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二十四章:決戰秦少白(三更)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雲霄城對陽頂天發布萬里追殺令,不管到天涯海角,都取其性命,任何武者,只要帶著陽頂天的人頭回到雲霄城,立刻有驚天之賞1 「砰1忽然,城門從外面猛地被撞開,一身紅袍的陽頂天,騎著一隻巨大的騎行獸猛...

陽頂天忽然拚命捶打自己的腦袋,然後用頭去撞擊堅硬的石橋欄杆。

「快出去,快出去……快忘掉,忘掉……

他拚命擊打自己的腦子,想要將這個邪惡的功法從腦子裡面徹底清除出去。但這是不可能的,獨孤逍將這邪惡的功法銘刻在陽頂天腦子最最深處,和西門無涯、東方涅滅同一級別,和五年後的決鬥同一級別。也就是說陽頂天想要忘記這個邪惡的功法,那麼除非將西門無涯,將東方涅滅,還有自己的使命統統忘記了再說。

很快,陽頂天被撞得頭破血流,但那個邪惡的功法依舊無比的清晰。

獨孤逍魔鬼,這個魔鬼,這肯定是一個魔鬼。

「你要毀了我,你毀了我。」陽頂天對著獨孤逍大聲喊道:「你還不如殺了我。」

「毀了你?」獨孤逍冷笑道:「以後,你說不定感激我都來不及。小心,別上癮太重哦。」

接著,獨孤逍指著八個天道盟高手道:「這就是你請來的保鏢,我對你動手的時候,他們連靠近都不敢,什麼狗屁天道盟埃」

頓時,天道盟的武宗級高手面色不渝道:「閣下,請你說話小心一點。我背後的勢力是你無法想象的,小心給你自己惹禍。」

「我叫獨孤逍,萬血宮主,邪魔道的領袖。」獨孤逍忽然說道。

頓時,天道盟的八個高手面色劇變。儘管他們能夠感覺到眼前這個高手的修為天下罕有,但是也絕對想不到他竟然會是獨孤逍。因為作為邪魔道高手,一旦正式踏出邪魔道的地盤,哪怕是進入中立的混亂之地也算是正式對名門大宗宣戰。天道盟會再次組建聯軍,進行討伐。

沒有想到,作為邪魔道的領袖不但進入混亂之地,而且即將要踏入名門大宗的地盤。

獨孤逍直接叫出了自己的名字,那就是要殺人的意思了。

「你想怎麼樣,可要考慮好後果。我們的背後可是天道盟,可是陰陽宗。」天道盟武宗級強者冷道。

「陰陽宗?」獨孤逍冷笑道:「東方涅滅不在了,東方冰凌天絕之才,二三十年後能夠問鼎天下第一,甚至還能一腳踏入前所未有的半聖境界。可是。她畢竟年紀還校所以陰陽宗現在沒有一個人是我的對手,祝青主心懷叵測,隱宗避世不出,西門無涯提前涅滅。天下間我還懼誰?拿陰陽宗嚇唬我?」

獨孤逍一邊大笑,一邊離去。

他邁的步子很慢,但是行走的速度卻非常快,轉眼之間就穿過了八名天道盟高手。走出百米之外。

八人如臨大敵一般舉著寶劍,等待獨孤逍的殺招,但是對方就這麼穿過了他們,沒有任何動作。難道就這樣放過了他們?

