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一十三章:魔蛇到手!進萬血宮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陽頂天對準那驚天的劍芒,猛地一劍劈去。 就在這時,獨孤鳳舞美眸一變,道:「你叫燕南天?」 陽頂天微微一愕,這是他對霜兒說出的假名啊,獨孤鳳舞現在竟然就知道了。 陽頂天點了點頭...

接下來,毒手魔屍就彷彿一個吸過毒的癮君子一般,發出各種興奮驚駭的怪叫,只不過這種尖叫在陽頂天耳朵中,完全是一種折磨。這毒手魔屍對天下奇毒的變態狂熱,真的是遠遠超乎了他的想象。

可以說,如果噬魂玄氣是極度致命的話,這個變態歐陽倫早就一口將毒吞進肚子

毒手魔屍足足興奮尖叫了十幾分鐘,才漸漸停了下來。

陽頂天開口道:「歐陽前輩,這個劇毒,你沒有見過,也根本不知道是什麼吧?」

「這個毒,我確實沒有見過……」毒手魔屍歐陽倫道:「我卻是不知道這是什麼毒。」

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口氣中充滿了沮喪和懊惱,但是有帶著巨大的興奮,這真是一個無比矛盾的人。

對於這個結果,陽頂天並不意外,頓時笑道:「那這次賭約就算是我贏……」

「我知道了,這是噬魂玄氣……」忽然,毒手魔屍歐陽倫興奮怪叫道:「天哪,竟然是噬魂玄氣,幾百年了,天下第一邪惡玄氣竟然再次降臨世間,天下要大亂了……」

這下輪到陽頂天大驚了,這毒手魔屍竟然知道這是噬魂玄氣。確實如同他所說,這噬魂玄氣已經消失數百年了,世人幾乎已經無人知道這種邪惡玄氣了。

「那前輩可有解毒之法?」陽頂天充滿期待激動道。

假如毒手魔屍回答有陽頂天這個賭約就算是輸了,但陽頂天還是希望他有法子。

頓時,泥潭之下陷入了沉默,良久后,毒手魔屍道:「我沒有,噬魂玄氣無解。」

陽頂天心中一涼。頓時無比失望。

毒手魔屍道:「我不能解開,那這個賭約你就算贏了,但是你為何看起來還那麼不高興。難道,你有親近之人中了這噬魂玄氣?」

「沒錯,是我最親近之人。」陽頂天緩緩道,接著他收拾心情道:「魔屍前輩,你輸了,所以請您履行承諾,把萬毒魔蛇給我吧。」

「你先將巨屍傀儡的腦袋踢回到泥潭中。」毒手魔屍道。

陽頂天稍稍猶豫后。便直接一腳提出,將那顆噁心恐怖的腦袋同樣也是毒手魔屍一輩子研究的成果踢到泥潭中。

頓時,又彷彿有一支無形之手將這顆巨大腦袋吞噬了進去。

「好了,前輩您可以把萬毒魔蛇交給我了。」陽頂天道。

「哈哈,你做夢。賭約我是輸了。但是萬毒魔蛇我是堅決不會給你的,反正這噬魂玄氣的毒血我已經拿到手了。」毒手魔屍大笑道。

「難道前輩要食言嗎?你難道要違背賭約嗎?」陽頂天憤怒道。

「沒錯,我就是要食言,你能耐我何?你要是不怕死的話,可以殺進泥潭啊?」毒手魔屍大笑道。

陽頂天望著面前這巨大的泥潭,裡面不知道有多少劇毒,多少危險。一旦跳入只怕是死路一條。

「前輩也是天下聞名,為何卻是如此無賴?」陽頂天冷道。

「我本來就是卑鄙無恥之人,說過的話,立過的誓言。從來就是當作放屁的,你不了解我為人,上當了又能怪誰?」毒手魔屍冷笑道。

陽頂天頓時無語,一個人口口聲聲說自己卑鄙無恥的人。在道德上你拿他還真的沒有任何法子。

不過,好在陽頂天對毒手魔屍的無恥早就有了預估和準備。

深深吸一口氣。陽頂天緩緩道:「前輩聽說過深海玄毒嗎?」

毒手魔屍尖聲道:「深海玄毒?天下第一奇毒,娜迦族的最後保命之物,娜迦族的精血玄氣化成,我怎麼會不知道。」

陽頂天道:「那您想要見一見這種毒,想要擁有一點點這種毒嗎?」

「想,當然想,做夢都想,死了都想。」毒手魔屍尖聲顫抖道,毫無疑問,深海玄毒對他來說完全是無法抵擋的誘惑。

如果說噬魂玄氣讓他瘋狂,那麼深海玄毒就幾乎是讓他徹底瘋魔狂顛了。

比起噬魂玄氣,深海玄毒才是真正的奇毒,而且是天下第一奇毒。

接著,毒手魔屍漸漸冷靜下來,道:「你是在騙我,深海玄毒是娜迦族最後保命之物,千年以來,世人從未見過真正娜迦族,想要得到深海玄毒,做夢!所以,你想要詐我,也要拿其他東西,用深海玄毒來詐我,鬼都不會信。」

