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二十五章:秦少白之毀滅!(上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接一劍,便噴出一口鮮血。瞬息幾十劍,鮮血如同雨點一般狂噴不止。 緊接著,陽頂天持劍的那支手臂,如同網狀一般絲絲裂開,甚至半邊的身體的肌膚,也寸寸裂開。 頃刻間,陽頂天的半邊身體,鮮血狂...

燃燒的血烏金劍頓時變成幾丈長的藍色劍芒,如同劈山斬海一般,朝陽頂天頭頂斬落。

「哇,這是九星玄武士的能量1

沒錯,從劍芒的長度,還有劍芒的顏色都可以看出,秦少白這是九星級玄武士的能量。

如果陽頂天沒有突破玄武士,依舊是之前的九星玄武者,那麼這一招就會讓他灰飛煙滅。

「殺豬劍法,一分兩片。」

「砰1陽頂天雙手握劍,騰空而起,倒使殺豬劍法第七招。玄氣注入,夜梟巨劍頓時伸出兩尺劍芒,斜劈而上。

「陽頂天果然突破了,竟然是初始級玄武士的劍芒。」頓時眾人頓時一陣嘩然,沒有想到短短几日間,陽頂天真的突破了玄武士。

「轟1兩道劍芒狠狠撞擊在一起。

空中綻出一道耀眼的光芒,地上塵土猛地一震。

秦少白輕飄飄地落地。

陽頂天落地之後,後退四步,嘴巴一張,吐出一口鮮血。

第一招,誰贏誰輸,一目了然。

秦少白冷冷望著陽頂天道:「沒有想到你真的突破玄武士,真是讓人驚駭啊,只不過短短几日而已埃」

陽頂天擦拭嘴角的鮮血,冷冷一笑,不做回應。

「不過,那又如何?」秦少白昂起頭,冷笑道:「只不過第一招而已,你就被我打得吐血了,那麼接下來你該怎麼辦呢?你該不會以為,我僅僅只是九星玄武士吧。」

然後,秦少白再次高舉血烏金劍,玄氣猛地注入。

「轟……」血烏金劍再次兇猛燃燒。

秦少白站在原地,對準陽頂天的腰間,猛地凌空一斬。

「唰……」四丈的黃色劍芒!

「混沌滅天劍。第二劍,斬滅乾坤1

「哇!這是玄武師的劍芒1頓時,眾人齊齊站起,驚訝地望著秦少白。

西門焰焰和寧寧幾乎同時驚呼出聲,秦少白這條毒蛇果然隱瞞了自己的勢力,他果然是突破了玄武師級別。如果僅僅只是玄武士,哪怕是九星級玄武士,那麼突破后的陽頂天依舊有一戰之力,但是現在秦少白果然是玄武師強者。那幾乎都不用戰了,因為跨階而戰,是真正的必死無疑埃

彷彿所有人都看到,陽頂天直接被攔腰斬斷的結局。

「殺豬劍法,劍入案板……」

「礙…」一聲大吼。陽頂天手中夜梟巨劍猛地伸長二丈劍芒,倒插入地,攔截秦少白閃電一般劈來的劍芒。

「轟……」一聲巨響。

秦少白的劍芒狠狠斬在夜梟巨劍上,迸出一道奪目光芒。廣場中央,猛地炸開,巨石飛濺,泥土翻湧。兩支劍芒撞擊的地方,直接被炸出一個直徑幾丈的深坑。

而陽頂天,完全如同稻草一樣飛了出去。他將夜梟巨劍插在地上想要阻止自己身軀飛出,巨劍削過廣場的土地。切開堅硬的石頭,迸射出一竄竄火花。

十米……

二十米……

三十米……

足足三十五米后,陽頂天才止住飛快後退的勢頭,整個廣場被他切開了一道三十五米長的深深裂縫。

「噗……」止住步伐后。鮮血從鼻子,口中如同箭雨一般狂噴而出。陽頂天的面孔,完全如同金紙一般毫無血色。

但是,他依舊沒有死!

