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一百二十九章:逆天劍魂,雲霄城大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3-12-17 16:05  |  字數:8973字

在場所有人都也感覺到西門懼這個條件一點都不過分,非常公正公平。

只有陽頂天心中知道西門懼這個提議的居心叵測,雖然陽頂天已經成功地控制了一次狂暴劍魂戰鬥。但是師父東方涅滅的靈魂已經幾乎損毀了,再來一次陽頂天完全沒有一點把握,完全是十死無生。而且陽頂天答應過師父,絕對不會再碰這個劍魂一次。

還有更重要的是,陽頂天若再次去觸碰那個狂暴的劍魂,就算萬一能夠成功,代價很可能是師傅神識的灰飛煙滅,還有自己的粉身碎骨。

陽頂天深深吸了一口氣,道:「抱歉,不行!」

西門懼皺眉道:「為什麼呢?」

陽頂天道:「因為我決定,不會再用這個劍魂第二次。」

西門懼眉頭皺得更加厲害,道:「哦,那真的是太巧了。」

這個時候,在場的上萬人臉上再也忍不住懷疑,對陽頂天的崇拜轉變成懷疑。

接著,西門懼道:「既然你不願意再演示一邊用劍魂戰鬥,那麼只有用另外一個辦法了。眾所周知,用邪魂訣戰鬥身上肯定會有一個魂器。為了證明你是清白的,請你在所有人的面前接受一次搜身,如果我們找到了魂器,那麼就證明了用邪術作弊,如果沒有搜到魂器,那麼就證明你的清白。這樣,總可以了吧。」

西門懼語氣帶著無奈和溫和,讓所有人都覺得他真是通情達理。頓時,所有人都望著陽頂天,希望他能夠答應。

陽頂天當然不怕搜身,因為那隻魂器戒指在空間指環內,就算是神仙來也搜不出來。但是對於西門懼這樣的人。一定要抱於最大的惡意揣測,或許他身上就會有一個邪惡魂器。那到時候,陽頂天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到時候被污上邪魔道卧底的罪名,想死都死不了,而且西門夫人。焰焰等人都會找到牽連。

「抱歉,我拒絕接受搜身。」陽頂天緩緩道。

西門懼聲音頓時轉冷道:「哦?為什麼呢?」

陽頂天一字一句道:「因為,我不信任你,而且搜身也是對我的侮辱。」

這話一出,眾人嘩然,望向陽頂天的目光頓時充滿了懷疑,之前的善意蕩然無存,甚至有些人已經把陽頂天當成了邪魔道的潛伏者。

「陽頂天……」西門懼聲音徹底變得冰冷,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這是逼迫我們用最後的手段嗎?」

「什麼手段?」陽頂天冷道。

西門懼冷冷道:「正邪不兩立,決鬥審判作弊是小事,為了雲霄城的幾百年基業。如果這兩樣你都不答應,那我只能用武力把你留下來了。」

接著,西門懼輕飄飄地從城頭飄到陽頂天的面前,緩緩地在袖中抬起手掌,冷冷道:「我給你最後的時間考慮。要麼再演示一邊控制劍魂戰鬥,要麼答應搜身。否則。休怪我手下無情。為了雲霄城的基業,為了在場上萬人未來的性命,我不得不翻臉無情。」

說罷,西門懼開始冷冷地倒數。

「五!」

「四!」

「三!」

陽頂天忽然冷道:「你不用倒數了,你要動手,便動手!」

說罷。陽頂天雙手緩緩舉起夜梟巨劍,儘管他此時已經傷痕纍纍,渾身的玄脈如同退潮後的河道,已經破損無力。

西門懼手掌從袖子中伸出,道:「這是你逼我的。」

說罷。西門懼便要一掌拍出。

「慢著」忽然,西門烈一聲斷喝,然後緩緩從人群中走出道:「老二,現在還不是你和陽頂天動手的時候,你們之間的戰鬥應該在一年五個月之後。如果你要戰的話,今天就和我戰吧,反正你期待這一天已經很久了。不止是你,雲霄城所有人都想要知道,義父最強大的養子究竟是誰。」

說罷,西門烈走到陽頂天的身邊,抽出了他巨大的寶劍。

西門懼冷道:「老大,現在不是鬧意氣的時候,你我想要比出個高低有的是機會。而且誰都知道,你才是義父旗下第一義子。現在是證明陽頂天清白,甚至決定未來雲霄城生死存亡的時刻,你不要不分輕重。」

「你不要危言聳聽。」西門烈冷道:「我相信陽頂天的清白,所以今天你想要留下陽頂天,就想要擊敗我。」

西門烈冷道:「那萬一陽頂天是邪魔道的卧底,這個天大的責任誰來承擔?」

「我來承擔。」西門烈大聲吼道。

「你拿什麼來承擔?」西門懼道。

「我用我的命!如果陽頂天用的是邪魂訣,如果陽頂天是邪魔道的卧底,我自裁於天下。」西門烈大聲吼道。

「你沒有這個資格,你的命沒有那麼值錢。」西門懼冷聲道:「這涉及到萬萬千千的性命,這涉及到雲霄城數百年的基業,你一個人的命賠不起。」

西門烈嘆息一聲道:「老二,玩心機我玩不過你,玩嘴巴我也玩不過你,但是你的那點心思我知道,不就是想要弄死陽頂天自己做雲霄城主嗎。我這個人喜歡用劍說話,我還是那句話,想要留下陽頂天,從我的屍體踏過去吧。」

「老大,你想清楚,你這是在和整個雲霄城為敵,在和整個天道盟為敵,你要自絕於雲霄城嗎?」西門懼道,然後他朝楊岩道:「大長老,您現在是雲霄城的最高領袖,您說一句話。」

楊岩緩緩道:「西門烈,我以雲霄城大長老的身份警告你,如果你強行阻止西門懼的調查,那就損害了雲霄城的最高利益,我就將你驅逐出長老會,驅逐出雲霄城。你想要動手?可以,一旦動手,你就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