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百一十一章:她是誰?毒手魔屍地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一絲羞澀,道:「你,你可以叫我霜兒。」 陽頂天本來還想問她和獨孤鳳舞有什麼關係,但是沒有問出,因為一旦問出,或許就會給以後帶來巨大的危險。 此時,前面有一條小河,河水清澈見底。 ...

……

陽頂天的腦子真的要短路了。

妖女獨孤鳳舞演的這是哪一出啊?喊自己哥哥,而且還喊救命,被十幾個惡棍追得魂飛魄散,差點被玷污了?

這哪有一點妖女的氣概啊?這十幾個惡棍,應該不夠她一個小指頭殺的埃

難道,這個女人不是獨孤鳳舞?可是這眼睛,這身段,這聲音,完全是一模一樣。

獨孤鳳舞的聲音,眼睛和身材,在陽頂天裡面開始流下了深深的不可磨滅的印象。因為這三樣不管哪一樣妖女都無以票然還有如同蛇蠍一般的心腸,妖女也無以匹敵。

就在這個時候,那十幾個惡棍已經追了上來,將獨孤鳳舞完全包圍。

「嘿嘿……美人兒,我可足足追了你一百多里啊,這會兒看你往哪裡跑?」獨眼龍目射**光,望著獨孤鳳舞魔鬼曲線的嬌軀,呼吸粗重得彷彿扯風箱一般,道:「老子發過誓了,如果不睡了你,這一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你放心,等下我一定將你幹得欲仙欲死。一直干到我沒有一點力氣為止,然後活活將你掐死。」

這話一出,陽頂天不由得一愕,像這樣的絕世**,天下男人難道不想養在家中霸佔一輩子嗎,睡一夜怎麼夠。而且,如此的絕色**,怎麼捨得掐死。

「很奇怪是嗎?」那獨眼龍道:「我很有自知之明的,像你這樣的絕色美人我睡一夜就已經是祖上冒煙了,如果還試圖長期霸佔,以我目前的實力完全是死路一條。保證不出三天,就會有人來將我殺掉,將你搶走。所以,今天晚上干你十次八次,干到我虛脫,我就殺了你。」

這話一出,獨孤鳳舞美眸中頓時露出驚駭欲絕神情,然後悄悄地往陽頂天身後躲。

那獨眼龍說完后,直接就衝上來,伸出大手頓時要將獨孤鳳舞抓走。

「哥哥,救我,救我……」獨孤鳳舞躲在陽頂天的身後,魔鬼一般的嬌軀瑟瑟發抖,抓住陽頂天的袖子拚命哀求道。

那獨眼龍冷笑一聲,朝陽頂天望來道:「朋友,我不想多事,乖乖將美人送過來。等下我睡美人的時候你雖然不能分一杯羹,但是你可以在邊上看。如此絕世**,看一眼**,減壽一年都值得埃」

陽頂天此時完全陷入了疑惑,難道眼前這個絕世的**真但不是獨孤鳳舞?又或者是妖女在演戲折騰我?

就在陽頂天不解中,那個獨眼龍一把就將躲在陽頂天身後的獨孤鳳舞一把凌空抓了過去,然後狠狠扔在地上。

「嗯……」那絕世**一聲痛哼,然後在地上拚命爬著要逃跑。

那獨眼龍直接脫下褲子,露出**猙獰的丑物,猛地朝那**撲去,伸出大手,直接就要將她的**裙子撕扯掉。

「哥哥,救我……」這個**,頓時發出嘶聲歇底的求救,望向陽頂天的目光,完全是充滿了哀求和絕望。

「動手1陽頂天一聲令下,然後猛地拔出利劍。

不管是不是獨孤鳳舞妖女在演戲,陽頂天此時也管不了那麼許多了。萬一眼前這個**不是獨孤鳳舞,卻被這個獨眼龍玷污了,那陽頂天後半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