所有人驚訝出聲!第二招中,陽頂天表現出了三星星玄武士的實力。

陽頂天竟然是三星玄武士,這怎麼可能?短短几日之內,他竟然又突破了四級,這實在是太可怕了。

頓時間,關於陽頂天和西門夫人之間的謠言,關於陽頂天用陰陽雙修突破的謠言,已經事實上灰飛煙滅。

但就算如此,陽頂天也依舊應該是必死無疑的。三星玄武士對玄武師,跨階而戰,絕對是身死的結局,但為何陽頂天沒有死?

當然是因為陽頂天的九陽玄脈!當初在陰陽宗,陽頂天只是一個啟蒙者,遭受到祝紅雪驚天一擊依舊沒死,在西門無涯無數玄氣的輸養和治療下,依舊清醒過來並且完全痊癒。

所以此時陽頂天儘管只是一個低級的玄武士,但是玄脈的抗擊打能力已經是極度強悍!

秦少白強大的玄氣能量擊中其他人,或許瞬間筋脈就全部摧毀斷裂,整個身體也頓時成為一灘爛泥。但是對於陽頂天而言,玄脈只是有些損傷而已。

就在剛才的一擊中,西門焰焰直接閉上眼睛完全不敢看,唯恐看到陽頂天血濺當場的畫面。此時聽到眾人驚訝的聲音才敢睜開眼睛,見到陽頂天儘管毫無血色,半跪在地,但終究還活著,心中一松又一悲,頓時要昏厥過去。

陽頂天拄著夜梟巨劍勉力站起,朝著秦少白道:「你就只是這個水平了嗎?那可殺不了我,你說過的,五招之內殺不了我,就算是輸1

此時,秦少白臉上確實寫滿了震驚,不是因為陽頂天表現出三星玄武士的實力,儘管這已經足夠驚人的了。讓他震驚的是,一個玄武師的力量竟然無法殺死一名玄武士。之前為了漲士氣,他在萬人面前說過,五招之內必殺陽頂天,如果五招內陽頂天不死,那就算是他秦少白輸,西門焰焰便算是無罪。

秦少白他是充滿了絕對的把握才說這句話的,實際上他有著絕對的把握在第二招的時候就秒殺陽頂天,說第五招已經是放寬許多了。但沒有想到第二招后陽頂天竟然不死,頓時間秦少白不由得有些後悔。

聽到陽頂天的話后,秦少白冷道:「急什麼,只不過是第二招而已,下面還有三招。你此時的性命已經丟掉了一半,我倒,你拿什麼抵禦我的第三招。」

這話一出,楊岩等人的心頓時鬆了下來。他們因為陽頂天在第二招后不死而驚住了。卻沒有想到陽頂天此時只剩下半條命了,接下來秦少白肯定一招比一招更強,陽頂天肯定抵擋不住,說不定第三招就會橫死喪命。

「混沌滅天劍,第三招,日月淪喪1

秦少白一聲大吼,如同流星一般射上半空,手中血烏金劍翻轉舞動。劍身猛地射出一丈三尺的耀眼劍芒,在空中光芒舞動。散發出來的奪目光華,幾乎擋住了雙日的光芒。

「死吧,陽頂天……」

光華到了最極致,秦少白整個身體再一次如同流星一般朝陽頂天射去,手中劍芒瘋狂轉動。形成一個死亡漩渦,朝陽頂天的身體席捲而去。頓時,陽頂天身邊幾丈之處全部被劍芒捲住吞噬,瞬間不見了身影!

如此巨大的劍芒噬陣,讓人躲無可躲,避無可避。

見到陽頂天的身體完全被吞噬,消失得無影無蹤。秦少白嘴角露出一道獰笑道:「這下,我看你還不死?」

楊岩長長鬆了一口氣,冷笑道:「陽頂天,總算是死了。」

西門焰焰一聲凄呼。一口鮮血噴出。

西門寧寧面無血色,喃喃自語道:「小天,姐姐相信你,姐姐相信你……」

但是見到那劍芒噬陣越來越校越來越校西門寧寧的身體漸漸越來越涼,越來越冰。眼中仇恨和殺氣越來越濃。

「什麼使命?什麼任務?我全部都不管了,只要陽頂天死了,那麼在場所有人都跟著一起陪葬吧,幾萬人就跟著一起死吧……」西門寧寧嘴裡吐出冰冷嗜血的言語,然後目中迸射出一道綠色的光芒,雙手在袖中舞動,頓時一道可怕的綠色開始從她的身體蔓延出來。

