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一百一十章:混亂之地,獨孤鳳舞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得用看白痴的目光望向他。 這廝真是嫌自己活得不耐煩了,竟然敢出口褻瀆這個妖女,怕自己死得不夠快埃 果然,那個妖女的目光離開了陽頂天,直接落在這個獨眼龍臉上。 陽頂天心中一松,然...

ps:第三更四千多字送上!

*******

雲霄城往北二百里,就已經是混亂之地,近三千里的混亂之地,是天道盟和邪魔道的緩衝中立區。*文學館*像這樣的中立區還有很多個,只不過混亂之地算是比較大的一個。

混亂之地就已經不屬於任何勢力,那裡沒有律法,殺人沒人管,搶劫沒人管,全憑著手中的刀劍說話,每天都有流血,每天都有人無辜喪命。

相比起來,不管是雲霄城的領地還是西北秦家的領地,和平安寧,都可以稱得上是天堂了。所以那些修為低的武者基本上都只是在名門大派的領地內行走,雖然要交稅,而且不太自由,但至少沒有性命之憂。

……

次日中午,陽頂天已經走出二百多里,這裡是雲霄城在東北方向最邊緣的一個城堡。當然,這個城堡比起黑血城堡,甚至深淵城堡都要小很多,只不過二百多名武士而已。

只要走出這道石門,就完全失去秩序的保護,就會進入**裸的弱肉強食的野蠻環境。

陽頂天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縱馬而出,朝著東北方向賓士而去。之所以選擇騎馬而不是乘坐飛行獸,那是因為飛行獸只能在雲霄城的領地內飛行,一旦出了領地,會第一時間被人射殺下來。

此時的陽頂天,戴上了一張人皮面具,變成了一個普通中帶有一點清秀的青年,就連他的武器也被裝飾過了,身上穿的衣衫還算顯貴,加上近十個大玄武師黑血騎軍高手,在混亂之地一般的勢力基本上也不怎麼會招惹。

縱馬賓士一個多小時,陽頂天再次走出了近一百里。此時土地的顏色已經慢慢有血紅色變成了淡紅色。

這片區域果然是三不管地帶,一路上陽頂天至少看到了十幾次鬥毆,其中將近一半都出了人命,短短一個多小時就看到十幾人喪生,路上行人見到了,也都視若不見。這片混亂之地,果真是無法無天,危險雜亂。

