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一十五章:精神戰!拜堂成親!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是從石洞中出去,還是離開萬血宮回雲霄城?」獨孤逍道。 「離開萬血宮,回雲霄城。」陽頂天道。 「可是,你已經是雲霄城的恥辱了,那邊已經沒有你的立足之地了,怎麼辦?」獨孤逍道...

一秒記住,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PS:第一更六千多字送上,這一章有陽頂天和獨孤逍的精神戰,所以信息量大,假假真真。※ WWW.WXG.COM※書友們看的時候稍稍認真一些,不要沒有看完,就罵我虐啊!

我或許寫文或許會有虐,但從不寫悲劇!

然後,拜求一下月票啊!我不寫悲劇,但不要讓我成為悲劇埃

********

接著,獨孤逍道:「你就先安心住在這裡一段時間,十幾天後再正式成親。」

「十幾天後?」頓時,陽頂天完全驚呆了,六天後就是和秦少白決鬥的日子,獨孤逍竟然說十幾天後成親,那就什麼都晚了,什麼都完蛋了。

借著,獨孤逍溫和道:「當然,我個人是願意相信你的。只不過萬一你是和我的女兒假成親,利用她進入萬血池修鍊,然後趁機逃離萬血宮,那我豈不是成為一個巨大的笑柄了?所以等到十天之後雲霄城的局面徹底完蛋了,你再和傲霜成親,這樣對我們雙方都好。」

接著,獨孤逍起身朝外面走肉十幾天內,你就在這間石室內呆著吧,等著成親。」

獨孤逍離開之後,石室的厚厚大門禁閉。

「礙…」陽頂天猛地一聲怒吼,一拳砸向邊上的石壁,頓時鮮血淋漓,石壁崩裂一塊。

這個該死的獨孤逍,這個該死的大魔頭,竟然如此狡詐,絲毫不上當。

一陣發怒之後,陽頂天冷靜下來,絕不能這樣束手待斃,一定要想辦法出去。

於是,陽頂天開始觀察這石室內,牆壁本身就是石山。完全厚到了極限,想要鑿通是不可能的。門是的金屬門,自己的夜梟怪刃應該可以割開,不過外面肯定有守衛,而且修為肯定比自己高。

陽頂天正絞盡腦汁想要出去時,忽然石室內冒出一團無色無味的東西,陽頂天感覺到不妙,立刻屏住呼吸,但依舊沒有用。這種葯氣直接從皮膚滲透了進入。

頓時,陽頂天的腦子開始昏昏沉沉,眼睛開始迷離,步伐開始搖擺,陽頂天用盡了全身的玄氣和意志去抵抗這種藥物。但依舊昏迷過去。

……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反正陽頂天再次醒來的時候,肚子已經餓得厲害,而且非常的口渴,應該已經昏迷超過了十二個小時。

醒來之後,鐵門上打開一個小洞,然後塞進來一份飯菜。倒是非常豐盛,還有酒水。

陽頂天飢腸轆轆,頓時拿過來將飯菜還有酒水吃得乾乾淨淨。

剛剛吃飽之後,房間內又毛冒出了一團無色無味的葯霧。陽頂天再次昏迷過去。

就這樣,獨孤逍把陽頂天關在石牢之中不聞不問,不過每天三頓飯都會固定送來。陽頂天吃完飯後,石洞內就會釋放出一種氣息。瞬間讓陽頂天昏昏欲睡。

就這樣,陽頂天每天吃了睡。睡了吃。沒有人管,沒有人理會。

三頓飯,就是一天!

一天過去了。

兩天過去了。

三天過去了。

……

陽頂天想盡了一切辦法,都沒法從這個石洞中出去,因為他實在無法抵擋那種神秘的藥物。

陽頂天真的要瘋了,他來到這個世界后遭受過各種痛苦,但是從未遭受過如此可怕的折磨。這個獨孤逍,真是一個魔鬼,他不從肉體上折磨你,而是徹底從精神上,從心靈上折磨你。

陽頂天要急瘋了,因為和秦少白的比武決鬥之日馬上就要到了,他用盡了所有的力量,都無法砸開石門,反而讓自己四肢都鮮血淋漓,血肉模糊。

……

終於,六天過去了!

