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三十二章:黑珍珠美人!比武招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春光乍泄。 「無恥,我殺了你1穆漣漪大怒,壓住胸前的皮裝,飛快避開,但是卻將小腹要害暴露出來。 「兵不厭詐,你中計了。」賈明一聲大喝,手中鐵尺暴長几尺,猛地點在穆漣漪的下腹氣海處。<...

「是小女漣漪,正好讓她來拜見少主。」穆連城道。

「不急。」陽頂天道:「暫時不告訴她我的身份,我怕她在他人面前會露出

穆連城一愕,點頭道:「也好,也對,漣漪畢竟太年輕了。」

接著,他朝外面道:「漣漪,怎麼了?」

「他們三人已經等急了,問比武什麼時候開始。」穆漣漪在外面道。

「馬上就開始,請他們立刻去比武場,你們先去,我這就去。」穆連城道。

「好的,爹爹。」穆漣漪道,然後離開了。

穆連城道:「少主這是餓了吧,我立刻讓人準備酒飯。」

「不急吃飯,我們去比武場看看。」陽頂天道。

穆家塢的比武場自然和雲霄城是沒法比,大約只有上千平方米的一個場地,磚石鋪成。

在這裡,陽頂天也見到了穆漣漪,這個方圓數百里的大美人。

果然很美,不過和東方冰凌、西門焰焰這種傾國傾城的絕世之美不一樣。

她充滿了野性之美,充滿了健康之美,充滿了活力之美。

的皮膚也不是雪白,而是健康的小麥色。

有一雙大眼睛,高鼻樑,精緻嬌俏的小嘴。這是一張嬌艷野性,卻又不缺大氣的臉蛋。

不過最誘惑的還是她的火辣身材,或許是因為常年下海採珠的原因,他的嬌軀充滿了健美有力,整個身軀曲線真的如同水蛇一般。

胸部不是非常豪碩,但是卻驚人的挺拔,小蠻腰雖然很細卻給人充滿力量的感覺,一雙美腿的修長是陽頂天所見之最,比起其他美人,她的大腿顯得更加飽滿結實,充滿爆炸力美感的誘惑。

比武場上,有幾十名穆家塢的僕人、武裝家丁,還有三個穆連城的義子。這群人,毫無例外用崇拜的目光望著比武場上的穆漣漪,只有前來參加比武招親的三個青年男子,望向穆漣漪的目光充滿了火熱和痴迷。

穆漣漪的打扮和尋常大家閨秀也完全不一樣,為了方便下水,她大部分時候都穿著緊身皮裝,而且是蛇皮製成的,穿在她的身上更加顯得她的嬌軀前凸后翹,充滿爆炸性的性感。不過在肩上,胸前,在胯下都鑲嵌著精緻的鎧甲。

穆漣漪目光望過眾人,見到陽頂天這個新加入的,目光稍稍做停留就立刻移開道:「諸位英雄,我儘管已經說過很多遍了,想要娶我可能就會遭到烈焰閣慘烈的報復,穆家塢勢小完全無法抵擋,到時候你們可能也會受到牽連,甚至會丟掉性命,所以現在退出還來得及。」

穆漣漪的聲音很動聽,清脆而又響亮,乾脆果斷如同珠子落在銀盤上的聲響。而且她的目光,天然帶著一種特殊的火辣電力。

被她的目光一電,這三名年輕人頓時熱血沸騰,拍打胸膛道:「為了小姐,我又有何懼?」

「對,為了小姐不落入惡賊手中,就算丟掉腦袋也是值得的。」

穆漣漪聽后,道:「穆漣漪在這裡寫過諸位的厚愛,不過想要娶我,必須先要勝過我,我是六星級玄武士,若連我都勝不過,自然就更加不是烈焰閣那個畜生的對手,也就不用上來了。」

這火辣美人穆漣漪,竟然是六星玄武士,比陽頂天還要高出三級。不過如果動手的話,陽頂天還是有把握擊敗她的。

最後,穆漣漪猛地拔出腰間的彎淡先上來一戰?」

「我來1一聲如同雷鳴一般的大吼,然後一個足足一米九的壯漢提著長柄大刀上了比武常

他真的是如同犀牛一般壯碩,渾身都肌肉如同鋼鐵一般,手中那把大刀足足有三四百斤重,提在他手中卻毫不費力。

穆漣漪身高不差他太多,但是健美豐滿的嬌軀在他如同野牛一般的雄壯身軀面前,就顯得嬌小苗條,彷彿一拳下去就能將穆漣漪的嬌軀打折了。

「俺叫牛大力,來自八百裡外的天龍山,是天龍寨的少寨主,有一天下山打劫遇到小姐運珠子,被小姐的美貌驚到,埋伏在草叢中也忘記了打劫,等小姐走遠后才醒過來,後來我就給方圓幾百里的英雄下了號令,誰要是再敢打劫穆家塢的馬車,我牛大力一定殺他全家。」牛大力拍打著胸脯道:「小姐,俺知道配不上你,但聽到你比武招親實在忍不住,就跑下山來了,我連看都不敢看你,更不敢想娶你,可是誰要是想欺負你,我就跟他拚命。」

