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二十六章:秦少白之毀滅!(中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的第五招,毀天滅地! 頓時,只見到巨大的劍芒光華,彷彿要刺破蒼穹一般。 「殺,殺,殺1秦少白猙獰大吼。對準空中漂浮的陽頂天,猛地瘋狂斬出最後的一劍,此時秦少白的雙目光芒變得更加妖異。<...

「我要用靈魂召喚夜梟巨劍中的劍靈,殺死秦少白1陽頂天堅決道。

……

在腦中和師傅交流間,陽頂天同時在和秦少白瘋狂地戰鬥。

秦少白佔盡上風,陽頂天險象環生,時時刻刻都有性命之危。!

忽然,陽頂天腳下一滯,手中的劍一慢。

秦少白一道狂喜,暗道:「就是現在1

「陽頂天,你的死期到了1秦少白一聲狂嘯,手中的劍猛地伸出五丈四尺的劍芒,猛烈朝陽頂天刺去,頓時間秦少白雙目猛地爆射出妖艷奇異的光芒。

僅僅半尺不到的距離,神仙也躲不過去。

陽頂天猛地豎起夜梟巨劍,擋住無比強大的劍芒。

「砰……」劍芒刺中陽頂天手中的夜梟巨劍,陽頂天的身軀猛地飛出幾十米。

緊接著,秦少白一道獰笑,手中利劍猛地一陣橫切,朝陽頂天的胸肋間猛地劈去。

「混沌滅天劍第五招,毀天滅地,死吧,死吧1秦少白一聲狂吼。

然後,秦少白手中的劍芒再次暴漲五丈九尺。

這是四星玄武師的能量!沒錯,這就是秦少白最強的力量,四星玄武師。秦少白竟然是四星玄武師。

而他對外宣稱卻只是九星玄武者而已,實際上是四星玄武師,足足隱瞞了五級。他實際的實力足足是宣稱了好幾倍。

西門烈,西門夫人都知道陽頂天肯定是突破了玄武師,但怎麼也沒有想到他竟然是四星玄武師,比陽頂天足足高出一階十一級。

此時是最後時刻,秦少白瘋狂使出自己所有的力量,完全到了極致。

陽頂天的身軀被劈上半空之後。秦少白使出混沌滅天劍的第五招,毀天滅地!

