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二十三章:至尊邪魂訣!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但其實是完全不一樣的,煉化武魂,是用強大妖獸的戰魂煉為己用,而且這個戰魂是永久性的。 而邪魂訣,是直接用邪法或者藥物控制住一個高手,然後活生生用攝魂決將他的靈魂從人體中抽出。從此此人就徹底變...

……

九人九騎,如同風一般衝過石橋。

忽然,情形一變。

原本空曠的石橋中間,憑空出現一道人影,背對著陽頂天九人,攔著了去路。

真的是憑空出現的,之前橋上肯定沒有人。

此人一身青袍,髮髻上插著一根木棍,簡潔而又洒脫。

八名天道盟高手面色一變,立刻將陽頂天圍在中間,然後為首的一名武宗級高手上前行禮道:「朋友,行個方便,借過一下。」

攔路之人沒有轉身,而是淡淡道:「留下這個人,你們走吧,我不殺你們。」

天道盟高手面色一變,冷冷道:「閣下是誰?今

定要於我們為敵了?」

「為敵?就你們幾個,還不配吧。」攔路之人淡淡道,然後轉過身來,是一張平淡無奇的面孔,陽頂天從未見過這個人,接著他指著陽頂天道:「把這個人留下,你們可以走了。」

「想要我們留人?殺了我們再說吧。」天道盟高手冷冷道,然後八人齊刷刷抽出寶劍。

攔路之人從袖子裡面緩緩抽出一支細細的寶劍,道:「殺掉你們?那好吧。」

「滅殺劍陣1八名天道盟高手利劍整齊揮舞,八道光芒匯聚,組成一道亮爍藍芒,奪目刺眼,猛地朝攔路之人射去。

八人合力之下,實力甚至超過一名武尊級強者。這道劍芒的威力,無以倫比,不說排山倒海,但是將一座幾十層的高塔夷為平地是沒有問題的。像陽頂天這個級別幾百個加在一起,也會被這道劍芒轟得灰飛煙滅。

攔路之人不慌不忙,輕輕挽了一朵劍花,就在別人覺得他要舉劍相攔的時候,他卻持劍背後。然後左手對準襲來的劍芒輕輕一彈。

「轟……」彷彿一個炸彈,無聲無息的爆炸。

一股無比強大的能量,猛地蕩漾而出。

頓時,耀眼奪目、威力無窮的滅殺劍芒瞬間被化為無形,八個高手合力的劍陣,攔路之人連武器都懶得用,直接用一根手指頭彈飛了。

八名天道盟高手徹底驚呆了,從這個攔路人忽然出現在石橋zhng

yng的時候,他們知道這是一個高手,但是沒有想到會高到這個地步,不說望塵莫及,也不說難以望其項背,完全是星光與皓月,塵土和高山之別。

天道盟為首的武宗級強者收起寶劍上前行禮,道:「這位朋友,不管你有什麼事情,都請等我們完成任務將目標人物護送到雲霄城再說如何?如果你行這個方便,就當是我天道盟欠你一個人情?」

本來這幾個人天道盟的身份是要保密的,但是碰到了如此絕頂的高手,就一定要叫出自己的名號,否則真到了殺人的地步,那就很有可能變成兩大勢力的碰撞。

「天道盟?」攔路人眉毛微微一顫,朝陽頂天望來,道:「你竟然找來天道盟做保鏢,你真會給我惹麻煩啊?」

天道盟為首高手面色傲然道:「既然閣下也知道我們天道盟,那麼就請行個方便吧。」

「天道盟是夠嚇唬人的。」攔路人揮起細劍道:「不過還是那句話,要麼交出人,要麼去死?」

「交人?我天道盟還丟不起這個人。」天道盟高手冷冷道,然後猛地舉起長劍,準備戰鬥。

「行,那我就殺幾個天道盟的螻蟻吧。」攔路人細劍猛地一甩,無比強大的力量籠罩整個巨大石橋,頓時無比堅固的石橋都發出嚓擠裂的聲音。

「慢1陽頂天不忍天道盟的人就這麼死去,直接走了過去。

「站住,你快退回到保護陣中。」天道盟為首的高手道。

陽頂天望著他道:「你們的保護已經結束了,一路上你們完成得非常出色,就請回去組織交差復命吧。」

說完后,陽頂天直接下馬,朝攔路人走去。天道盟的高手微微猶豫后,還是沒有阻止陽頂天走近那攔路之人。

「我最終還是沒能逃離您的魔爪,前輩。」陽頂天上前,無奈低聲道。

攔路之人當然就是萬血宮主獨孤逍,只不過他現在面容已經完全改變了。但是他的眼神,他嘲諷傲慢的形態,還是讓陽頂天認出了他。

難怪陽頂天騎著金黃獅鷲離開萬血宮的時候沒有一個追兵,獨孤逍根本就沒有把他的逃走當一回事,原本他隨時可以將陽頂天抓回去。但是他在**江的時候沒有動手,在一千多里萬血宮的勢力範圍他沒有動手,在混亂之地他還沒有動手。一直到最後馬上要踏上雲霄城土地的時候,他忽然出現了。

