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二十八章:逆天劍魂,雲霄城大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就可以將魂器中的傀儡戰魂擊發出去秒殺對手,哪怕對方強大幾倍十幾倍。」 「當時的李天嘯用毒將自己的親伯父制住,然後活生生將他的靈魂抽出煉成了傀儡戰魂。而後在和秦逸決鬥時,他招招落敗,險象環生。...

陽頂天一驚,站定下來,背對西門懼,冷道:「怎麼?西門總管是要反悔,要否定整個決鬥審判嗎?」

「當然不是。」西門懼冷道:「輸就是輸,贏就是贏,決鬥審判是神聖的,任何人都無權破壞。所以剛才你要殺秦少白,我們都無人阻止。」bo

陽頂天道:「那你叫我何事?」

西門懼目光望向楊師師,大聲道:「楊師師涉嫌殺人,立刻進行逮捕,擇日進行審判。」

這話一出,所有人面色一變,包括楊岩大長老,楊師師可是他的女兒。

西門懼目光堅定朝楊岩望去,沒有說任何話。

本著對西門懼的信任,楊岩大長老點了點頭,頓時四名審判武士跳下城頭,上前將楊師師擒祝

而楊師師此時沉浸在悲傷之中,被抓住后只是微微一愕,然後又繼續抱著秦少白痛苦,任由四人將她連同秦少白帶走。

眾人頓時露出些許敬佩的目光,楊岩西門懼真是大公無私埃

「陽頂天,你不能就這麼走了,至少也要等楊岩大長老宣布結果。」西門懼道,接著他朝楊岩道:「大長老,請宣布結果。」

楊岩面色一變,不由得懷疑西門懼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他見到勢頭不妙,當眾倒戈了嗎?但是眾目睽睽之下,情勢逼人,容不得他有轉圜的餘地。

楊岩深深吸一口氣,大聲道:「我宣布,此次決鬥審判,陽頂天獲勝。西門焰焰,無罪1

頓時。廣場歡動如潮,楊岩等人的面色頓時更加難看。

西門懼道:「陽頂天,這樣處理,你可覺得公平?」

「可以。」陽頂天皺眉道,但是他本能覺得,這件事情絕對不會這麼簡單地結束。

「公平就好。」西門懼冷道:「決鬥審判是神聖的,任何人都不能玷污,我們要對你公平,但同時我們也要對決鬥的另外一方公平。下面。我問你幾個問題,請你如實回答。」

這話一出,頓時滿場靜寂,所有人都看出,事情沒有完。接下來又要另起波瀾。

陽頂天轉身面對西門懼道:「請講,我只回答我能夠回答的1

「我問你,你此時的玄氣修為在哪個階段?」西門懼冷道。

陽頂天心中一涼,這西門懼果然目光毒辣,一下子就找到了最要害處。

「三星級玄武士。」陽頂天道。

西門懼讚歎道:「僅僅九天,就從九星玄武者晉級到三星玄武士,如此天賦。如此進度,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聽到西門懼誇獎自己,陽頂天眉頭頓時皺得更加厲害。

「當然。我不會問你這九天究竟去了哪裡?靠什麼突破?這都是你的隱私,你有權不做回答。」西門懼直接了當道,直接堵住了陽頂天的話。

緊接著,西門懼又問道:「我只問你。在正常情形之下。三星玄武士,能否擊敗一個四星玄武師?足足高了你十一個等級。修為足足是你數倍,而且是跨階而戰。正常情況下,我說的是正常情況下,有沒有可能。」

「正常情形下不行,但毫無疑問,我是特殊的。」陽頂天道。

「沒錯,你是不正常的。」西門懼道。

「我說的是特殊,不是不正常。」陽頂天冷道。

「好吧,就當你是特殊的。」西門懼冷道:「那麼在二百多年前,也曾經有一個特殊的例子,特殊的決鬥,大家應該還有印象,幾乎和今天的情形一模一樣。」

這話一出,頓時眾人面色大變。沒錯,那是一個非常有名的事件,也是一個影響最為深遠的事件,改變了無數人命運的事件。這一場決鬥,毀掉了一個強大的宗派木劍堡,也毀掉了幾十萬人的生命。

