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三十一章:拜見少主!避火寒珠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手,他當時真是絕望了,他想自己死不要緊,但是不願意剛降世的孩子就落入敵人毒手。 就在一家三口要被亂刀分屍的時候,西門無涯出現了,直接殺掉了所有的敵人。原來,他已經在外面足足找了穆順一個月,幸好...

「一卷秘籍,一個女孩留在此處的。」陽頂天道。

穆連城臉色大變,直接轉身去將所有門窗關上,再細聽周圍無人,最後來到陽頂天面前直接跪下,道:「雲霄城罪人穆順,拜見少主人1

陽頂天大驚,趕緊上前攙扶,道:「不敢,貴主人為何行此大禮。」

穆連城堅決跪在地上,不肯起來,道:「少主人有所不知,我本是西門城主貼身奴才,因為犯下大錯,所以被發配到此處,少主人請聽我細細道來。」

接著,穆連城將往事一一道來。

穆連城原名穆順,本是西門無涯身邊的持劍奴,是西門無涯最親近,最信任的人,從十幾歲就跟著西門無涯,明面是主僕關係,但西門無涯對他卻如同兄長一般。

十幾年前,穆順愛上一個女人,對她如痴如醉,誰知她只是敵人施展的一個美人計,跟穆順相好只是想要加害西門無涯。有一日他趁牧順不備,竟然在西門無涯的劍上下了滅玄奇毒。

而當時,西門無涯還不是雲霄城主,馬上便是爭奪雲霄城主之位的大決鬥。結果劍上染毒,西門無涯實力大損,城主爭奪幾乎功敗垂成。然而西門無涯是天縱之才,儘管中毒,依舊擊敗所有人奪得城主之位,然而身體大傷,修為足足倒退數年。

就在決鬥當日,那個和穆順纏綿的女子就消失不見。穆順又驚又怒,悔恨萬分,愧疚萬分。跪在西門無涯的面前,要拔劍自刎。可是西門無涯阻止了他,他對穆順說了一句,我相信你,你永遠都不會害我,死最容易,活著才更難。

穆順頓時打消了死志,就算要自盡,也要去找到那個女人,殺掉那個女人。

足足花了八個月時間,穆順終於再見到了那個女人,那個讓他魂牽夢繞,恨之入骨的女人。然而,那個時候的她渾身鮮血,正在被人追殺,她背後之人要將她殺人滅口。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還大著肚子,從日期上算那是穆順的孩子。

於是穆順持劍衝出,救出了那個女人,但背後追殺之人源源不斷,於是兩人一路逃亡。穆順本來是去殺她,但是最後卻救了她,所以沒有臉回雲霄城,所以帶著她一路向南逃亡到了西北大陸最南邊的海岸上,準備乘船出海來到西南蠻荒之地躲藏,誰知這個時候她的肚子竟然發動要生孩子。

於是,兩人就耽擱下來,在海灘上生下了孩子,這個孩子便是他的女兒穆漣漪。

就在穆順還來不及為孩子剪斷臍帶的時候,敵人已經殺到,他拚命殺敵。但是一人難敵眾手,他當時真是絕望了,他想自己死不要緊,但是不願意剛降世的孩子就落入敵人毒手。

就在一家三口要被亂刀分屍的時候,西門無涯出現了,直接殺掉了所有的敵人。原來,他已經在外面足足找了穆順一個月,幸好隔著幾里路都聽到了這邊的打鬥之聲,終於在最後的時刻趕來。

穆順當時真是百感交集,愧疚yu死,直接跪在西門無涯面前,說他可以死,那個女人也可以死,但是請西門無涯饒過他的女兒,將她帶回雲霄城,為奴為婢都可以。

當時西門無涯輕輕嘆息一聲,直接扔給穆順一個錢袋說,你不適合過舔血的日子,帶著女人和小孩,到西南蠻荒之地過普通人的生活吧。

說完之後,西門無涯便裊然而去,留下穆順和那個女人,還有哇哇大哭的嬰孩。於是,穆順就來到了這裡,靠著西門無涯的那一袋金幣,攢下了穆家塢這片家業,從此也改名叫作穆連城。

此時的穆連城已經哭得渾身顫抖,泣不成聲道:「曾經無數次,我都想帶著孩子北上去見城主,但是我不敢,我沒有這個臉面。」

「一直到前幾個月,渾身傷痕纍纍的小姐出現在我的面前,告訴我城主已經不在了……,這完全是晴天霹靂,我幾乎肝膽yu裂……如果我還有女兒要照顧,我真的恨不得跟隨城主而去。可是,小姐卻將這個捲軸託付給我,說大概幾個月,或者半年一年之後,會有一個男人來取這個捲軸,那個人就是她的丈夫,未來的雲霄城主。」