當然,陽頂天也沒有多管閑事。因為這些兇殺鬥毆。都很難分辨是非,基本上雙方都不是什麼好貨色。而且時間緊迫,他也沒有時間去管。

……

前面是一條河,大約三十米寬,上面搭著一座木橋。

「過橋者。每人收一個銀幣,如有坐騎,加收兩枚。」橋頭上幾十名兇狠壯漢,手持兵器來往人群的過路費。

這橋當然不是他們建的,只是趁機斂財而已。

陽頂天身邊的一名護衛頓時要拔出劍,將這夥人斬殺,畢竟以他們目前的勢力。殺這十幾個人輕而易舉。

陽頂天揮手阻止,然後直接扔了一個金幣過去,但是目光中卻露出警告的光芒,如果對方再多事。陽頂天不介意再大開殺戒。

那十幾個流氓果然不敢造次。

陽頂天帶著十名黑血騎軍兄弟,直接衝過橋。

不過讓他苦笑不得的是,過橋后,又有人在橋尾上設卡。

「過橋者。每人一枚銀幣,如有坐騎。加收兩枚。」橋位設卡的流氓頭目揮舞著手中的鋼劍,只不過此時是一個猥瑣的瘦削青年。

真是太囂張了,短短十丈的木橋竟然要收兩次過路費。老實說就這麼一座木橋,加起來十幾個銀幣也能造出來了。。

陽頂天皺著眉頭,又扔了一個金幣過去。

但是這次,猥瑣青年眼睛一亮,以為遇到了一個膽小怕事的大肥羊。一個金幣,等於一百個銀幣。

「哎呀,說錯了,過橋費是每人一枚金幣,如有坐騎,加收兩枚金幣。」那猥瑣青年奸詐笑道,目中露出一絲凶光,很顯然是打算殺人搶劫。

「自尋死路。」陽頂天頓時目光一冷,直接拔出利劍,猛地斬下。

「你敢,我可是鱷魚幫的人……礙…」

話還沒有說完,頓時鮮血四濺,那個猥瑣青年腦袋直接被斬下,周圍十幾個流氓瞬間被驚呆。

沒有等待陽頂天命令,十名黑血騎軍的高手直接分為兩撥,將橋頭橋尾的幾十個流氓全部殺得乾乾淨淨。

殺完之後,陽頂天帶著十名黑血騎軍,飛快地離開。當然,也不會有人來管。

……

接下來,陽頂天一直縱馬賓士,一直到了天黑時候,已經又跑出了四百多里。

短短的三百多里路,陽頂天已經交了八次過路費了,受過四次敲詐,被四五波人盯上想要謀財害命。所以儘管陽頂天不願意,但是也殺了三回人。

他算是看明白了,在這混亂之地,除非你武功高到了極點,否則不殺人都不行。你不殺人,就要被人殺。

從上午出發到天黑,一共跑了七百里,這個速度儘管已經夠快了,但還是不行。

所以晚上也不能休息,依舊要拚命趕路。

前面是一個集鎮,叫黑風鎮。集子不大,裡面有小型拍賣所,幾家客棧,幾家酒家,還有兩三家車馬行,兩家妓院,供來往的武者吃飯歇息。

陽頂天要短暫歇息一下,吃一頓飯,換一匹馬,然後連夜趕路。

進入一家飯莊,裡面已經擠滿了人,陽頂天和十名兄弟找到一個偏僻的位置坐下,要了普通的飯食,和幾壺烈酒,都很不好吃,但至少沒有毒。

這裡面人多嘴雜,許多人操著各式各樣的語言,有的在大聲呼喝,有的在行酒令,總之大堂內一片嘈雜,而且這群人不知道有多久沒有洗過澡了,總之瀰漫著一股難聞的臭味。

「聽說了嗎?雲霄城的那個廢物陽頂天,人家牛逼了。」忽然,陽頂天旁邊有一個人大聲對同桌人道。

「那個瘋子?練了殺豬劍法,二十歲還是啟蒙者的那個?」旁人道。

「你消息落伍了,人家早就不是啟蒙者了,人家現在是玄武者級別了。」那人道:「就在兩天前。他當眾和雲霄城唐厲一戰,結果硬是贏了。牛逼吧,人家鹹魚翻身了。」

這個時候,一隻獨眼龍嗤之以鼻道:「你們知道什麼?你們還真以為陽頂天突破玄武者是靠天賦?靠正常途徑五天突破十幾級,做夢!你們知道他們是靠什麼突破的嗎?」

頓時,陽頂天豎起了耳朵,十名黑血騎軍的兄弟也豎起耳朵,甚至有的人已經將手放在腰間的武器上。

「是靠邪惡的陰陽雙修**,靠和女人睡覺。采陰補陽,吞噬女人的玄氣才突破的。」那個獨眼龍陰邪道。

頓時,陽頂天心中暴怒,沒有想到流言竟然傳得這麼快,短短几日間就傳到了混亂之地。毫無疑問。這是秦少白刻意為之,甚至眼前這個獨眼龍就是眾多收錢傳謠者之一。

「你們可知道他採的是哪個女人的玄氣嗎?」獨眼龍道。

「誰?」眾人目光大射。

「西門夫人……」獨眼龍邪惡道。

頓時,所有人呼吸一粗,道:「他媽的,這西門夫人可是當年的西北大陸第一美人啊,這陽頂天真是艷福齊天啊,真正的母女雙收埃」

頓時。黑血騎軍兄弟目光一寒,直接要抽出兵器暴起殺人。

陽頂天用目光阻止,這樣的傳謠人很多,殺都殺不完。等八日之後。只要自己擊敗了秦少白,謠言就不攻自破,西門夫人也能恢復清白。

接下來,陽頂天就專心吃飯。也不去理會這些謠言,反正都是一些不堪的言語。

此時。忽然嘈雜的飯廳內,一片寂靜。

瞬間變得寂靜無聲,連一根針掉下去都能聽見,所有人不但停止了說話,還停止了吃飯。

「噹噹當……」

緊接著,是碗筷掉落地上的聲音,好像有人驚得了手裡的碗筷都拿不住了。

陽頂天不由得抬頭一看,只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一個地方望去。

陽頂天順著這些目光看去。

頓時,全身的汗毛猛地炸起,全身的毛孔猛地一縮,冷汗爆漿而出。

進來的是一個女人,帶著面紗,穿著黑色的緊身長裙。

全身上下,露在外面的僅僅只有一雙眼睛,甚至連雙手都帶著黑色的手套。

這雙眼睛,勾魂攝魄,美麗到了極致,誘惑到了極致。

被這雙眼睛看上一眼,就彷彿要丟了魂魄。

而她的身材,更是充滿了魔一般的魅惑力,前凸后翹,如同山川起伏,完全詮釋了魔鬼曲線的含義。

僅僅一雙眼睛,還有魔鬼的身材曲線,就讓飯廳內所有人都看丟了魂魄,都拿不住手中的碗筷。

唯有陽頂天,心臟猛地狂跳,渾身瞬間變得冰涼。

因為,這個女人他見過!