這話一出,眾人頓時撲哧一笑,望向這個壯漢的目光充滿了好感,陽頂天也忍不住一笑,這牛大力確實是一個可愛直爽之人。

穆漣漪聽后,彎腰行了一禮道:「謝謝牛大哥了。」

「別,別,你別拿這種眼光看俺,俺受不了。」牛大力頓時變得無比窘迫,整張大臉瞬間紅透,握緊大刀道:「小姐,咱們還是開始打架吧,不然我等下腦子連招數都忘記了。」

「好的,牛大哥,請指教。」穆漣漪彎刀一甩,刀刃指向牛大力。

「呼……」牛大力目光一變,窘迫的大臉頓時變得無比威武,手中長刀猛地朝空氣一劈,如同雷鳴一般,渾身的肌肉也啪啪作響。

「俺來了。」牛大力揮舞長刀,猛地朝穆漣漪衝去。

陽頂天面色微微一變,這牛大力看著粗野,但實力著實不弱啊,天生神力,玄氣級別雖然不高,但是卻非常霸道,這完全是一個璞玉,雕琢之後完全可以成為一個高手。

「轟……」轉眼間,牛大力猛地一刀朝穆漣漪斬下。

穆漣漪彎刀相迎,頓時火光迸射,一聲巨響,穆漣漪嬌軀一顫,兩人腳下的磚石紛紛崩碎。

緊接著,牛大力刀鋒一轉,狂舞著朝穆漣漪的腰間席捲而去。

他的招數有很多破綻,但是天生神力,招數霸道之極,周圍幾米之處竟然防守得固若金湯,讓人完全不敢欺進。

這個牛大力真是天生的武痴啊,渾身都是破綻的刀法,竟然被他使得威風霸氣,殺氣凜然。

頓時間,穆漣漪占著靈活的身姿遊走。

十幾招之後,穆漣漪立刻看出牛大力刀法破綻。忽然,整個嬌軀如同海蛇一般,猛地鑽入牛大力瘋狂的刀幕之中。

眾人一聲驚呼,擔心見到下一幕穆漣漪就會被絞成粉碎。

誰知穆漣漪嬌軀左轉右繞,竟然無比準確,絲毫不會碰到危險的刀鋒,直接近了牛大力的身。

「砰1近身之後,穆漣漪手中刀背朝牛大力的胸肋之處一敲。

「礙…」牛大力一聲慘叫,接連後退了十幾步,直接坐在地上。

「俺,俺就輸了?這麼快?」牛大力坐在地上錯愕了一陣,然後抓了抓腦袋,直接躍下了比武場,道:「俺輸了,但俺不會走的,俺就等著那個欺負你的混蛋來。」

「謝謝牛大哥。」穆漣漪道:「牛大哥大巧若拙,若有名師指點,一定一

千里。若這次能平安,我帶著牛大哥去一名老者處,免得一塊璞玉埋藏於沙土之中。」

「好啊,好啊,我這點功夫,全部是跟著我爹瞎練的,他糊塗的時候比清醒的時候多。」牛大力道。

此時陽頂天不由得重新看穆漣漪這個女孩,他的修為遠超自己的想象。因為在和牛大力的比武中,她從頭到尾都沒有使用玄氣,而是用招數,因為他不願意佔牛大力的便宜,如果用上玄氣,牛大力一招都接不下。

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知道這一點的,見到穆漣漪擊敗牛大力都用了十招,場中一個白衣青年臉上一喜,頓時充滿了必勝的把握,輕輕一躍,上了比武常

「在下崔一平,來自三千裡外的黃海劍派,遊歷到此,不料偏僻荒野之處竟然有小姐這等美玉。不過我名門劍派之人,絕不為美色所誤,所以我上台比武,絕不為美色,而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崔一平雖然如此說話,但一雙眼睛還是忍不住目光灼灼盯著穆漣漪嬌艷的臉蛋和火辣的嬌軀。

