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三十章:幽冥海!恩愛時刻!北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宋玉不耐煩地皺眉道:「下面我說你聽,不要再問任何問題,我也不會回答。」 陽頂天按捺激動的情緒。點了點頭。 「是西門焰焰送你來的,只有她一個人知道幽冥海的路,我不知道她經歷了什...

「等等,等等……」陽頂天道:「請問,這裡是什麼地方?我的妻子呢?」

那個美麗的少女轉過臉蛋,朝著陽頂天擺了擺手,然後指了指自己的嘴巴,表示自己不會說話。

「你不會說話?」陽頂天道。

那個少女點了點頭,然後張開小嘴,這是一張美麗的小嘴,牙齒如同白玉一般,但是裡面沒有舌頭,被活生生剪斷了。

陽頂天背上汗毛一豎,如此美麗的少女卻被剪掉舌頭,這是何等的殘忍?

少女朝陽頂天一笑,示意讓陽頂天稍等一會兒,然後朝外面走去。

陽頂天心中頓時更加疑惑,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很顯然,自己在最後釋放劍魂的時候,狂暴的劍魂瘋狂反噬,瞬間讓自己的玄脈寸寸毀滅斷裂,讓自己的靈魂近乎灰飛煙滅。但是這個地方竟然能夠將自己治好,而且還是用這麼離奇的手段。

而偏偏這個地方是如此殘忍,竟然剪掉一個漂亮少女的舌頭,或許就是為了保密。

……

陽頂天從鍋上爬起來,發現渾身上下充滿了澎湃的力量。萬幸,自己的玄氣能量沒有絲毫減退。桌子上放著他的衣衫,還有他的夜梟巨劍。

穿上衣衫,陽頂天有些神情複雜地望著這支夜梟巨劍,終究沒有再去觸碰這支劍。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后,一道修長瀟洒的身影走進了石室.

這是一張熟悉的面孔,一個極品的美男子,宋玉!

陽頂天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了,這是幽冥海,傳說中神秘而又無所不能的幽冥海。

「真是讓人不敢置信,你竟然真的痊癒了。」宋玉望著陽頂天不可思議道:「你送過來的時候已經筋脈盡毀。僅存最後一點生機了,沒有想到短短不到三個月,你竟然就痊癒了。」

「三個月,我昏迷了近三個月?」陽董送我來的?焰焰呢?」

宋玉不耐煩地皺眉道:「下面我說你聽,不要再問任何問題,我也不會回答。」

陽頂天按捺激動的情緒。點了點頭。

「是西門焰焰送你來的,只有她一個人知道幽冥海的路,我不知道她經歷了什麼,但是她背著你來幽冥海的時候已經傷痕纍纍,瘦弱不堪,然後在幽冥海的沙灘上跪了七天七夜,想要用西門無涯的人情換取你的性命。」宋玉道:「我說過,我們幽冥海曾經欠過西門無涯一個巨大的人情。我們得到了一個娜迦族的玄脈結晶,想用它治好西門焰焰損毀的玄脈還掉這個人情……」

說到這裡。宋玉深深吸了一口氣道:「但是,西門焰焰放棄了讓自己恢復強大的唯一機會,而是把這個機會讓給了你。當然,我幽冥海的人情不是兒戲,不是你想轉移到哪個人的頭上就轉到哪個人的頭上,所以就算她跪倒死也沒有用的。」

「原本你和西門焰焰應該就這麼死在這片沙灘上,可是後來事情出現了轉機,我的師伯姬無言看中了她的艷炎之脈。剛好她缺乏一個劍侍者,所以姬無言師伯提出了一個條件。如果西門焰焰願意成為她的劍侍者,那麼幽冥海可以救你陽頂天,結果西門焰焰同意了。」

劍侍者,從普通意義上說就是日常抱劍之人,並且充當著心腹和徒弟的角色。

寧若寒是陰陽宗臣屬下最大一個勢力的掌門之女,所以做了東方冰凌的劍侍者。

幽冥海的姬無言。身份也算是和西門無涯一般無二,焰焰做了她的劍侍者,也不算是辱沒,但陽頂天心中還是覺得心疼。

「做姬無言前輩的劍侍者,可能治好焰焰的玄脈?」陽頂天問道。

宋玉搖頭道:「唯一的娜迦玄脈結晶。已經用在你身上了。想要治好西門焰焰,除非再得到一個娜迦玄脈結晶,但你覺得可能嗎?