「決鬥的雙方,一方為木劍堡少主李天嘯,另外一方為西北秦家三公子秦逸,而涉及到的第三方,正好是我們雲霄城第九代城主之女楊婷停」西門懼道:「當時的楊婷汀小姐國色天香,被號稱是西北第一美人,當時的西北秦家不像現在這麼強大,當時的木劍堡還沒有衰敗,名列三宗九門中的九門。」

聽到李天嘯這個名字,陽頂天當然聽過,甚至整個天下人都聽過。

這是二百多年來最臭名昭彰的名字,也是最罪惡滔天的名字,是天道盟幾百年來最大的叛徒,死在他手中的人足足幾十萬。

甚至獨孤逍在不久之前還說過這個名字,他給陽頂天的這隻魂器戒指的上一任主人就是李天嘯。

西門懼接著說道:「當時的李天嘯和秦逸對楊婷汀小姐都無比愛慕,李天嘯風流倜儻、英俊瀟洒,秦家三公子天賦驚人,武功高絕,兩個人都對她情深意重,使得楊婷汀小姐始終無法選擇。所以,楊婷汀小姐決定與二人遠赴萬里,去極西之地冒險修鍊,希望在旅途中能夠做出正確的選擇。然而半年後回來的,就只有李天嘯和秦家三公子二人,還有楊婷汀的屍體,一具被凌辱過狼藉不堪的屍體。」

儘管在場幾乎所有人都聽過這個故事,但此時再次聽到,還是忍不住一陣噓吁。一個美若天仙,身份高貴,冰清玉潔的佳人,擁有兩個痴情的優秀男人為她瘋狂,本是最幸福的女人,卻不料最後是如此悲慘的結局。

「當時,李天嘯和秦逸三公子都互相指認是對方姦殺了楊婷汀小姐,卻又出示不了任何證據。當時木劍堡,雲霄城,西北秦家三家一起調查了三個月,依舊沒有結果,於是雙方約定決鬥審判,誰輸誰死,誰輸誰有罪。當然這個決鬥審判需要三方的同意,木劍堡少主李天嘯,秦家三公子。還有雲霄城的同意。」

「眾所周知,木劍堡少主李天嘯風流倜儻,才華橫溢。但是在武道上和秦家三公子相差甚遠。當時的李天嘯僅僅只是四星級大玄武師,而秦逸卻是五星級武玄強者,二者足足相差了十一級,而且是跨階而戰。」西門懼說完朝陽頂天望來一樣,笑道:「真是湊巧,恰好也是相差十一級,同樣是跨階而戰。」

西門懼的這句話。完全是居心叵測,陽頂天卻沒有理會。

西門懼接著道:「誰都以為木劍堡李天嘯不會答應這個決鬥審判,但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他答應了。同樣是在每個月的審判之日,同樣是日上中天。兩人之間的決鬥審判就在雲霄城進行。對了,真是湊巧,也剛好是在陽頂天和秦少白決鬥的地方,更湊巧的是,那一場決鬥也發生在十月二十三日正午,時間地點一模一樣,只不過是二百年前的此時。二百年前的此地。」

這段話,更加居心叵測。

「同樣是讓人無比驚駭,無比意外的結果。木劍堡少主李天嘯節節敗退幾乎要喪命的時候,忽然絕地反擊。實力暴漲,直接秒殺了秦逸公子。」西門懼道:「所有人都被震驚了,所有人都不敢置信。但是毫無疑問,決鬥審判是神聖的。沒有人敢質疑。所以儘管心中疑惑,但所有人都接受了這個結果。雲霄城主當眾宣布木劍堡少主李天嘯獲勝。並且無罪。秦家三公子秦逸落敗身死,有罪。西北秦家心中不甘,但是鑒於決鬥審判的神聖,也承認了這個結果。」

陽頂天沒有聽過這段故事,但是他已經知道西門懼接下來要說什麼了。

西門懼接著道:「如果沒有後面發生的事情,那麼所有的真相都會被埋沒,一直到有一日,萬滅神殿之主,天下第一強者,邪魔道第一至尊萬問天一統邪魔道,率領百萬邪惡聯軍東出地獄海,對混沌世界展開滅世之戰,短短時間滅地無數。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歷史,也是我天下名門大宗的血淚史。」