「請指教。」對這個崔一平,穆漣漪的態度就不是那麼好了,而是淡淡點頭,直接豎起彎刀。

崔一平氣惱,見到穆漣漪對他態度竟然還不如那個牛大力,頓時一道冷笑,道:「小姐,在下武道絕不是那種山寨野路子。」

說罷,崔一平直接抖出長劍,捏一個劍訣,手腕一轉,頓時灑出一團劍花,果然美不勝收。

「在下是一星玄武士,小姐小心了。」崔一平一聲斷喝,手中劍猛地迸出幾尺劍芒,人劍合一,如同流星一般朝穆漣漪胸前刺去。

「轟……」穆漣漪手中彎刀猛地燃起一團火紅,對準來人,猛地一劈。

「砰……」崔一平的劍連同身軀,直接飛出幾十米,狠狠摔落在地上。

這崔一平劍招瀟洒,威勢驚人。然而穆漣漪僅僅只用了一招,就將他擊敗。

眾人頓時愕然,接著轟然大笑。

那崔一平狼狽地從地上爬起,臉上充滿了憤恨道:「鄉野蠻女,不知好歹,投機取巧,一身蠻力,今

之辱,他

一定洗刷,告辭0

說罷,那崔一平背面而走。

眾人再次轟然大笑,不過陽頂天卻沒有笑。這崔一平可是實打實的一星玄武士,沒有想到竟然被穆漣漪一招秒殺,看來她的實力遠超自己想象之外。

牛大力和崔一平都已經敗了,現在就只剩下陽頂天和另一名黑衣男子,眾人目光朝兩人望來。

那名黑衣男子也朝陽頂天望來詢問的目光,陽頂天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上常

那名黑衣男子頓時猛地躍上了比武常

「無名小卒賈明,拜見小姐。」黑衣男子面目平凡,唯有目光深幽亮爍。

「拜見先生。」穆漣漪行禮道。

緊接著,黑衣賈明緩緩拔出他的兵器,是一根黑色的鐵尺,就算隔得很遠陽頂天也可以感覺到鐵尺上特殊的能量,這是一個高手。

很顯然,穆漣漪和穆連城都感覺到了這一點,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呼……」賈明鐵尺一直,整個人如同殭屍一般,閃電一般朝穆漣漪擊去。

穆漣漪一驚,彎刀一隔,整個嬌軀猛地彈起。

「砰……」一聲沉悶的撞擊聲響。

沒有任何火光,反而穆漣漪的如水一般的刀刃瞬間被污染了一般,烏黑一片,與此同時,穆漣漪小臉猛地一白,很顯然在這一次撞擊中,就受傷了。

此人招數詭異,武器詭異。

穆漣漪嬌軀飛快後退,利用靈活的身法,想要與對方遊走,頓時如花弄影一般在比武場上穿梭。

穆漣漪快,但這個賈明更快,如同黑色的鬼影一般,瞬間而到,如同鬼魅一般,時時刻刻貼著穆漣漪。

「砰……」穆漣漪的胸前被擊中一下。

「砰……」緊接著,她的臀部又被擊中一下。

「砰……」然後,她的大腿內側有被擊中一下。

頓時,在場所有人都憤怒了,這賈明的招數簡直下流之極啊,處處朝穆漣漪的私密之處攻擊。

「無恥……」穆漣漪羞怒之極,頓時不再躲避,手中彎刀狂舞,渾身猛地迸發出強烈的玄氣光芒,兇狠朝賈明衝去。

瞬間,穆漣漪就到了賈明的面前,彎刀猛地朝著他的肩膀斬落。

「呼……」但是忽然之間,賈明的身影瞬間消失在眼前。

「砰1緊接著,穆漣漪後背一痛,賈明的身形已經閃到她的身後,鐵尺在她挺翹圓臀上拍了一計。

此人招數之詭異,完全如同鬼魅一般快,讓人完全防不勝防,而且招招下流,不堪入目,在場眾人頓時無比憤怒。而且穆漣漪六星玄武士,竟然完全不是他對手。

「我與你拼了……」羞怒之下,穆漣漪嬌軀一挺,猛地後仰嬌軀,如同蛇一般手中彎刀猛地切向賈明的腰間。

「砰1賈明手中鐵尺猛地砸下,朝著穆漣漪的堅挺的酥胸猛地砸落。

陽頂天面色一變,朝穆連城道:「穆叔,此人來歷不明,完全像是邪魔歪道的。」

穆連城渾身顫抖,手中扣著一枚暗器,時刻準備射出。但這是比武,他不能破壞規矩。

見到黑色的鐵尺朝自己酥胸砸下,穆漣漪趕緊反轉彎刀,攔在胸前擋住賈明的鐵尺。

「砰……」兩道兵器狠狠撞擊,頓時一股陰柔詭異的力量鑽入穆漣漪的手臂中,頓時她感覺到那股力量所到之處,自己的力量如同泥沉大海一般,活活被吞噬了,嬌軀一軟,她的嬌軀直接摔倒在地上。

