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二十一章:妖女「破身」?逃出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再重新穿上。 陽頂天趕緊轉過身去。 很快,獨孤傲霜將她姐姐的衣衫全部脫得乾乾淨淨,有意無意間還是偷偷地檢查了獨孤鳳舞的全身。 「礙…」忽然,獨孤傲霜一聲驚呼,顫聲道:「陽頂天...

******

走進獨孤傲霜的小樓內。※r/

萬血宮主此時坐在上首的位置中。

「陽頂天,拜見萬血宮主。」陽頂天微微屈身行禮。

「都不叫一聲岳父嗎?」萬血宮主冷道。

「獨孤傲霜是獨孤傲霜,你是你。」陽頂天道。

萬血宮主眸中嘲諷,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微笑道:「這些年在所有和我精神戰的對手中,你是唯一一個勝了的。你和我對決,你贏了,真是了不起埃我到現在都有些不敢相信,在精神之戰中你竟然贏了我。」

陽頂天靜靜站在那裡也不謙虛,也不自傲。

萬血宮主也沒有問陽頂天如何發現他的精神陷阱,陽頂天是如何知道在囚牢中時間是過了僅僅三天,而不是半個多月。

「為了進入萬血池修鍊,竟然勾引八頭魔蛟去侵犯火魔狂獅的領地,讓兩隻強大妖獸決一死戰,然後你趁機進入萬血池內修鍊,真是好計劃埃你大概已經修鍊了幾個時辰了,可成功突破了嗎?」萬血宮主問道。

「已經成功突破了,謝謝宮主垂詢。」陽頂天道。

萬血宮主獨孤逍又問道:「此時,火魔狂獅應該已經回到自己的領地了,你從萬血池出來后,是怎麼逃離萬血池洞穴而沒有被火魔狂獅撕成碎片的?」

陽頂天掏出一塊令牌,骨頭雕成的萬血令。

「這個令牌,還給您。」陽頂天道。

「這個令牌,你是哪裡得到的?」萬血宮主冷冷道。

「撿的,就在萬血池的石頭堆上。」陽頂天道。

「你倒是運氣好。」萬血宮主道:「我本以為,你會死在火魔狂獅的爪下的。」

「除了萬血令,你還見到了什麼?」萬血宮主冷冷問道。目光緊緊逼視陽頂天,他是想要知道陽頂天究竟有沒有和獨孤鳳舞碰面,當然他覺得是不可能碰面的,因為獨孤鳳舞是在第四層修鍊,陽頂天死也無法進入萬血池的第四層。

「一堆衣服,男人的衣服。」陽頂天老實回答道。

萬血宮主的眉毛頓時漸漸鬆開,然後笑道:「你本已經騙過了我,而且成功在萬血池中突破,只剩下逃出生天這最後一步。現在你又落到我的手中。完全功虧一簣了。你打算怎麼辦?」

「聽天由命,見招拆招,隨機應變。」陽頂天道。

「想活嗎?想逃嗎?」萬血宮主問道。

「想。」陽頂天道。

萬血宮主微微一笑道:「你贏了我,又成為我的女婿,所以我對你要好一點。我給你兩個選擇。只要你做到了,我都可以放你離開。

陽頂天沒有絲毫的放鬆,他眼前這個男人是個魔鬼,任何時刻都不能對他放鬆警惕。

「願聞其詳。」陽頂天道。

萬血宮主道:「第一個選擇,我直接放你逃跑,並且給你一隻蝙蝠騎乘。你騎著這隻蝙蝠妖獸,可以從任何一個方向逃走。而這隻蝙蝠在逃跑路線上會毫不保留地配合你,因為這是我的命令。但是,你逃跑的時間僅僅只有半個時辰,半個時辰后我會派出千軍萬馬。甚至自己也會去圍捕你。半個時辰后,不管你在那裡,這隻蝙蝠妖獸都會將你從天上扔下去。」

「那麼,第二個選擇呢?」陽頂天問道。

「第二個選擇。」萬血宮主道:「你費盡千辛萬苦進萬血池修鍊。為的就是想要戰勝秦少白是嗎?」

「是的。」陽頂天道。

「那秦少白,現在修為處於哪個階段?」萬血宮主問道。

「表面上是九星級玄武士。實際上應該已經突破玄武師了。」陽頂天道。

萬血宮主道:「突破玄武師對嗎?那好,我就在萬血宮中挑選一位剛突破不久的玄武師,你和他進行生死決鬥,贏者生,輸者死。如果你能贏這個玄武師,那證明你趕去和秦少白決鬥還有意義。你若是輸了,那就死了,也就不用去了。這就是你的第二個選擇,和初始玄武師生死決鬥,贏者生,輸者死。」

