。

就在陽頂天幾乎要被碾壓成碎片的時候,他忽然覺得這魚龍變好熟悉。

很快他想到了,這魚龍變和秦少白曾經使出的邪術噬魔劍陣好像,緊接著他立刻發現,何止是像,這完全就是噬魔劍陣,而且是山寨版的噬魔劍陣,只不過在外面包裝了一層毒氣而已。

沒有想到,這拓拔野竟然還會山寨版的噬魔劍陣,這可是邪魔道的功法。

「噬魔劍陣?那我閉著眼睛都能破1陽頂天一道冷笑,運起全身的玄氣,對準攻擊力最強,最危險,最瘋狂的那個角落,閃電一般猛地衝出,這裡是噬魔劍陣唯一的破綻。

此時,穆連城已經和那個灰色的影子完全戰在一起。

而所有人,都絕望望著比武場,穆漣漪也一臉悲色,很顯然所有人都以為陽頂天已經死了,死在拓拔野的魚龍變中。

「砰……」忽然,一聲巨響。

陽頂天的身影猛地從那團黑影中衝出,直接將恐怖強大的噬魔劍陣中衝出。

「礙…」所有人頓時驚呼出聲,不敢置信望著這一切,包括拓拔野也完全呆了。

自己如此玄妙強大的魚龍變,陽頂天竟然沒有死,而且破陣而出了,這,這怎麼可能?

「現在,你可以死了1陽頂天猛地躍上空中,再次鑽入魚龍變的這團黑影之中,舉起手中的馬槊,對準其中的一團黑影,猛地砸下。

「噗……」鮮血四濺。

「礙…」一聲無比凄厲的慘號。

魚龍變的巨大旋風黑影消失得無影無蹤,只見拓拔野一聲慘叫,身軀如同稻草一般飛出了幾十米,頭骨裂開,鮮血正在狂涌而出,但卻還沒有死去。

所有人已經徹底驚呆了!

這是怎麼回事?陽頂天不但破了魚龍變,而且直接擊裂了拓拔野的頭骨。

要知道,這拓拔野可是比穆漣漪還要強大,而穆漣漪的玄氣級別也超過了陽頂天!

灰影子和穆連城也停止了打鬥,驚訝地望著台上。

陽頂天望著躺在地上吐血的拓拔野道:「你輸了,所以你也娶不了穆漣漪了,乖乖滾回你的烈焰堡吧。」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