那獨眼龍頓時一驚,臉色頓時變得猙獰,道:「還真有英雄救美不怕死的。」

說罷,他猛地拔出一支鬼頭刀,就這麼**著**,猛地朝陽頂天劈來。

陽頂天手中劍猛地斬下。

「當……」頓時那獨眼龍的鬼頭刀猛地斷成兩截飛了出去。

陽頂天的劍濕透未減,直接猛地將這獨眼龍劈成了兩半。

一聲慘嚎,鮮血飆射。

其實,這個獨眼龍也有五星玄武者的實力,但依舊被陽頂天一劍秒殺。

與此同時,剩下的十名黑血騎軍兄弟拔出利劍,閃電一般朝剩下的十幾名惡棍殺去。

短短几秒鐘后,那十幾個惡棍被殺得乾乾淨淨,沒有一個人跑掉。

深深吸一口氣,陽頂天下馬,走到那個絕世**面前,伸出手。

那個**美眸依舊充滿了餘悸,整個嬌軀都在顫抖,頓時一股濃郁的女子幽香撲面而來。

這個體香,也和妖女獨孤鳳舞一模一樣埃

陽頂天汗毛一豎,該不會真的是獨孤鳳舞在演戲吧。

然後,陽頂天神情無比緊張地望著地上的這個絕色**。

她伸出小手,抓住陽頂天的手,但是美眸依舊充滿了介意,彷彿害怕陽頂天也瞬間**大發。

陽頂天微微一陣用力,將她從地上拉了起來,然後裝著若無其事道:「姑娘,現在已經沒事了。如果沒有其他事情,我就先告辭了,我還要急著趕路。」

然後,陽頂天翻身上馬,便要帶著十幾個兄弟離開,不管她是不是獨孤鳳舞,總之離得越遠越好。

那個**先是微微一呆,見到陽頂天彷彿沒有對她非禮,美眸神情微微一松,然後嬌聲急切道:「這位先生,我一個人走夜路不安全,我能不能跟你們走一段,你們送我到下一個市鎮,然後我在那裡等我的同伴找上來。」

陽頂天頓時頭皮一陣陣發麻,他實在是不想答應。

「求求你了,求求你了……」那個**顫聲道:「否則,再來這麼幾個惡棍,到時候我就真的生不如死了。」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好,但是說清楚了,我們只送到你到下一個市鎮。」

「好,謝謝先生。」那個**道。

然後,她來到自己的坐騎面前,伸出**的**長腿,想要踩著馬鞍上肉么閣簡單的動作,她怎麼都做不了,美腿怎麼都抬不上去。

「先生,你,你來幫幫我,我全身都是軟的,上不了馬。」

陽頂天上前,夾著她的小蠻腰,將她抱上了馬鞍。

真但是蛇一般的小蠻腰,充滿了滑膩,彈性,還有柔軟。

然後,陽頂天帶著她,繼續上路,朝著北邊的方向賓士。

……

距離下一個市鎮,好像真的很遠,陽頂天足足跑了三個小時,二百多里,依舊沒有見到市鎮的影子。

又跑了三個小時,天都亮了,依舊沒有任何市鎮的影子。

不過在這幾個小時之內,陽頂天完全確認這個**不是獨孤鳳舞了。

因為不管是說話,還是氣質,還是舉止神情,她都活脫脫是一個從來沒有見過世面的孩子。她說的話,充滿了天真,還有一股悲戚。

她真的像是一個純潔天真的孩子。

……

「你一點武功都沒有,為何敢獨自一人在混亂之地上亂跑?這裡幾乎是天下最亂,最危險的地方了。」陽頂天道。

那個**沉默了片刻后,道:「這是我第一次出門,對外面的世界什麼都不懂。本來,有十幾個人跟在我身邊保護我的,但是昨天晚上,忽然有幾十個個非常厲害的人截住了他們,並且開始動手殺人。我的十幾個護衛纏住那些敵人,讓我一個人拚命地跑,說一會兒就追上來找我。於是,我就騎馬拚命地跑,跑到前面的集鎮上我以為就安全了。但是誰知道,我剛剛睡下不久,那個客棧的夥計忽然跑來告訴我,讓我趕緊逃跑,說有十幾個壞人要來非禮玷污我。於是,我就趕緊跑了。然後,這群壞人就追了上來。然後,我就被你救了……」