陽頂天冷冷一笑,舉起手中怪刃道:「前輩可知道,我手中這支寶劍是什麼寶劍嗎?我劍柄上的其中一顆妖核是什麼嗎?」

毒手魔屍道:「這與深海玄毒又有什麼關係?」

「我手中這支劍,是夜梟的爪子融化而成。劍柄上的其中一顆正是千年夜梟的妖核。我當時只不過是一個啟蒙者,靠什麼殺死千年夜梟,就是深海玄毒,否則就算一萬個我,一億個我,也殺不死千年夜梟。」陽頂天道。

「你殺了千年夜梟?恐怖山莊的那隻千年夜梟被你殺了?怎麼可能?不可能?」毒手魔屍驚駭道。

陽頂天也頓時驚訝,這千年夜梟在恐怖山莊是絕密,毒手魔屍怎麼會知道。

「前輩難道看不出這支怪刃的形狀是千年夜梟的爪子嗎?千年夜梟的妖核非常獨特,其他人認不出,難道前輩也認不出,不可能吧?」陽頂天直接掀開了千年夜梟妖核上的裝飾物。

也不知道泥潭下的毒手魔屍怎麼看到,但他終究是看到了。

只聽到他倒吸一口涼氣,喃喃自語道:「還真是千年夜梟的,我如不是不敵,早就打這隻千年夜梟的主意了。憑藉你的修為,一萬個都傷不了千年夜梟一根汗毛,難道你真的有深海玄毒?」

說到後面,毒手魔屍的聲音完全顫抖了。

「我從不虛言。」陽頂天緩緩道。

「那好,我同意交換,你把深海玄毒扔過來。我我立刻把萬毒魔蛇給你」毒手魔屍道。

「您之前失信已經讓我不再信任您了,所以請你先把萬毒魔蛇給我,我再把深海玄毒給你。」陽頂天道。

「哼哼,你當我三歲小孩嗎?我說把蛇給了你,你又不把深海玄毒給我怎麼辦?」毒手魔屍道。

陽頂天不屑冷笑道:「我這人修為雖然不怎麼樣,但是言必行,行必果。食言毀約的事情,寧死也做不出來。」

陽頂天的態度非常傲然,毒手魔屍反而陷入了沉默。

陽頂天接著道:「再說。萬一我食言,前輩你用毒殺我,易如反掌吧。」

好,我答應你。」毒手魔屍道。

然後,從泥潭裡面飛出來一隻雪白的盒子。

陽頂天伸手抓祝頓時入手一陣刺骨的冰寒,這是玄冰寒玉雕成的盒子。

打開盒子,裡面果然是一條小蛇,只有筷子一般粗細。碧綠欲滴,的,看上去非常可愛,但這卻是天下毒物的霸主。它什麼食物都不吃。就吃毒物,越是劇毒,它也是喜歡。有了它,就可以將寧寧體內的深海玄毒一絲不剩吸出來。

「你趕緊將盒子關上。」毒手魔屍道:「要不然等它醒過來。你有沒有毒物喂它,那就麻煩了,它直接就會一口咬死你的。」

看到裡面這條漂亮的小蛇已經開始漸漸蠕動,好像立刻就要醒過來了。陽頂天趕緊關上玄冰寒玉盒子,然後放進胸口。

「現在。該你履行承諾了。」毒手魔屍冷冷道,口氣中充滿了致命的威脅。

陽頂天從懷中掏出一隻玉瓶朝泥潭一扔道:「前輩,這裡面便有深海玄毒,儘管萬分之一都不到,但依舊非常劇毒,連聞一下都不可以,前輩小心。」

「你果然是個信人。」毒手魔屍道。

然後,那隻玉瓶直接被泥潭吞噬了下去。

大約幾分鐘后,毒手魔屍忽然發出一聲高亢興奮的尖叫,激動到幾乎顫抖。

「奇毒,奇毒,果然是天下第一奇毒……」

然後,毒手魔屍竟然哭了出來,在泥潭底下嚎啕大哭。

只不過他的哭聲,如同夜梟的尖叫一般,實在是非常刺耳。

哭過之後,他又開始大笑。

「深海玄毒,深海玄毒。沒有想到我這一輩子,竟然還能見到深海玄毒,就算是死,我也無憾了,哈哈,哈哈……」

見到毒手魔屍彷彿完全瘋狂了,陽頂天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陣同情,然後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問道:「前輩,接下來我就是隨便一問,回答與否,您自己看著辦。」

