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一十二章:斗毒!震驚!(二更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音中充滿了絕對的自信,他死也不相信,陽頂天能夠拿出他解不開的奇毒,陽頂天這麼小的年紀,什麼低的修為,想要拿出天下奇毒,完全是痴人說夢。 借著,毒手魔屍不屑道:「現在,你就把你那麼所謂的天下奇毒...

PS:第二更五千字送上,今天近一萬二更新。

求幾張月票,有願意投的嗎?其實,這句話我已經喊得很無力了。

*

毒手魔屍的地穴到了。

就在前面無比巨大的泥潭之中,陽頂天之所以認出這是毒手魔屍的地穴,因為上面漂浮著無數的屍體殘海

基本上都是人的殘骸,偶爾也有妖獸的。每一塊都腐爛了,所以發出讓人完全作嘔的臭味。

殘骸上面的血跡,和泥水混雜在一起,已經完全是慘綠色,顯得非常噁心。

很顯然,毒手魔屍就算隱居到了沼澤身處,也依舊沒有忘記了他**的研究。

至於這些屍身殘骸,每天混亂之地死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毒手魔屍完全可以用錢,用藥,甚至是用毒來交易這些東西。

不過,這毒手魔屍歐陽倫,果然是無比**之人。

不過,此時巨大地穴上除了漂浮的屍體殘骸外,剩下的都是噁心的泥漿,沒有看到歐陽倫的任何身影,他應該長期都住在泥漿之下。

……

深深吸一口氣,陽頂天來到巨大地穴面前,緩緩道:「東方涅滅傳人,拜見魔屍前輩。」

頓時,整個沼澤一片寂靜,沒有任何回應。而陽頂天面前只是一個普通的泥潭,完全不像是一個隱居之所。彷彿剛才的那場交易只是一個夢境一般。

陽頂天再次道:「東方涅滅傳人,拜見魔屍前輩。」

「我不管東方涅滅是誰?你進入我的領地,就死吧,正好我的實驗還缺一顆心臟,一個**。」毒手魔屍緩緩道。

緊接著一聲巨響,一個巨人猛地從水潭中衝出,散發著腐爛的惡臭,朝陽頂天猛地衝來。

陽頂天一看這巨人模樣,幾乎要嘔吐出來。陽頂天真的沒有見過如此噁心的生物。

這個巨人完全不能稱呼為人,完全是一個可以行走的屍體而已。

巨人的腿,是三四條人的斷腿拼接而成的,巨人的身體,也是三四個人的身體拼接而成的。巨人的腦袋倒是只有一個,但是被泡發得無比巨大。整個巨人的身體,到處都是傷口,到處都流著可怕噁心的膿液,肚子甚至有一道巨大的傷口,腸子從傷口處溢出了一部分,慘綠慘綠幾乎已經腐爛了。

這根本不是一個人,而是有許多具屍體拼接而成的**之物。更噁心的是,巨人足足有三隻手,左右肩膀分別一支手,然後後背部位竟然還有一隻手。三隻手,分別都拿著不同的武器。一隻巨大的鐵鎚,一條鋒利的鐵鏈,還有一把巨大的菜刀。

