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二十章:驚破獅王膽!目標,逃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般的霧氣在陽頂天的胸口燃燒。頓時,那顆眼淚掛飾若隱若現。露出它美輪美奐的身影。 看到眼淚掛飾的影子,火魔狂獅瞬間如同被雷劈中一般,徹底石化。 不可思議,不敢置信。恐懼,膜拜。惶恐,驚駭...

********

此時的火魔狂獅,正蹲在萬血池的岸邊,對陽頂天怒目而視。即可找到本站

不知道它是什麼時候回來了,和八頭魔蛟的戰鬥結果如何?是它殺掉了八頭魔蛟,還是戰鬥已經被萬血宮的人阻止了。不過此時八頭魔蛟不見身影,整個萬血洞內也沒有任何人,只有這隻傷痕纍纍的火魔狂獅!

之前為了和八頭魔蛟的戰鬥,火魔狂獅進入了狂暴狀態。狂暴之後,便是長長的衰弱期。此時的火魔狂獅,就屬於衰弱期中。

但是,火魔狂獅是否衰弱對陽頂天沒有任何意義。因為不衰弱的火魔狂獅是大宗師級強者,而衰弱了許多倍的火魔狂獅,仍舊接近宗師級強者。只要一爪子,就可以輕易讓陽頂天毀滅。

這是屬於它火魔狂獅的領地,陽頂天這個外人竟然敢闖進來,那是絕對的死路一條。

十幾米高的火魔狂獅對於陽頂天來說,無疑是一個龐然巨物,而且它渾身都冒著可怕的火焰。

火魔狂獅用爪子指了指岸邊的衣衫,然後又指了指陽頂天手臂夾著的**獨孤鳳舞。此時這個她全身都浸在濃濃的血池之中,火魔狂獅看不到她的身體,不過就算能夠看到它也完全不會有興趣的,它只對母獅子有興趣。

陽頂天拿過衣衫,在水中幫獨孤鳳舞穿上。

然後,火魔狂獅指了指獨孤鳳舞,然後又指了指地面。

陽頂天將獨孤鳳舞放在地上。

一切妥當之後,火魔狂獅燈籠一般的雙目爆出一道火一般的厲芒,緩緩張開嘴巴,一顆無比強大的火焰能量在嘴內醞釀,很快就會如同導彈一樣朝陽頂天轟擊!

一旦被擊中。陽頂天絕對是灰飛煙滅,連一寸骨頭都留不下。

而且完全不用像火魔狂獅求情,因為它絕對不會嘴下留情!

見鬼,好不容易逃離了這個女人的魔爪,現在又落入火魔狂獅的火爪,這次突破的代價實在也太大了。

陽頂天不是傻子,他絕對不會直接去抵擋這次可怕的轟擊,因為這完全不可能。這次的轟擊,是宗師級強者的轟擊。是完全不能正面抵擋的。陽頂天所能做的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逃!

逃跑並不丟人,尤其是面對火魔狂獅這樣強大的對手,而且是完全不講道理,無比狂暴的對手!

「砰1陽頂天猛地一轉身。再次扎入深深地萬血池中。

他只能寄希望於萬血池能夠保護他,潛入第一層,第二層,第三,第四層!希望火魔狂獅不能進入萬血池,或許它真的不能進入,因為它的身軀實在太龐大了。而且萬血池應該足夠緩衝化解它可怕的攻擊。

陽頂天快速地穿過了第一層,第二層,來到了萬血池的第三層,很快就要再次進入第四層。

在這裡。火魔狂獅的體型應該就進不來了。至於躲在第四層萬血池后該怎麼逃離萬血洞穴,就不是陽頂天此時該考慮的事情了。

然而,就在陽頂天覺得安全的時候,情況驟變!

