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二十七章:秦少白之毀滅!(下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整個過程中,廣場上萬人都寂靜無聲,看著陽頂天和西門焰焰上演恩愛大戲。有的人眼中充滿了祝福。有的充滿了羨慕,而有的充滿了妒忌。 西門焰焰,絕代雙驕,西北第一美人,雲霄城的公主。...

「殺,殺,殺……」

所有人都被這一幕驚呆了,所有人來不及做任何反應。

為什麼會這樣?剛才還佔盡上風,將陽頂天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的秦少白,此時竟然在空中被瘋狂虐殺,渾身衣衫已經盡碎,整個身體都完全赤裸,全身上下血肉模糊,鮮血狂涌,比之前的陽頂天還要慘烈十倍。

此時的秦少白,被陽頂天催發出的殘暴劍靈擊中,筋脈全毀,幾乎身形俱滅。當然沒有絲毫還手之力,任由陽頂天虐殺。

「礙…礙…」此時高台之上忽然響起一陣凄厲慘絕的尖叫聲,然後一個美貌的少婦沖了出來。

是楊師師,秦少白的親生母親,之前他一直躲在人群之中,看著自己的兒子虐殺陽頂天。後來情形突變,變成陽頂天虐殺秦少白的時候,她的整個腦子彷彿被雷電劈中一般,瞬間失去了所有的神智,一直等到自己兒子要被殺掉的時候,才猛地驚醒過來。

「砰,」秦少白的身軀狠狠砸在地上,如同一團爛泥一般,一動不動,一聲不響。

陽頂天猛地落地,直接踩在秦少白的腦袋上,冷道:「你這個荒淫無恥的畜生,自己做了醜事被唐辛撞見,殺了唐辛卻嫁禍在焰焰頭上,還製造我和西門夫人的不堪謠言,玷污夫人的清明,該死,該殺……」

然後他對準秦少白的下身,猛地一劍斬下,頓時那個禍害無數女子的東西,直接被切斷!

「不要……」楊師師猛地一聲慘叫。

「殺豬劍法,跺下四肢,斬斷頭顱1陽頂天舉起巨劍。猛地便要斬掉秦少白的腦袋和四肢,此時的陽頂天依舊雙目赤紅,面孔冰冷嗜血,彷彿入魔一般。

「不要,不要,刀下留情。刀下留情……」楊師師泣聲呼道:「陽頂天,你聽我說一句話,就一句……」

陽頂天冷冷仰頭望向楊師師,道:「你說1

「我不知道現在少白是生是死,但只要你這一劍不斬下去,你對少白做的一切事情我都不計較,西北秦家不會有任何報復,否則哪怕到天涯海角,西北秦家也會將你碎屍萬段。」楊師師道。

「我不受威脅1陽頂天巨劍斬落。他感應不到東方涅滅,怒火衝天之下,只想將秦少白碎屍萬段。

就是為了殺這秦少白,他不得不去召喚夜梟巨劍中的殘暴劍靈作戰。結果,為了鎮壓劍靈的反噬,師傅神識碎裂,叫陽頂天怎麼能不怒火萬丈。

「慢,慢……我讓西北秦家全力支持你做雲霄城主。只要你這一劍不要斬下去。」楊師師大哭道,她對自己的這個兒子真的愛到了骨子裡。否則不會這樣的條件也說出來。

「我要的東西,我自己去拿,不需要別人給。」陽頂天厚道。

「西門焰焰無罪,我立刻把她還給你,立刻還給你。」楊師師焦急道。

「比武決鬥我贏了,所以西門焰焰本來就無罪。你說完了嗎?說完我就要將秦少白碎屍萬段了1陽頂天冷道,說罷直接猛地意見朝秦少白的脖子斬下。

「痴兒,醒來……」忽然,腦子裡面響起東方涅滅虛弱的聲音。

陽頂天身軀一震,眼睛頓時恢復了清明。頓時湧起一陣狂喜,眼看著自己的劍直接要斬斷秦少白的腦袋,趕緊手腕一轉。

「啪……」巨劍狠狠斬在堅硬的廣場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裂縫。

「師父,你沒事?」陽頂天心中狂喜道。

「我不知道,不過我肯定離開你一段時間了,剛才控制那個殘暴的劍魂,讓我的神識完全破碎在你的腦海之內,我要把破散的靈魂重新凝聚起來。假如可以凝聚回來,那我還可以陪伴你一段時間,假如凝聚不回來,那我就永遠地離開你了……」東方涅滅虛弱道:「所以,我不在的這段時間,只能靠你自己了。」

「師傅,你肯定會回來的,我堅信。」陽頂天在心中大聲道:「而且,不管走遍千山萬水,我都要找到一種辦法,讓您以另外一種方式活過來。還有西門師叔,我一定要找到一種辦法,讓他活過來,這是我的使命,是我來這個世界最大的使命。」