「嘿嘿,天道盟1獨孤逍聳了聳肩膀,頓時一股無比強大的力量如同核爆一般,以獨孤逍聳動的肩膀為圓心迸射而出。

這是一股無形的能量。看不見,摸不著。只彷彿是一陣風震過。

「噗……」

頓時間,八個天道盟高手瞬間被定格,渾身上下絲毫不能動彈,就算想要活動一下手指頭也很難,但是他們卻還活著。

「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八個新鮮熱辣的傀儡戰魂,修為沒有絲毫損害但是卻一動不能動。只要用攝魂訣就可以煉化,這個戒指便是最上等的魂器,當年李天嘯所用,送給你了,希望日後你成為第二個李天嘯。」獨孤逍一邊走一邊道:「不過你要抓緊了,因為不到半個時辰,這八個人都會灰飛煙滅。」

頓時,一隻古樸的指環猛地朝陽頂天飛來。

「我不需要,我也不會拿新鮮的人命來換取自己的強大,而且是虛假的強大。」陽頂天朝著獨孤逍吼道,然後直接躲開了這個指環,或許這是一個絕世寶物,但陽頂天不會要。

「你還是那麼虛偽,怎麼?不忍心了,那好吧,我讓他們全部成為活死人,變成擁有武力卻沒有神智的行屍走肉,你就可以心安理得了攝取他們的武魂了吧?」獨孤逍道,然後手中細劍猛地一甩。

頓時,八名天道盟高手腦袋猛地一震。瞬間,八雙充滿活力的眼睛不見了,瞬間變得木訥,死氣沉沉。就如同獨孤逍所言,他留下了八個人的性命,但卻直接毀掉了八個人的神智。

「記住,你有半個時辰煉化他們的武魂,否則你就等著死在秦少白的劍下,就等著你的西門焰焰和西門夫人被他蹂躪玷污吧。」獨孤逍哈哈大笑,然後瞬間消失在陽頂天的眼前。

「魔鬼,魔鬼,這是一個魔鬼……」陽頂天望著他消失的背影道,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後他不管做什麼事情都不會後悔。但是對於這次去萬血宮,他的內心還真的說不出到底是否會後悔,因為不去萬血宮也不會招惹上獨孤逍這個魔鬼。

雖然陽頂天在萬血池成功突破了三級,但是也吸引了獨孤鳳舞的極度仇恨,一旦她出關之後絕對會和自己不死不休。另外還有一個最直接的後果,那就是八個天道盟高手活生生毀滅在自己的眼前。

「獨孤逍,總有一天,我會毀掉你邪惡的靈魂。」陽頂天緩緩地從地上站起,擦拭臉上的鮮血,冷冷道,然後挨個走到已經成為行屍走肉的八個天道盟高手面前。

當然,他不是為了要煉化他們的武魂,而是要確定他們是否還有得救。

一個個仔細看過,也給他們服用了高級的丹藥。沒有一點用處,他們已經徹底沒救了。

每一個人的神智,腦子,意志等等一切。都遭到了毀滅性的,不可逆的損害。他們剩下的,就只有一具軀體,正常的玄脈,蓬勃的氣海,是最好的傀儡戰魂。

只要收集了這些傀儡戰魂,殺死秦少白,輕而易舉。

「我不會用的,你的邪魂訣就算再強大。我也不會沾染半點,否則,我就徹底被毀了。」陽頂天冷冷道:「你說我絕對不是秦少白的對手,你說我抗不過他四招,我偏偏不信邪。我偏偏要試試看……」

然後,陽頂天朝著八名天道盟高手鞠躬道:「對不起,因為護送我讓你們丟了性命。很抱歉我救不了你們,但是我保證你們會完整地離開這個世界,而不會被竊取屬於你們的武道之魂。」

說罷,陽頂天直接躍上騎行獸,朝著雲霄城的方向跑去。

忽然他發現到。獨孤逍用無形能量毀掉八名天道盟高手的時候,八匹騎行獸混在中間卻安然無恙。

好強大的獨孤逍!