「那西門焰焰何時可以離開?」陽頂天壓抑著急促的呼吸問道。

「她當然不能離開。」宋玉道:「是她換了你的命,她怎麼可以離開?」

陽頂天道:「那假如,我找到另外一個娜迦玄脈結晶呢,或者更珍貴的東西?焰焰能否離開?」

「那當然可以。」宋玉道:「不過,我們幽冥海這幾十年才得到了一個娜迦族的玄脈結晶,你覺得你可能得到嗎?」

再難,也要做到!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平復下澎湃的血氣,緩緩道:「我要去見焰焰。」

「你確定要去見?」宋玉望著陽頂天道:「姬無言師伯的島嶼是不允許任何男人踏上半步,否則會死無葬身之地的。」

「請幫忙,謝謝1陽頂天躬身行禮道。

宋玉望著陽頂天,輕輕嘆息一聲道:「你錚錚傲骨,能夠讓你彎腰真是不容易。我去給你安排船,至於你去姬無言師伯那裡是死是活,我就管不了了。」

說罷,宋玉走了出去。

……

幾分鐘后,有人來告訴陽頂天船已經準備好了。

陽頂天走出了石洞,此時他才有心思看幽冥海的風景。

這就是幽冥海?完全不像是人間的風景,美麗到了極致,也神秘到了極致。

天空,是徹底的幽藍,時時刻刻散發著清冷溫和的光芒,看不到雙日。任何一個角落都是亮的,但是任何一個角落都沒有奪目的光芒。

走出山洞,便是一片沙灘。這裡的沙子,全部都是如同碎銀一般,晶瑩剔透,散發著迷人的熒光。

船已經準備好了,但是只能陽頂天自己划船,因為沒有敢去姬無言的無鹽島。

陽頂天上船,這是一個精巧的小木舟,完全是一根木頭上雕琢出來的,精巧美妙。

輕輕划動,海水頓時如同被拍碎的玉石一般,透明潔凈到極點的水散發出點點鱗光。這一切美景。都如夢如幻,彷彿是完全不真實的一般,彷彿中那個充滿玄幻氣息的海面。

陽頂天不斷地朝著前面划,一路上經過了幾個島嶼,有完全是翡翠的島嶼,也有完全是紫紅色珊瑚礁的島嶼。也有一個全部都是綠樹沒有任何沙土的島嶼,總之一切都是美不勝收的島嶼。

……

半個多小時后,無鹽島很快就要到了,已經遠遠在望。

無鹽島,竟然如此醜陋,如此灰暗,完全是一堆灰黑色的怪石組成,每一塊石頭都猙獰怪兀。和一路上經過的那些島嶼,完全是天壤之別。

尚未靠岸。陽頂天大聲道:「姬無言前輩,陽頂天前來拜見。」

「礙…」頓時,無鹽島上傳來一陣驚喜萬分的呼叫,是如此的熟悉,就是焰焰。

「滾,任何男人踏上我的無鹽島,立即碎屍萬段。」一個沙啞的聲音響起,完全如同巫婆一般難聽。

「婆婆……」島上傳來西門焰焰哀求的聲音。

「西門焰焰。記住你的身份,不要以為給你兩天好臉色。就可以登鼻子上臉,挨罰的傷痕剛好就忘記了嗎?」姬無言冷道,儘管是女人,但是聲音卻比男人還要難聽。

「婆婆,婆婆,婆婆……」西門焰焰不斷地撒嬌哀求。陽頂天甚至可以感覺到此時的焰焰將整個嬌軀扭成麻糖一般。

終於,姬無言扛不住焰焰的撒嬌神功,冷聲道:「給你半柱香,一旦超過,我立刻將那個男人活活打死。將你這小蹄子雙腿都打斷。」

「謝謝婆婆……」

然後,便見到西門焰焰如同小鹿一般從黑色的小屋中跑出來。

頓時,整個灰暗的島嶼一亮,因為有焰焰的存在,使得醜陋怪異的島嶼也變得可愛起來。

「老公……」距離陽頂天還有幾十米,焰焰便張開雙臂,如同雛鳥一般,猛地朝陽頂天的懷中衝過來。

陽頂天張開雙臂,焰焰豐滿嬌嫩的身軀頓時狠狠裝進他的懷中,依舊是那麼柔軟,那麼芳香。

兩個人沒有說話,滾燙的雙唇頓時狠狠吻在一起。

貪婪的熱吻,瘋狂的熱吻,彷彿要讓人窒息的熱吻。

兩個人的雙手越來越緊,幾乎要將對方狠狠揉進自己的身體一般。

陽頂天瘋狂地吻著焰焰嬌嫩的雙唇,嬌柔滑嫩的香舌,瘋狂地吮吸,瘋狂地吞咽她甜美的津液。

最後,直到兩個人幾乎無法呼吸,因為腦袋缺氧而開始昏眩的時候,才依依不捨地放開。

陽頂天捧著焰焰的臉蛋,依舊精緻絕倫,依舊嬌俏艷美,只是消瘦了一些,下巴也尖了一些,使得她本來的嬰兒肥變成了嬌艷的瓜子臉蛋,再握她的小蠻腰,本來是肉肉的,此時也纖細柔軟。