「你問吧,問吧……」毒手魔屍道:「問完后,趕緊走,不要耽誤我享受這天下第一奇毒。」

「我想要進萬血池修鍊,就真的沒有任何辦法了嗎?」陽頂天問道。

頓時,泥塘內的毒手魔屍陷入了沉默,然後道:「小夥子,我從來不說人話,但是今天我說一句人話。回去吧,不要去萬血宮。我不知道你發生了什麼,會有什麼樣的後果,但是扛過去就沒事了,若去了萬血宮,那你一輩子就完了……」

「也就是說,這個世界上,其實根本就沒有一個外人可以進入萬血池修鍊?」陽頂天問道。

「除非你殺掉獨孤逍,把萬血宮佔為己有,要麼你把獨孤鳳舞收到胯下,否則就不要做夢了。」毒手魔屍笑道。

這兩件,不管哪一件都是不可能的。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拜下道:「歐陽前輩,那晚輩告辭了,您請保重。」

「走吧,替我在你師傅的墳頭上燒一柱香。」毒手魔屍道:「非常感謝你在我生命的最後幾天,給我送來了深海玄毒,這樣我就死而無憾了。」

陽頂天頓時一愕,毒手魔屍已經只有幾天生命了嗎?不過這也很正常,他受到如此慘烈的折磨,能夠撐過十幾年,已經是他學究天人了,已經是向上天搶回了十幾年的生命了。

「保重。」陽頂天再次深深拜下。

然後,他轉身準備離去。

就在此時,遠處的天空忽然猛地一亮,一道火光。直接將黑暗的夜空撕開。

然後,一聲刺耳撕裂般的鳴叫,讓陽頂天的耳膜幾乎要刺破了一般。

一隻火紅色的巨大蝙蝠,由遠而近,轉眼間就飛到了陽頂天頭頂上空,閃動著巨大的肉翅。

這蝙蝠,雙目血紅,模樣猙獰。翅膀張開,足足有幾十米巨大。通體鮮紅如血,彷彿燃燒的火焰,在夜空中中揮舞翅膀,彷彿地獄惡魔降臨一般。

隨著它巨大肉翅的閃動,地上便捲起火熱的狂風。颳得陽頂天有些睜不開眼睛。

「你還呆著做什麼?還不快走?」毒手魔屍歐陽倫顫聲道,聲音中充滿了無盡的恐懼。

毒手魔屍如此惡人,此時竟然也如此恐懼,可見來人有多麼的強大恐怖。

「毒屍,時間已經到了,我妹妹體內之毒,你究竟能不能解?」巨大蝙蝠上面。傳來一陣無比性感誘惑的聲音。

獨孤鳳舞!萬血宮的公主,邪魔道的第一魔女,獨孤鳳舞。

陽頂天終於再次見到她了,頓時整個身體如同中了定身法一般。

「獨孤小姐。令妹身上中的根本就不是毒,所以請恕我確實無能為力。」毒手魔屍此時漸漸安靜下來,緩緩道:「甚至我可以說,她的情形。天下無人能救,只能多活一天。算是一天。」

「礙…」獨孤鳳舞一聲怒叱,聲音中充滿了悲傷。

「那幽冥海的人,能不能治?」獨孤鳳舞道。

「我早就說了,傲霜小姐既不是中毒,又不是受傷,天下無人能治的。」毒手魔屍道。

獨孤鳳舞怒道:「既然不能救我妹妹,留你何用?你就去死吧1

毒手魔屍沉默片刻,緩緩道:「我死而無憾,但是地上的這個小夥子是無辜的,請你放他離開。」

獨孤鳳舞一道冷笑道:「歐陽倫,你什麼時候成為菩薩心腸了?」

毒手魔屍淡淡笑道:「人之將死,其言亦善。而且,這個小夥子和我年輕時候的遭遇幾乎一模一樣。只不過他選擇艱難崛起,而我選擇了墮落,我一直都在後悔我走的路。」

接著,毒手魔屍朝陽頂天道:「小夥子,我年輕的時候,家道落敗,所以也被未婚妻退了親,受到了巨大的羞辱,幾乎喪了性命。只不過,我選擇了墮落和黑暗。於是,我成了毒手魔屍,將我的未婚妻還有他的全族,全部毒殺得乾乾淨淨。但是殺完之後,我卻沒有得到任何的快感,我反而更加的痛苦。所以,你走的路是正確的,儘管非常艱難,但是你繼續走下去。」