「走……」陽頂天猛地一抖韁繩,快速地越過石橋,踏上雲霄城的勢力範圍。用最快的速度沖向雲霄城。

「噗……」就在陽頂天離開石橋的那一剎那,那八個神智已經被摧毀的天道盟高手瞬間灰飛煙滅,身軀一寸一寸化成灰燼。

一陣風吹過,八個人直接灰飛煙滅。灰燼灑落了一地。

而更加詭異的是,那個魂器古戒如同有生命一般。快速飛行緊追陽頂天。陽頂天到哪它到哪,陽頂天快它就快,陽頂天慢它就慢。彷彿它不是一個戒指,而是一個擁有靈魂的生命。

陽頂天猛地轉身一把抓住這隻戒指,冷道:「我倒你,有什麼古怪花頭。」

在剛剛抓住這隻古戒的一瞬間,陽頂天耳邊傳來一陣凄厲的尖嘶聲。如同從地獄深處傳來厲鬼冤魂的啼哭,又如同魔鬼得意殘忍的尖叫。與此同時,陽頂天遍體生寒,身邊的溫度好像瞬間下降了幾十度。

專門收集傀儡靈魂的魂器,果然是至陰至邪之物。陽頂天剛剛抓住片刻,渾身就忍不住被一股陰冷的感覺弄得微微顫抖。

就在此時,獨孤逍的聲音又在陽頂天耳邊響起。

「你果然非常虛偽,天道盟的八個強大靈魂你都任由毀滅不去煉化。不過我早就料到了這一點,所以在這個魂器戒指裡面放了一個強大的傀儡靈魂。」

獨孤逍明明已經走了,為何還會有他的聲音,陽頂天不由得四處轉身看。

「不用找了,我已經離你非常遠了。」獨孤逍道:「我直接了當地和你說,你絕對不是秦少白的對手。如果想要反敗為勝,你只能用邪魂訣。或許你現在嘴硬說不用,但是等到生死關頭的時候,你一定會用邪魂訣的,人性的醜惡我太知道了。記住,當你決定使用的時候,只要去感應戒指魂器裡面的靈魂,然後用爆魂訣就可以了,對於秦少白這樣的對手,絕對可以秒殺。當然咯,一旦用邪魂訣,魂器裡面的邪惡屬性就會種入你的靈魂深處,這一輩子都無法洗刷了。」

陽頂天冷笑道:「獨孤宮主多慮了,我絕對不會用你的魂器,也絕對不會用你的邪魂訣。」

獨孤逍聲音冷笑道:「等你快要被秦少白殺死的時候,再說這些話吧。記住我的話,你一定會用的,否則你必死無疑。」

「陽頂天,你一定會用邪魂訣的,人性的醜陋,我太知道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後,獨孤逍張狂嘲諷的聲音徹底消失了。

「我絕對不會用邪魂訣。」陽頂天自言自語道,然後手掌捏緊這個邪惡的魂器戒指,頓時耳邊響起厲鬼一般的嚎叫,戒指裡面的那個強大的傀儡靈魂彷彿兇猛便要衝出來。這種戒指不要說用,就算呆在身上久而久之都會受到邪惡的浸透。

「我倒你怎麼作亂?」陽頂天冷笑道,然後直接將這隻魂器戒指扔到空間戒指中。

頓時間,魂器戒指的邪惡陰冷力量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彷彿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一般,陽頂天繼續向雲霄城衝刺。

越過橋頭的時候,陽頂天發現躺著幾具屍體,他們身上沒有一點傷痕。臉上露出震撼之極的表情。好像有些眼熟,是雲霄城中人,不知為何死在這裡。不過陽頂天此時管不上這些事情,直接沖了過去。

**********

距離決鬥審判的最後時刻還有不到半個多小時。

但是上萬名觀眾已經等得徹底不耐煩了,已經紛紛破口嘲諷大罵,言語越來越不堪。而擁護陽頂天的黑血城堡力量,此時士氣已經低到了極點。

「我早就說過了陽頂天肯定是不敢來了,他知道只要他來,就肯定必死無疑。」

「天哪。看來陽頂天之前真的完全是因為強暴西門夫人,竊取她的玄氣才得以突破的,否則他現在還是一個武道啟蒙級別的廢物。」

「陽頂天真是畜生啊,連自己丈母娘都不放過,西門城主一世英雄。真的是瞎了眼睛埃」

「西門夫人看起來挺正經了,怎麼她丈夫才走了一個月,她就紅杏出牆了呢?而且還是和自己的女婿?這個女人真是太淫蕩無恥了,不過她如此妖嬈美麗,實在是便宜了陽頂天了,母女雙收礙…」