「傻孩子,你還是那麼固執……」東方涅滅道:「今天在最危險的時刻,哪怕是被劍魂摧毀得魂飛魄散也不願意用邪魂訣,也絕不像獨孤逍那個大魔頭認輸妥協,我很驕傲,我很欣慰……」

陽頂天道:「可是假如我事先知道這樣的代價可能是讓您離開我,那我或許心中已經後悔了……」

「不要後悔,你做的是對的。」東方涅滅道:「我立刻就要離開了,什麼時候醒來,能不能醒來我也不知道。但是最後我有兩句話要告訴你,你聽著。」

「是,師父,我一定照辦。」陽頂天道。

「第一,從今天開始,從現在開始,從這一刻開始不要再用夜梟巨劍,我知道它非常強大,非常犀利,甚至一旦成功使用裡面的劍靈,你可以殺比你高上二十級的強者。但是答應我,從今天以後不要再用這支劍,否則你一輩子也練不出真正的劍魂了,你的修為也會止步於此,真正的劍魂應該比它強大一千倍一萬倍。把這支劍賣掉也好,扔掉岩漿中也好,總之不要再用一次,甚至不要去碰,哪怕你會因此而沒有劍用。」東方涅滅鄭重道。

「是,師父,從現在開始,這支劍魂我不會再用,我不會再碰。」陽頂天道。

「你發誓1東方涅滅道。

「我發誓,絕不再用這支劍裡面的劍魂。」陽頂天道。

「這就對了,再多用一次,真的會毀掉你完美的劍魂修鍊之路的。這次事了之後,你立刻去西南大陸尋找避火寒珠,然後進火雲魔洞去尋找那個極品地火。煉造你的雛劍,開始煉造真正屬於你的魂劍,這是對你最重要的事情。」東方涅滅道,他的聲音已經越來越低,越來越弱了。

「是,師父。這邊事了之後我馬上就去西南大陸找避火寒珠。」陽頂天道:「您趕緊休息,趕緊凝聚破碎的靈魂。」

「那麼再見了,孩子。我不在的時候,靠你自己了,至於秦少白……」東方涅滅的聲音越來越低,最後完全不可聞,徹底消失沉浸在陽頂天的腦子內,甚至最後關於秦少白的話都沒有說完。

陽頂天心中充滿了不舍和悲傷,但是他堅信師父一定會再回來的。他的聲音一定會再次在腦子裡面響起。此時,陽頂天心中的狂暴和怒火,因為東方涅滅的言語漸漸變得安靜了下來。

……

此時,所有人目光都盯著陽頂天,等著他是否會將利劍斬下。他是決鬥審判的獲勝者,有權力斬下失敗者的頭顱。

深深吸一口氣,目光望向楊師師,陽頂天道:「秦夫人。我這一劍可以不斬下,我甚至可以把秦少白還給你。但是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你說,你說,不管什麼條件我都答應。」楊師師道:「哪怕是讓我從這裡跳下去……」

頓時所有人全部望向陽頂天,不知道他要提什麼條件,楊岩等人更是充滿戒備和敵意。

陽頂天道:「我的條件很簡單,還西門焰焰清白。還西門夫人清白。」

此時,焰焰正幽幽醒來,聽到陽頂天的這句話,眼眶猛地一熱,心中最柔軟的部分彷彿瞬間被擊中。

「我問你。西門焰焰有沒有殺唐辛?」陽頂天問道。

「沒有,唐辛不是焰焰所殺。」楊師師道。

陽頂天道:「那麼,唐辛是誰殺的?」

「是,是……」楊師師美眸閃過一絲決絕道:「楊師師是我殺的,她見到了不該見到的東西,我殺了她之後,再嫁禍給了西門焰焰。」

頓時,眾人一陣嘩然。

陽頂天一愕,唐辛明明是秦少白殺的,楊師師卻說是自己殺的,這算是情深似海嗎。

緊接著,陽頂天道:「那關於西門夫人的謠言,是誰傳出來的?」

楊師師道:「也是我!我為了打擊你們的士氣,為了讓少白做上雲霄城主之位,拚命污衊你們的清白。」

頓時,所有人發出一聲驚呼,完全不敢置信地望著楊師師。

而楊岩等人面色鐵青,氣得渾身顫抖。

他們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他們所有人都認為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秦少白秒殺陽頂天,西門夫人背負著一生的醜聞,西門烈等人被逐出雲霄城。楊氏藉助秦少白,真正徹底掌握雲霄城。