「於是我天天盼,日日盼,終於等到了少主人的到來。」

說完后,穆連城完全頹到在地,大哭再也爬不起身來。此時陽頂天終於知道焰焰為何會把如此重要如此寶貴的殺豬劍法捲軸放在這裡了,他確實是一個最值得信任的人,如果連他都沒法信任,那這個世界上基本上就沒有可信之人了。

「穆,穆叔請起。」陽頂天上前將穆連城扶起坐下。

「老奴不敢……」穆連城趕緊道:「少主人請稍候,我立刻便去將捲軸取來。」

「不急,穆叔請坐。」陽頂天道:「我還有事情問穆叔,關於您女兒比武招親是怎麼回事?」

穆連城擺手道:「這些小事您不要管,您有大事情要做,我家小女沒事的,您不要擔心。」

本來陽頂天真是不打算管,卻沒有想到穆連城與西門無涯關係竟然親近到這個地步,那真的就不得不管了。

「這件事情我是一定要管的。」陽朵然我們雲霄城現在遭遇大變,但是一個蠻荒之地的邊野勢力我們還沒有放在眼裡。烈焰堡勢力有多大?他主人是何等修為?我不行的話,我立刻傳書去西北大陸,讓西門烈大哥帶著部分黑血騎軍,直接滅了這烈焰堡,我們雲霄城的姑娘容不得別人欺負。」

「有少主這句話,老奴就算死也值了。」穆連城道:「不過少主,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烈焰堡也不是單純因為小女的美貌才強娶的,而是為了一件寶物。」

「寶物?什麼寶物?」陽頂天道。

穆連城道:「少主知道我們穆家塢是靠採珠為生,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有一日小女漣漪下海採珠,竟然採到了一顆稀世之寶,這個寶物價值連城,可以抵我穆家塢十個百個。」

「竟然如此珍貴?那是什麼珠子?」陽頂天驚訝道,這是武力為尊的世界,所以對珠寶的價值並不是非常看重,遠遠沒有地球時代注重。

「避火寒珠。」穆連城道。

「避火寒珠1陽頂天身軀一震,不可思議道,避火寒珠,是他現在最最需要的一件東西。

避火寒珠,是有天地至寒能量凝聚而成。一般生長在海底萬米之下的寒冰玄玉之中。然後海底發生地震,堅硬的寒冰玄玉崩裂,避火寒珠迸射而出,漂泊在茫茫大海之中。這個穆漣漪也是幸運之極,在茫茫大海中採到了這顆價值連城百年不遇的寶珠。

穆連城說得沒錯,這顆避火珠比一百個穆家塢都要值錢,完全可以說是價值連城。顧名思義,避火珠可以抵禦幾乎所有強大的火系攻擊。一個玄武士擁有避火寒珠,就算對手是宗師級彆強者釋放出強大的玄技也不會受到傷害。所以擁有了避火寒珠,幾乎就多了幾條性命。

對於需要的人來說,可謂是天地至寶也不為過。而陽頂天正好是最最需要這顆避火寒珠的人,因為拿到殺豬劍法第二階之後,他就要前往火雲魔洞,那裡有一處九品地火,陽頂天要在那裡鍛造自己的劍魂雛劍。

因為在幽冥海療傷昏迷了兩個多月,而焰焰帶著他去幽冥海花了近一個月。所以,此時距離極品地火的綻放只有不到二十天時間了,一旦錯過就只能等待十年後再次綻放了。

此地距離火雲魔洞,還有大幾千里路程,所以留給陽頂天尋找避火寒珠的時間,真的非常非常緊迫了。卻沒有想到,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叫他怎麼不驚喜萬分。

為了戰勝東方冰凌,陽頂天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修鍊出劍魂。儘管歷史上只有宗師級別才能煉出劍魂戰鬥,但是陽頂天要突破這個奇。

可以這麼說,鍛造魂劍,修鍊劍魂是對陽頂天最最重要的事情,也是陽頂天想要強大的最重要環節。而雛劍這是劍魂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而且哪怕僅僅只是雛劍也威力驚人,完全可以讓陽頂天的戰鬥力提升上幾個台階。

可是火雲魔洞中有一隻守護妖獸天火鳳凰。這可是一支無比強大的妖獸,完全不亞於那隻守護近千個萬年血烏金的深淵領主。

二十年前東方涅滅就曾經闖過那個火雲魔洞,結果非但對那隻天火鳳凰無可奈何,相反還差點喪命在那裡,那個時候的東方涅滅距離宗師級強者已經相差不遠了。

所以想要殺掉一隻不受封印的天火鳳凰,無異於痴人說夢。避火寒珠,那一切問題就都解決了。因為避火寒珠,單位時間內幾乎能抵禦一切強大的火系傷害,可以讓陽頂天順利進入火雲魔洞。