兩個選擇,全部說完了。

第一個選擇,先讓陽頂天逃跑半個時辰,然後萬血宮派人來抓。

第二個選擇,和一個初始級玄武師決鬥,贏了就放陽頂天走。

第第一更如同貓捉老鼠的遊戲一般,充分折磨陽頂天。第二個選擇,是生與死的遊戲。

獨孤傲霜充滿焦急和擔憂望著陽頂天,她真的不知道陽頂天應該選擇哪一個,但是她不想陽頂天選擇第二個。

「我選第二個。」陽頂天忽然道。

「不要。」獨孤傲霜凄聲道,因為第二個是生和死的遊戲。陽頂天和玄武師決鬥,輸了就是死。

陽頂天此時是三星玄武士,距離玄武師,差一階七級。

「你確定要選擇第二個?」萬血宮主道。

「確定。」陽頂天。

「好,我成全你的偉大和固執。」萬血宮主冷笑道:「決鬥在一個時辰后開始,正午之日,殺人見血,最是吉利。」

陽頂天不置以否一笑。

「來人。」萬血宮主起身道。

頓時,從黑暗處用處上十幾名黑袍武士,每一個人都遮住面孔,手持彎刀。

「跟緊陽頂天,只要他不離開萬血山去哪裡都可以,他要做什麼都可以。你們所要做的就是,時時刻刻在他身旁三尺之內。」萬血宮主冷冷下令道:「一個時辰后,將他送到決鬥場去。」

「是1上百名黑袍武士冷聲喝道,聲音整齊木然,只有冷酷,沒有情感。

然後,萬血宮主朝陽垛上十幾個黑袍武士,每一個人的修為都是你的十倍以上,你假如想要逃跑,盡可以試試。距離上決鬥場還有一個時辰。你可以到處遊覽,也可以和獨孤傲霜好好親熱,總之,好好享受你最後的一個時辰吧。」

說罷,萬血宮主轉身離開。

然後,十幾名黑袍武士上前,將陽頂天包圍在中間,不離開他三尺範圍之內。

此時,距離和秦少白的比武決鬥。還有五十五個小時。

******

在十幾名黑袍武士的包圍下,陽頂天和獨孤傲霜漫步在萬血山上。

整個萬血山巨大猙獰,確實沒什麼景色,只是突出一個奇字。還有,就是邪魔道特有的邪異和神秘。

「你為什麼不選擇第一個?為什麼要選擇第二個?為什麼要選擇最危險的。」獨孤傲霜道。

陽頂天笑道:「其實。我不管選擇哪一個都是一樣的。你的父親根本就沒有想過要放我走,他只是在玩我,折磨我,就如同貓抓到老鼠的時候先不會殺死吃掉,而是先玩個盡興,玩那隻老鼠到絕望,之前在囚牢的精神之戰中他已經輸過我一次。你以為他還會放我?」

「那怎麼辦?」獨孤傲霜急道。

「過好我們最後的一個時辰,其他的不要多想。」陽頂天道:「剛才我在萬血池洞穴中,真是九死一生,有沒有興趣再進去玩一趟。」

獨孤傲霜本能地搖頭。這個時候她實在沒有玩的心思。但是見到陽頂天的目光,她還是本能地點點頭。

於是,兩個人從繩子上攀下來,朝萬血池洞穴內走去。

足足幾千米的石道。陽頂天走得很快。因為兩隻強大妖獸的大戰,所以石道內一片狼藉。就算內心擔憂的獨孤傲霜也露出好奇的神色,但是這十幾名黑袍武士卻視若不見,他們的目光緊緊跟隨著陽頂天,對外界的一切完全沒有任何興趣,彷彿機器人一般。