西門懼凄聲道:「不過我要說的是木劍堡,位列天下九門的木劍堡,雄霸西南大陸,縱橫千里一方霸主,更加是天道盟的中堅力量。然而在天道盟聯軍和邪魔道在西北大陸決一死戰的時候,木劍堡所有高手在一夜之間離奇喪命,天道盟的西南大軍數十萬一夜之間染上瘟疫。沒有人知道為什麼,直到有一個人出現在邪魔道大軍中,出現在當時萬血宮主獨孤悲冥的身邊,那個人就是木劍堡少主李天嘯,是他殺死了木劍堡的所有高手,也是他讓幾十萬天道盟西南聯軍死於瘟疫,因為他是萬血宮主安放在天道盟中的底1

「然後,關於那一場決鬥審判也真相大明,楊婷汀被姦殺一案也真相大白,儘管那個時候距離那場決鬥審判已經過去了十幾年,冤死的秦家三公子屍骨也早就化為了灰燼,然而真相就是真相,必將永遠留在這個世界上。」西門懼朝陽頂天望去一眼,道:「真相就是,李天嘯、秦逸、楊婷汀在極西大陸遊歷的時候,楊婷汀終於做出了選擇,她選擇秦逸。李天嘯憤恨之下,姦殺了楊婷汀,然後嫁禍於秦逸。而他之所以同意決鬥審判很簡單,因為萬血宮主獨孤悲冥傳授給李天嘯一種邪術,一種極度邪惡的邪術,這種邪術叫邪魂訣1

聽到這個名字,陽頂天頓時身形一震。

「邪魂訣,用邪惡歹毒的辦法吸取並煉化武者的靈魂,然後裝進魂器之中。在戰鬥的時候,只要用爆魂訣,就可以將魂器中的傀儡戰魂擊發出去秒殺對手,哪怕對方強大幾倍十幾倍。」

「當時的李天嘯用毒將自己的親伯父制住,然後活生生將他的靈魂抽出煉成了傀儡戰魂。而後在和秦逸決鬥時,他招招落敗,險象環生。就在李天嘯幾乎要喪命的時候,他從魂器中釋放出這種邪惡戰魂瞬間秒殺秦逸公子,獲得了決鬥的勝利。」

「從那一時起,李天嘯靈魂被徹底污染,徹底淪為邪魔道的走狗,終於在十幾年後犯下了滔天大罪,毀掉了整個木劍堡,殺掉了幾十萬正義而又無辜的生命,使得整個西南大陸元氣喪荊徹底淪為蠻荒之地。」西門懼冷冷一笑道:「而且最可笑的是,這個真相最後是他自己說出來的。」

西門懼深深吸一口氣,彷彿平復自己的悲憤,然後接著說道:「滅世大戰後,木劍堡,西北秦家,雲霄城三方裁定,十幾年前的決鬥審判中,李天嘯以邪術舞弊獲勝。戰果無效。判定秦逸公子獲勝,並且宣布秦逸無罪。儘管此時秦逸公子已經死了十幾年,但終究沉冤得雪,或許在地下也能瞑目。」

「從那以後,天道盟下令。凡是決鬥審判中用邪術舞弊者,不但立刻叛輸,而且當場碎屍萬段。因為,正邪不兩立,我天道盟對邪魔道是零容忍,見之即殺,成為邪魔道走狗的。罪加一等1

最後,西門懼望向陽頂天道:「陽頂天,我不是要懷疑你,實在是今日情形與二百多年前實在太像了。我實在無法想象,相差十一級跨階而戰,如何獲勝?所以,我正式懷疑你和邪魔道勾結。你用邪魂訣舞弊擊敗了秦少白,我們要立刻將你留下。調查清楚,所以你暫時走不了了1

此時,陽頂天想要笑,卻有笑不出來。想要怒罵,也罵不出聲。

哪怕在最後的時刻,哪怕要死於秦少白劍下,哪怕要被狂暴劍魂擊毀得魂飛魄散,他都沒有使用邪魂訣,而是選擇了一條無比危險,後果無比慘重的路。

這條路成功了,他擊敗了秦少白,但是師父東方涅滅的靈魂卻受到了毀滅性的損害不得不離開了陽頂天,或許再也不會回來。而且,或許他未來修鍊完美劍魂會受到巨大的影響。

如此慘痛的代價,就是因為陽頂天不願意用邪魂訣。但是現在西門懼,卻要將邪術舞弊,勾結邪魔道這個罪名栽在陽頂天的頭上。讓陽頂天怎麼不氣,怎麼不笑?