頓時,只見到巨大的劍芒光華,彷彿要刺破蒼穹一般。

「殺,殺,殺1秦少白猙獰大吼。對準空中漂浮的陽頂天,猛地瘋狂斬出最後的一劍,此時秦少白的雙目光芒變得更加妖異。

「轟……」一聲巨響。

劍芒穿過陽頂天的身體,直接劈砍在堅硬的廣場地面上。如同被雷劈一般,留下一道深深的焦黑痕,足足三四尺深,四五丈長。

鮮血狂飆的陽頂天直接被擊飛出幾十米,狠狠砸在堅硬的廣場地面上,砸出一個深深的坑洞。整個身體完全陷在其中。

誰也沒有想到,最後的結局竟然是如此的慘烈。

在場上有很多人都在敵視陽頂天,陽頂天最後的結局如此悲慘,他們本來應該興高采烈的,但是他們卻沒有一個人笑出聲來。

西門焰焰,本來無比美麗的眼睛已經完全失去了焦距,一片散亂。此時木然地往外走,胸前還帶著血跡。一步一步往外走,喃喃自語道:「夫君。我來陪你,我來陪你……」

她要走到城頭上,然後便要直接跳下去。

至於西門寧寧,渾身碧綠,已經早就昏倒在自己的位置上。

西門夫人,渾身都在顫抖。咬牙切齒道:「我恨我自己,我恨我自己……」

西門烈眼珠赤紅充血,死死盯著張狂的秦少白,冷冷道:「陽頂天,你瞑目。我會為你報仇。十日之內,斬掉秦少白人頭,不管後果如何。」

……

秦少白收起臉上的獰笑,緩緩走到陽頂天面前,冷冷道:「我說過,五招之內取你性命如果宰豬殺狗,一招不多,一招不少1

接著,秦少白轉身望向城頭道:「這次比武決鬥,陽頂天落敗身死。西門焰焰殺人罪名成立,罪加一等1

頓時,楊岩上前幾步,要宣布決鬥的結果。

而秦少白走到陽頂天面前蹲下,低聲道:「陽頂天你說得沒錯,我是和我娘親亂搞了,那個滋味真是**得不得了埃而且也確實是我殺了唐辛,那個傻女人,看到了不該看到的東西后,你知道我是怎麼做的?我先求她,然後再用邪術姦淫了她,她以父母立誓說絕對不會說出去,讓我不要殺她。我答應了,但是一轉身我就殺了她,然後嫁禍到西門焰焰身上。」

秦少白頓了頓,道:「你放心,我絕對不會殺西門焰焰的,也不會殺楊佩佩的,她們都剛死了丈夫,一個是豆蔻年華,一個是美艷成熟,寡婦本來就已經無比誘人了,母女花則完全是要人性命埃最瘋狂的是楊佩佩偏偏和我母親是姐妹,楊師師,楊佩佩兩姐妹一起在床上侍候我,再加上西門焰焰,天哪,太完美了1

最後,秦少白在陽頂天耳邊道:「好了,我把一切都說出來了,你該瞑目了。放心,你的西門焰焰,你的西門寧寧,還有西門夫人我都會替你好好照顧的,當然是在床上……唉,你沒把西門夫人也睡掉,實在太可惜了,不過我會替你睡的。」

說完后,秦少白站直起身,朝楊岩道:「大長老,可以直接宣布結果了。」

楊岩望著廣場上萬人,朗聲道:「我宣布,此次比武決鬥,陽頂天落敗身……」

楊岩的話還沒有說完,忽然場內一陣嘩然,目光全部射向秦少白的背後。

秦少白感覺到背後有些聲音,不由得後背發涼,一陣陣毛骨悚然。

「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的1秦少白喃喃自語道,整個身體彷彿生鏽了一般,一點一點地轉過身去。

然後,他猛地驚呼出聲,整張面孔露出驚駭欲絕的表情,如同見到了鬼一般。

因為,所有人都以為已經死掉的陽頂天,此時竟然從坑洞中坐起,然後拄著夜梟巨劍,緩緩地站起,走了出來。

陽頂天舉起巨劍,遙指秦少白道:「五招后你沒有能殺掉我,本來應該算你輸了。但是這樣太勝之不武了,所以我給你第六招的機會1

秦少白的第五招當然沒有殺死陽頂天。因為那個時候的陽頂天,已經完全和殘暴劍靈混為一體。以秦少白的實力,已經無法傷害分毫了。

此時的陽頂天,眼珠一片赤紅,完全被鮮血充斥,充滿了怒意和悲傷。

沒錯。此時的他已經控制了夜梟巨劍裡面那個狂暴的劍靈作戰。但代價是,他此時已經感應不到師父東方涅滅的存在了。

儘管在夜梟之戰中這個殘暴的劍魂已經毀掉了大部分,但這僅存的小部分依舊無比強大,無比狂暴。

陽頂天寧死也不願意用邪魂訣,也不願意用邪惡的魂器戒指,所以選擇去控制這個殘暴的劍靈做逆天反擊。

但是只有自己一步一步練成的劍魂才能和主人心意相通,可以並肩作戰。這支劍裡面狂暴的劍靈,連趙無極都無法控制。

或許是因為陽頂天體內有了殘暴劍靈和夜梟的能量氣息,或許是這個狂暴的劍魂被夜梟壓制住了。總之陽頂天控制這個劍魂竟然還成功了大部分,當然僅僅只是大部分。在最後時刻,這個劍靈狂暴反噬,瞬間要將陽頂天的靈魂徹底撕碎。