「焰焰,你瘦了,我的焰焰瘦了,我的寶貝瘦了。」陽頂天柔聲道。

「老公,我只是長大了而已。」焰焰嬌聲道:「而且不該瘦的地方一點都沒瘦,不信你摸摸看。」

說罷,焰焰將陽頂天的手放在自己豐滿的圓臀上,還有驚聳的**上。

陽頂天輕輕撫摸她的翹臀,本來心中是充滿了偏激和戾氣,還有無限的暴怒。但是抱著這具最美麗的嬌軀,彷彿一汪清泉湧入心田,讓他漸漸變得寧靜下來。

享受著這種甜蜜的安靜,陽頂天甚至有些不想說話。

」焰焰,你媽媽呢?寧寧姐呢?西門烈大哥呢?」陽侗天我催發了劍魂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

頓時,焰焰臉上的歡喜淡了下去,然後將當時的情形娓娓道來。

……

「我沒有想到的是,最終楊師師竟然喝止了秦城大軍對我們的追殺。」

……

「就這樣,寧寧姐一個人擋住了楊岩等人所有的高手,還有幾千名叛賊,讓我們帶著幾百個黑血騎軍,保護著你成功撤退出了雲霄城。」

想到西門寧寧,陽頂天的內心頓時感覺到一陣窒息,問道:「那,那寧寧姐,最後怎麼樣了?」

「我,我不知道1焰焰道:「總之。我看到她最後一眼的時候,她飛在半空中,一下子毒死近百人,她身上冒出的綠色光影,只要挨到就被毒死,沒有人敢靠近她幾十丈內。我怎麼也沒有想到。溫柔善良的寧寧姐,平時連螞蟻都捨不得踩的寧寧姐,竟然是如此的驚人……」

陽頂天頓時心臟又感覺到一陣強烈的抽搐,腦子裡面浮現出西門寧寧無限溫柔卻又帶著淡淡狡黠的面孔。

「那你的母親,還有西門烈大哥她們呢?」陽頂天道。

西門焰焰道:「等我們拼盡全力跑到黑血城堡的時候,已經有另外一支幾千人的騎軍正在瘋狂攻打黑血城堡。所謂的決鬥審判完全是西門懼楊岩等人策劃的一個陰謀,他就想要在這一天將我們全部一網打荊」

「然後呢?黑血城堡丟了嗎?」陽頂天道。

焰焰道:「沒有,當時堡內有一千多黑血騎軍,還有兩千多僕從軍。正在和秦城的軍隊激戰。西門懼大哥帶著幾百黑血騎軍趕到黑血城堡,堡內的黑血騎軍士氣大壯,前後夾擊,打敗了西北秦家的騎軍部隊。」

接著,焰焰道:「哥哥,有一件事情我現在想起來,覺得有些蹊蹺。」

「什麼事情?」陽頂天問道。

焰焰道:「唐辛身體忽然麻痹,撲向我寶劍的時候。她的眼神非常痛苦,嘴裡好像要喊一個字。我當時沒聽出是什麼,現在想來有可能是懼字。而且倒地之後,她的手好像拚命要在泥地上寫字,但是全身麻痹,寫得歪歪扭扭,而且還沒有寫完。現在想來也可能是半個懼字。」

西門懼?!

陽頂天道:「焰焰,你為何會這麼想?」

焰焰道:「因為我們離開雲霄城后,楊師師偷偷給我們送了一封信,上面說小心西門懼。說唐辛之所以發現楊師師和秦少白的醜事,是有人約她到那個偏僻的山谷。」

陽頂天心臟猛地一跳!

沒錯。這樣看來,就是西門懼!