沒錯,這就是他的行事風格。先讓你上天堂,然後再將你扔下地獄。

陽頂天望著這個魔鬼的臉和始終帶著嘲諷的眼神,忍不住道:「獨孤宮主,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您當時給我兩個選擇的時候,就知道我根本不會和玄武師決鬥而是會選擇直接逃走吧。」

「沒錯。」獨孤逍道:「至於選擇第一個,第二個都一樣的,你都會選擇逃走。和我這樣信口雌黃無信無義的人講信譽,那真的不是高尚而是愚蠢了。你還沒有迂腐到如此不可救藥的地步。」

陽頂天道:「知道我要逃走,就索性藉機放我走,一直等到我快要到家的時候,再攔住我讓我絕望。沒錯,這是您的做事風格,可是這個代價太大了吧,您足足犧牲了十幾名忠誠的蝙蝠血衛,就只是為了折磨我玩弄我?」

「誰讓你曾經贏過我呢,棋逢對手的感覺是很爽的,我當然要好好玩一把。」獨孤逍道:「我料想到你要逃走,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如何能夠擺脫十幾名蝙蝠血衛逃脫?讓我沒有想到的是你竟然不費吹灰之力就做到了,利用火魔狂獅將我的十幾名蝙蝠血衛拍成肉泥。我猜得沒錯,你從萬血池出來離開萬血洞的時候,之所以沒有被火魔狂獅拍死,不是因為萬血令,而是因為其他原因。是什麼原因呢,竟然讓火魔狂獅不殺你,反而還有些畏懼你?」

陽頂天腦子裡面頓時再次浮現出那顆眼淚掛飾。

「說出來吧,否則就廢了你的玄脈,炸了你的氣海。」獨孤逍道:「這對你來講,應該是比死都可怕的事情吧。」

陽頂天身軀一顫,沒錯這對陽頂天來說比死都痛苦。而且,獨孤逍是個魔鬼,肯健

火魔狂獅是一個大宗師級的強大妖獸,但是見到眼淚掛飾之後幾乎嚇得魂飛魄散。那麼可以肯定的是這個眼淚掛飾對萬血宮主獨孤逍也絕對是一個巨大的震懾。陽頂天只要拿出來絕對能夠安然無恙,他有這個把握和感覺。

陽頂天攤開雙手,聳了聳肩膀,表示無話可說。

「就是不說了?」獨孤逍道。

陽頂天點了點頭。

獨孤逍頓時舉起手掌放在陽頂天的肩膀上,只要他十分之一,百分之一的玄氣微微一吐。陽頂天的氣海直接就炸了,玄脈直接就毀了,他就會成為一個徹底的廢人,什麼使命,什麼理想統統灰飛煙滅。

這或許又是陽頂天最最危險的時刻,所以他的身體甚至有些顫抖了。

「我以為你不會害怕的。」獨孤逍道。

「我當然會害怕。」陽頂天道:「只是我不會讓害怕戰勝我的勇氣而已。」

獨孤逍冷笑道:「那就就是不說咯?」

陽頂天點了點頭,態度雖然隨意,但內心卻無比堅決。

「行,不說就不說吧,每個人都有保守秘密的權力。」獨孤逍道,然後直接將手掌從陽頂天的肩膀上離開。

這,這就是不毀掉陽頂天了?

頓時間,陽頂天微微有些呆了?這個大魔頭算是怎麼回事?這又算是演的哪一出啊?

剛剛明明是一副不說出來,就要徹底毀掉陽頂天的決鬥,完全不可商量。現在,又這樣輕輕放過?

這大魔頭到底玩哪一出啊?

緊接著,獨孤逍道:「對了,你在萬血池**的時候,遇到獨孤鳳舞了吧?」

陽頂天點了點頭。

「還是渾身**的?」獨孤逍又問道。

陽頂天點了點頭。

「不過,你沒有趁機玷污她,沒有睡她是吧?」獨孤逍道:「我給鳳舞掌過脈相,她沒有破身,依舊是純凈之軀。」

陽頂天頓時長長鬆了一口氣道:「多謝前輩還我清白。」

「別急著謝我。」獨孤逍道:「我跟獨孤鳳舞是這麼說的,我說鳳兒你不要難過,儘管陽頂天這個畜生趁機玷污了你的身體,但是你在爹爹的心裡永遠都是純潔的。鳳舞表示很生氣,立刻就要從**衝起來將你碎屍萬段。可是,他**時候被你打擾岔了氣,玄脈受損需要調養。大概幾個月到半年就會痊癒了,出關后的第一天,他就會離開萬血宮來殺你了,所以你到時候要小心哦。」