彷彿是上天註定一般,在陽頂天要去火雲魔洞鍛造雛劍的時候,穆家塢得到了避火寒珠。

不過,現在想要順利得到避火寒珠,還是有一點麻煩。千里之內最大的勢力烈焰堡,也盯上了這顆避火寒珠,想要人寶兩得。

……

陽頂天問道:「避火寒珠這種稀世寶物,穆家塢得到之後保密都來不及,怎麼會傳出去的?」

「誰說不是呢?」穆連城道:「我們深知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所以得到寶珠的第一時間,我就將它深深埋藏,對知道這件事的僅有幾個人下了封口令,然後等待少主來取捲軸的時候,我將這顆避火寒珠奉上,以聊表我區區心意,誰知家裡出了一個逆子……」

頓時,穆連城咬牙切齒道:「因為一直以來我心中愧疚,覺得我不配過這麼美滿的生活。於是,我到處為善,希望彌補之前罪過。所以我家中領養了許多孤兒作為義子,其中一個穆澤最聰明伶俐,我最是喜歡,把他當成親生兒子一般。所以儘管是義子,但穆澤在穆家塢完全是半個主人。」

「漣漪採到避火寒珠總共就三個人知道,我,漣漪,還有就是穆澤逆子。一直以來,穆澤對漣漪都非常愛慕,想要娶她為妻,我也樂見其成。可是漣漪卻一直不喜歡穆澤,說此人輕浮狡黠。穆澤多次向我求親,我心中願意,但又怎麼會違背漣漪的意願。於是穆澤心生怨恨,說我表面上對他親厚,實際上卻完全沒有將他當成兒子,完全將他當成了外人。」

「有一日,酒醉之後的穆澤要強行非禮漣漪,可他又不是漣漪的對手。急怒之下漣漪將他打得吐血。頓時穆澤心生仇恨,直接離開了穆家塢去投靠了烈焰堡,把穆家擁有避火寒珠一事傳了出去,於是烈焰堡漣漪下了婚書,並且指名讓避火寒珠當成嫁妝,讓穆家塢十日之內給答覆。」

「哼,如此忘恩負義,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陽頂天一陣冷笑道。

穆連城道:「說句實在話,這大半輩子我什麼都看開了,避火寒珠再珍貴我也不在意。烈焰堡想要避火寒珠,我就給他們,可是我不願意將女兒推進火坑,那烈焰堡少主完全是一個畜生,但是我又找不到理由直接拒絕他們的求婚。於是我布下比武招親,希望在十日之內將漣漪嫁一個好男人,這樣我也有理由拒絕了。」

接著,穆連城朝陽頂天道:「不過現在少主來了,一切事情都好辦了。我就將這避火寒珠和捲軸一起交給您,您帶著它立刻離開。」

「那穆家塢怎麼辦?」陽頂天道。

穆連城笑道:「我不怕死,我就怕死得不值,而且我早就該死了。現在能報答城主萬一恩情,我就算死也是高興的。不過如果少主願意的話,而且不怕累贅的話,請少主帶走我的女兒一起離開,不管是為奴為婢,都是她的福氣。」

「我不會答應的。」陽頂天斬釘截鐵道:「穆家塢的事情我絕對不會袖手旁觀,不解決完這裡的事情,我是不會離開的。」

「少主……」穆連城大聲道:「雲霄城大事為重。」

「小事都做不好,哪裡談得上做大事。」陽頂天道:「而且不怕實話告訴您,避火寒珠我確實需要,但是不解決穆家塢的麻煩,這顆珠子我也絕對不會要。」

「可是,烈焰堡勢大,我們實在不是對手。」穆連城道。

陽頂天道:「我說過,我不行的話,還有西門烈大哥他們,我們雲霄城雖然發生了劇變,但是滅掉一個烈焰堡還是輕而易舉的。」

「來不及了,少主。」穆連城道:「明日,烈焰堡少主就要親自來迎娶漣漪了。」

「那烈焰堡少主何等修為?」陽頂天道。

「烈焰堡少主雖然荒陰殘暴,但卻是千里之內的練武奇才,今年二十五歲,在千里之內年輕人沒有敵手,我看至少也是九星玄武士。」穆連城道。

九星玄武士,比陽頂天足足高出了六級,現在陽頂天不能用夜梟巨劍,確實很難有取勝的把握,而且為了不暴露身份,陽頂天還不能用劍,而是用馬槊做武器,所以戰勝對方變得更加艱難。不過,陽頂天還有一次晉級希望,那就是殺豬劍法第二階,如果能夠晉陞到五星玄武士,那陽頂天就有擊敗烈焰堡少主的信心。

「爹爹……」此時,外面傳來一聲清脆動聽的聲音。

「是小女漣漪,正好讓她來拜見少主。」穆連城道。

*******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