「一起死,所有人都要給陽頂天陪葬,包括我1

頓時,一股無比劇毒,無比強大的綠色能量便要猛地從寧寧的身體崩裂而出。

與此同時,西門夫人猛地拔出利劍,運起玄氣便要衝下來。但是剛剛運起玄氣,頓時一口鮮血噴出,整個嬌軀頹到,癱軟坐回位置上。

「砰……」忽然,一道白色的光芒猛地刺破了秦少白的劍芒噬陣,飛射上數十米的上空,然後猛地落地,頓時將地面上的幾十塊巨石砸碎。

陽頂天衝破了秦少白的劍陣。

陽頂天落地后,身上的衣衫幾乎完全破碎,整個身體完全是傷痕纍纍。

秦少白的劍芒噬陣太驚人了,只要被卷進去,就彷彿有無數的利刃切割,無數的能量轟擊,只要瞬間就會被碾壓成肉泥,哪怕陽頂天擁有無比強大的九陽玄脈可以承受強大的玄氣傷害。但是這**裸就是**傷害,直接將陽頂天碾成肉泥,那九陽玄脈再強也沒有用。

見到陽頂天竟然衝破了他的劍芒噬陣,秦少白不敢置通道:「不可能?你怎麼可能衝破我的劍陣?這不可能?」

「掛羊頭,賣狗肉。」陽頂天冷道:「你確認這一招是混沌滅天劍嗎?噬魔劍陣別人逃不過,我卻知道破綻在哪裡,輕而易舉便可破陣。」

沒錯,為了殺陽頂天,秦少白第三招表面上看是混沌滅天劍的日月淪喪,實際上使用的確實邪魔派的噬魔劍陣,這劍陣是幾百年前邪魔道領袖,葬劍池主歐陽遠魔所創。當催發這劍陣的時候,劍陣不能大大透支施劍者的能量,還能凝聚吞噬周圍天地間的玄氣,使得殺傷力無以倫比。

卻沒有想到,這秦少白竟然會邪魔道的武功。而且為了殺陽頂天,竟然冒著暴露的危險使出這噬魔劍陣。

幾百年來,不知道有多少名門大宗的高手毀在這噬魔劍陣之中,東方涅滅不知道耗費了多少心血才找到這噬魔劍陣的破綻所在,在萬分危急之中,陽頂天根據東方涅滅的指點,朝著劍陣最危險恐怖的地方而去,果然沖陣而出。