陽頂天還沒有進入萬血池第四層。忽然一股無比強大的力量直接將陽頂天托起,猛地將他拽出了萬血池。彷彿一雙無比巨大的手,將他牢牢抓在空中,虛空地抓在空中。

「嗷……」火魔狂獅發出低層的咆哮,它竟然能夠將陽頂天從萬血池中虛空抓起,實在是驚人的強悍。

舉起鋒利的冒火爪子,對準陽頂天的頭顱,猛地抓下!它是可怕的妖獸,殘暴而又狂躁,絕對不會爪下留情!當然,面對螻蟻一般的人類,它只使出了不到一成的能量。

「嗖1陽頂天飛快從空間指環中取出夜梟巨劍,拼盡全力迎戰而上。儘管他知道,自己和火魔狂獅完全是天壤之別,但不戰而亡絕對不是他的風格。

「轟……」一聲巨響,火魔狂獅的爪子猛地拍在夜梟巨劍上,它本以為這支醜陋的巨劍會瞬間變成一團爛泥,因為它的爪子幾乎已經超過了這個世界上絕大部分金屬,更加堅硬,更加鋒利,更別說爪子上還灌輸了玄氣,絕對是無堅不摧的。

但是,事實讓火魔狂獅驚住了。這支醜陋的巨劍安然無恙,反而自己的爪子裂開了一道縫隙。

怎麼可能?完全不可能?

火魔狂獅經歷了無數次戰鬥,它無堅不摧的爪子從來都沒有損傷過,這次面對螻蟻一般的人類,竟然傷了自己的爪子。

當然,陽頂天更加不好受。火魔狂獅爪子砸向夜梟巨劍的時候,他頓時感覺強大的力量就好像一座山一般壓來,手中的夜梟巨劍直接飛了出去,全身一震,一口鮮血狂噴而出。渾身劇痛,尤其雙臂,彷彿瞬間寸寸斷裂,變成了粉末。

當然,這只是他的感覺。但假如夜梟巨劍沒有脫手而飛,那麼陽頂天可就不是雙手粉碎的事情了,而是整個身體都會瞬間粉碎,被壓成一堆肉泥。儘管,這僅僅只是火魔狂獅一成的力量。

利爪受創,火魔狂獅頓時暴怒無比,一聲咆哮。

「轟……」彷彿超聲波武器一般,火魔狂獅的一聲怒吼猛地震出一道刺眼的光芒,直接將堅硬無比的石壁削下一塊十幾萬斤的巨石塊,與此同時地面上的巨石,紛紛崩裂。

這火魔狂獅竟然威猛致斯!陽頂天驚駭地望著這一切。

發怒示威完畢后,火魔狂獅望了一眼自己受傷的爪子,他實在憤怒到了極點。

「沒錯,你僅僅只是一個螻蟻,但是你讓我生氣了,我要用盡全力了,讓你瞬間變成一堆爛泥肉醬才能解我心頭之恨。」火魔狂獅低聲怒道。

然後,它高高舉起利爪,猛地擊下。尖尖的爪子撕裂著空氣,迸出一道藍光,如同一道閃電一般,猛地撕向陽頂天的胸膛。瞬間要讓他化成一堆肉泥。

沒錯,陽頂天此時穿著深海玄衣。但是沒用的,深海玄衣或許可以抵禦住比陽頂天強大十幾級的高手。但是想要擋住一個大宗師級的火魔狂獅太難了,哪怕沒有任何玄氣,單純以無比霸道的力量,火魔狂獅的這一抓都足夠讓陽頂天活活震死。

深海玄衣這種天地至寶,在大宗師級強者面前實在是沒什麼用,哪怕是一個衰弱期的大宗師級強者。

「砰1火魔狂獅的爪尖直接刺中了陽頂天的胸膛。

但是,陽頂天沒有被擊成肉泥。甚至沒有受一點點傷,火魔狂獅的爪尖就按在他的胸膛之上。

不是火魔狂獅爪下留情,而是它被擋住了,但不是被深海玄衣擋住了,而是被另外一件東西擋住了。

「什麼東西?你這裡戴著什麼東西?」火魔狂獅艱難地發出人聲。它儘管已經修鍊了幾百年,但是說人話還是非常困難,距離化成人形當然更加遙遠。

陽頂天頓時想到了淚珠掛飾,臨走之前西門寧寧給她戴上的那個眼淚掛飾。這個東西,或許是西門寧寧最寶貴,也最神秘的一件東西。沒有想到,這個眼淚掛飾竟然如此強大。可以擋住火魔狂獅的驚天一擊。

眼淚掛飾?!