「將來人分屍1

隨著毒手魔屍一聲令下,那巨屍兇猛上前,三隻手的武器兇猛朝陽頂天襲來,完全不理會陽頂天是東方涅滅的傳人,也完全不理會東方涅米對他有救命之恩。

還沒有開打,陽頂天幾乎要被這惡臭熏得昏厥過去。

屏住呼吸,抽出兵刃,猛地迎接巨屍砸下的鐵鎚。

這鐵鎚足足有數百斤,猛地砸下來,如同泰山壓頂一般,劃破空氣帶著呼嘯聲,直接要將陽頂天砸個粉碎。

「砰……」陽頂天的冰刃擋住了巨屍砸下的鐵鎚。

頓時,一股無比巨大的力量傳入,陽頂天雙手瞬間失去了所有的直覺,整個身體彷彿被坦克碾壓了一般,感覺到雙臂筋脈寸寸崩裂,鮮血狂噴,整個身體飛出去幾十米。

這巨人的招數並不玄妙,速度也並不敏捷,但是力量竟然如此的驚人,遠遠,遠遠超過陽頂天的想象之外。

「我這巨屍,一錘之力足足萬斤,竟然敢以區區肉身抵擋,完全是找死。」毒手魔屍冷笑道。

陽頂天又吐出一口鮮血后,腦子清明一些從地上坐起。

「你竟然沒死?你受我巨屍一錘竟然不死?「毒手魔屍驚訝道。

如果是尋常人,此時早就被震死了。但是陽頂天是九陽玄脈,而且被東方涅滅洗髓伐脈到第三層,擁有可怕的抗擊打能力和可怕的恢復能力。

重新站了起來,陽頂天服下一顆丹藥,身體的劇痛漸漸緩解,那種撕裂一般的痛楚彷彿被一股清涼一寸寸瓦解,真不虧是寧寧釀造的五品丹藥。

舉起手中怪刃遙指巨屍,此時陽頂天已經知道,這巨屍雖然力大無窮,但是不敏捷,而且招數直接呆板,要殺之不難,但是一定不能被它正面擊中。

「殺……」陽頂天一聲斷喝,身體閃電一般擊出,手中怪刃猛地刺向巨屍的胸口部位。

殺豬劍法第四招,狠辣而又果決,直接命中。

但是,這個巨屍沒有被開膛破肚,陽頂天的怪刃就彷彿刺中了一堵牆壁一般,絲毫不能寸進。

陽頂天飛快爆退,驚駭地望著眼前這巨屍。這怪物的外皮彷彿被某種藥物煉製過,竟然是刀槍不入,如同真正的銅牆鐵壁一般。

如此一來,這巨屍的戰鬥力就驚人了,儘管速度慢不敏捷,但完全刀槍不入,就不會被傷到。

「用玄氣呢?」陽頂天心中暗道。

緊接著,又如同閃電一般擊出,再次刺中巨屍的胸膛,這次他瞬間迸發出所有的玄氣。

但是,巨屍依舊毫髮無損,上一劍還留下一個淺淺的傷痕,這次什麼都沒有留下。

很快陽頂天知道原因了,玄氣重在鼓玄脈和內臟。而這巨屍本就是個死物,也無所謂玄脈,玄氣對它當然沒什麼用處。

「哈哈,這巨屍傀儡是我一生的研究成果,就憑你想要傷它,做夢。」毒手魔屍冷笑道。

陽頂天手握被改造過的怪刃,冷冷望著前面的巨屍。

「殺了他。」隨著毒手魔屍的一聲令下,巨屍再次兇猛衝上來,手中鐵鏈兇猛朝陽頂天的脖子捲來。

陽頂天冷冷一笑,寧寧和西門烈怕他身份泄露,所以對他的怪刃做了改造,外層包裹了一層黑鐵。此時為了對付眼前巨大怪物,也管不了掩飾了。

將怪刃往地上一頓,手臂猛地一抖。頓時,無比鋒利的夜梟怪刃直接切碎了外面包裹的黑鐵,露出了扭曲可怕的真刃。

「砰……」巨屍的鋒利鐵鏈猛地抽到陽頂天的頭頂,直接就要纏上他的脖子。

陽頂天手中怪刃猛地一劃。

「砰……」頓時,巨屍手中鐵鏈如同豆腐一般被切斷。

「嘶……」緊接著,陽頂天猛地一劍,直接刺入巨屍的胸口,如同撕裂皮革的刺耳聲音,四尺多長的怪刃完全刺入了巨屍胸口之中。

緊接著,陽頂天猛地抽出巨刃,飛快爆退十幾米,等待著巨屍倒下。

一股綠色噁心的液體從胸膛傷口處流出,但巨屍渾然未覺,只是木訥低頭看了看,非但沒有倒下,反而連一點點痛苦都沒有。

陽頂天一愕,刺中胸口心臟部位都不死?不過緊接著陽頂天明白了,這巨屍本身就是一個死物,說不定連心臟都沒有,刺穿胸膛又怎麼可能會死。