聽到噬魔劍陣四字,秦少白面色微微一變,然後冷笑道:「什麼噬魔劍陣,我不知道,我這明明是混沌滅天劍的日月淪喪。要真的是什麼噬魔劍陣,你哪有命在?」

陽頂天擦拭臉上的鮮血,喘息道:「我不與你辯。這個劍陣,應該是你的殺手了吧。這都殺不了我?你該怎麼辦呢?只剩下兩招了,你還殺不了我,你便是輸了。」

「是嗎?你就那麼急著找死嗎?」秦少白冷笑道:「現在,你大概只剩下四分之一條命了吧。我還剩兩招,我倒,我能不能殺你?」

說罷,秦少白身形閃電一般朝陽頂天衝去,手中的血烏金劍,直刺陽頂天頭頂。

「這樣。看你死不死?」秦少白冷笑道。

陽頂天擁有強大的玄脈天賦,可以抗住強大的玄氣傷害,那麼秦少白就選擇貼身肉搏,直接了當用劍殺死陽頂天。你的玄脈能扛得住我的玄氣,但是抗不住我的利劍吧。

「混沌滅天劍第四招。星辰變幻1

話音落下,秦少白手中的劍帶著呼嘯咆哮聲,飛快地朝陽頂天全身刺去。速度無比的快,招術無比的玄妙。

沒有劍芒,但玄氣依舊灌注在劍上,頓時使得無比堅硬無比鋒利的血烏金劍變得真正的無堅不摧。

「斗劍嗎?我倒,在招術上有沒有比得過殺豬劍法的。」陽頂天心中冷笑。咬牙忍住渾身的劇痛,舉劍相迎。

「嗖嗖嗖……」秦少白手中的劍,如同毒蛇一般,每一劍都吐出強大的氣息。

「砰砰砰……」劍息擊中堅硬的廣場巨石上。直接留下一道深深的坑洞。

秦少白的劍很快很快,比閃電還要快,比陽頂天要快。一秒鐘內,直接刺出了數十劍。每一劍。都帶著無比強大的玄氣,使得劍尖完全是無堅不摧。

陽頂天出劍的速度沒有秦少白那麼快。但是勝在殺豬劍法的玄妙。

此時的陽頂天運用殺豬劍法的時候,根本就沒有具體的招數,也不會完全按照秘籍上刻板的一招一招來。已經使用是十幾萬次殺豬劍法的他,完全融會貫通,將九招殺豬劍法拆成無數招,隨意組織,隨意搭配。

所以,儘管秦少白的劍很快,但陽頂天依舊能夠抵擋。

頓時,廣場中間,彷彿只看到繁星點點,無數劍刃的影子斑駁,玄妙萬分,眼花繚亂。

在場上萬人沒有想到,在這場決鬥中竟然還能看到一場如此玄妙的劍術之戰。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中,劍術是絕對的非主流,尤其對於高手來說,都是**裸的玄氣之戰,玄術之戰,武魂之戰。

所以天下間,能夠單純憑藉劍術成就高手之名的僅僅只有陰陽宗的裁決者無影。

所以單純從劍術上,陽頂天和秦少白的這一場決鬥,可以說是幾十年都難得見的一場高手對決。

「噹噹當……」

兩人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幾乎瞬息之間,兩人的劍便有幾十上百次撞擊交錯。

每一次撞擊,都帶來串串火花。所以一時間,無數火花綻放,劍尖點出無數寒光閃耀。

而此時的陽頂天,彷彿處於深淵地獄之中。秦少白越來越快的劍他還可以承受,但是讓他完全無法承受的是,秦少白每一劍的玄氣越來越烈,越來越厲,每一次的撞擊,對玄脈都是一場凌厲的摧毀。但是,依舊要生生迎接每一次可怕的衝擊,只要漏接一劍,這一劍就會直接刺穿自己的腦袋。

「叮叮叮叮……」

秦少白的劍,狂風暴雨一般灑向陽頂天,每一劍都帶著衝天的玄氣能量。

後面幾十劍,陽頂天每接一劍,便噴出一口鮮血。瞬息幾十劍,鮮血如同雨點一般狂噴不止。

緊接著,陽頂天持劍的那支手臂,如同網狀一般絲絲裂開,甚至半邊的身體的肌膚,也寸寸裂開。

頃刻間,陽頂天的半邊身體,鮮血狂射。

他已經到達了極限!要知道,秦少白的玄氣能量足足是陽頂天數倍,甚至是十數倍。

只要再多接一劍,或許陽頂天的身體就會承受不住,直接爆裂而開。

見到陽頂天就要死了,秦少白嘴角露出一道獰笑,儘管他算是刷賴皮,因為這第四招實在是太長了。但他前前後後使出的都是混沌滅天劍的第四招星辰變幻。

廣場中央的地面,幾乎完全被陽頂天的鮮血染紅。場內上萬人清晰地看到,陽頂天幾乎是一個血人在和秦少白決鬥。

這場決鬥,或許不是他們見過最強大的決鬥。但絕對是最血腥慘烈的決鬥之一。所有人心中都在感嘆,要將陽頂天換成自己,早在一開始就已經完蛋了,哪裡能夠堅持到現在。

城頭上的西門懼望著渾身鮮血的陽頂天,嘴角微微一道奇怪的冷笑,藏在袖中的拳頭用力一緊。

此時的陽頂天,隨時都會崩潰,隨時都會毀滅。因為受傷,因為秦少白強大的摧毀力。使得他的神智和意志也越來越弱,腦子裡面彷彿有一道聲音一直在響起。

「快用邪魂訣,快用魂器戒指,裡面有一個強大的靈魂,只要去感應它。然後用釋爆魂,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秦少白就會離開被秒殺。」