秦少白這條毒蛇,策劃了嫁禍焰焰的陰謀。但是他的背後,還有一個西門懼。

可以推測,西門懼更早就發現了秦少白和楊師師的**醜事,但是他沒有聲張,而是邀約唐辛去秦少白和他母親偷情的地方,讓唐辛去發現一切。

然後秦少白強姦了唐辛,立刻想出了一個一石三鳥之計。殺掉唐辛,嫁禍焰焰,藉機除掉陽頂天。

這個計謀狠辣之極,秦少白自以為得意,但沒有想到自己已經完全落入西門懼的陷阱,他的把柄完全落在西門懼的手中,**通姦的把柄,還有殺唐辛的把柄。這樣一來,日後他西門懼隨時可以毀掉秦少白。

假借秦少白的手殺掉陽頂天,他再以道義毀掉秦少白,這樣就沒有任何人和他競爭雲霄城主之位。

頓時,陽頂天倒吸一口涼氣!

秦少白已經完全是毒蛇一般的人物,但是在西門懼面前卻是顯得如此稚嫩。

西門懼如此心機,如此陰森之人,陽頂天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他果然是你父親最出色的義子,真是厲害埃」

而此人,將成為陽頂天爭奪雲霄城主的最大敵人!

論修為,西門懼應該已經接近武尊級。論心機,他深不見底。這樣的敵人,真是讓每個人都不寒而慄。

「心機再深有如何?真正能決鬥一切的,還是自己的力量和手中的利劍。」陽頂天道:「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陰謀都是渣子1

此時距離城主之位大決武,還有差不多一年。

這一年之內,陽頂天要變強,變強,變強!

要從玄武士突破玄武師,突破大玄武師,突破武玄,突破武宗,甚至更高。

只有突破武宗級強者,陽頂天才有可能在大決武中奪得城主之位,帶著焰焰,帶著西門夫人,帶著西門烈大哥,重返雲霄城。

見到陽頂天頭上暴起的青筋,焰焰溫柔地撫摸上他的臉龐,柔聲道:「哥哥,,我們的雲霄城被人佔了了,但是我不會哭泣。因為我還有你,只有有你在,焰焰的家就在。而且我相信,總有一天你會去幫焰焰奪回雲霄城的。」

「哼……」此時,忽然島上傳來姬無言一聲冷哼,半柱香時間已經到了。

「哥哥。我真的後悔之前有時間的時候我為什麼不好好愛你,到現在發現真的很愛你,卻已經沒有時間了。」焰焰凄聲道。

「放心,我們以後還有大把的時間。」陽頂天柔聲道:「在大決武之前,我一定再來幽冥海,到時候不管用什麼辦法我都會帶你離開,我們一起去奪回雲霄城,奪回我們的家,奪回你的小樓。」

「嗯。我相信你,我永遠都相信你。」焰焰拚命的點頭,接著她仰起美眸道:「哥哥,可惜我們沒有時間了,不然我都說過了,要把自己完完整整給你的,我們雖然是夫妻,可是都沒有洞房過。」

陽頂天笑道:「那我們就約定好。等我殺掉西門懼之後,等我奪回雲霄城。等我奪回我們的家之後,就在你的那棟小樓我們洞房好不好?」

「好。」焰焰嬌膩道:「到時候,我用各種各樣的方式去侍候你,再不要臉,再羞人的事情我都去做,我要讓你知道。我是最棒的妻子,比寧寧姐還要棒。」

陽頂天眼眶一熱,柔聲道:「你本來就是最棒最好的小妻子,永遠都是。」

此時,島上傳來姬無言憤怒的聲音道:「還不走。真要我將你的雙腿打斷嗎?」

「前輩,我這就走。」陽頂天道。

「哥哥,我愛你,再吻我一次,吻我到斷氣。」焰焰仰起頭道。

陽頂天湊上嘴唇狠狠咬上焰焰的櫻唇,狠狠地親吻,狠狠地吮吸。

兩個人再次瘋狂地擁吻,彷彿世界末日來臨一般的深吻。

到兩人完全要斷氣的時候,才稍稍鬆開嘴唇,但是依舊湊在一起,呼吸聞著對方的呼吸,焰焰嬌嫩的紅唇已經紅腫了,但更加顯得嬌艷欲滴。

「寶貝,你回去吧。記住,一年後我來接你。」陽頂天輕輕鬆開焰焰。

「嗯。」焰焰拚命地點頭。

陽頂天抱起焰焰,輕輕一擲,輕飄飄地讓她落在岸上。然後,他開始倒著划船。

焰焰美眸望著陽頂天,綻放出萬丈柔情,淚水洶湧而出。

「哥哥,記得去西南大陸的穆家塢,殺豬劍法的第二階我藏在那裡。」焰焰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也顧及不得姬無言在邊上,大聲朝陽頂天喊道。

「好的,我離開幽冥海之後立刻就去。」陽頂天道。

還有很多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