「怎麼可能?你那是什麼劍,竟然能刺破我巨屍傀儡?我這傀儡被藥物浸泡了四十九天,比鋼鐵還要堅硬幾倍,你的劍怎麼可能刺破?」毒手魔屍頓時發出驚愕的聲音。

「硬?硬得過極品血烏金劍?贏得過夜梟的爪子?贏得過玄冰寒鐵?」陽頂天心中冷笑道。

然後,繼續衝上去,手中怪刃如同閃電一般朝巨屍襲擊。

「唰唰唰……」接連十幾劍,直接在巨屍的身體上劃出十幾道傷口,每一道都一尺多長,巨屍的身體瞬間千瘡百孔,但是這個怪物已經安然無恙,依舊瘋狂地攻擊陽頂天。

緊接著,陽頂天改變套路,不再攻擊怪物的身體,而是改為攻擊它的四肢。

「嗖嗖嗖嗖……」接連十幾劍。

陽頂天直接將巨屍的兩條驚人**切斷為十幾截,五米高的巨人瞬間矮下來一般。

但是這巨屍依舊感覺不到任何痛苦,三支手依舊瘋狂進攻。

只不過,這巨屍只有力大無窮和刀槍不入這兩大殺手,一旦刀槍不入這個殺手被破了,那麼行動遲緩的它只不過是挨宰之物。

切斷它的雙腿之後,陽頂天又飛快地斬斷了它可怕的雙臂。

頓時,巨屍傀儡變成了一根可怕巨大的人棍。但依舊沒有任何痛苦,面孔猙獰著依舊,張開大嘴瘋狂要來撕咬陽頂天,整個畫面噁心驚異,讓人不寒而慄。

「這都不死?我砍下你的腦袋,看你死不死?」陽頂天冷道,然後一劍猛地砍掉了巨屍碩大噁心的腦袋。

水桶般大小的腦袋猛地滾落在地,巨屍的身體終於轟然倒地。但是巨屍那個醜惡恐怖的大腦袋滾落地上后,依舊瘋狂張嘴撕咬,發出噁心的嘶吼聲。

陽頂天驚了,斬下腦袋后竟然還不死。

「我倒要挖開你的腦子,看裡面究竟是什麼,把你腦袋砍得稀巴爛,看你究竟死不死?」陽頂天冷道,然後揮舞怪刃,對準巨屍的腦袋便要剁個粉碎。

「住手,住手,劍下留情。」頓時,毒手魔屍驚恐喊道。

陽頂天將怪刃懸空在巨屍腦袋頭頂,冷冷道:「我為什麼要劍下留情,你不念我師父對你的救命之恩,我還顧及什麼?」

「這巨屍傀儡的身體沒有了還可以重新造,但是腦袋就麻煩了,是我一輩子努力的心血,你如果毀掉了,我就真正一無所有了。」毒手魔屍嘶啞道。

「哦?」陽頂天心中一喜,本還擔心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威脅毒手魔屍,眼下這巨屍的腦袋是他的命根子,正好可以用來做威脅。

「想要我不毀掉這個腦袋也可以,你只要回答我幾個問題便可以。」陽頂天直接了當道。

「你問,你問。」毒手魔屍道。

「當年你成功進入萬血池**,是怎麼做到的?」陽頂天問道。

「你問這個做什麼?」頓時,毒手魔屍的聲音變得又高又尖,彷彿觸電一般跳起,聲音驚恐而又憤怒。

「回答我的問題,不然我就毀掉你一生的成功。」陽頂天怪刃直接刺入巨屍腦袋一寸,冷冷道。

「住手,住手……」毒手魔屍趕緊道。

然後,毒手魔屍陷入了沉默,足足幾分鐘后,他緩緩道:「因為,在二十多年前,我曾經在無意中救下獨孤逍一條性命,當時他還只是萬血宮的少主,得罪了幽冥海的人,被下了天下奇毒。儘管他將幽冥海的人殺掉了,但對身上奇毒完全無法,所以就找到了我。我不知道他是誰,也不想救。但是,幽冥海的奇毒實在太怪了,我實在忍不住,所以就出手解了毒。」

毒手魔屍頓了頓,接著說道:「治好后,我本來打算毒殺了他。但是他卻告訴我他是萬血宮的少主,因為我救他一命,他可以答應我一個條件。我說要進萬血池**,他說可以,但是需要等到幾年後他成為萬血宮主了,才有這個權力。果然幾年後,他做上了萬血宮主,我也成功進入萬血池**一次,所以我也成為第一個進入萬血池**的外人。」

陽頂天頓時深深吸一口氣,原來如此,因為救了獨孤逍一命,這才成功進入萬血池**一次。

這個條件也太難了,現在獨孤逍是大宗師級強者,天下排名前五,甚至前三,誰還能救得了他?