陽頂天越走越快,越走越深。獨孤傲霜跟在後面,不由得露出一絲疑惑,不知道陽頂天究竟想要幹什麼。

中途一處地方,陽頂天將那個美麗的女人藏了起來。心亂如麻的獨孤傲霜沒有發現,而十幾名黑袍武士更是漠不關心路上的一切。

在靠近火魔狂獅領地的時候,獨孤傲霜提醒道:「前面就是火魔狂獅的領地了,沒有萬血令的人只要一靠近就會有危險,火魔狂獅會將我們撕成碎片的。」

「放心,不會有事的。」陽頂天道:「對了,這些蝙蝠血衛,真的如同殺人機器一樣,只會服從命令嗎?沒有自己的情感嗎?」

獨孤傲霜不知道陽頂天為什麼問這個,但還是點了點頭。

在距離萬血池洞穴的大門,也就是火魔狂獅的領地還有一百多米的時候,陽頂天忽然停了下來,拍了拍獨孤傲霜的肩膀道:「你留在這裡。」

「為什麼?」獨孤傲霜道。

「不要問為什麼,照做就可以了。」陽頂天道:「相信我,就這樣做。」

通過這句話就已經表露出陽頂天心懷不軌了,如果是聰明人此時就應該立刻擊殺陽頂天。可是,十幾名黑袍武士彷彿沒有聽見一般,銳利的目光只是緊緊跟隨陽頂天,只要他不脫離他們的視線範圍之內,陽頂天不管做什麼,不管說什麼,他們都不理會,這是萬血宮主的命令。

他們是蝙蝠血衛,以服從萬血宮主的命令為天職。服從,服從,服從,而且是絕對的服從。哪怕是刀山火海,哪怕是地獄深淵。

讓獨孤傲霜站在原地后,陽頂天直接朝萬血池洞穴走去,直接朝火魔狂獅的領地走去。十幾名蝙蝠血衛,也沒有絲毫猶豫,緊緊跟隨。

很快,裡面的火魔狂獅已經發現了這群可能的入侵者,頓時緩緩站起巨大的身軀,目中射出警告和憤怒的光芒,朝著眾人張開了血盆大口。

很顯然,只要侵入他的領地一步,它就會大開殺戒。

忽然,陽頂天猛地加快速度,猛地朝萬血池洞穴衝過去。

「不要1獨孤傲霜驚呼,然後拔腿就跑,快速追了上去。

而十幾名蝙蝠血衛沒有絲毫猶豫,也沒有絲毫急促和慌張,陽頂天速度多快,他們就保持多快。時時刻刻保持和陽頂天三尺距離。

眼看著,陽頂天就要越過了那道大門,就要侵入火魔狂獅的領地。

五米,四米,三米,二米,一米……

「陽頂天,不要1獨孤傲霜驚聲狂呼。

陽頂天猛地一躍,直接沖了過去。獨孤傲霜猛地閉上雙眼。不敢看陽頂天被火魔狂獅活活撕裂的場面。

而且,在她看來,這個慘劇一定會發生,因為陽頂天已經沒有萬血令了。對於沒有萬血令進入的人,火魔狂獅一律格殺勿論。哪怕闖進來的是萬血宮主本人,這個妖獸認令不認人。

火魔狂獅如此強大,只要輕輕一掌,就可以將陽頂天拍成肉泥。

但是很快讓獨孤傲霜驚駭的事情發生了,闖入火魔狂獅領地的陽頂天竟然沒有受到任何攻擊。那隻強大的妖獸儘管朝陽頂天發出一陣陣怒吼,儘管它無比暴怒,但始終沒有發動攻擊。

「怎麼回事?怎麼可能?」獨孤傲霜驚訝。難道是火魔狂獅在和八頭魔蛟一戰之後,性情大變了。

陽頂天繼續往裡面走,走入石門已經超過三尺。

沒有任何猶豫,沒有任何恐懼。第一個蝙蝠血衛直接跟了上來,跨入了石門,侵入了火魔狂獅的領地,就彷彿他完全不知道這回事一般。

「嗷……」火魔狂獅大怒。見到還有人膽敢侵入他的領地?找死。

頓時,它猛地撲上來。爪子狠狠一拍!