接著,這個**美眸望向陽頂天認真道:「謝謝你,否則我就算是死了,也是骯髒的死。」

「不用客氣。」陽頂天道。

「少爺,前面有市鎮。」忽然,前面的一個黑血騎軍兄弟道。

陽頂天抬頭望去,果然前面幾里處,就有一處市鎮。

「姑娘,那一會兒我們就在市鎮裡面告別,你找一處安全的地方,等你的同伴來找你。」陽頂天道。

那個**美眸沒有多少喜色,反而顯得有些失落,然後點了點頭。

陽頂天猶豫了片刻后,還是終於問了出來道:「那你,叫什麼名字?」

那女子美眸閃過一絲羞澀,道:「你,你可以叫我霜兒。」

陽頂天本來還想問她和獨孤鳳舞有什麼關係,但是沒有問出,因為一旦問出,或許就會給以後帶來巨大的危險。

此時,前面有一條小河,河水清澈見底。

那個霜兒歡呼一聲,跑了過去。

陽頂天微微一皺眉頭,也跟了上去。這裡情形複雜,隨時都可能會有危險,她手無縛雞之力的一個弱女子,不能離開得太遠。而黑血騎軍的兄弟,則牢牢把守路口。

一直走出了上百米,陽頂天才在一個偏僻的橋下見到了霜兒的背影。好像在橋下,才能給她帶來安全感。

在距離她還有十幾米的時候,陽頂天停了下來。

前面,霜兒已經蹲在河邊,好像要開始洗臉,喝水。

她的魔鬼身材本來就擁有魔術一般的曲線,這一蹲下來,背**的曲線更加充滿了致命的**。

她先解下了自己的面紗,然後又摘下了一張面具。

正是這張面具,讓陽頂天身軀猛地一顫,因為獨孤鳳舞也有這麼一張面具。

但是緊接著,他發現了這張面具和獨孤鳳舞那一張的不同,這是一掌銀色的面具,而獨孤鳳舞則是黃金面具。

摘下了面具后,霜兒緊緊凝視水面,彷彿在看自己的倒影,久久不動,彷彿完全迷醉於自己的美貌。

陽頂天此時心中好奇,是不是她的面孔也和獨孤鳳舞長得一模一樣。

不過她應該沉醉,全天下人都會沉醉於這樣讓人窒息的美貌。

凝視了水中的自己片刻后,霜兒開始趴下嬌軀,用小嘴湊到河面上河水。頓時,**圓滾的美**高高撅起,幾乎將裙子要撐裂一般。陽頂天儘管心中沒有任何邪念,卻依舊呼吸猛地急促粗起。

這是一具完全可以點燃任何男人**的魔鬼身軀。

忽然,霜兒開口道:「先生,你覺得我大概長得什麼模樣?」

陽頂天道:「天下絕美。」

霜兒又道:「你救了我的性命,又一路上和我說話那麼多。你知道嗎?你是這輩子和我說話最多的人。現在,你想看我的臉,想看看我長得怎麼樣嗎?」

「想1陽頂天道,他想看看,霜兒的臉是不是也和獨孤鳳舞長得一模一樣。

霜兒沉默了片刻,然後緩緩地轉過嬌軀,大大方方地露出了自己的面孔。

陽頂天見到這張臉,頓時身軀猛地一陣寒顫,目中露出不敢置信的驚詫光芒。

不是因為太美,也不是因為和獨孤鳳舞長相一樣。

相反,這是一張非常奇怪,甚至嚇人的臉。

這張臉,擁有極致完美的輪廓,不管是眼睛,鼻子,還是嘴巴,還是整個臉型,都是完美到了極致,而且和獨孤鳳舞的一模一樣。

但是,她臉上的皮膚,全部長滿了鱗片,細密的鱗片,藍色中帶著紫色。

整張臉都是,一直到脖子,總之能夠看到的地方,全部都是鱗片。

這種鱗片,彷彿是美人魚的,又彷彿是蛇的鱗片。

見到陽頂天驚駭的表情,霜兒凄絕一笑,道:「果然也是這個表情,所有人見到我都是這個表情。我的爹爹,我的侍女,我的僕人。每一個人見到我,都如同見到了鬼一般……」

頓時,霜兒發出一陣絕望凄涼的笑,嘲諷道:「其實,剛才先生不用救我的,那個惡棍只要撕開我的衣衫,看到我的模樣,他保證嚇得魂飛魄散,有多遠跑多遠,再也不想碰我一下的。因為我全身每一寸,都是這種鱗片,連最隱秘的地方也是。」