「哈哈……」陽頂天大笑道:「西門總管,那你打算怎麼查呢?」

西門懼道:「很簡單,請你告訴我,你比秦少白低十一級,一開始你一敗塗地,為何最後能夠絕地反擊,反敗為勝呢?」

陽頂天頓時沉默不語。

西門懼笑道:「當然,有什麼不方便說的嗎?」

陽頂天道:「事無不可對人言,我之所以最後能夠反敗為勝,是因為劍魂,我用劍魂作戰。」

這話一出,頓時在場萬人再次震驚,發出不可思議的聲音,當然大部分還處在陽頂天帶來的震撼,所以暫時還沒有轉化為質疑。

但是這太瘋狂了,足以顛覆所有人的認知。

天下修鍊出劍魂的,僅僅只有三人。

東方涅滅,西門無涯,還有一個便是避世未出的絕世強者,真正的天下第一人,隱宗宗主。

這三人,全部都是大宗師級強者,而陽頂天僅僅只是三星玄武士而已。

而且,剛才秦少白被擊敗的瞬間太快了,所有人都沒有看清楚,秦少白就直接吐血飛了出去,根本不知道陽頂天是怎麼擊敗的。

西門懼臉上沒有任何嘲諷,而是認真道:「那真的是不可思議,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整個天下間能夠使用劍魂戰鬥的,一共只有三個人。這三人都是大宗師級強者。當然我沒有任何瞧不起閣下的意思,但是你只不過是一個三星級玄武士,你使用劍魂戰鬥,這實在太難讓人信服了。」

邊上的楊岩大長老一聲冷笑,道:「陽頂天,邪魂和劍魂只有一字之別,你不要弄錯了埃邪魂是邪魔道的邪惡之物,而劍魂這是武學正道,絕世強者的標誌。你現在就佩戴上這個標誌,也未免太早了。」

這話一出,在場上萬人臉上都露出懷疑之色,西門懼很輕易地便打掉了眾人對陽頂天剛剛建立起來的崇拜之情。畢竟陽頂天使用劍魂作戰,這太匪夷所思了,完全是不可能的。劍魂在所有人心目中,是武道的最巔峰,陽頂天這個修為,這個年紀確實不夠資格。

「陽頂天,對此你難道沒有什麼要解釋的嗎?畢竟你這個歲數,你這個級別,就能控制劍魂作戰實在太匪夷所思了。」西門懼真誠道。

陽頂天搖頭道:「我沒有什麼解釋的。你告訴我是用什麼擊敗秦少白,我已經告訴你是用劍魂。至於是怎麼用的,就沒有解釋的義務了。」

因為這支劍是恐怖山莊給的,一旦陽頂天說出來歷,會給趙穆帶去滅頂之災。

西門懼皺眉,嘆息一聲道:「那好,你不說也可以,你說你使用劍魂擊敗了秦少白,儘管非常讓人難以置信,但是我就當是信了。那麼,你就證明給所有人看,你用的是劍魂,而不是邪魂訣。」

陽頂天臉上肌肉微微一跳道:「怎麼證明?」

「很簡單。」西門懼道:「你再演示一遍,用劍魂對我發動一次攻擊。如果你果真催動了劍魂,那你陽頂天創造了千年的歷史,那麼我當著所有人的面向你道歉,並且當著所有人的面支持你成為雲霄城主繼承人,如何?」

陽頂天沒有回答。

西門懼面色一寒,繼續道:「如果你不能催動劍魂對我進行攻擊,那麼非常抱歉,我們只能懷疑你是用了邪魂訣,我們只能懷疑你是邪魔道的潛伏者。根據天道盟主令,對決鬥審判舞弊者,對邪魔道潛伏者,當場擊殺,碎屍萬段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