「快用邪魂訣,快用邪魂訣,你立刻會反敗為勝。不但能挽救西門焰焰的性命,還能收穫無數人的敬仰和崇拜。」

「快,快用邪魂訣1

「快。快用邪魂訣……」

陽頂天的腦子裡面,不斷變幻著聲音勸說陽頂天使用邪魂訣,有西門焰焰的聲音,也有西門寧寧的聲音。還有西門無涯的聲音……

而此時,戰況越來越激烈,秦少白的劍越來越狂暴,陽頂天身上的傷越來越嚴重。噴出的鮮血越來越多,距離毀滅越來越近。

「孩子。如果你用邪魂訣,我不怪你。」忽然,陽頂天腦子再次響起了聲音,是東方涅滅的聲音。

「是幻覺,是幻覺,我不聽……」陽頂天心中怒吼道。

「不是幻覺,是我,是師父……」東方涅滅道:「我不勸你用邪魂訣,但這個時候你用邪魂訣,我不怪你……」

「真的嗎?可是,可是我的靈魂會徹底受到污染,我的巔峰之路也會徹底被毀壞。」陽頂天道。

「但是,沒有什麼比生命更加重要,是嗎?」東方涅滅道。

頓時,陽頂天的意志彷彿越來越弱,使用邪魂訣秒殺秦少白的衝動和誘惑越來越強烈,越來越強烈。

只要從空間指環中調出魂器戒指,感應裡面的靈魂,然後將這個強大的傀儡靈魂釋放出去,一切都解決了,就能秒殺秦少白,不但挽救自己的生命,還挽救了西門焰焰的生命,還能所有雲霄城所有人的崇拜。

頓時,陽頂天用精神去感應空間指環內的那個魂器戒指,那個戒指頓時變得無比的美麗,無比的誘惑。

「嘿嘿……,人性的醜陋,我太知道了……」就在陽頂天要伸手去觸摸魂器戒指的時候,腦子裡面忽然響起獨孤逍的冷笑聲,充滿鄙夷和自信的嘲諷聲。

「等你要被秦少白殺死的時候再和我說這樣的話吧,你一定會用邪魂訣的,人性的醜陋我太知道了1

獨孤逍的不屑冷笑聲一遍又一遍地在腦內響起。

「如果用邪魂訣,不但我的靈魂徹底會被污染,在和獨孤逍的精神決鬥中我就徹底輸了。」陽頂天心中暗道,頓時軟弱的精神再次變得強大。

「我難道要用和獨孤逍爭鬥的失敗去換取和秦少白的勝利嗎?不1

「師父,我不用邪魂訣,我絕不用邪魂訣,你告訴我,現在的我,不用邪魂訣,有什麼辦法獲勝,任何辦法,不計任何風險,不計任何代價1陽頂天心中問道。

東方涅滅沉靜了一秒鐘,然後道:「有,但是百分之九十九你會死,那就是操縱劍魂戰鬥,這支夜梟巨劍的原型是趙無極那支失敗的魂劍,裡面藏著一個狂暴不受控制的劍靈。用你的靈魂去控制這個劍靈,去和秦少白戰鬥。但結果是,你能殺死秦少白,但是你的靈魂會瞬間灰飛煙滅……」

「那總比現在更好,師父教我,去控制殘暴劍魂作戰,這是我唯一的機會,哪怕是九死一生,哪怕是十死無生。」陽頂天道。

東方涅滅道:「這樣做還有一個更加嚴重的後果,那就是你接觸了這個殘暴的劍魂,那麼未來對你修鍊自己的完美劍魂會有巨大的影響,或許,或許這種影響不可挽回。現在,你還要選擇這條路嗎?用邪魂訣,會更加直接簡單。」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控制這個狂暴的劍魂去作戰幾乎九死一生,而且就算萬一成功了,對未來修鍊劍魂竟然會有如此巨大的後果。而邪魂訣,如此簡單,直接秒殺秦少白。

「師父,我決定了,我不用邪魂訣!我要用召喚夜梟巨劍中的劍靈,殺死秦少白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