「我就知道,所有人都害怕我,厭惡我,所有人都叫我母夜叉……」

一邊說,霜兒的淚水紛紛墜落。她的臉上,她的美眸,已經完全充滿了絕望。

「知道我以前為何從不出門嗎?因為我害怕見到別人看我如同見了鬼一樣的目光,我不但嚇壞了家裡的人,還把外面的人也嚇壞了。」霜兒凄聲道。

此時,陽頂天內心頓時充滿了無限的同情和憐憫,凝視著她的面孔,聲音也變得溫柔起來道:「霜兒姑娘,我剛才驚詫的目光,並不是被你嚇到,而是覺得上天對你太不公平。他給你最美麗的眼睛,最**的身材,最動聽的聲音,卻用一層鱗片,遮掩了你最動人的美麗。」

「你不用安慰我了,你就是被我嚇到了。」霜兒凄涼道。

「不,你的這個樣子或許會嚇壞其他人,但是卻嚇不到我。」陽兜句實在話,你或許不信。你得這個模樣,我甚至覺得有別樣的**,覺得非常非常**

到了市鎮后,陽頂天換了駿馬,然後不眠不休,瘋狂趕路,一

不止千里。

30個小時后,他來到了幽冥沼澤的邊緣。

「你們,在這裡等我回來。」陽頂天朝十名黑血騎軍兄弟道。

「是1十名黑血騎軍兄弟齊聲應道。

這是陽頂天早就決定了的,因為幽冥沼澤內沒有人,也沒有妖獸。至於毒手魔屍,帶著黑血騎軍的兄弟進去也沒有用處。

陽頂天下馬,前面就是幽冥沼澤,足足千里的無人區。

整個幽冥沼澤和陸地有明顯的分界線,這邊是堅硬平坦的陸地,過線便是煙霧繚繞,陰森腐臭的爛水沼澤。

一眼望去,彷彿兩個世界一般。整個沼澤,完全被幽暗的迷霧,和腐爛的氣味所籠罩。

陽頂天服下一顆丹藥,然後深深吸一口氣,踏入了沼澤。

他非常小心,因為這裡到處都是泥潭,到處都是瘴毒。

不過,陽頂天已經服用下特殊的丹藥,還含著一顆避水珠子,所以倒不會有什麼危險,只需小心一些便是。

一個小時。

兩個小時。

三個小時。

……

五個小時。

陽頂天一直小心翼翼地沼澤的深處走。

整個天地,都是死一般的寂靜,只有陽頂天踩進爛泥的聲音。

彷彿,整個天地就只有陽頂天一個人,這種孤寂,時間久了,絕對會讓人瘋狂的。

此時,天已經黑了。

但是可見度反而比白天稍好一些,因為泥潭上的水散發著幽幽的綠光,雖然非常噁心,但確實帶來一些光亮。而且,還水面上還竟然冒出綠色的鬼火。

陽頂天借著這些綠光和鬼火,繼續深入。

兩個小時后,陽頂天來到了千里幽冥沼澤的最深處。

頓時,陽頂天聞到一股讓人作嘔的氣息,那是死亡和**的味道,完全讓人不寒而慄的味道。

陽頂天知道!

毒手魔屍居住的地穴,就要到了。

PS:這一更近七千字,我一起發上來了。我繼續努力寫第二更,不過稍稍會有些晚。

月票成績讓我今天的心情真是低落到極點,但那又怎麼樣,依舊要更努力地寫下去!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