這六天沒有一個人和陽頂天見面,沒有一個人和他說話,甚至每一頓飯都是從石門小洞中推進來的。

和秦少白的決鬥之日過去了,比武決鬥中,陽頂天沒有出現。秦少白等人的得意,西門焰焰,西門寧寧,西門夫人,西門烈等人該是何等的失望。

現在,整個西北大陸肯定都在流傳陽頂天的膽怯和懦弱,無恥和卑劣。陽頂天靠卑劣手段姦淫西門夫人,用陰陽噬玄大法竊取玄氣而獲得突破的謠言會被認定為事實。陽頂天和西門夫人會徹底被釘在亂倫的恥辱柱上。

第六天,石門終於打開,一道人影走了進來。

陽頂天本來躺在地上,此時猛地站起。

來的人是獨孤逍,邪魔道的大魔頭獨孤逍。

「六天過去了,你和秦少白的決鬥之日過去了,你沒有出現,後果有多嚴重,你心裡應該很清楚吧。」獨孤逍道:「放心,我在雲霄城的細作很快就會將詳細的消息傳來的,幾天後,雲霄城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就會徹底知道了。」

陽頂天沉默不語。

「看來和折磨得不夠埃」獨孤逍道:「沒有跪下來求我,沒有痛哭流涕,意志力果然很堅強。」

陽頂天依舊沒有說話。

「想出去嗎?」獨孤逍道。

「想。」陽頂天道。

「是從石洞中出去,還是離開萬血宮回雲霄城?」獨孤逍道。

「離開萬血宮,回雲霄城。」陽頂天道。

「可是,你已經是雲霄城的恥辱了,那邊已經沒有你的立足之地了,怎麼辦?」獨孤逍道。

陽頂天道:「那就是我的事情了。」

「給你一個選擇,答應我,就放你出去。」獨孤逍道。

「您說。」陽頂天道。

「拜我為師,成為萬血宮的人,我會全力培養你,如何?」獨孤逍道:「只要你立誓,和西門無涯徹底決裂,我就放你出去。」

陽頂天冷冷一笑,沒有回答。反正自己的伎倆已經被獨孤逍看穿了,他也不用演戲了。

「行,看來你可憐的意志還在。還需要關你幾日。」獨孤逍道:「我三天後再來,帶著雲霄城的消息來。」

說罷,獨孤逍走了出去,將石門關閉。

陽頂天知道,他和獨孤逍的決鬥開始了,這不是武力的決鬥,而是精神和意志的決鬥。誰先妥協,誰就是輸了。當然,獨孤逍隨時可以殺人。但是只要他殺了陽頂天,那他獨孤逍就是輸了。

……

接下來幾天內,陽頂天又恢復了之前的日子。

吃過了睡,睡醒了再吃。儘管他不想睡,但是那種霸道的氣霧過來。直接滲透他的全身,讓他直接睡著過去,陷入深深的夢境之中。

不過就算在睡夢中,他接連做了無數次噩夢,夢到了西門焰焰,夢到了西門夫人,夢到了西門寧寧。夢境一次比一次可怕。

一天……

兩天……

三天……

終於,三天過去了。

這一天,陽頂天拚命撐著不睡覺,等著獨孤逍的到來。等他告訴自己雲霄城的事情。

但是,這一天獨孤逍並沒有來。

又過了一天。

兩天……

不知道多少天過去了,每天吃了睡,睡了吃。

噩夢一次比一次可怕。一次比一次凄厲,但陽頂天就是不知道雲霄城怎麼樣了。不知道他所關心的人到底怎麼樣了。

沒錯,獨孤逍是一個魔鬼,他在折磨陽頂天,他明明已經知道了雲霄城的事情,卻不告訴陽頂天。就彷彿一個重犯,覺得自己會叛死刑,又覺得可能不會叛死刑,可是法官就是不宣判,一天又一天吊著犯人,折磨著這個犯人。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吃了無數頓了,睡了無數次了,做了無數次夢了。