火魔狂獅瘋狂地湧出玄氣,要徹底將陽頂天撕成碎片,火焰一般的霧氣在陽頂天的胸口燃燒。頓時,那顆眼淚掛飾若隱若現。露出它美輪美奐的身影。

看到眼淚掛飾的影子,火魔狂獅瞬間如同被雷劈中一般,徹底石化。

不可思議,不敢置信。恐懼,膜拜。惶恐,驚駭!所有的情緒,全部從它的眼睛中迸射而出。

「我沒有看見,我沒有看見,我沒有看見……我跑去忘記掉,忘記掉……」

忽然,火魔狂獅一聲咆哮,接連喊了十幾遍我沒有看見,而且這幾個字喊得非常清晰。

緊接著,它猛地閉上雙眼,飛快地逃得無影無蹤,一路上橫衝直撞,撞碎無數巨石,直接跑出了萬血池洞穴,離開了自己的領地!

妖獸哪怕放棄自己的生命也絕對不會放棄自己的領地,剛才八頭魔蛟只是在領地外幾十米出現,火魔狂獅就衝出去和它決一死戰。可是現在,火魔狂獅見到了這個眼淚掛飾,竟然連自己的領地都不要,直接逃跑就是不願意見到這件東西。

這個眼淚掛飾究竟是什麼東西?竟然讓一個大宗師級的妖獸落荒而逃,明明見到了,卻拚命要賽究竟有什麼魔力?

陽頂天伸手去感應這個眼淚掛飾,頓時它顯露出形狀。美輪美奐,晶瑩剔透。可是陽頂天沒有感覺到任何能量,只是入手冰涼。

來不及去想這些了,時間緊迫,必須馬上離開這裡了。

陽頂天快速朝外面跑,不過忽然又想到了獨孤鳳舞,不由得朝她躺的地方望去一眼。她依舊昏迷不醒,她的身邊還放著一堆衣物,衣物上還有一塊骨頭雕成的令牌,這應該就是萬血令了,只有持著這個令牌才可以進入萬血池修鍊。

猶豫了片刻,陽頂天上前將她抱起,順便將她所有的衣物全部帶走,飛快地往洞外狂奔。

這幾千米的石洞痛道,此時完全是一片狼藉,每一處都有鮮血,焦黑和裂縫,無數的巨石崩塌,可見剛才火魔狂獅和八頭魔蛟的戰況有多麼激烈。

在石道的中間拐角處,陽頂天看到了火魔狂獅,它正伏在地上,蜷縮成一團,不斷地念道:「我什麼都沒有看見,我什麼都沒有看見,我要忘記,我要忘記……」

此時的它,甚至連陽頂天的靠近都沒有感覺到。

「喂。」陽頂天道。

火魔狂獅猛地站起轉身,瞬間將石洞頂裂,無數巨石掉落砸在它的身上,但是它毫無感覺,望著陽頂天艱難用人語急迫道:「你快走,快走,快走,不要讓我見到你,快快快……」

陽頂天道:「我想拜託你,不要將你見到的說出來。」

「我什麼都沒有看見,什麼都沒有看見。我死也不會說,死也不會說……」火魔狂獅自語道。

陽頂天點?點頭,繼續抱著獨孤鳳舞朝洞穴外面跑。

此時。距離和秦少白的生死決鬥,五十八個小時。

*******

很快,陽頂天離開了巨大的洞穴,然後抓著一根繩索便要攀上去。

不過,忽然陽頂天的動作停了下來。因為他感覺到一股不正常,沒錯,是不正常。剛才火魔狂獅和八頭魔蛟的一場大戰可謂是驚天動地,儘管間隔很遠,但萬血宮的人又怎麼可能不會發現。怎麼可能不做出半點反應。

而此時,整個石道上沒有半個人影,甚至整個萬血山的背面都沒有一個人影,這明顯不正常?

難道萬血宮對火魔狂獅和八頭魔蛟的大戰毫不關心,這不可能!

於是。陽頂天抱著那個半裸的獨孤鳳舞重新走進石洞深處幾百米,在一個隱秘的地方將她暫時先藏起來,然後將衣衫蓋在她的身上,稍稍猶豫后把萬血令從她的衣衫裡面拿出,揣進自己的懷裡。

做完這一切后,陽頂天重新出去,抓著繩子往上攀。

攀爬了上千米。然後又七拐八繞,來到了獨孤傲霜的小樓,剛剛踏進一步,陽頂天便停了下來。

按說。獨孤傲霜此時應該非常著急,應該在外面的院子等的,可此時的院子空空如也。

小樓裡面倒是亮著燈火。

「已經過去大半天了,陽頂天還沒有來。他要麼是死了,要麼是跑了。不會來了。」忽然一道聲音傳入陽頂天的耳內,使得他身形一震,從內到外感覺到一股寒冷,這是萬血宮主獨孤逍的聲音,那個魔鬼的聲音。