蝙蝠血衛拔出彎刀,猛地朝火魔狂獅劈去,果斷狠絕,彷彿前面不是一隻大宗師級強者的妖獸,而是一隻普通的虎豹一般。

「紅1一聲巨響,血霧四濺,第一個蝙蝠血衛,瞬間被拍成肉泥,挫骨揚灰,瞬間消失在眾人眼前。

儘管已經預見了這個畫面,但陽頂天還是被這個血腥的畫面微微震了。

但是,接下來更加震撼,更加驚人的事情發生了。

但是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依舊走進石門,接二連三闖入火魔狂獅的領地。真正完全不知道畏懼是何物,不知道死亡是何物。沒有停頓,沒有慌張,彷彿排隊進圖書館一般,一個接著一個進入。所有人明明都已經見到第一個蝙蝠血衛被拍成肉泥了,但還是選擇排隊上去送死。

火魔狂獅也有些呆了,但是緊接著它更加憤怒了,它感覺到自己受到了藐視。

「嗷……」再一聲怒吼,又猛地一掌拍下。

第二個蝙蝠血衛拔出彎刀抵擋,和第一個血衛的動作一模一樣。然後,結果也一模一樣,直接被拍成了肉泥。

接著是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

每一個人的動作都一樣,就彷彿是同一個人一般。拔出彎刀,如同螳臂當車一般,緊接著被火魔狂獅一掌拍成了肉泥。

就這樣,每一個人有秩序地,排隊上前送死。

不但陽頂天和獨孤傲霜驚訝無言,就連火魔狂獅也有些呆住了,當最後一個蝙蝠血衛走進的時候,它舉起的爪子還稍稍有些顫抖,它明明是殺人如麻的,但是這一掌竟然也有些拍不下去。

「哼,只不過是愚蠢的人類罷了,殺光才好。」火魔狂獅怒吼一聲,然後猛地一掌拍下。

最後一個蝙蝠血衛,被拍成了肉泥。

前後不到三分鐘,十幾名強大的蝙蝠血衛死得乾乾淨淨。被陽頂天用一種非常簡單的方式殺得乾乾淨淨,但是此時陽頂天的心中,沒有任何歡喜,只有悲哀還有一些震撼。

沒錯,陽頂天答應了萬血宮主選擇第二個,和初始玄武師決鬥。他是守諾之人,但他絕不迂腐。他對萬血宮主非常了解,且不說三星玄武士的陽頂天能不能戰勝初始玄武師,就算陽頂天最後能夠獲勝,萬血宮主也絕對不會守諾放掉他的。

和守諾的人講信義,但是和食言的人還要講信義,那就是不是高尚,而是愚蠢了。

所以,陽頂天從來沒有要選擇哪一個。他唯一想的,就是想辦法逃脫。

此時,距離和秦少白的比武決鬥,還有五十三小時。

******

殺完人後,火魔狂獅直接轉身回到自己的大床上,轉身背對陽頂天。就好像自己沒有見到陽頂天一樣。

陽頂天也不去看火魔狂獅,從裡面走了出來,在跨出石門的時候,火魔狂獅身體趴了下來,緩緩閉上眼睛假寐。

陽頂天上前牽著獨孤傲霜的手,她的手一片冰涼。

「我們走吧。」陽頂天道。

獨孤傲霜不敢置信地望向陽頂天,道:「火魔狂獅為什麼不殺你?」

陽垛是我們之間的秘密。走吧,我等下還有事情需要你。」

然後,陽頂天牽著獨孤傲霜的手往前走。獨孤傲霜彷彿還沒有從之前的震驚恢復過來,只是木然地跟著陽頂天往前走,複雜的目光不時朝陽頂天望來。因為她是萬血宮的人,因為剛才陽頂天弄死的也是萬血宮的人。

所以,她此時的內心的情緒。真的是紛亂如麻。

很快,陽頂天拉著獨孤傲霜來到那個藏獨孤鳳舞的地方停了下來,望著她的雙眼,道:「霜兒,接下來不管見到什麼,你都不要驚詫,也不要懷疑我什麼。好嗎?」

獨孤傲霜儘管心中不解,但依舊乖巧地點了點頭。

陽頂天走到拐角處,搬開遮擋的局勢。頓時一股迷人的體香蔓延開來,露出了那個絕世美人的半裸胴體。她的身上。只是簡單裹著一條內裙,然後蓋著一件衣服。大部分雪白迷人的軀體,全部露在外面。