賈明一道冷笑,猛地上前,鐵尺朝穆漣漪胸前一刺,直接便要撕開穆漣漪的皮甲。

穆漣漪大驚,嬌軀一陣翻滾。

「嘶……」鐵尺直接撕開了穆漣漪胸前的蛇皮,豐滿誘人的酥胸頓時暴露大半,春光乍泄。

「無恥,我殺了你1穆漣漪大怒,壓住胸前的皮裝,飛快避開,但是卻將小腹要害暴露出來。

「兵不厭詐,你中計了。」賈明一聲大喝,手中鐵尺暴長几尺,猛地點在穆漣漪的下腹氣海處。

「礙…」穆漣漪一聲慘呼,嬌軀直接飛出十幾米,小嘴吐出一口鮮血,腳下一陣踉蹌,差點從比武場摔落下去。

「小姐,看來我是勝了。」賈明得意笑道。

「現在說這話,還太早了一點。」穆漣漪冷笑道。

「海蛇變……」她猛地一聲嬌喝,美眸射出一道藍色妖艷的光芒。

瞬間,整個嬌軀完全化成一條蛇一般,閃電一般朝賈明射去。

「嗖嗖嗖嗖……」穆漣漪的整個嬌軀如同蛇一般在空中閃電遊動,手中的那一支彎刀化成了無數道刀芒,沿著賈明飛快地切割。

無比的快,無比的詭異,無比的快捷,無比的凌厲。

陽頂天頓時驚愕,穆漣漪在使出海蛇變之後,殺傷力竟然暴漲了好幾成,不管是速度,還是力量,全部都變強了許多。

這海蛇變,完全是穆漣漪的殺手,只有在最關鍵的時刻才會使出來。

「魚龍變……」場中的賈明一聲大吼,天空響起一陣咆哮,一道黑影巨影猛地衝出,兇猛地吞噬穆漣漪的那條海蛇。

頓時,兩團灰影兇猛地鬥成一團。

僅僅幾秒鐘后,勝負已分。

「噗……」穆漣漪的嬌軀猛地飛出幾十米,在空中噴出一口鮮血。

「漣漪……」穆連城大驚,猛地衝上半空將女兒抱祝

牛大力見到穆漣漪受傷,頓時大怒,揮舞大刀猛地朝比武場上的賈明衝去,怒吼道:「你敢傷穆小姐,我將你碎屍萬段。」

說罷,牛大力的刀瘋狂揮舞,竟然是將他所有的實力發揮到了極限,帶著雷鳴怒吼之聲,朝賈明襲殺而去。

賈明嘴角一道冷笑,手中鐵尺猛地一伸,輕輕點在牛大力的大刀之上。

頓時,牛大力如同山丘一般的身體猛地狂飛出去,七竅噴血,那支大刀寸寸斷裂。

「砰1一聲巨響,牛大力的身軀狠狠在地上砸出一個巨大的坑洞,鮮血淋漓,不省人事。

牛大力竟然抗不住他半招,在場眾人面色劇變,這賈明竟然強大如斯。

「嘖嘖,全部都是不堪一擊啊,就這種軟腳蝦還有臉來比武招親?」賈明冷笑道:「穆家小姐我要定了,娘子,我剛才已經手下留情了,否則你現在早就渾身**暴露在所有人面前了,我故意不傷你太重,免得晚上的洞房失去了味道,哈哈……」

這話一出,眾人頓時暴怒。穆連城的幾個義子,紛紛拔出武器,準備上前一戰。

穆連城趕緊為女兒輸送玄氣調養傷勢,一時間無暇說話,見到幾個義子準備上去,立即喝道:「不許去1

見到無人上台應戰,賈明哈哈大笑道:「果然都是一群廢物,那我在這裡就見過岳父大人了。趕緊拜堂成親啊,我等著洞房花燭呢,我剛才真是忍了很大力氣才沒有撕開我娘子的褲子,對那下身美妙鼓鼓的風景,我已經垂涎欲滴了……」

賈明的言語越來越下流,目光望著在療傷的穆漣漪,盯著她的胸部和下身,他臉上的神情越來越不掩飾的yn邪。

「閣下,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不叫賈明吧。」陽頂天忽然冷道。

「當然,傻子都看得出來。」賈明冷笑道。

「你來自烈焰閣?」陽頂天冷道。

「沒錯,我就是烈焰堡少主拓拔野,你們這群蠢貨怎麼現在才看出來埃」黑衣男子一道冷笑道:「穆家老兒,別以為搞個比武招親就可以讓女兒不嫁給我,你們還是逃不過我的掌心的,乖乖把女兒交出來,乖乖把珠子交出來,否則讓你穆家塢斬盡殺絕……」

接著,賈明揮舞手中黑色鐵尺,囂張吼道:「我最後再問一遍,還有誰要和我爭奪美人,爭奪寶珠的?沒有的話,美人歸我,寶珠也歸我了。」

輕輕嘆息一聲,陽頂天抓起馬槊朝地上猛地一磕,身軀躍上了比武常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