獨孤鳳舞,殺人如麻的獨孤鳳舞。邪魔道的妖女,大魔頭獨孤逍的女兒。

沒有想到,她竟然也出現在這裡。

陽頂天頓時趕緊低下頭吃飯,喝酒,只能暗暗希望,自己此時戴著面具,不要被她認出來。

畢竟,她曾經說過下次在遇到陽頂天,要將他碎屍萬段的,魔女說的話,陽頂天可不敢不當真。

事與願違的時候,陽頂天不想她注意自己,但魔女偏偏注意到了自己。

獨孤鳳舞勾魂攝魄的眼睛,竟然直接落在陽頂天的臉上,然後凝視著陽頂天的面孔。

頓時,陽頂天感覺到自己幾乎要窒息了。

這個妖女,可完全是殺人不眨眼的。若真被她認出,那保證是直接一劍斬下。

「他奶奶的,老子活了半輩子,也沒有見過這樣的女人,若是讓老子幹上一次,立刻死了都不冤。」此時,那個造謠陽頂天的獨眼龍喘息顫抖道。

頓時,陽頂天不由得用看白痴的目光望向他。

這廝真是嫌自己活得不耐煩了,竟然敢出口褻瀆這個妖女,怕自己死得不夠快埃

果然,那個妖女的目光離開了陽頂天,直接落在這個獨眼龍臉上。

陽頂天心中一松,然後等著妖女大開殺戒,只希望不要殃及池魚才好。

但是讓陽頂天意外的是,這個妖女只是微微皺了皺眉頭,然後淡淡道:「要最好的包間。」

「好,好,樓上請……」飯莊的夥計,頓時連說話都不利索了,趕緊在前面引路。

然後,妖女直接走上樓梯。

陽頂天長長鬆了一口氣,而其他所有的男人頓時呼吸變得粗重,目光變得火熱。因為妖女走上樓梯的時候,那無比妖嬈誘惑的背臀曲線,足以點燃任何男人的**。

「不行,老子今天一定要干她,一定要干她1那個獨眼龍喘息道:「否則,我這輩子就白活了,就算是立刻死了,也要干她。」

「這個傻逼死定了。」陽頂天心中冷笑道。

「快點吃,吃完立刻上路。」陽頂天道,妖女在這個飯莊內,他就一秒鐘也不想多呆。

因為妖女一旦開始殺人,不喜歡一個一個地殺,而是喜歡一群一群地殺,或者說將視野內所有的人全部殺得乾乾淨淨。

幾分鐘后,陽頂天和十個兄弟迅速吃完,然後立刻騎馬上路,連馬都來不及換。

有妖女在的地方,離得越遠越好。

暴怒之下,妖女將整個鎮子的人殺得乾乾淨淨的話,陽頂天也不意外。

……

足足跑了近百里后,陽頂天的心才稍稍松下來。

而且,此時身下的駿馬已經累得快要脫力了,在下一個集鎮,就一定要換馬了。

由於駿馬脫力,所以接下來陽頂天一行速度慢了許多。而且一直也沒有集鎮,所以陽頂天也不能換馬。

「這妖女該不回是要趕回萬血宮吧?那可千萬不要埃」陽頂天心中祈禱。

有妖女在萬血宮,別說陽頂天進不了萬血池修鍊,連命都保不祝

夜裡的混亂之地就安靜多了,或許更加罪惡,不過都在黑暗的掩飾下,所以很難見到。

但是一路上,基本上沒有遇到什麼人。

在黑夜中,陽頂天一行人的馬蹄聲顯得特別的清晰。

「噠噠噠……」

忽然,陽頂天後面傳來一陣另外的馬蹄聲,速度比陽頂天等人要快得多了。

他不由得轉身一看,不由得魂飛魄散。

竟然是那妖女獨孤鳳舞,她竟然追上來了。

陽頂天本能地將手伸向自己的寶劍,但是很快又放下了,因為在妖女面前,拔劍又有什麼意思。

獨孤鳳舞的速度很快,轉眼就追上了陽頂天,而且勾魂攝魄的眼睛,一直盯著陽頂天。

難道她還是認出了自己?這樣的話,那自己還真是死路一跳了。

但是緊接著,妖女獨孤鳳舞的一句話,讓陽頂天徹底驚詫了。

「先生,快救救我,後面有人追我,他們想要非禮我1妖女獨孤鳳舞美眸驚慌失措,朝陽頂天哀求顫抖道。

陽頂天忍不住驚愕道:「妖女這是玩的哪一出把戲啊1

緊接著他看到,後面十幾個男人瘋狂地追上來,為首的便是那個造謠陽頂天的獨眼龍,他剩下的那隻眼睛中射出淫邪火熱的目光。

「大美人別跑啊,大爺我肯定讓你欲仙欲死的1

此時,這女人更加驚惶,朝陽頂天哀求道:「這位哥哥,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1

******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