「姐姐?」獨孤傲霜一聲驚呼,頓時撲了上去。

獨孤傲霜上前將玉人扶起。見到她絕美的臉蛋上慘白無血色,嘴角還有血跡。頓時朝陽頂天道:「陽頂天,你,你對她做了什麼?」

陽頂天道:「我什麼都沒有做。」

獨孤傲霜道:「那她為什麼會這樣?」

陽頂天解釋道:「幾個時辰前,火魔狂獅離開洞穴和八頭魔蛟戰成一團后,我進入了洞穴,跳進萬血池修鍊。但是我沒有想到,我進入萬血池第四層的時候,發現了一個渾身赤裸的女人,她就是獨孤鳳舞,那個時候她正閉目修鍊,沒有任何反應。我的修鍊結束后,立刻便要離開萬血池。但就在這個時候,她忽然醒來第一時間發現了我,想要殺我。但是自己卻走火入魔,昏厥過去……」

然後,陽頂天對當時的情形娓娓道來。

「她會不會死?」獨孤傲霜問道。

「不會,她的玄脈受創,我已經第一時間給她服用了最好的丹藥,比我所服用的丹藥都要好,相信過一段時間,她就會沒事的。」陽頂天道,他確實沒有撒謊,他把寧寧給他的六品聖靈丹讓獨孤鳳舞服下了,這顆丹藥哪怕陽頂天受傷最重的時候,也沒有吃掉。

獨孤傲霜猶豫了很久,還是忍不住問道:「那你有沒有對她做什麼?為什麼她是渾身赤裸的,我沒有聽說過進萬血池修鍊是要脫衣服的。而且她如此的美麗,天下沒有任何男人可以抵擋她的誘惑。」

「我什麼都沒有做,萬血池前面三層是不用脫衣服,但是進了第四層,就算穿著衣衫,所有身外之物都會瞬間灰飛煙滅,所以在萬血池第四層是一定全裸的。」陽頂天道:「而且令姐心狠手辣,儘管美麗無雙,但我一直敬而遠之。」

獨孤傲霜低頭片刻后,柔聲道:」我相信你1

接著,獨孤傲霜開始細心地整理獨孤風舞身上的衣衫,陽頂天當時穿得非常胡亂匆忙,所以霜兒還要將有些衣衫脫下來之後,再重新穿上。

陽頂天趕緊轉過身去。

很快,獨孤傲霜將她姐姐的衣衫全部脫得乾乾淨淨,有意無意間還是偷偷地檢查了獨孤鳳舞的全身。

「礙…」忽然,獨孤傲霜一聲驚呼,顫聲道:「陽頂天,你,你還說沒有做什麼,你怎麼可以這樣……」

陽頂天大驚,不由得道:「我怎麼了?」

「你還說沒有對我姐姐做什麼,你自己看。」獨孤傲霜哭聲道。

陽頂天轉過身,入目的是極度鮮艷,極度誘惑的場面。

獨孤傲霜將那個她姐姐脫得乾乾淨淨,然後將兩條美腿大大分開。獨孤鳳舞最最私密的地方,以最徹底的姿勢完全展露在陽頂天的面前,粉紅雪白。沒有一點瑕疵,美麗聖潔到了極點。

然而,也就是在這最美麗無暇的秘處,一道鮮血從身體裡面流了出來,沿著雪白的大腿流到地下。嫣紅的血跡,留在雪白渾圓的大腿上,尤其驚艷,如同畫卷一般。

不過,此時陽頂天哪有時間欣賞這美麗的畫卷。他不可思議地望著一道嫣紅血跡,確確實實是從身體秘處流出來的。

霜兒頓時淚水湧出,不可置信地望著陽頂天道:「你,你怎麼可以做出如此禽獸之事?她可是我的姐姐埃」

這下,陽頂天真的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怎麼會這樣?陽頂天對獨孤鳳舞當然沒有絲毫的侵犯。而其他人更加沒有,因為陽頂天將獨孤鳳舞藏起來的這段時間內,洞穴內沒有其他任何人。而且,遮擋的巨石沒有任何被移動過的痕。

那麼就只有一個解釋,要麼陽頂天抱著她的動作太大,不小心撕扯了她的下身私密處,使得她那一層純潔的膜破損。要麼。就是在火魔狂獅發飆的時候,洞穴內巨石狂崩,碎屍亂飆,其中一塊碎石就那麼巧擊傷了獨孤鳳舞美麗的私密處。使得她下身流血了。