他們猜對了上半部分,卻沒有想到情形劇變。

陽頂天非但沒有死,反而忽然大展神威,直接虐殺秦少白。

而且楊師師為了保住秦少白的命,竟然將一切罪名都承認了。

這樣一來,秦少白完全是臭名昭彰。而陽頂天和西門夫人,也恢復了清白,焰焰也真正徹底無罪。

這個結局,比陽頂天想象中最好的情形還要好。

陽頂天轉過身,面對高台大聲喊道:「楊岩大長老,你應該聽到了,唐辛並非西門焰焰所殺,西門焰焰無罪,你放人吧1

楊岩面色猛地一變,臉上肌肉一顫,手掌一揮,西門炎充滿不甘地將刀刃從焰焰脖子上放下。西門懼上前手掌輕拂,取走紅色晶石,解開了焰焰的玄氣禁制。

焰焰恢復了玄氣之後,直接猛地從城頭上跳下,落地后飛快地朝陽頂天衝過來,在萬人矚目之下,如同一團火焰一般沖入陽頂天的懷中。

「老公,這幾天,我無時無刻不在想你。想你的聲音,你的懷抱,還有你的壞手。」焰焰一邊哭泣,一邊柔聲道。

陽頂天緊緊抱著焰焰豐滿的嬌軀,貪婪地嗅著她身上迷人的體香。

「別聞啦,這幾天我只洗過一次澡。」焰焰嬌聲道:「一會兒,我將全贍,你再來吻,再來吃1

「我就喜歡這個味道。」陽頂天笑道。然後拍了拍她的後背,道:「你先回到西門烈大哥那邊,岳母的情形不太好,寧寧姐好像也不省人事了,你去照顧她們1

「好1焰焰柔聲道,依依不捨離開陽頂天的懷抱。美眸綻放出無限柔情道:「老公,今天晚上我把五年前發生的事情,完完整整告訴你,然後焰焰就徹底告別過去,變成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人,成為一個只為你洗衣做飯的小妻子,好不好?」

「好。」陽頂天柔聲道。

整個過程中,廣場上萬人都寂靜無聲,看著陽頂天和西門焰焰上演恩愛大戲。有的人眼中充滿了祝福。有的充滿了羨慕,而有的充滿了妒忌。

西門焰焰,絕代雙驕,西北第一美人,雲霄城的公主。

能夠得到她的身心,完全是所有男人的夢想。

一步三回頭,焰焰離開陽頂天的懷抱,來到西門夫人身邊。

******

「秦夫人。請來抱走您的兒子吧。」陽頂天道。

楊師師直接從城頭上跳下,直接跑到陽頂天的面前。窈窕動人的身軀先行了一禮,道:「謝謝。」

接著,她蹲下嬌軀,渾身顫抖地抱起血肉模糊的秦少白。

「少白,少白……」楊師師直接將俏臉埋進兒子沾滿鮮血的懷中,然後發出悲嗆痛苦的哭泣。

儘管秦少白是罪有應得。但是陽頂天還是有些不知道怎麼面對這一幕,朝楊師師點了點頭,直接轉身朝黑血騎軍的陣中走去。

「陽頂天城主萬歲,萬歲……」忽然,陣營中的黑血騎軍兄弟大聲呼喊道。一開始還僅僅只是幾十上百個人在喊,緊接著是幾千人一起呼喊。

很顯然,陽頂天的大勝讓他們士氣大壯,竟然提前喊出陽頂天城主這種話。

黑血騎軍喊完之後,雲霄城的其他武士竟然也跟著喊起來,頓時間整個廣場喝彩如鳴。

秦少白製造謠言,毀滅陽頂天的聲譽,雲霄城弟子中本來就有很多人不信。

他們堅信,陽頂天是靠自己的天賦才讓修為突飛猛進。他們內心無比期待著陽頂天再次大展神威,深深扇造謠者的耳光。

現在,陽頂天做到了!

不但再一次證明自己的天賦和強大,而且朝楊岩等人的臉上狠狠扇了一記耳光。徹底摧毀了西北秦家和楊岩等人顛覆雲霄城的陰謀。

陽頂天沒有讓眾多支持者失望,沒有辜負他們的信任。

楊岩等人站在城頭上見到這一幕,頓時面色大變,這場決鬥他幾乎召集了所有的雲霄城弟子,還有雲霄城領地所有勢力的重要人物。就是為了讓所有人看到秦少白大展神威,就是為了讓所有人看到陽頂天落敗身死,讓支持陽頂天的人徹底絕望死心。卻萬萬沒有想到,此舉竟然再次為陽頂天做了嫁衣。

當然,事先他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場決鬥秦少白會輸,不管從哪個角度,秦少白都不會輸,陽頂天一定會死。誰知道,輸的竟然是秦少白。接下來,他們要面對的將是西北秦家主君的雷霆震怒。

西北秦家三公子,西北大陸的天才,竟然毀在了雲霄城,毀在了陽頂天手中,也等於間接毀在了楊岩等人手中。

楊岩有心阻止這一切,但是一時間又無計可施,總不能在眾目睽睽之下當眾翻臉,怒殺陽頂天吧。頓時,楊岩忍不住朝西門懼望去,這是一種本能,因為西門懼是雲霄城中心機最深之人。

西門懼望著滿場的喝彩,上萬人齊喊陽頂天萬歲,頓時間面容陰晴不定。

在萬眾矚目中,陽頂天一步一步走回到黑血騎軍的陣營中。

西門懼目光一閃,望著陽頂天的背影冷聲喝道:「慢著1

******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