「多謝前輩。」陽頂天躬身道。

接著,陽頂天轉身朝天上的獨孤鳳舞望去,道:「獨孤小姐,歐陽前輩已經命不久矣,所以我請求你不要殺他,就讓他自己逝去,好嗎……」

「啪……」

陽頂天沒有說完,天上的獨孤鳳舞猛地抽出利劍,對準泥潭猛地一劍斬下。

一聲巨響,一道幾百丈的劍芒斬下。

頓時,整個泥潭猛地炸開,幾百米的地面,猛地被斬出深深的裂縫。所有的泥漿,瞬間被劍芒燒乾。

泥潭裡面的毒手魔屍,直接被斬殺成兩半,沒有一點慘叫,直接死去。

此時,陽頂天終於見到了毒手魔屍的模樣。真的已經完全沒有一點點人樣了,全身潰爛隆起,如同在地上爬行的野獸一般,慘不忍睹。被獨孤鳳舞一劍斬成兩半之後,流出的血,都是綠色的。

陽頂天獃獃望著毒手魔屍的屍體,渾身的血液幾乎都要沸騰起來。

這個妖女!妖女!

竟然如此心狠手辣,毒手魔屍已經沒有幾天性命了,陽頂天的請求還沒有說完,她就直接一劍斬下。

妖女,完全沒有人性的妖女。

現在,陽頂天真的有些後悔,為何在柳絮山莊,沒有趁著這個妖女虛弱的時候,直接一劍殺死。

此時,天上的獨孤鳳舞美眸淡淡望了陽頂天一眼,不屑地皺起眉頭,地上的這隻螻蟻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對她獨孤鳳舞指指點點,說三道四。

然後,獨孤鳳舞舉起利劍,猛地就要對陽頂天一劍斬下。

她獨孤鳳舞殺人,一貫來就是殺得乾乾淨淨,不留一個半個。

感覺到獨孤鳳舞的殺意,陽頂天緩緩拔出夜梟怪刃,高舉過頭頂。

就算是死,也要做最後的抵抗!儘管,在獨孤鳳舞的劍下,任何抵抗都是枉然的。

但就算是螳臂擋車,也要去擋。

獨孤鳳舞的幾百丈劍芒,對準陽頂天猛地斬落。

陽頂天對準那驚天的劍芒,猛地一劍劈去。

就在這時,獨孤鳳舞美眸一變,道:「你叫燕南天?」

陽頂天微微一愕,這是他對霜兒說出的假名啊,獨孤鳳舞現在竟然就知道了。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沒錯,我是燕南天。」

獨孤鳳舞從懷中掏出一張畫像,仔細對照陽頂天的臉看了一會兒。

當然,此時陽頂天是戴著人皮面具的。不過,獨孤鳳舞才懶得理會這麼許多,至於陽頂天當心自己的真實身份被認出,那更加是笑話,獨孤鳳舞此時連陽頂天是誰都忘記了。

「就是你了。」獨孤鳳舞道,然後玉手對著地上猛地一吸。

頓時,陽頂天的身體飛起,直接被吸到百米上空,落在嗜血蝙蝠巨大的背上,在獨孤鳳舞的身前。

此時,他才真正見到了獨孤鳳舞的身影。

她依舊穿著男人的衣衫,依舊帶著黃金面具,全身上下依舊充滿了魔一般的誘惑,魔一般的殺機。

將陽頂天抓到蝙蝠背上后,獨孤鳳舞輕輕一聲喝叫,頓時那隻巨大的蝙蝠猛地閃動翅膀,飛離幽冥沼澤。

「獨孤小姐,你要帶我去哪裡?」陽頂天問道。

「萬血宮。」獨孤鳳舞道。

陽頂天心臟猛地一跳,道:「去萬血宮做什麼?」

「成親,做我萬血宮的女婿。」獨孤鳳舞冷冷道。

*****

PS:第一更五千字送上,我繼續碼字。

有月票的兄弟,請投給我。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