真的不知道多少天過去了。

「……」終於,石門再次被打開。

獨孤逍終於再次走了進來。

******

陽頂天無力地從地上爬起,此時他足足瘦掉了十幾斤,一身的污垢,臉上的鬍鬚也足足有兩寸長,真的是不知道過去了多少日子。

「抱歉,一下子將你遺忘了,之前說好三天後過來看你,沒有想到十天後才來看你,距離你來萬血宮時間已經過去大半個月了……」獨孤逍來到陽頂天的面前坐下,道:「想知道雲霄城發生了什麼事情?想知道西門焰焰怎麼了嗎?」

陽頂天無力地點了點頭。

獨孤逍笑道:「決鬥日你沒有出現,西門焰焰被判有罪,雲霄城完了,西門焰焰完了,西門夫人完了,西門烈完了,西門寧寧完了。你成為了天下的恥辱,西門夫人也被釘在亂論的恥辱柱上。」

頓時,陽頂天如同雷擊一般,呆立不動。

「她們具體的命運,我說了你不信,所以我抓了一個你熟悉的人來告訴你,這樣你才會相信。」獨孤逍道。

然後,他輕輕拍了拍手。

頓時,一個綠色的俏影沖了進來,竟然是綠兒,焰焰的貼身侍女綠兒。

見到陽頂天,綠兒瘋一般地衝過來,鋒利的指甲直接抓上陽頂天的面孔,狠狠抓出十道血痕,厲聲道:「陽頂天,你這個混蛋,你這個混蛋?決鬥之日,你為什麼不出現,為什麼不出現?」

陽頂天猛地將綠兒身軀抱住,綠兒渾身冰涼,瘦弱的身體澀澀發抖,捧起她的臉蛋,憔悴而又瘦弱,彷彿經歷了無數次磨難。

「綠兒,焰焰怎麼樣?寧寧姐怎麼樣?西門烈大哥怎麼樣?夫人怎麼樣?」陽頂天顫抖著問道。

「還能怎麼樣?還能怎麼樣?」綠兒大哭道:「西門烈為救小姐,帶領黑血騎軍攻城,但是因為你和夫人的謠言醜聞,所以黑血騎軍士氣低落,他們大敗,西門烈大少爺受傷遠遁。」

「寧寧小姐召喚萬獸過來攻城,但是最後玄氣耗盡,從飄靈鰩摔落下來,萬獸失去控制瘋狂踐踏,已經找不到她的身影,只剩下一條粉碎的裙子了。」

「小姐本來要自殺的,但是秦少白以夫人的性命相威脅,所以被逼著要嫁給秦懷玉那個混蛋了,下個月成親。夫人受辱,身敗名裂,本來是要自殺的。但是秦少白以小姐的命威脅,所以她現在已經被他們囚禁起來了。」

「礙…」陽頂天咬牙出血,猛地一聲狂吼,一口鮮血噴出,瞬間昏厥過去。

在獨孤逍的玄氣注入,陽頂天很快清醒了過來。

獨孤逍道:「陽頂天,想出去嗎?想獲得自由嗎?想報仇嗎?」

陽頂天點了點頭。

「好,答應我一個條件,我放你出去。我讓你變得無比強大,我讓你殺了秦少白,殺了秦懷玉,殺盡西北秦家,殺了楊岩。殺盡你所有的仇人,打敗東方冰凌,整個萬血池你想什麼時候用就什麼時候用,我萬血宮傾盡所有培養你。」獨孤逍道:「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成為我獨孤逍的女婿。」

陽頂天已經失去了任何反應,只是點頭道:「我答應,我什麼都答應。」

「這意味著你徹底成為邪魔道的人。徹底和天道盟劃清界限,徹底和西門無涯,和東方涅滅劃清界限。」獨孤逍冷道。

陽頂天依舊只是木然地點頭道:「接受,我什麼都接受。」

綠兒在邊上憤怒道:「陽頂天。你這個混蛋,你這個混蛋,小姐真是瞎了眼睛1

然後,她猛地衝上來。便要用指甲抓破陽頂天的臉。

獨孤逍一把將綠兒抓住,朝陽頂天道:「很好。為了表示你的決心,納一個投名狀吧。」

「投名狀?什麼投名狀?」陽頂天道。

獨孤逍拔出利劍遞給陽頂天道:「眼前這個女孩是西門焰焰的貼身侍女,你殺了她,表示你和天道盟決裂的決心。」

「礙…」頓時,綠兒發出一聲驚呼。

「什麼?」陽頂天頓時一陣驚愕。

獨孤逍道:「不殺她,就代表著你和天道盟決裂的意志不夠。我是絕對不會培養一條隨時可能背叛的狼。所以,不殺她,你就死1

陽頂天接過了劍,雙手開始顫抖,面孔開始發白,目光湧出無比複雜的光芒。

然後他舉起利劍,對準前面的女孩,猛地斬下!