就是在這個時候,東方涅滅的靈魂出現了,猛地壓制了最後這點狂暴造反的劍魂。但東方涅滅畢竟只是一個殘餘的靈魂,壓制住造反的那部分劍魂后,他就感應不到師父東方涅滅了。

頓時。陽頂天再次嘗到了近乎後悔的味道,如果他不倔強。如果他使用邪魂訣,就不會是這個結果。但是,沒有這個如果。

此時的陽頂天,已經成功和這個狂暴的劍魂混在一起,無盡的怒火,無盡的狂暴。要狂瀉而出。

「我給你機會,第六招的機會,快1陽頂天猛地大吼,彷彿天邊響起的一片雷霆,滿腔的怒火幾乎要將的身體炸碎了。

秦少白身形一震。然後獰笑道:「迴光返照嗎?既然沒有死透,那麼就徹底將你碎屍萬段1

說罷,秦少白手掌在血烏金劍上一抹,頓時血霧噴出,沾染在劍刃之上。原本紅色的劍此時沾血之後,顯得黑色朱紅。

「轟……」緊接著,血烏金劍,連同秦少白的身體猛地熊熊燃燒。

「混沌滅天劍第六招,混沌滅天1

頓時間,秦少白身體周圍忽然猛地一暗,彷彿所有的光芒都在劍上凝聚。

整支血烏金劍,還有他的身體,彷彿融為一體,徹底化成一支八尺巨劍,兇猛燃燒的巨劍。

「唰……」秦少白的人劍合一,猛地暴長出一道十幾丈劍芒,紫色的劍芒光華直射出上百丈,彷彿要刺破整個天空。

這就是混沌滅天劍的最後一劍,也是最讓人聞風喪膽的一劍。這一劍,幾乎瞬間透支施劍人所有的修為,讓殺傷力暴漲數倍。

所以,混沌滅天劍雖然只是八品武技,但也卻是最霸道的武技之一。沒有人願意招惹聯繫混沌滅天劍的高手,因為他一旦發瘋拚命,那麼哪怕是強上兩三倍的對手也可能死在他的劍下。

現在秦少白竟然透支全身所有的玄氣,使出了無比霸道的第六劍,混沌滅天!

「死死死……」秦少白一聲大吼,手中無比巨大的劍芒,對準陽頂天頭頂兇猛斬落。

「死1城頭上觀戰的西門懼一拳猛地砸出,手心一股鮮紅迸射而出。

頓時,廣場上的天空變色,地面顫抖。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看到陽頂天被碎屍萬段,灰飛煙滅,挫骨揚灰。

「礙…」陽頂天一聲怒吼,抓著手中的夜梟巨劍,猛然往上一劈。

「嗷……」天地間一暗,彷彿一陣龍吟虎嘯,又彷彿是魔鬼的狂吼。

頓時間,不知何等原因,秦少白渾身的火焰猛地一暗。

然後一道兇猛猙獰的光芒猛地從陽頂天夜梟巨劍中衝出,血紅血紅的紅色,漆黑漆黑的黑色。兩團光影,如同兩隻史前巨獸一般猛地洶湧而出,撞上秦少白的巨大劍芒。

「轟……」無比猛烈的爆炸,迸出刺眼的光芒,讓天上的雙日都失去了顏色。

以秦少白和陽頂天二人為中心的廣場,無數的巨石翻滾粉碎,數百米的廣場,一片粉碎,留下一個深深巨大的大坑。

「噗……」光影摧毀了秦少白的劍芒后,剩餘的劍靈殘影猛地撞進秦少白的身體之內。

「不要……」楊岩一聲慘號。

「砰……」秦少白的身體,如同稻草一般猛地被擊飛上半空,鮮血狂噴。

「現在,你可以去死了。」陽頂天一聲怒吼,猛地躍上半空,手中夜梟巨劍光芒暴漲,化成紅色劍芒對準空中漂浮的秦少白,猛地斬下。

「殺豬劍法第一招,刺喉放血1

「殺豬劍法第二招,開膛破肚1

「殺豬劍法第四招,挖心去肺1

……

一劍一劍,一劍一劍!

血紅色的劍芒,瘋狂斬殺空中的秦少白。

秦少白的身軀漂浮在空中無法墜落,一劍一劍的劍芒,瘋狂劈砍在他的身體上。每一劍下去,鮮血狂飆亂射。每一劍下去,身軀猛地一顫,響起骨頭斷裂的聲響。

「殺,殺,殺……」

*****

ps:第二更送上!兄弟們,糕點拜求兩張月票,拜託諸位了!

……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