聽著各種充滿恥辱的攻擊和謾罵,西門夫人搖搖欲墜。眼前一陣陣黑暗,隨時都要昏厥過去。

秦少白傳播出去那個無恥的謠言,短短几日之內就徹底毀掉了她的名聲,也毀掉了她的精神。就這短短的幾日。她的修為倒退了近十年,身體足足瘦了近十斤。此時聽到無數人惡毒的攻擊,她真的恨不得從城頭上跳下來,死在眾人的面前以示清白。

西門焰焰聽著無數惡毒的攻擊。氣得渾身發抖,咬牙出血。望向秦少白的目光。充滿了無盡的仇恨。

白衣勝雪的秦少白望了望天上的太陽,又望了望西門焰焰,緩緩道:「焰焰姐,陽頂天不會來了,你馬上就要罪加一等了,接受萬噬之刑了。」

萬噬之刑,就是將一個人綁在雲霄山的最高處。任由無數的食腐禿鷲活生生吞噬而死,身上的肉被這群畜生尖利的嘴一塊一塊叼下吃掉,幾乎是雲霄城的最高刑罰。

「你想要活嗎?求我吧,我這個人很好說話的。」秦少白笑道。

西門焰焰充耳不聞,只是望著東邊城門方向。

「視死如歸?」秦少白冷笑道:「那等正午過去后,馬上就公開審判你母親亂論罪行如何?當著幾萬人的面審判?雲霄城通姦罪是怎麼懲罰的?剝光衣衫,遊行三日,然後活活沉入岩漿而死。而亂論則罪加三等,你想你的母親遭受到這樣的恥辱嗎?」

頓時,西門焰焰嬌軀一顫,美眸猛地朝秦少白望來。

「不想她遭受到如此可怕的遭遇,那你求我啊?我心很軟的,你一求我就答應。」秦少白目光貪婪地望著西門焰焰火辣性感的嬌軀曲線。

誰知西門焰焰冷冷一笑道:「大不了一死而已,我還巴不得陽頂天不要來。他今天不來,以後肯定回來,或者一年,或者三年。等他回來的時候,就是你的死期1

「蠢女人。」秦少白冷笑道:「用你的母親威脅你不行?那我試試用你來威脅你的母親試試看,西門夫人,西北大陸第一美人啊,我這個晚輩真是仰慕已久了……」

此時,距離決鬥最後期限還有半個多小時,但秦少白已經迫不及待了。

他望著天上的太陽,緩緩走向高台中間,大聲道:「決鬥審判的最後時刻很快就要到來,如果陽頂天仍舊未出現,就當是失敗。西門焰焰殺人罪名成立,而且罪加一等。雲霄城對陽頂天發布萬里追殺令,不管到天涯海角,都取其性命,任何武者,只要帶著陽頂天的人頭回到雲霄城,立刻有驚天之賞1

「砰1忽然,城門從外面猛地被撞開,一身紅袍的陽頂天,騎著一隻巨大的騎行獸猛地撞開虛掩的城門,直接沖了進來。

頓時,廣場內瞬間寂靜無聲。緊接著,所有人轟然而響,紛紛站起望向陽頂天。

所有人都以為陽頂天不會來了!