「礙…」一聲慘呼,鮮血飆射,眼前女孩,香消玉損。

獨孤逍嘴角露出一道邪異的微笑,道:「很好,那一個時辰后,立刻拜堂成親。」

說罷,獨孤逍拖著綠兒的屍體走出石室,嘴角再次露出邪異得意的笑容。

這一場和陽頂天意志精神的決戰,他勝利了!他收服任何人才,先要徹底的折磨,從心靈和精神上徹底的折磨,折磨之後的人才,才會徹底的服從和畏懼,就如同熬鷹一樣。

「哼哼?什麼意志堅強,什麼精神強大,依舊是螻蟻一隻。」獨孤逍冷笑道。

……

獨孤逍走了之後,時陽頂天忽然睜開雙眼,迷離和絕望的眼神不見了,清冷中帶著嘲諷。

「師傅,距離我進萬血宮被關進石洞,已經過去多久時間了?」陽頂天在心中暗問道。

「按照你們的地球時間,已經過去了七十二個小時了。」東方涅滅道。

七十二個小時?明明覺得是過去了十八天,為什麼會是三天。

沒錯,是七十二個小時。

萬血宮用一種邪術和藥物,讓人進食之後立刻睡覺,進入長長的夢境,給人感覺彷彿睡了七八個小時,實際上僅僅只是一個多小時而已。然後在這一個小時內,他們用玄氣直接消耗掉陽頂天剛剛吃進去的食物,讓他醒來后再次感覺到飢餓,於是再次進食。

這樣吃了睡,睡了吃。

三頓飯是一天時間,以這樣的方式進行計時,明明只過了三天,卻以為已經過了大半個月。

而且這三天內,陽頂天大部分都在睡覺,在不同的夢境中。人睡幾十分鐘所做的夢往往覺得有幾個小時那麼長,所以在三天的睡眠中,陽頂天在夢境中確實覺得過了大半個月。

至於身體變得消瘦還有長出幾寸的鬍子,對於萬血宮來說更加是小菜一碟了。

獨孤逍對陽頂天進行這種精神折磨,就是為了先讓陽頂天絕望,然後徹底投入邪魔道的懷抱。

在萬血宮的這種邪術之下,所有人的精神都會奔潰,所有人都會投降。萬血宮對很多高手都用過這種邪術,無一失敗。也沒有一人能夠發現,唯獨陽頂天是例外。因為他的腦子裡面,還有一個師傅的靈魂。

至於陽頂天所殺的那個綠兒,當然是假的,只是用一種非常高明的易容術而已。

這一關的精神之戰,陽頂天已經度過去了。現在剩下來的,就是如何成功進入萬血池修鍊,然後逃離萬血宮。

此時,距離和秦少白的決鬥。還有三天之間。

這很難,但陽頂天必須做到。

*****

十幾分鐘后,十幾名侍女走進陽頂天的石屋,為陽頂天洗澡剪髮換衣打扮。這十幾名侍女,每個人都身段妖嬈。面目姣好,不過走進石屋的時候,這些侍女紛紛捂住鼻子,因為這裡面的味道不太好聞,這些女孩面目上紛紛露出嫌棄的表情,不過卻沒有太大惡意。