然後,通過窗戶看到一個人影抽出一支利劍,橫在一個女子的脖子上,這女子曲線婀娜動人,正是獨孤傲霜。

「你是我的女兒,但是你背叛了萬血宮,你為了一個名門大宗的人背叛了你的父親,所以你必須死。」萬血宮主淡淡道:「當然,也正因為你是我的女兒,在殺掉你清理門戶之前,我心生憐憫同意你見他最後一眼再死。可是,他沒有來,也不會來了,所以你安心死吧。」

難怪整個石道上沒有一個人看守,原來萬血宮主在這裡等著陽頂天。此處上天無路,下地無門。

陽頂天若死在萬血洞穴中也還罷了,如果或者想要逃出去,只能再來找獨孤傲霜幫忙,所以萬血宮主就在這裡守株待兔。

頓時間,陽頂天陷入兩個抉擇。。

第一個選擇,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直接轉身走開。能不能逃掉先不說,至少不要直接闖進萬血宮主的魔爪中。儘管陽頂天答應過獨孤傲霜,只要不死,就一定會再來找她。

第二個選擇,履行對獨孤傲霜的承諾,無視萬血宮主的恐怖,走進小樓,再次落入他的魔爪。

陽頂天心中一陣嘆息,然後朝著裡面道:「扔一件衣衫出來,我全身都光溜溜的,非常不雅。」

他做了第二個選擇!而且,其實以獨孤逍的修為,在陽頂天走出洞穴的那一瞬間,就被他發現了。

「礙…」裡面獨孤傲霜一聲驚呼,然後猛地便要衝出來。

「你真的回來了?你幹嘛要回來?你快跑,快跑,跑得越遠越好。」獨孤傲霜朝著陽頂天尖聲喊道。

「給我拿一件衣服。」陽頂天再次道。

獨孤傲霜頓時大哭出聲,然後轉身去給陽頂天找衣衫,她內心知道此時陽頂天想要從她父親眼皮地下逃走已經完全不可能了。

緊接著,獨孤傲霜拿著衣衫走了出來,陽頂天發現她此時臉上蒙著面紗,只讓人看到她蠻腰誘惑的身軀曲線。

「怎麼辦?怎麼辦?」獨孤傲霜低聲哭道:「你這個傻子,你來到這裡明明看到我父親在為何還不跑?」

「他的劍橫在你的脖子上。」陽頂天道。

「他只是做戲給你看,我畢竟是他女兒,他不見得真的會下手。」獨孤傲霜道:「而假如他真的要殺我,就算你出現,他也依舊會下手。」

「就算我不出聲,又哪裡能夠逃脫我距離你的小樓還有上千米,他就已經發現我了。」陽頂天道:「你父親之所以在這裡等我,是因為在武力上他完全沒有把我放在眼裡,他知道就算我能活著走出萬血池洞穴,沒有你的幫助我也絕對無法逃出萬血山。」

「那現在怎麼辦?」獨孤傲霜道:「要不這樣,不管他提什麼條件你都先答應,完全妥協保住性命,等待獨孤鳳舞回來,我們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獨孤鳳舞?陽頂天頓時想起那具**誘惑的**,不過這個女人更加不能指望了,她醒過來的地一瞬間,保證就是拔劍殺人。

陽頂天無可無不可地點了點頭,穿好衣衫之後,朝裡面走去。

接下來,陽頂天需要做的就是,在最短的時間內,逃脫獨孤逍的魔爪,掏出萬血宮,返回雲霄城。

他沒有把握,但是他一定要做到!

儘管他身上有最終的秘密武器,就是讓火魔狂獅聞風喪膽的眼淚掛飾,面對獨孤逍應該也有絕對的作用。但除非獨孤逍馬上就要殺了他,否則陽頂天絕對不會去用。

距離和秦少白的決鬥,還有五十七小時左右。此地距離雲霄城,足足七千里左右。

必須在三四個小時內,逃離萬血宮!

*****

ps:第二更五千字送上,感謝諸位兄弟的月票和支持。關於年度作品票,糕點覺得自己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所以不敢有什麼奢望。不過,願意投給我的兄弟,也非常歡迎和感激。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