「礙…」陽頂天頓時瞪大眼睛,怒視獨孤逍,道:「你,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她說?」

「棋逢對手咯,但是你是個小人物,我又不好殺你,也不能時時盯著你。可偏偏你又贏過我,所以我總不能讓你舒服,就給你找一個更加難纏的對手。」獨孤逍道:「當然,獨孤鳳舞天賦太高,所以有些過於驕傲了,難免目中無人,我需要給她找一個對手。東方冰凌太遠,你又送上門來,我剛好利用一下。」

陽頂天頓時恨得咬牙切齒,這個大魔頭,你隨意消遣一下,可是要將我折磨得欲生欲死埃面對一個偏執仇恨的女人,而且武功非常強大到逆天的女人,陽頂天想象都不寒而慄。

獨孤鳳舞修為如何?心腸如何?陽頂天是最清楚不過的,那完全是殺人如殺雞埃

接著獨孤逍笑道:「好了,你好自為之吧,我要告辭了。」

「這,這就走了?」陽頂天內心驚訝,這個大魔頭不知道折磨陽頂天多少次,這次在回雲霄城的最後路上擋住了他,使得他的內心墜入萬丈深淵,陽頂天早就做好了最痛苦的思想準備,沒有想到對方竟然這麼輕飄飄就放過了他。

獨孤逍真的轉身走了,朝著萬血宮的東北方向走去。

走到一半,他有折身回來,朝陽頂天道:「你在萬血池的突破真是驚人,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歷史上在萬血池突破最高的也僅僅只是兩級,你卻足足突破了四級,真是太驚人了。所以在獨孤傲霜的洞房再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幾乎被震撼得無法言語。」

「前輩過獎。」陽頂天道。

「不過,就你此時的修為和秦少白決鬥,還是死路一條,你絕對不會是他的對手的。」獨孤逍道:「這是條小狐狸加小毒蛇,他可比你想象中的會隱藏自己的實力,他比你預料中最強大的還要強大。我算過了,你和他決鬥,最多最多只能支撐四招左右,然後你就會瞬間崩潰而死。」

陽頂天臉上肌肉一陣抽搐,想要說出一些狠話,但是很顯然獨孤逍不是信口開河之人。但是他還是堅信,事在人為。

「我有一套**,可以讓你反敗為勝。」獨孤逍道:「這套**叫邪魂訣,沒錯,聽名字就知道很**啦,它可以讓你反敗為勝。」

邪魂訣!

頓時,陽頂天全身打了一個寒顫!

沒錯,這是天下最**的**之一。而且,這套**還有一個故事。

二百多年前,木劍堡少主李天嘯和西北秦家三公子,因為一段血案,進行決鬥審判。

李天嘯此人**倜儻,並沒有多少精力放在武學**之弄個,所以修為差秦家三公子足足一階十幾級。

所有人都認為,李天嘯這次決鬥審判,必死無疑!

但是,當決鬥發生后,結果亮瞎了所有人的眼睛。李天嘯獲勝,而且當場秒殺了秦家三公子。

所有人都徹底震驚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一戰,讓李天嘯聞名於天下。而後,李天嘯的修為更是一

千里,從不起眼的紈子弟,變成了震驚天下的有數高手。

他為何突然之間變得如此的強大恐怖,秒殺了比自己高出一階十幾級的對手?

原因就是邪魂訣!邪魔道的至尊寶典,邪魂訣!

可以說,只要掌握了邪魂訣,那麼一個很弱的人,只要擁有足夠的傀儡戰魂,他完全可以秒殺比自己強十幾倍的對手。

邪魂訣,分為攝魂訣和爆魂訣!

攝魂訣,就是將某位高手的靈魂活生生抽出,煉化成為一種帶有強大能量的傀儡戰魂。煉化后直接裝進一個特殊的魂器之中。

爆魂決,就是等到和別人戰鬥到最危險的時候,直接將這種傀儡戰魂混在自己的玄氣內攻擊出去,瞬間的威力無窮,直接秒殺對手。

這聽起來,好像和煉化武魂差不多。

但其實是完全不一樣的,煉化武魂,是用強大妖獸的戰魂煉為己用,而且這個戰魂是永久性的。

而邪魂訣,是直接用邪法或者藥物控制住一個高手,然後活生生用攝魂決將他的靈魂從人體中抽出。從此此人就徹底變成一具行屍走肉。

而且,抽出來的每一個傀儡戰魂只能使用一次。

也就是說,邪魂訣每攻擊一次。就意味著一個高手被抽走了靈魂,徹底變成了行屍走肉。

所以,這完全是最可怕的浪費,**的令人髮指,當然也強大到令人髮指。

在天道盟排出的天下邪術中,邪魂訣名列前茅。

***

ps:第二更五千字送上,還會有第三更。今天0月票,咱能別這樣不?淚流滿面!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