「二姑爺,勞駕您起來。奴婢們幫您洗漱了。」一個穿著紅色裙裝的少女嬌聲道,微微皺著眉頭。

陽頂天裝著木然地站起來,任由這些女孩將自己的衣衫脫荊

「礙…」等到陽頂天下身脫盡的時候,侍女們微微發出一聲低呼。驚嘆陽頂天的本錢。

「我們的二小姐終於嫁出去了,而且還嫁了一個本錢那麼雄厚的姑爺,以後可有得幸福了。」一個綠衣嬌俏侍女低聲道。

「小浪貨,要不要將你分去給二小姐做丫鬟。讓你分享分享礙…」紅衣侍女調笑道。

「你才要分享這個大獃貨,把裙子掀開。我看看你這個小浪蹄子下面濕了沒有?」綠衣侍女嬌聲反駁,然後竟然真的去掀紅衣侍女的裙子,頓時露出雪白的修長美腿,還有透明的絲綢小內褲,下腹三角地帶朦朧黑漆漆的一團,誘惑之極。

「礙…,你要死了……」紅衣侍女一聲驚呼,便去撕那名綠衣女孩的裙子,頓時露出雪白的酥胸。

兩個女孩頓時戰成一團,十幾名少女分成兩幫,戰成一團,片刻時間,大多數女孩的衣衫都被撕扯掉許多,露出酥胸玉股,美腿粉胯,活色生香,美不勝收。

只有陽頂天注意到,這些女孩在互相撕扯衣衫的時候,有一個紫衣女孩的眼角始終盯著陽頂天的下身。當然,她不是好色,而是在觀察陽頂天有沒有性慾反應。

只要是正常男人,面對這樣香艷的情景,絕對沒有一個人可以忍得住不豎起旗杆。但是陽頂天此時扮演的是不正常的男人,已經被折磨了半年多,整個精神已經徹底崩潰的男人,所以不管眼前發生什麼事情,他都不會怎麼在意的。

果然,陽頂天對眼前一些香艷性感的情景置若罔聞。不過漸漸地,他的目光稍稍注意到了這邊香艷的情景,然後稍稍起了一些反應。

紫衣女孩微微低下頭,不再去看陽頂天,她判斷陽頂天確實已經真正崩潰了。

緊接著,陽頂天裝著如同牽線木偶一樣,被拉去沐浴,刮鬍子,剪頭髮,換上了紅色的長袍,最後被十幾個女孩擁著往外走。

「新郎來咯,新郎來咯……」

一路上百轉千繞,不知道進過了多少石洞石道。陽頂天發現,萬血宮完全是在山腹之中開鑿出來的,而且非常巨大,真的不知道有多少間石室。

一開始石道還比較狹窄,兩邊的石室也很粗糙,也沒有什麼人。

漸漸盤旋往上的時候,石道越開越寬,最後甚至有十米寬左右,兩邊的石室也越來越精緻,石道兩邊的人也越來越多,不過陽頂天此時扮演的是精神崩潰的人,不能細看這些人,這群人裡面有許多絕頂高手,只要陽頂天目光有異樣,很容易被看出破綻。不過,陽頂天耳內還是聽到了一些聲音。

「二小姐終於嫁出去了,不容易礙…」

「沒錯,二小姐終於在臨死前,做了新娘。」

「都是同樣父母,大小姐貌若天仙,二小姐卻,這上天也未免太不公平了吧。」

……

「吉時已近,新郎新娘就位。」

忽然,一道渾厚的聲音。

原來,已經到了萬血宮的頂部了。

萬血宮的頂部,是真正的瓊樓玉宇,雕欄玉砌。幾十棟樓宇,還有三個廣場,完全建在幾千米高的山頂巨大裂縫之內。所以,整個園林完全是懸空在兩萬米高的山體之內,真不知道這個巨大的縫隙是天生的,還是人力開鑿出來的,總之完全是真正的鬼斧神工。

萬米之下,就是紅光盈盈的銷魂將,萬血宮這是真正的易守難攻,就算百萬大軍前來,也無可奈何。和雲霄城比起來,萬血宮的建築難度,驚奇度,遠勝之。

緊接著,陽頂天目光便要飛快掃過樓宇大殿內的眾人。很顯然,萬血宮的絕頂高手全部在這裡面了。

但是,所有燈光忽然一滅,整個樓宇大殿徹底陷入黑暗之中,完全伸手不見五指,明知道大殿內足足有上千人,卻完全看不見,氣氛頓時變得詭異起來。

然後,一股香風襲來。

「新娘芳駕到。」一個男子大聲喊道。

此時,距離和秦少白的決鬥,還有六十九小時。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