「那後來,你怎麼變成這個模樣了?你怎麼得罪獨孤逍了,他把你折磨成這個樣子?」陽頂天問道。

這話一出,毒手魔屍頓時渾身顫抖,彷彿做了噩夢一般。

「我,我什麼都沒做。從萬血池出來后我成功突破了兩級,然後還沒有過半個月,獨孤逍就抓到了我,挖開我的肉,往裡面灌入岩漿。切開我的血管,往裡面灌入蛇血,將我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毒手魔屍顫抖尖嘯道:「我什麼都沒有做,他說他答應我進萬血池**他做到了。但是,他沒有答應不折磨我。就因為我進萬血池**一次,他就將我折磨得生不如死。但是我當時說要進萬血池**只是好奇而已啊,如果知道會是這樣的後果,讓我在裡面十次一百次,我都不會去。」

聽到毒手魔屍的話,陽頂天頓時不寒而慄。

這大魔頭,真的比他的女兒獨孤鳳舞還要**狠毒埃外人進入萬血池**一次,就要付出如此巨大代價?那陽頂天就算是瘋子,也不願意付出如此慘重代價。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問道:「那麼,接下來我問你第二個問題。你這裡有萬毒魔蛇嗎?」

寧寧姐的深海玄毒一直在往氣海蔓延,已經不能再拖了,只有萬毒魔蛇才能將毒吸出來。所以,這件事情或許更加重要。

毒手魔屍聽到了第二個問題,頓時收起了所有悲慘的尖叫啼哭,冷笑道:「萬毒魔蛇,這萬里之內沒有人會有,除了我之外。我當然會有,我怎麼可能會沒有。」

「前輩,我想要這條萬毒魔蛇。」陽頂天問道。

「做夢1毒手魔屍冷聲叱道:「想要從我毒手魔屍手中拿走東西,完全是做夢。」

借著,毒手魔屍又冷冷陰森道:「不要試圖用巨屍的腦袋威脅我,否則我會讓你死在這裡的。不要懷疑我是否有這個能力。」

他當然有這個能力,陽頂天毫不懷疑。

陽頂天淡淡一笑道:「我當然不白要你的東西,我會用更加珍貴的東西交換?」

毒手魔屍頓時嗤之以鼻,冷笑道:「再珍貴的東西,在我面前也只是狗屁不如,想要得到我的萬毒魔蛇,不要做夢了。」

陽頂天道:「聽說魔屍前輩在毒道上天下第一,世上沒有你解不了的劇毒?可有此事?」

「當然。」毒手魔屍傲然道。

「可是我此時手中有天下奇毒,前輩不要說解不了,就連見都沒有見過。」陽頂天笑道。

「不可能。」毒手魔屍厲聲道,彷彿受到了無比巨大的恥辱一般,大聲道:「絕不可能,就算太陽西出,山河倒轉也不可能。你才幾歲,怎麼可能有我不能解之毒,還說我沒有見過這種毒,荒天下之大謬。」

「那我們就正式斗毒,如果我手中的這種奇毒前輩能夠解開,那麼我就輸了,任由前輩處罰」陽頂天笑道:「如果前輩解不開這毒,就算是我贏了,那您的萬毒魔蛇就歸我了。」

此時,陽頂天身上有兩種奇毒,一個深海玄毒,一個是噬魂玄氣感染后的血液。這兩種奇毒都是天下無解,陽頂天當然不相信毒手魔屍能解開,甚至不相信他曾經見過。

「好,一言為定。」毒手魔屍冷笑道,聲音中充滿了絕對的自信,他死也不相信,陽頂天能夠拿出他解不開的奇毒,陽頂天這麼小的年紀,什麼低的修為,想要拿出天下奇毒,完全是痴人說夢。

借著,毒手魔屍不屑道:「現在,你就把你那麼所謂的天下奇毒扔過來吧。」

陽頂天掏出一個瓶子,這裡面是西門無涯的血液,中了祝青主的噬魂玄氣。

「我怎麼把毒瓶給你?」陽頂天道。

「扔到泥潭裡便可以。」毒手魔屍不耐煩道。

泥潭中,忽然彷彿有一支無形之手,直接將瓷瓶吸了下去。

「前輩小心,不要觸碰瓶內之毒。」陽頂天道。

「哼哼,天下間還沒有我不能碰的毒,天下間還沒有我害怕的毒。」毒手魔屍冷笑不屑道。

「咦?礙…」還沒有說完,忽然話音一變,發出一聲無比詭異的驚呼,顫猓這是什麼毒?竟然,竟然如此奇怪,如此驚人?天下,竟然有如此玄妙,如此恐怖的毒?」

毒手魔屍的聲音,都開始顫慄了。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