只有這兩種解釋了。

頓時,陽頂天將這兩種可能性說了出來。

「不可能。」獨孤傲霜之前一直表現的單純柔弱,此時多疑偏激的性格也完全顯露出來,她眼珠充血道:「就是你。我姐姐那麼美麗,那麼誘人。你怎麼可能忍得住,在她沒有絲毫反抗能力之下,你肯定玷污了她。」

看著她的眼神,陽頂天知道自己的一切解釋都是徒勞的。獨孤傲霜的生長環境太特殊了,儘管她本性天真善良,但是也完全的偏激固執,一旦認定了某種事情,就再也沒有改變她的想法。

他頓時深深吸一口氣道:「那我就不再解釋了,信不信由你。時間不多了,我們將她穿好衣服,抱到你的小樓中去,然後我們必須立刻離開。因為你背叛了你父親,他肯定不會放過你的。」

「不,我死也不會跟你走的。」獨孤傲霜激烈道:「你快走,你立刻走,我一眼都不想在見到你,你立刻走……」

此時的獨孤傲霜,甚至顯得有些歇斯底里。

陽頂天待欲再勸,不料獨孤傲霜直接從懷中掏出一根白骨哨,作勢放在嘴裡就要用力地吹。

「你立刻走,不然我就吹響哨子,到時候你想走都走不了了。」獨孤傲霜顫聲道。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我依舊會信守承諾,為你找到恢復容顏的東西。不管你身上的鱗片是因為某種劇毒,又或者是本身就是某種特殊的種族,我對你的承諾不會改變,我一定會回來給你一個交代。」

「不,你不用來了,我永遠都不想再見到你。」獨孤傲霜冷聲道。

陽頂天深深彎腰致意道:「那你保重。」

然後,陽頂天脫下自己的衣衫,船上了獨孤鳳舞的衣衫。

獨孤鳳舞穿的是瀟洒的男裝,白色錦袍,黃金絲線,顯得尤其高貴不羈。

她的身高几乎不亞於陽頂天,所以這身衣服穿在陽頂天身上,也顯得非常合身。

借著,陽頂天戴上了獨孤鳳舞那張黃金面具,腰間佩戴上獨孤鳳舞特有的玉佩。

頓時,從表面上看去,已經很難認出陽頂天是假冒的獨孤鳳舞。

陽頂天將自己的夜梟巨劍放進空間指環內,拿起獨孤鳳舞專門的寶劍,飛快地朝洞穴外走去。

望著陽頂天離去的背影,霜兒頓時大聲哭泣,一邊哭泣,一邊為獨孤鳳舞穿上陽頂天的衣衫。

「陽頂天,我恨你。但是我依舊愛你,我趕你走,只是我不願意連累你1

*************

陽頂天剛剛走出洞穴,頓時無數道弓弩瞄準了他,無數武器對準了他。

足足上百名萬血宮的高手,騎在飛行獸上,手持武器,將陽頂天團團包圍。

陽頂天沒有動,只是漠然地站在那裡,微微地抬起頭,高傲不屑地望著面前所有人。

見到出來的竟然是「獨孤鳳舞」,萬血宮所有的高手全部整齊跳下飛行獸,齊齊跪在地下,整個上半身完全貼在地面。可見,獨孤鳳舞在萬血宮的地位是何等的遵從,所有人對她是何等的敬畏。

陽頂天的身高和獨孤鳳舞差不多,船上獨孤鳳舞的衣衫,戴上她的面具,加上萬血宮這群人根本就不敢細看,所以直接把陽頂天當成了獨孤鳳舞。

陽頂天對此熟視無睹,直接走過人群,挑選一隻威風的飛行獸,這是一隻金黃獅鷲。

猛地躍上這隻金黃獅鷲,朝著雲霄城所在的西南方向,展翅高飛。

此時,朝陽升起,圓盤一般的雙日從銷魂江跳起。血紅的銷魂江將雙日也映襯得殷紅如血。

此時,距離和秦少白的比武決鬥,還有五十個小時左右。而此處,距離雲霄城還有近七千里。

金黃獅鷲在銷魂江面越飛越快,背後的巨大的萬血山越來越遠。

「別了,萬血宮。秦少白,我來了,等著我和你決一死戰1

********

ps:這一更七千八百字,兩更合一。

我父親從鄉下來看我,我要陪他老人家出去走走,晚上好好做一桌菜,爺倆好好喝兩口。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