見到陽頂天的到來,西門焰焰的美眸射出前所未有的光芒,然後嬌軀一軟,直接要癱倒下去。

西門夫人直接眼前光芒一閃。直接昏厥過去,邊上的西門寧寧趕緊上前扶祝一邊扶著西門夫人,寧寧目光始終追隨著陽頂天的身影,淚水盈眶而出。他終於回來了,安然無恙地回來了,從萬血宮那個魔窟回來了。

楊岩望著陽頂天的身影頓時微微一愕,然後冷笑道:「這個蠢貨,還真的上來送死了。

西門烈握緊巨劍的雙手終於鬆開,低聲道:「陽頂天。你還真的來了?不過,來了也好1

西門懼面色猛地一變,望著陽頂天的身影,臉上露出複雜難明的神情。

與此同時,黑血城堡的勢力士氣大壯。發出一陣陣雄壯的呼喝聲。

直接衝到大決鬥場的中央,陽頂天下了騎行獸,猛地拔出夜梟巨劍,遙指秦少白,道:「下來吧。」

秦少白微微笑道:「沒有想到你真的來送死了。」

然後,他的身軀微微一抖,頓時輕飄飄地從高台上下來。降落在陽頂天的對面。整個身體,真的就彷彿沒有一點點重量一樣。

「陽頂天,你不在的這段時間中,可是發生了不少事……」秦少白笑道。

「閑話少說。拔劍……」陽頂天冷道。

「不急。」秦少白笑道:「不用這樣急著去死,在死之前先談談你的後事怎麼辦?你的妻子啊,你的岳母啊,應該怎麼辦?我是很樂意擔當起照顧她們的重任的。」

「你照顧好你的母親就可以了。」陽頂天道:「還有。注意避孕,在野外亂論的時候。也要找個隱秘一點的地方,否則再被人遇到,想要殺人滅口,也不好找到嫁禍之人了。」

這話一出,秦少白頓時面色劇變,身形一顫,目中露出無比怨毒無比恐懼的光芒,望著陽頂天冷冷說道:「你知道嗎?就因為你說的這句話,會害死無數人,所有和你有關係的人,哪怕只有一點點關係,也會被西北秦家斬盡殺絕。」

陽頂天冷笑道:「反正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無所謂了。所以,收起你那自作聰明的表演,直接開殺吧1

「陽頂天,今天你本來就死定了。但西門焰焰等人是可以活的,可是現在她們也活不了了,所有和你有關係的人,通通都要死。」秦少白陰冷狠毒道,然後緩緩拔出了他的劍,一支無比鋒利,有著強大玄氣加成的血烏金劍。

沒錯,是血烏金劍!

秦少白手中利劍猛地一抖,頓時發出雷鳴一般的咆哮聲,一團霧氣一般的紅色火焰猛地從劍上冒起,整支利刃熊熊燃燒,尚未開戰,一股無比強大的能量就蔓延開來,讓人聞風喪膽。

混沌滅天劍,雲霄城的獨門絕技,第一代城主楊雲霄就是憑藉混沌滅天劍成為千年來天下九大武聖之一,所以可以說混沌滅天劍幾乎是雲霄城的代表。

陽頂天也緩緩拔出利劍,醜陋古怪的夜梟巨刃,如同扭曲的鐵片一般,單單外觀和秦少白等那支血烏金劍就是天壤之別。

「陽頂天,我五招之內必殺你,如同殺豬宰狗。五招之內若不能取你性命,就當是我輸,如何?」秦少白大聲道,如同雷鳴之音一般,響徹整個廣常

頓時,所有人一震!

秦少白的話一下子就將所有人的血液點燃起來,五招之內必殺陽頂天,否則就當作輸。何等的豪邁,何等的自信。

楊岩仰頭望日,此時天上雙日正好中空懸挂。

「時辰到,開戰1楊岩高舉一把巨劍,猛地往城牆上一砸。

一聲巨響,巨劍粉身碎骨,無數碎片,散落城下。

……

「混沌滅天劍,第一劍,劍逆蒼穹1秦少白揮舞熊熊燃燒的血烏金劍,猛地躍上半空,朝著陽頂天猛地劈下。

燃燒的血烏金劍頓時變成幾丈長的藍色劍芒,如同劈山斬海一般,朝陽頂天頭頂斬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